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百千渡

原创作者:许不归,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霍凇 黑衣人 天盛 九州 黑衣 街道 蓝衣 男人 淮安 寒意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壹-因缘伊始


南海有鲛,水居如鱼,不废织绩,眼能泣珠。世传鲛女貌美倾城,善蛊惑人心。很久以前,鲛人曾活跃于九州。然南海之广,九州之大,现今两处茫茫皆不见,鲛人也就成了美丽的传说。

两年前,红漪馆花魁水蓝一舞震九州。时有江湖秘士称其为四海八荒极难一见的鲛女,此言一出,甚至惊动了靖朝王室,各方半信半疑间,水蓝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只当她昙花一现,对她的种种推测假设,也都逐渐被人遗忘。


两年后。

西风吹客,乌云压城,棉丝细雨声势愈发浩大,不过片刻工夫,便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宛州淮安城南,天盛酒楼二层临街,一黑衣男人握着小巧精致的瓷茶杯,粗糙有劲的手不断摩擦杯身。许是雨天沉闷,竟有种阴翳寒气围绕黑衣男人。

天盛酒楼距淮安城最繁华的地段不过数街之遥,门前一条街道更是直通向淮安最大的港口。其格局虽小,却胜在装潢雅致,大厅正门摆着颇为大气的九州山水屏风,墨染白绡,一展数米。楼中碗碟茶盏,虽不是上乘官瓷,却因了恰到好处的釉色,简笔意趣的点缀,而自有韵味。此处菜肴家常,并无万钱珍馐,雅间堂座俱全,二层设栏杆,视野极佳。酒楼外的街道摊位众多,原本宽阔的街道倒显得狭窄,好生热闹。

今日因大雨,街道上的小贩早早离去。酒楼二层的食客稀少,黑衣男人独坐最外侧凭栏处。雨飘进楼里,他漠不关心。若是楼里小二留心,会发现这位客人早已坐在那两个时辰有余,似在深思,亦或等人。男人戴着斗笠,遮去大半张脸。宛州城作为九州有名繁华的大都,形形色色的人往来络绎不绝,也因此这黑衣男人反倒不引人注意。

不远处传来瓦片碎裂的声响,紧接着是急急的脚步声,夹杂着微弱的啼哭声,雨中,有人在狂奔,屋顶、街道,几色人影飞过。

黑衣男人蓦地起身,难以描述的恐怖双眼有暗光闪过。眼看来人相距十米以内,手起杯落,茶杯直直飞出去,正中为首者脑门。“咔嚓’’,杯身当即粉碎四下飞去,为首蓝衣男人怀中女婴“哇”的哭声更盛,蓝衣人顾不得额上鲜血泉涌,只全力向前。黑衣男人身形一闪,瞬时便至蓝衣人身前。尽管街道空旷,却硬生生逼尽蓝衣人去路。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霍凇。“黑衣人似笑非笑,手稍抬帽檐,异样的瞳孔迸发出一道凌厉的杀气,带着一股震慑人心的惊悚,“这见面礼,可还喜欢?”

霍凇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小心地拣出残余的碎片,眼神很柔和,带着父亲对女儿的深爱,却黯淡无光。他淡淡看向前方,一股寒意自脚底散出,地面积水渐渐凝结,以他为中心,周围雨滴似是受到寒意控制,化成冰粒径直砸下。原有两人紧跟在他身后,如今见了黑衣人,都停下脚步,只悄无声息封锁了霍凇所有的出路。

“好在你武功未损,要不然,我今日到有些胜之不武了。这千年寒毒再配上你举世无双的凇霜剑法,放眼九州又有几人是你的对手呢?”黑衣人冷笑道。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眼下胜负未分,阁下言之过早了吧!”霍凇右手拔出背后的佩剑,左手抱紧婴儿,转瞬便刺向黑衣人。伏在身后的两人踩着地表的坚冰飞身过来,剑直指霍凇心门。

”嗬!“霍凇一声大喝,身后两把利剑霎时崩断,执剑人也因此受到冲击连连向后退去。黑衣人却是不为所动,只见他手臂轻抬,微微侧身,便堪堪躲过霍凇的剑,下一瞬间,黑衣人以极快的速度点中霍凇手上穴道。眼看就要伤着孩子,霍凇躲闪不及只得弃剑保护怀中婴儿。此时黑衣人倏地换了方向,怪异的眼睛里夹着令人恐惧的微笑,两指直点霍凇眉心。

”阿蓝......“霍凇在最后一刻放弃了反抗,琥珀色的瞳孔里满是凄凉与绝望。

传说人死前他这一生会如戏剧般一幕幕从眼前闪过,或许在最后,浮现在霍凇眼前的,是他一生所爱--那位倾国倾城的鲛女,如大海般温柔美丽却在不久前因难产血崩而死在他怀里。他向后仰下时嘴角竟微微上扬,混杂着多日来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无怨无悔,亦有终知结局不可挽回的了然悲怆。顺着他眼神望去,黑衣人身后,那是一条笔直的街道,远远地,有船帆的影子,那是,滁潦海!

“一日为刺客便终生为刺客,你早该知道背叛罗刹门的下场!”黑衣人抱起女婴,忽地消失不见,空余他嘶哑的嗓音在雨中回荡。


与此同时,不同于天盛楼前带着寒意的猩红,淮安城北林府上下一派喜气。林夫人本是难产,府中人眼见时间一点点流逝,都十分焦急。而就在不久前,一声女婴的啼哭让众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府中白芷郁郁青青,生意盎然,一如新生儿的朝气,是以,林府千金取名为林芷。

这之后漫长的岁月里,林府一家之主林景瑜回忆起来,一抹蓝色身影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风萧萧兮雨也寒,他即便刻意想去忘记,也是无能为力,这,便是宿命的源起。


这一天,天下第三剑霍凇死于天盛楼前,黑暗中,有股势力开始蠢蠢欲动。日后人们回想起这一天,仿佛天盛楼前冰霜还未化去,一股寒意直袭而来。天盛楼经此事后,一派江湖人士听说了天盛的名号,纷纷慕名而来,由此天盛楼日后竟成了淮安城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

后来的人们不会想到,名震九州的两位女子的命运,也就在这一天,如同滴落在屋脊两侧的雨滴,本是同一片云下的珍珠,从此却朝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奔腾,至死方休。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