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第五十一章苏醒

原创作者:羽衣烟霞,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乐乐 单弘 林霑 登山包 医生 自己 山脚下 想起 好像 没有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是谁的手打翻岁月的陈酿,
生命似奔流直下的玉液琼浆,
且共倾听路的方向,
我更迷恋那叶蔓的清香,
花开阡陌,马踏斜阳。
——摘自 麦乐乐日志
时隔很久以后,麦乐乐还是无法忘记那天的情景。多日不见的阳光好似殷勤的老友般从身体上掠过,抚慰着因为寒冷和恐惧而发抖的她,双手动了几下,触到了柔软的东西,那是一株尚未完全枯萎的野花,在初冬的阳光下微微颤抖着展露出笑颜,脑袋下面硬硬的,原来是一块平整的方石,被太阳晒得微微发热,上面有好闻的气息,麦乐乐揉揉眼睛,换了个姿势继续躺着,这个季节难得有这样的太阳,好像是特地为她准备的一样,曾经的黑暗都好像只是一场不比负责任的梦魇,醒来之后自然烟消云散了,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登山包就落在一旁,好像一个静静等候主人的书童般乖巧,麦乐乐起身拂去衣服上的尘土,经历过的一切再次袭来,她感到隐隐不安起来,自己在这梦山里究竟消失了多久,山中才数日,世上已千年吗?她忽然想起刘禹锡的诗句来: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时光流转,是不是自己已经成为古人了,以往的一切都不再存在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该何去何从呢?
弯腰拾起地上的登山包,忽然瞥见一旁的树丛里有熟悉的颜色,心中一颤,快步跑了过去。单弘以和她一样安详的姿态躺在那里,表情安静而沉稳,好像在做一个滤过所有喧嚣的好梦。想起先前的情景,麦乐乐一边感慨,一边怀疑自己的经历,她轻轻晃动着单弘。
然而没有反应。
“弘哥……”
单弘依然没有应答,麦乐乐不禁担心起来,用手试了试他的鼻息,气息正有力的从鼻孔中进进出出,麦乐乐忽然想起单青的话:你一定要救我们,我们都掉进一个梦境中了,只有你才能救我们……
如惊醒般,麦乐乐掏出手机,现在是在山脚下,手机信号还很强烈,她颤抖着播下急救号码,直到那边有人说话,她的心才放下去——还好,急救还管用,也许自己并未与世界脱轨太久!
医生们很诧异两人在这里遇到麻烦,梦山的山脚下几乎没有任何能致人受伤的东西,再说,现在也不是登山的季节,这两人不是来找麻烦么!猜测归猜测,麦乐乐也被全副武装的抬上救护车,高压低压白血球红血球量了个遍,最终什么毛病也没有,就是血红蛋白含量稍低,医生摘下口罩说,你有点贫血,不过不严重。
那我的朋友呢?麦乐乐指着安睡中的单弘问道。
他比你还正常!但我们怀疑他患了昏睡症,不过有点不可思议,传播昏睡症的昆虫早就绝迹了,他是不是碰触了哪类植物?
麦乐乐摇头。她的理论当然不是这个,但和医生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没准还要把她送到青少年精神科康复中心之类的地方去做治疗。
医生无奈地摇摇头说,这段时间我们医院净接收些奇怪的病例。
麦乐乐的直觉告诉她,医生嘴里的奇怪病例除了单弘之外,恐怕就是秦双了吧!她试探性的问:“请问今天几号?”
“十一月六日。”
麦乐乐觉得脑袋仿佛要炸开:“立冬?”
医生奇怪的看了看她,大概在惊讶于她的惊讶,微微点点头。
立冬,麦朵朵的生日,麦乐乐清楚记得自己和单弘就是在这一天的早晨驾车来到的梦山脚下,开始她所谓的神秘之旅,单弘失踪之后,她费尽心机才进入幻世,看到流砂荧幕,经历了一道道关卡,知道了从前被掩盖住的事实,应该过了很久才对,最起码有一个星期了,但时间却又回去了,这个时间段,她只是刚刚来到梦山脚下,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麦乐乐呆滞了一会儿,把目光转向熟睡的单弘,又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日历,数字正停留在十一月六日这一天,想起坠落之前满天洒下的真如砂,麦乐乐想起什么似地拉开登山包,瘪下去许多的登山包让她隐隐感到不安,终于被证实了,不仅失去了真如砂,连那个不知名的盒子也不见了踪影,她还没有来得及打开它,或许被丢在了半路上,但麦乐乐立即否定了此条猜测,包的拉锁完好无损,上面也没有一处破损处,别的东西都还在,它是没有理由掉出去的,那就是人间蒸发了么?随着真如砂去了?
麦乐乐有些懊恼,好像自己是超人一样,还要负责解救别人的责任,她现在连下一步怎么走都不清楚。
车子径直开回了医院,由于这两名病人情况特殊,但各自都没有什么内伤外伤,所以医生们一颗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安顿好单弘,麦乐乐径自来到林霑的房间,林牧风正笨手笨脚地削苹果给哥哥吃,看见推门进来的麦乐乐,兄弟俩都有点惊讶:你不是说今天不来了么?
麦乐乐歪着脑袋笑了一下,林霑还是昨日的林霑,还是那个会用温热的手指拢过自己头发的男人,麦乐乐走过去,替林霑掖好被子,她想说的有很多,甚至还想说,我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你知道我自己处在那个小黑屋子里面的时候有多么恐惧吗,你知道我最痛苦的时候想到的是谁吗,你……
她想了很多很多,她一直望着林霑的眼睛,轻轻从林牧风手里接过苹果,灵巧地削过一块皮。
没什么,她说,想来看看你了。她微微一笑,揉进太阳的温度。林霑一怔,似乎没想到麦乐乐这么快就抒起情来,他扶住麦乐乐的肩膀,朝自己怀里轻轻一拉,麦乐乐就跌进温暖的怀抱里去了。林霑有力的心跳给了她莫大的安全感,连病房里的陈设都被换了新的一样,散发出好闻的气味。
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之后的难民,突然遇到了他的救世主一样,麦乐乐沉浸在自己的阳光中懒懒的如同一只刚出生的小猫,悲伤变成此时最奢侈的情绪。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