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四十四章织锦碧瞳(一)

原创作者:羽衣烟霞,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乐乐 鸟巢 他们 孩子 只是 帽子 伙伴 看到 沉默 男孩儿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你……真的是弘哥?”麦乐乐颤抖着看着流砂荧幕,男孩儿苦痛而惊恐的表情与眼睛极为不相称,眼里的窃喜与报复一泻而下,在麦乐乐的世界里暴露无疑。
“他不是。”回答她的是一个奇怪的声音,麦乐乐甚至疑心曾经听过这样的语调,但又无从想起。
“他用我的眼睛在看世界,其实就是我在看世界,他只是我的宿主而已。”
“那么你是谁?”
面对麦乐乐的追问,男孩儿不再讲话,只是定定看住对方,直至麦乐乐感到日月沦陷。
这是一个我的故事,请你仔细倾听。
我叫碧瞳,名字很怪,原因却很简单,我从一出生起,眼球就是淡绿色的,我的父母认为不祥而将我抛弃,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生活在这家福利院里,伙伴们不喜欢我,他们起初只是害怕,后来就变成了厌恶,他们逃避我,疏远我,嘲弄我。直到有一天,我对其中的一个人说,你快要死了,就在四十分钟以后,被落下的鸟巢砸破头而死。他们都笑我,没人认为鸟巢可以置人于死地,我孤独的站在一边,默数着时间,这节课本是国语,却临时改成了户外活动。他们虽然不相信我的话,但至少还是怕的,于是都躲得离大树远远的,在空旷的操场上打羽毛球。
那天风很大,一个女孩子的帽子被刮飞了,他忘记了我的警告,自告奋勇跑去追,一路追到大树下面,而帽子就挂在离地很高的树枝上,他够不到,就挥舞着羽毛球拍子,企图把帽子打下来,然而力气用的太大了,羽毛球拍划过帽子,撞到了一旁的鸟巢上,鸟巢掉了下来,扣在他头上,他吓得脸色惨白,然而过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活的好好的。
这时候所有人都围了过来,他们看见他扣在脑袋上的鸟巢和安然无恙的他,都笑得更厉害了,他们骂我是个疯子,我没说什么,因为我知道,四十分钟已经到了。那孩子突然喘了起来,脸颊从煞白变得潮红,最后变成了紫色,他倒在地上,指甲死死抠着水泥地面,全身痉挛的样子吓坏了所有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想到要去找大人帮忙,孩子们已经傻掉了。
只是十几秒钟的功夫,他再也不动了,他喘出最后一口气的声音我还记得,好像一扇被撕裂的风箱,唱着破败的歌谣。伙伴们惊恐的散去,大人们陆续来了。
是的,他死于急性哮喘,而他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过敏性哮喘,一点点灰尘或是异味,哪怕是过分的情绪激动都足以致命。
我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反而更孤独了,他们说是我杀死了他,我是魔鬼,可他们不知道,我只是个渴爱的孩子,和他们一样。
直到有一天,他来了,他来的时候还是个婴儿,而我,也不过四岁。
我看到了他被抛弃的原因:他的父母不是合法夫妻,而他是个私生子,他的父亲欺骗他的母亲,说带他去国外定居,最后却是他父亲自己上了飞机,而他被遗落在机场的一角。
这就是我的眼睛,我可以看到一切我想看到的未来,包括我和他的未来,连我自己都始料未及的,我爱上了他。
我知道这很荒谬,于是我刻意逃避他,只要他在的地方,我一定逃的连影子都不剩,但越是这样,我对他就越依恋,直到那天我摸到了他的脸,他只有六岁,而我已经十岁了。远远看他笨拙的跑着,与伙伴们玩耍追逐,我觉得这样很好,能看着他我已经很欣慰了,只有他快乐,我愿意更改我的命数。
然而我错了,从他被伙伴们欺负,而我跑过去替他打架开始,我们的命运就注定连在一起。我打伤了欺负他的孩子,然后从一地尘埃中抱起他,抹去他的眼泪,他依偎在我怀中低低的说谢谢……
天光很淡,有风拥着沙土掠过我的脸,他的眼就像是一块千年古玉般被一朝唤醒,刺痛我萌动许久的心迹,我把他抱在怀里说,别怕,哥哥和你在一起。
他柔软的身体在我的臂弯里颤栗,是因为刚才挨打的痛,还是对于顽劣之人的恐惧,或者,他一样对我有感觉?!在那样一个满天飞沙的季节里,两个男孩子彼此相拥着,沉沉的心事塞满了整篇阴霾的天空,那些早已凋谢的童年,那些被冰封的爱,似乎在这一刻开始苏醒。
虽然我看到了未来,但我不愿意多想,我只想尽平生之力去改变那些已然被我预知的东西,我只是想要一份爱而已,我真的太爱他了,我甚至想长大了以后,我们一起离开福利院,去过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虽然难为世俗所容,但为了他,我有掀翻世界的力量。
但也许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每隔一段日子,就有年龄小的孩子失踪,大家传言闹鬼,最后又归结到我身上,我知道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所以我只是沉默着,沉默着面对他质询的眼,沉默,再沉默。直到有一天他的眼里也泛起质疑,挣扎中的我不得不告诉他,院长偷偷把那些孩子卖掉,作为自己的外快。
卖到哪里去,他问。他的眼睛里闪着一种我无法接受的光彩,在那里,我看到了憧憬和期盼。的确,我也想有个家,但不是以被卖掉的方式。如果这样,我宁愿死。
然而他却终日快乐着,好像下一秒,有着爸爸妈妈般亲善的脸就会出现在面前,然后永远把他接走。我痛苦极了,他再也不看我,只是终日围着院长,做些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举动,谄媚而低俗,我趴在水池边上干呕。
终于,有人看上了他,半个月后带他离开。他欢悦如一只脱笼小鸟,从我身边呼啸而过,自书自画的浓墨重彩凋零殆尽,只剩下无尽苍凉供人凭吊。院长和从前一样,给将要离开的孩子无限恩惠,嘱咐他们不要忘了这里,这里是他们的家。
他很快就像个王子一样出现在我面前,究竟从何时起,他的言语做派都那么令我厌烦,他的一颦一笑都盛满了虚伪矫情,还有他颐指气使的神态,还有他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礼仪,那些讨厌的步调……
一切一切都令我恼恨不止,终于我无法忍受了,在一个安静的下午,众目睽睽之下,我把盛满洁厕灵的小瓶溶液泼到他脸上,他尖叫着用胳膊去挡,胳膊在瞬间变得焦黑。我突然记起几年前的那天,我从满地灰土里抱起柔软的他时的情景,往事如斯,却物是人非!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