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第一章风不言吹散多少华年

原创作者:越城林少七,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依安 陈晓然 这个 老爸 一起 梧桐树 知道 总是 然后 书包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法国梧桐在那里伫立了多久,才等到谁的依赖
安静的少年,屏蔽了夏日的喧嚣,一个人站在那里,眺望着墙外
偶尔有自行车从身边划过,也只当是风吹过衣摆
他一直那么安静地站着,就像在他身边的梧桐树一样
她跑向他,在他身后调整呼吸,然后踮起脚尖,蒙住了他的双眼
少年还未转身,嘴角却微微上扬,那是和夕阳一样的色彩
宠溺地揉揉她的黑发,任由少女的长发在风里飘荡
他和她还没有来得及去实现曾经许诺彼此的童话,就随书页的泛黄,遁隐了
他再也没有在校园的任何角落等到那个会蒙着自己眼睛的她
星星上的童话,编织得那么潇洒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个夏天,随着梧桐叶飘落的那个旋转,消失了
他也许没有发现,埋在梧桐树下的瓶子里,她留给他的最后的告白
城市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慢,霓虹灯闪烁下的世界,和洁白的衬衣,最后总要被黎明冲淡
无尽的等待,在秋天,也该结束了
这是2011年的夏天,这是日记第一页,黑色的字迹,在书页上留下无法销毁的证据。

合上日记本,将窗帘拉开,光就从窗户那边投射过来,在书桌上洒下一片光亮,眯着双眼,慢慢适应这个夏日里的燥热。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好似在催促着人行道上行走的人,这样像不像命运的鞭绳。日历上的数字周而复始,等它经历了两个相同的循环,才意识到,抉择的时间到了。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喂?”一边整理书包,一边接通了电话。
“是我,我的政治作业帮我做好了吧。”带着慵懒的语调这算是他的标志。
“恩,知道了,等下,车站见吧。”然后匆匆挂了电话。带上耳机,许飞的声音盘旋在大脑上空,这首《夏天的味道》,是在街角的咖啡店偶然听到的,瞬间就被歌词,吸引了。
我记得那个夏天球场边的约定/ 和窗外挂在树梢的白云/ 我怀念曾经感动的旋律 /是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你送的相片我会好好藏在抽屉/ 偶尔才翻开那些青涩回忆 / 幸福的笑容一点一滴/ 那属于我们的秘密 /回忆好像天上片片繁星/ 从不曾被时间忘记 /当阳光照亮提醒黎明的苏醒/ 我们都试着学会抛开过去 /我知道风会带来关于你的消息 /也知道浪漫天真终会远离/ 在心中泛起那小小涟漪 /是风吹过的痕迹
也许这个夏天里的我们也会像歌里唱的那样,我们一起做的约定一定也都是一些无法实现的废话吧。按下快进键,跳到下一首《U》。
下楼,很自然地走到十字路口,然后抬手看看手表上的不停转动的指针,林依安有一点无奈。不知道为什么,时间总是在我们做着一些不必要的停顿的时候,流逝了。可悲的是,我们没有办法去抓住那些已经流逝的时间。依安拦下一辆taxi,和司机说了目的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一点恍惚,是不是时间可以用金钱来换,只是可惜,可以换来的不过是一分或者一秒,换不来,那些我们想要停驻的时间。最珍贵的东西,到底是要随时间埋葬在回忆里的。
“是停在这里,还是校门口?”司机先生首先打破了这个短暂旅程的沉默。
看向窗外,学生三三两两地在人行道上走着,那夏日的梧桐树,拼命向天空的方向,伸张着自己的枝条,是想触及那个不可能到达的平面么?这样看来是不是很可笑呢。
“前面右转的车站。”收回自己飘向外太空的思绪,林依安淡淡地做出了回答。
逆行在人群中,环视四周,小声地嘟囔,“早知道就约在教室了。”
看见对面走来一个熟悉的人,林依安小跑过去,在陈晓然面前站定,“哥哥,哥哥,看见……”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陈晓然含笑打断了,“桡承在车站等你,快去吧。”然后就这样淡淡地走开了。被女生叫做“面瘫”真的不为过吧。
“嘿!”朱桡承突然跳出来,着实吓了林依安一跳。和陈晓然完全不一样的性格,林依安一直很诧异为什么他们会是兄弟。“喏,你的政治作业。真搞不懂,不过是把答案抄一遍,又不用动什么脑子。”把作业递给对方,不时埋怨一番,然后两个人并肩沿着护校河走去。
“答案抄抄就是半天!对了,你选文,还是理?”朱桡承接过政治作业随手翻了几页,然后塞进书包,随口问道。
“理科啊!不是和你说过。”摘下耳机把手机放进书包,要知道这可是学生时代的违禁品。
