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原创作者:整行李,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郑小虎 王远宝 阿尔忒弥 圣涡 维纳斯 女孩 箭矢 光芒 1.5 我要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望着郑小虎略带泪光的眼角,王远宝又是一巴掌打上去,愤怒的说:“哭什么,别人的爱情关你什么事,等到你爱情失败的时候,有你大把大把掉眼泪的时候。”

“可是这个故事好悲伤啊!”郑小虎几乎快哭了。

“悲伤的事老子见多了,如果都要一个一个掉眼泪的话,我早就枯萎了。”王远宝是这么教育郑小虎的:“世上的快乐只有一种,世上的伤心却有亿种。我们要做个快乐的人,你知道吗?为了让快乐更多点,我继续讲解啊!想听就把泪水重新憋回去,男儿有泪不轻弹。以后不准给我随便掉眼泪。”

“我知道了,我要做个快乐的人,即使哭,我也要笑着哭出来。”郑小虎大声的说着。眼睛里的泪水还真的憋了回去。

“女明星通常都会练习背上的蝴蝶骨,一对漂亮的蝴蝶骨是女生穿露背装炫耀的资本。但是有的女生还会有一种比蝴蝶骨还要少见的背部标准,那就是圣涡。”

“啥玩意儿啊,圣涡,我还旋涡类。”

“你是不是还准备接着说漩涡鸣人?”

“王大哥也是同道中人啊!”

“严肃点,就是圣涡,俗称叫腰窝。腰窝你知道吧,看来你知道,擦擦你的口水。”王远宝对于郑小虎的联想力真是无语了。到底得想的多清楚才能想到流口水。

“如果说,人的背部有表情的话,那五官就是圣涡,我叫它维纳斯之涡。圣涡是美女露背的皇冠,前面讲的蝴蝶骨和圣涡,都是你分辨这个露背女漂亮与否的重要标志。知道了吧,以后长点心啊!”王远宝讲完了,看着郑小虎一脸沉思的样子,王远宝觉得这小子可以出师了,但郑小虎接下来的一句话差一点气的王远宝直吐血。

郑小虎是这么说的:“维纳斯是什么?”王远宝气的脸都红了:“维纳斯都不知道,维纳斯是古希腊神话的美神。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你也多看点有用的书行不行,长点知识吧。”

郑小虎恍然大悟,又接着问:“那这个维纳斯有没有腰窝?”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古希腊人。”王远宝也是被问的愣住了。

“可惜,可惜啊。”郑小虎心里想的是维纳斯到底有没有腰眼。

“那有没有那种什么,绝世美女!背上同时拥有蝴蝶骨和腰窝?”郑小虎此时就像个好奇宝宝,十万个为什么的真人版。

王远宝此时已经躺倒床上,准备睡觉了。含含糊糊的说:“洗洗睡吧,郑小虎,那种绝世美女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也不是我们这种人能拥有的。”

郑小虎不死心,继续烦着王远宝:“万一呢,如果万一存在呢?”

“世上哪有那么多万一,洗洗睡吧,小流氓,明天我还要搬砖呢。”王远宝已经有些睡意了。

“那,我如果以后真的遇到这种绝世美女呢?,那怎么办。”郑小虎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是不让王远宝睡觉。

王远宝真的被逼急了,大吼道:“那你就办了她,死皮赖脸的缠着她。像魔鬼一样紧紧的缠着她的肉体她的灵魂。即使是冒着死的危险。那句老话怎么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好了,不要再问了,再问我打你。”

……

此时的郑小虎已经达到了忍的最高境界: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已经彻彻底底的不能再淡定了。笑话,再淡定郑小虎觉得自己就不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孩了。再淡定,再忍的话:还不如一刀把自己阉割了做个太监。

此时郑小虎望着那个女孩的背影,一下子就跳出了树丛,跑向了那个他认为:他值得一生的时间去追求,去奋不顾身的守护,去爱的女孩。他口中高呼着:“我要让你做我的妻子,即使是花费我一生的时间去追求,即使是死亡也不能改变,我要让你做我的妻子。”

卡利托斯看着狂奔而来的郑小虎,一时之间被惊到了。她大声的告诫着那个女孩:“我的女主人,小心您的背后。”

当女孩听到那句大叫时,赶紧背过了身体去看,她其实已经听到了郑小虎的告白,好奇心的作用下她也想看看这个无知无畏的男孩长得什么样。

但当她转身的时候,有听到了一声大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接着就看到一个黑影从空中飞向自己。她吓得惊叫一声:“啊……”但还没叫完,她就被那个飞下来的黑影强吻了。

当郑小虎看到了女孩转身时,他大叫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然后纵身一跳,就扑向了那个女孩。然后一个熊抱,紧紧的抱着她,朝她那性感的小嘴亲去。

然后二人一起跌进了水里,冰冷的水流刺激着郑小虎此刻激动的身体,当二人全部都浸入水中时,郑小虎那过热的大脑,因为强烈的冷热刺激。刹那间,郑小虎竟然晕过去了。而且正好枕在了女孩的胸上。他在晕前最后的一句话说:“这胸真软!”然后喝了三口水,彻底晕过去了。

……

2秒后,池塘的水都飞上天了,在遥远的远方都能听见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我的初吻!”

阿尔忒弥斯用尽全部的力气也挣脱不开郑小虎的大熊抱,直到她的身上发出月亮一样的光芒,直到她又一次使劲,把郑小虎的胳膊都挣脱的各发出一声脆响。这个可怕的女孩竟然把郑小虎的两条胳膊硬生生的撑骨折了。晕过去的郑小虎都疼得龇牙咧嘴的,但还是没醒,而且即使是龇牙咧嘴的,但郑小虎还是保持着晕倒前的笑容。

卡利托斯捂着脸不敢看阿尔忒弥斯,但还是从指缝中偷偷的看着。此刻的阿尔忒弥斯脸都红了,不知道是羞愧的,还是气愤的。但别有一番风味。

最后阿尔忒弥斯身上的月亮光芒更胜一筹,发出了令人不可思议是圣洁月光。她竟然把郑小虎的两条手臂撑飞了。而郑小虎这时总算是疼醒了。他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叫声:“啊!”

阿尔忒弥斯从光芒中走出,身上已经穿戴整齐。她怒不可遏的看着此时鬼哭狼嚎的郑小虎,手中凭空产生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弓箭,从背上的箭袋里取出了一支金色的箭矢。她拉动弓弦愤怒的对着郑小虎说:“可恶的凡人,你居然夺走了我的初吻,我要你形神俱灭。”

“嗖!”一道光冲向郑小虎,他望着那道向自己飞来的光芒,一种无名的愤怒从心中涌现:“我为什么要死?我不想死!”

当光芒已经已经近在咫尺时,天空一声雷霆版的震怒声:“等一下!”接着一道闪电劈在了那道光芒上。两种能量互相抵消,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把郑小虎震到了远处。

这时阿尔忒弥斯不死心,快速的弯弓搭箭,又一个带着翎羽的箭矢冲向郑小虎,可怜的郑小虎已经被那股巨大的冲击波震得再次昏迷了过去。丝毫不知道此时新的一波危机已经向着自己逼来。

就在箭矢快要射中郑小虎时,一道巨大的雷霆劈在了箭矢上,箭矢被无情的斩断,这是一根闪电插在郑小虎的身前,一根能看见的闪电。

这是阿尔忒弥斯已经准备好射第三只箭了,天上一声怒吼:“我说住手,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不甘心的放下了手中的箭矢和弓,声嘶力竭的朝着天空大喊道:“为什么,父亲!”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