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小时候长大后

原创作者:本物耍赖天都爱,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选秀 自己 才艺 当时 录影 于是 他们 选手 那个 自信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9

文体小诗:

坐在矮墙上 仰望

天空的色调 在给我幻想

午后的暖阳 轻搔我的肩膀

我莫名地 对着前方吹了口气

云朵 就这样 退到了一旁

随即露出了 那金色的太阳

【正文:9章】

我在小的时候有过很多志向,其中之一就是想长大以后拍**。后来家有了电脑,接触到了日本文化,发现原来还可以更过分些,于是就励志想当男优。那真是占便宜又挣钱,爽完之后还成名的行业啊。

只是我一直都没有钱买机票去日本。

我打算从银行贷款去日本,理由是为国争光,以身报国仇。后来打听了一下手续挺繁琐,也就放弃了。

其实说白了我就是想进娱乐圈。我感觉那个地方挺适合我的。

首先来说我认为自己长得不错,每当经过有镜子的地方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注视自己很久。我是真的真的没有办法不被自己吸引住。咱实话实说,看自己确实会上瘾,因为你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我认为我天生就是靠脸混饭吃的人,并坚信我的脸能够让我过得很好。

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论什么玩意都是以视觉的喜恶作为最终印象。长得好看自然就过得好,长得难看自然就过得难。所以你看如今整容已经成为流行,其原因自然是大家想通过美丽来让自己在这个视觉决定一切的社会中过得好一些。

有人不同意我说的,认为外表美不如心灵美。拥有一个好的心灵照样可以过得不错。

对此我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好的心灵是由好的星座和好的血型相配才能得到的。然而这两者兼得的几率似乎不高,后天也无法改变。所以心灵美只是一种理想,样子美才是最简单又实用的。

样子好的人会去哪?娱乐圈呗。于是上学的时候我就有着明星梦,认为自己可以凭着脸蛋去闯一闯。

终于,湖南电视台的《闪亮新主播》让我心动了。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

05年夏季,《闪亮》开始在全国选秀。当时沈阳有一站,于是我就去了。

我当时把那个选秀当做选美去参加的,觉得像我这样的帅哥定能赢得青睐。

我憧憬着自己可以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赢得冠军。然而到了那里之后才发现,好看的人不少,多才多艺的人也很多。

那真是汇集俊男靓女的地方,仿佛在一刹那之间,我的存在完全成了沧海一粟。

眼前的形势令我之前的预想全部破灭,也是我始料未及的。不知为何,我突然就没了自信。只是当时好逞强,没有表现给任何人看。我依旧和不认识的人谈天说地,看起来很随意的样子,其实心里正在发抖。

当时我莫名其妙地问了自己一句:“我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但既然来了,那就甭临阵退缩。行与不行,一试便知。

那时,我侥幸地认为幸运女神会眷顾我的,因为从小我就觉得我是她的私生子,即幸运儿。

在临试录影之前,我和其他选手一样在角落里添个人资料。当时我心生一计,来了个心眼。我为了能够引起主办方和评委老师的注意,故意将自己的资料填的超级无敌有个性。

姓名:耍赖天都爱(当时就已经起了,最早是我的网名)

性别:随公众需要

年龄:80后

职业:杀手

政治面貌:少先队员

家庭住址:辽宁省朝阳市

有无经济公司:盛春圆(我家当时开的饭店)

主要成就:劝别人跟他女友分手

平生最大心愿:集齐七颗龙珠

最崇拜的主持人:吴宗宪和将来的我自己

座右铭:逮自己的鸟,让别人玩蛋去吧

我自信这样一定能成功。因为我觉得这才是作为一个娱乐主持人该有的基本态度。于是我拿着这样的简历,走进了录影棚。

我站在工作人员指给我的地方,然后面对着镜头。

大家都在等我,而我当时却不知道要干嘛。因为我不是人来疯,我属于那种慢热型。

我傻站在那里正在预热,一点都感觉不到时间的分秒流逝。或许他们等得有些烦了,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开始吧,展现一下你的才艺。”我才恍然回神。