“哦,期末考试的时候,你说你想选文科的,怎么没选文,而且你文科明显比理科好很多……”朱桡承还在一旁为林依安没有选择文科,而觉得可惜,这些话有多少人不厌其烦地对林依安讲过,多少人,多少次,却在最后选择的时候,还是选择了最不擅长的理科。就算早就知道这样的选择会让母亲每天早上都要唠叨很久,也还是义无反顾地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不管我做什么决定,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冷漠地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很快被周围的喧嚣声掩盖掉了,但是走在身边的人,还是听到了,一直在讲话的人,终于开始了不同往日的沉默。
“呃,不是这个意思,总之,以后可以和哥哥你们一起学理科不好么?”都快要到学校门口,才出声解释。站在身边的人,立刻恢复了他独有的嘻嘻哈哈的样子。任由林依安在一边怀疑,在自己面前蹦来蹦去的男生前一秒的沉默是故作深沉,还是真情流露。
走到三楼,和朱桡承说了再见,往自己所属的班级走去。林依安在木制的门前,做了一个停顿,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个金属挂牌“7班”,然后推门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预感,这个在一年时间里朝夕相处的同学,将因为文理分班,而彼此分开,但是有一个信念一直盘旋在脑海中,就是相信有些人还是注定要在一起,一起去面对以后的两年高中生涯。
虽然早就已经过了老人口中的三伏天,但是空气中的燥热音符还是在不停地跳跃。就算是关上窗户企图隔绝炎热,这些活跃的音符还是会从各种缝隙中钻入这个狭小的空间,来宣告自己的存在。林依安坐在教室的正中央的位置,环顾早到的几个同学,不是懒懒散散地趴在一边睡觉,就是几个人窝在角落,聊着游戏或是软件设备。这大概是承重学业下的唯一释放。
门被打开,然后就是张紫珺高八度的声音,“老爸,老爸,我刚刚看见你和爹一起来的呢。”习惯了这个同桌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八卦习性,林依安急忙解释。“他政治作业在我这里,你是知道的。在学校碰面的话,比较麻烦,所以在车站约了,懂了?”
看到张紫珺一副“怎么这样的”表情,林依安心情莫名地好了很多。因为和男生关系比较好,总是称兄道弟的,紫珺又嫌依安这样的名字太女性化,就称呼林依安老爸。有时候走在校园里,总是能得到不可统计的回头率。
“老爸,你说我们会不会分到一起?”张紫珺的小嘴巴是一刻都不愿意停下。
“阿张来了,不就知道了,急什么。”故作镇定,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就怕自己是孤立的那个,如果只有自己被分到别的班会怎样呢?
七点半,打开漫画书的第一页,MP3里放着张杰的《最悲歌》
八点,阿张进教室,漫画书翻在45页,MP3里放着周杰伦的《彩虹》
八点半,阿张结束了她最后一次讲话
八点四十,和紫珺一起站在13班的门前
八点五十,看见坐在过道边的尹雪对我挥手
九点,新班主任进门
九点五十,背起书包,离开
——2011年 分班
十点,这个城市才刚刚进入正式的工作状态,马路开始变得拥挤。如果这个时候,在高处,能看见的应该是静止的城市,上空总是可以阻隔这个城市的太多喧闹。可惜,在这个盛夏,人们总是一副匆匆的样子,完全忘记了,最初的美好。同样也没有多少时间去哀伤,所谓的悲欢离合。
“老爸,和你在一个班哎。太好了。”这句话,和手上传来的痛,成为了分班留给林依安最后的记忆。
站在十字路口,将头扬起45度,以这个被世人称为完美角度来看前方的高楼。林依安有时候更喜欢一个人去观察身边的事物,但是,往往这个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和飘在梧桐树旁边的落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曾经有个人告诉过她“仰望是弱者的姿态。”
“林依安。”听到身后朱桡承的声音,停下脚步。
“我们去神彩,要不要一起去?”等桡承赶上来,就看见他身边的陈晓然。也许这才是所谓的好兄弟,形影不离,虽然这样大大增加了腐女们YY的空间。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这样的传闻。也难怪,陈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隐形的存在。
“又去神彩,你不会换个地方?不去了,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下午约了莫尧一起去启路买文具。”
“好吧,你回家路上小心,拜拜。”说完,朱桡承就将手臂搁在陈晓然的肩膀上,两个人一起向另一边走去,留给林依安合二为一的背影。高一的时候就总是能在篮球场上,找到这两个人的身影,如果不是在篮球架下偶然拾到陈晓然的校牌,可能永远都不会认识这个虽然耀眼但是不容易被发现的人。就好像挂在饰品店一角的那块琉璃片,安静地挂在那里,偶尔顺风飘荡,与墙面撞击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像是催眠曲,让人陷入回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