千月枫痕    故事   



、《魔界月圆之夜》

原创作者:叁玖零390,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凌霄 明襄 墨莲 魅影 百花 凌府 魔界 天宫 女子 似乎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大约半个时辰,这顿饭才算吃完,古乐迟和小蝶先行离席,凌霄安排了丫鬟带她们四处转转,虽然她们来凌府多日,可一直照顾着聿明襄,也没有闲暇时间和精力去欣赏这偌大得凌府,这下可以在凌府好好看看了。
  聿明襄却未动身,望着凌霄面前的百花酿,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聿明兄,有话不妨直说。”凌霄仿佛一眼看透聿明襄所想,先开了口。
  “既然凌城主是个爽快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聿明襄顿了顿,“你应该猜出那晚的黑衣人就是我了吧?”
  凌霄会心一笑,“没错,我也知道,聿明兄本意只是想一探我凌府,只是无意中看到百花酿,对吗?”
  聿明襄没想到凌霄竟如此直白,一时语塞。确实,他也是对这个古城城主有些好奇,所以在入住鸳鸯楼当晚,独自一人去凌府探探究竟,未曾想,竟无意发现凌府藏经阁中的百花酿,本想带出一瓶,却被亦尘和凌霄发现,只是没想到凌霄法力极高,而且体内似乎有两股功力同时释放,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自己似乎占不了什么便宜,也没在与他们纠缠,所以才赶紧离开,没想到在鸳鸯楼走廊上遇到了恰巧遇到了被催眠的小蝶。
  “是又怎么样?”聿明襄不占理,耍起无赖来。
  “我只是好奇,你要这百花酿到底有何用?还有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聿明襄对凌霄充满疑惑,同样凌霄对这个少年也有很多疑问。
  聿明襄眼珠一转,“凌城主,既然你能拿出一瓶百花酿设宴,相信也介意再拿一瓶物尽其用吧。”
  凌霄明白聿明襄的意思,他这是拿自己的话堵自己呢,“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
  “救人。”聿明襄坚定的说到,“我只能告诉你,百花酿是我用来救人的,其他的,不便说。”
  “好。”凌霄没再说什么,起身离开,留下聿明襄一人。
聿明襄坐在凳上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他一直捉摸着凌霄的话,反而更加看不透这个城主何意。
  午时三刻,坐落在众多楼宇中的一座明亮的大殿中,殿中央放着一个青铜大鼎,里面燃着少见的蝶香,此香味道较为浓重,却不呛人,有安眠之功效。
  厅的右面是一座寝室,莲花纹路的毯子铺在金色的床上,毯子上撒着些许玫瑰花瓣,依稀掩释着蝶香的气味,似有似无。
  床前是一个精致的梳妆台,一位青衣女子坐在铜镜前,手拿着胭脂扣痴痴的发呆,白皙的皮肤如冬日的白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增添了一丝光亮。乌黑的长发散落肩上,一枝翠色的莲花玉钗与整个妆容浑然一体,可女子眼神却尽是柔情和回忆,偶尔平添几丝忧愁,细细观察,似乎有泪在眼眶打转转。
  “墨莲,墨莲。”安静的大殿突然被殿外的声音打破,只见魅影匆匆走进殿中,直奔铜镜前静坐的青衣女子。
  “墨莲,他们已住进凌府。”魅影进来后,还未走到女子身旁,话便已落地。
  在听到来人声音后,墨莲赶紧拭去即将流下的泪水,有些冰冷,“知道了。”这结果似乎她早就知晓。
  “魅影,今日是什么日子?”
  魅影一头雾水,“今天十五。”刚说完,魅影一惊,大概猜到了什么,急忙说到,“墨莲,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天宫的仙,和魔可是势如水火,如果走了这一步,便再也无法回头了。”
  墨莲苦笑一声,“那又如何,以前的我们太过天真,总是局限于六界划分,认为仙是高高在上,集一切美好,而魔和妖却被唾弃,可结果呢,一切的好坏不过是表象而已。
我记得,佛家曾说过,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错事,而是错心,事情错了可以改正。心错了,还会继续做错事。天宫,不过是一个蒙蔽心的污池罢了。”
  “即便如此,魔皇也非泛泛之辈。”魅影也不觉回想起当年花神婆婆告诉她们的真相,动容之时,更多的是担心墨莲现在的决定。
  现如今,六界已非当年鼎足而立,当年天宫败落后,魔界崛起,妖界实力较弱,一直依附于强者之身,唯魔皇是从。人间也是战乱四起,民不聊生,更无法谈国富民强,这几年才稍微安定些。冥界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而佛国却始终保持独立,虽然是实力最强的,却不参与任何争斗和联盟,这也是其他五界敬佩且不敢冒犯的原因。
  这样一来,也唯有魔界活动较为频繁,只不过现在的魔皇神出鬼没,很少有人见到其真身,哪怕是他的五大护法,也只在每月的十五之夜见过他,墨莲此意看来是准备联合魔界铲除古乐迟,可魔皇又岂是泛泛之辈,怎会轻易答应呢?
题外话:
万物冥合本一体,青苔衍生无人为。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