由于缺乏这样的经验,我之前又没有做任何准备。我想不到自己有什么才艺,只是觉得后腰发虚,双腿颤抖不止。

如果说尿裤兜子算是才艺的话,那当时我就不强憋了。

我傻傻地点了下头,然后给他们讲了个笑话。

笑话结束,大家毫无反应。场面又冷又生硬,根本就没人跟我互动。

“哈哈,你们的反应是我之前就猜到的。不好笑,那我就再讲一个。”我强做镇定,可是紧张却一直有增无减。

这时有人打断了我,他问:“你上面写的职业是杀手?”

“嗯。”我映着强烈刺眼的灯光,对那个黑乎乎的头影回应着。

“呵。”他笑了。非常轻蔑的那种。之后就再没问我任何问题。

我见不能再等,于是主动抖掉这个包袱,答话说:“其实我就是刺杀肯尼迪的最后一个枪手。”

这时他们有了反应,只是笑果不大。这跟我早前设计好的情景大相径庭。我有点慌了。

“你是辽宁的?”他没理我之前的话,而是另问道。

“对,辽宁朝阳的。”我答。

“辽宁有个朝阳么?在哪儿啊?”

“在东北呗。”

“东北?哎,你会二人转么?”

“会啊。”我信口胡诌地说。

“那就来一段吧。”

我没想到他真叫我来演,于是只能说:“都是些黄色的。能讲么?”

“那算了吧。”停顿了一下,他说:“你崇拜吴宗宪?”

“嗯。”

“你会模仿么?”

“不太会。”

“什么叫不太会?”

“就是模仿的不好。”

“那你会什么?”

“···········”我哑巴了半晌,才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准备好。能不能给我些时间回去准备?”

“好吧。谢谢你,下一位。”

下一位选手小跑进来,工作人员示意我离开那个地方。

我没有急着走出录影棚,而是躲到一个角落里看了看其他选手的表现。

选手们都很棒。面对着镜头,他们每一个都是那么的自信而富有表演欲望。他们唱啊、跳啊、变魔术、讲笑话、装哭卖傻等都相当地从容自然。反观刚才的我,却像是一个傻B一样。

我知道我肯定会落选的,只是心里还有些不服。

我感觉我被欺负了,照理讲他们应该多关注一下我的样子,而不是叫我去表演什么破才艺。我能拿出手的才艺就是讲笑话,只是我感觉他们都太能装,好笑也不笑。

这个世界假装自己笑点高的人真的是太多了,就算我做了充足的准备,我也不能让一群不打算笑的人乐出声来。

好吧,算你们湖南人狠。不笑拉倒,选秀又不止你们一家,我还可以去别家试试。此处不爱爷,自有爱爷处,处处不爱爷,爷当小白兔。当时的选秀已经成风,各大卫士都在办这样或是那样的选秀。于是呢,我去了央视的《挑战主持人》、《梦想中国》、重庆的《第一次心动》、《娱乐星工厂》(当时录影在北京),还有很多影视剧组的公开选角等。

毫无疑问,我没有在任何一家选秀脱颖而出。娱乐圈的大门我没有扣动。

在经过很多次失败之后,我也长大了。感觉自己就像做了场可笑的梦一样。梦醒后,我开始学会了脚踏实。

那个异想天开的我、那个只懂幻想的我、那个相信侥幸超级自信的我,就滚他妈的蛋吧。

我们家的钱大多都花在了选秀的途中。那年我17岁,为了自己一个可笑的梦,做了败家子。当然我也不是特别难过,因为一直以来我就是个败家子;这职业习惯让我丝毫没有负罪感。

父母当然对我很失望,他们俩已经懒得指责我了。因为当初在选秀的时候,他们俩也把我当做了筹码。可惜这个宝他们没有押对。

钱不是问题,败家也不是问题,可父母的难过我是真当回事。

我很愧疚,于是在那时我就发誓,我要把我花出去的钱全部挣回来。这样对父母才算有交代。

17岁的时候,醒了一场梦。算是刚刚好。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