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消失在尽头的我

原创作者:邻家小猫的猫,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安然 白悦 ... 喂喂 开心 他俩 书包 知道 我们 看着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NO.2

伴着放学的铃声响彻整个校园的是学生们的欢呼声。

辰梵梵和安然对着今天都留的什么作业,边整理着,将其放进书包。

“欸,我说你俩也真够闲的,写什么作业啊,老师又不检查,检查也不会说‘我找你家长奥!’哈哈哈哈哈哈”。白悦一手将书包一甩搭在肩上,一手拍在桌子上,看着白悦和辰梵梵豪放道。

安然和辰梵梵同时回头白了她一眼,有默契的转过头。

“喂喂喂,你俩什么意思啊!”白悦指着安然和辰梵梵跳脚道。

收拾完东西的安然背上书包,看着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不屑的转过去道“就是这个意思”。

“你,怎么可以...梵梵你会疼我对吧!”白悦撇了撇嘴抓着辰梵梵的衣角道。

“额?我?”辰梵梵有点反应不过来地眨着眼睛看着白悦。

安然也不给白悦继续胡扯的机会,搂着辰梵梵的肩走出教室。穿过大厅,安然低声地询问了辰梵梵需不需要等秦臧,辰梵梵有那么一刻想点头,告诉她要等。可瞬间又想起了自己给秦臧发过信息了。可他的回信却......,随即便对安然笑着摇了摇头,随安然和白悦一同走出校门。

辰梵梵很安静的坐在包厢里,看着白悦疯狂的吼叫,很开心的笑了。想一想自己曾经也是这个样子,爱笑爱闹,每天都无忧无虑的很开心。而到了如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虽然也会开心,但是却觉得有什么在压抑自己,已经没了最初的轻松自在。也是因为高三的烦躁感么?可是又好像不是这样啊!

“喂喂喂,想什么呢,来来来我们合唱一首来...”白悦拉着冥思中的辰梵梵让他去点歌。

“我就不唱了吧,你们唱我....”辰梵梵很推迟道。

安然把辰梵梵拉起来,走过去点歌,“我知道其实你也想放松一下,这里就我们几个,没有其他亲人,他看不见的。”安然悄悄的在辰梵梵耳边说道,拍了拍辰梵梵的肩膀。辰梵梵抬头看着安然,很开心的笑着点头。

一曲又一曲的,唱的几个人嗓子有点微哑,时间也差不多了,才肯罢休,走出去。

“梵梵,我们先送你回去吧!”白悦搂着辰梵梵的肩膀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就好,你还是赶紧回家吧,免的阿姨着急。”辰梵梵笑着推着白悦道。

“说实在的,小悦我觉得吧,你也应该先回家了。”安然双手抱着手臂说道。

“额,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啊!”白悦一提到自己的妈妈有点微囧,转念一想,若会去的太晚会被骂的,也就和两个小伙伴告别了。

送走了白悦,剩下安然和辰梵梵,两个人并不是很顺路,也就相互告别,各自回家了。

------------------

“诶,你说他俩是不在一起?”

“我觉得吧,应该是,不过秦臧不是还和辰梵梵在一起么?”

“不知道,不过看他俩刚刚那样,辰梵梵应该是被劈腿了.”

“还刚刚那样,你没看到啊,那天天在班里的时候,诶哟,那个亲密啊!”

“可不咋地,没事摸个脸,牵个小手的。”

“诶,对了,那天秦臧的水杯碎了,你还记得不?”

“记得啊!”

“对啊,对啊,我也记得。咋啦?”

“我给你们讲哦,我那天趴在后面睡觉,他俩在前面...咳咳你们懂的。”

“哇,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反正是午休,也没人看见。”

“喂喂喂,你俩还听不听了!”

“听听听.....”

“完事之后宛宇宁就用手退那个水杯说,‘你怎么还留着啊,摔了得了’,秦臧就哄着她说,还需要个打掩护的,宛宇宁就说‘我就是不喜欢这个杯子,你看着办’。然后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

“我去,这么大的新闻你怎么才说啊!不够意思了啊,还是好姐们不?”

“我这不是告诉你们了么!”

“这回饶你一回,下次第一时间就得告诉我们奥!”

“对对对,第一时间,毕竟你离他俩近。”

“哎,也就我这座位号,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行,以后有什么大新闻,咱们也别在学校里说了,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不传的哪里都是。”

“传不传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是他们自己做的有问题!”

“诶诶诶,要是别人都知道,她俩还能那样吗。”

“对哈,那样我们就没大新闻了,那我们以后也别再回家的路上说了吧,也会被别人听见的。”

“恩恩,对,那我们就还在这里说,说完在回家。”

“对对对...”

“嗯,就这样。”

“说实话,我都有点同情辰梵梵了。”

“可不是嘛,最好的朋友啊!”

“而且...”

几个女生一边吐槽着一边往前走......

安然从拐角出走了出来,盯着几个女生的背影,眼神闪烁不定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