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我想和你试一试永远

原创作者:叶子总是要开花的,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李艾维 郁青 这件 牡丹 旗袍 作品 焦骨 牡丹花 衣服 设计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29

传说当年武则天一时兴起,不顾寒冬凛冽,下旨要百花齐放,众花仙因为惧怕武皇威名全都冒着风雪绽放,只有牡丹傲骨凛凛,抗旨不从。武则天一怒之下将牡丹花贬至洛阳,觉得不解气又一把火烧了,然而牡丹花虽然枝干被烧得焦黑,盛开的花朵却映在火光中愈发夺目,因此被冠名“焦骨牡丹”来歌颂其浩然正气。

这件旗袍上的图案就描述了这个传说。正面是盛放的白花中有一片含苞的粉色花骨朵,背面却是零星的绽放小花配着金色火焰中熠熠夺目的团簇牡丹花,又由于整件旗袍是白色的雪花背景,更彰显的两幅画面有一种触目惊心之美。

郁青穿上这件旗袍,看着镜中完全因为这件衣服而提升了不少气质的自己,不禁觉得脸疼——亏她刚才还瞧不起李艾维设计的旗袍,现在真是啪啪啪打脸!

最画龙点睛的一处,是裙摆的尾部曳地处点缀了几处飘逸的白色压绉纱,恰到好处地做出了白雪皑皑铺满地的效果。

她今天出门走得急,没怎么化妆,但配上这件妖艳与素雅结合的旗袍,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其实衣服代表的话题是傲骨,也许素颜清冷又优雅的人,才配得上这件衣服。

郁青自认为气质不够,根本配不上这么用心的一件作品,所以从更衣间走出去的时候,显得有点气势不足,含胸驼背一副畏缩的样子。

李艾维啧了一声,翻着白眼说道:“你这都当了这么多年的设计师了,还不知道身为Model穿上衣服就是衣架子,时时刻刻都要摆造型吗?我设计的又不是驼背装,你弯成虾的样子做什么?”

郁青被他一刺激,立即站直了挺胸抬头,绷着脸色说道:“衣服很美,真的。没想到你真的有钻研中国文化,还运用得这么合拍。”

李艾维托着腮,绕着她走了一圈又一圈,足足转了有五圈,才慢悠悠地说道:“总体还可以,不过你应该再吃胖一点,腰围和胸围都涨一些,穿起来会更有神韵!不过不影响T台秀,反正现在女人的大胸是可以垫的!”

“T台秀?你要我穿着走秀?”郁青惊得瞪圆了一双眼睛。

“怎么?你是对你当Model没信心,还是对我这件作品没信心?”李艾维眯起眼睛问道。

“额……”郁青嗫嚅一声,道,“当然是对我自己没信心。我身高才163,就算穿上恨天高也超不过178,我走在T台上没准摄像机都拍不到我!你请我这样一个不合格的Model,不怕坏你名声么?”

李艾维冷冷哼了一声,一脸傲气道:“我的名声难道是靠Model才撑起来的?我告诉你,我Elvis Lee从来只靠作品说话!这件作品是我专门针对你的身材和气质设计的,如果你穿着没有发出光芒,那就是我的失败。而我自从来到设计师这个圈子,就没有失手设计过任何一件作品。你这次,也一样!”

他说这话的时候,郁青一直和他对视,不知为什么竟然从他那张平时看着很白痴的脸上看到了……带着光环的光晕。

也许生活中的李艾维行事是巨婴,说话很白痴,干事还有点极品,可郁青不得不承认,一旦他从李艾维变成Elvis Lee,他就像是变身后的夜礼服假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低调却又炫目的主角气场,拿出手的作品更是无一例外地夺人眼球。

他也许不是好的友人、伴侣、同事、领导……但他是最好的设计师,这一点郁青必须承认。

“李先生,谢谢你。”郁青又望了一眼镜中大有不同的自己,恋恋不舍地摸着这件作品,呢喃问道,“它的名字叫什么?焦骨牡丹吗?”

“噗……”李艾维的正经脸瞬间被郁青这句话逗得破功了。

“教过牡丹是什么东西?”李艾维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牡丹在中国话里好像是花?不不不,这个名字太奇怪了,根本拿不上台面!我已经想好了,这件就叫‘Miss miss’!”

“Miss miss?Really?你是认真的吗?”郁青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吐槽道,“这个名字也太随意了吧?还不如焦骨牡丹有寓意!不过,你不知道焦骨牡丹的故事,是怎么设计出这些图案的?”

莫非是她联想过多了?李艾维设计这件旗袍的时候根本没考虑什么传说?

李艾维故作深沉道:“事实上,最近我一直在研究中国画。我是看到了一幅水墨画,非常美,上面全是花朵,还有火焰的样子,我觉得这幅画和你十分相配,所以和画师联系了一下,让他授权给我,做成了衣服。”

“……”郁青觉得自己果然不应该对李艾维这种不靠谱的人抱以期望的,他要能好好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就不至于连中国传统的牡丹花图案都认不出来了!

“那为什么叫Miss miss?什么含义?”郁青不是很懂他的神思维,她真心觉得这个名字很难听,而且还让她联想到Miss K!

没想到李艾维直截了当道:“因为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你被Miss K打的那一巴掌。你知道吗?我当时看到你脸上的巴掌印子,就联想到了火苗。我感受到了你胸腔中愤怒跳动的怒火,但你克制得很好,像是一朵花静静地绽放着,好像你根本瞧不起这场火。我喜欢你这份傲气,那一刻我的灵感喷涌得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拿出一件作品,送给我心爱的人!”

“什、什么?”郁青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一步,然而却被李艾维从背后圈住了肩膀。

许是受法国绅士教育的熏陶,李艾维做到了对她发乎情止乎礼,两只手虽然按着她的肩膀但并没有用太大力,说话声音也一如既往地温柔着:“你记得那天晚上我找你聊天吧。我那时候正在画图,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亲爱的,你一定不知道我那天晚上画废了多少张画稿。我说让你养一只小猫的时候,就是在画你抱着一只猫沉睡的样子。我觉得你和猫咪真的很像,都是平时看着温柔无害,但内心很丰富很强大,关键时刻能挠人的那种,对吧?”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