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十六章

原创作者:像孩子任性,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沈晨 沈辰 知青 婚礼 酒店 新郎新娘 哥哥 教堂 茉莉 婚纱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翌日,沈晨载着我,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终于在十二点之前赶到了有家酒店。酒店里人很多,地下车库车也不少,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停车位。

沈晨拉着我往酒店跑,人们举杯畅饮,新人和新郎还没有出现。

我本来准备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沈晨却非拉着我坐上了贵宾席。她坐在那里,也不吃东西,面朝着为新郎新娘铺好的红地毯,带着期待的神情。

我问周围的人:你好,请问这里是夏知青和沈辰的婚礼现场。

众人说是。

酒店里慢慢响起婚礼相关的音乐,酒席上的人立刻安静下来,这大概是因为大家都不想破坏这美妙的气氛。

从酒店的红色屏风后走出一对新人,新郎身穿黑色西服,笔直得像一支钢笔,这样一副身板,实在难以同多病联系起来,新娘身着白色婚纱,像云端的仙子,带有一种冷艳的气质。

两人挽着手,时而转头对视,面带矜持的笑,般配极了,像是从梦境里走出来的人物。

沈晨几乎跳了起来,喊着哥哥哥哥。

那男子带着笑意看了沈晨一眼,一副绅士的模样。笑容似有似无,淡得像杯底残留的茶香。

用杯底残留的茶香形容再合适不过了。那是一种有底蕴的笑。

夏知青挽着沈辰的手,脸上显露出温柔的表情。现在气氛一下热闹起来。话题无非是些赞美新郎新娘的话。

新娘的裙尾拖得很长,伴娘在一旁挎着花篮,跟在后面,缓缓地撒着花。

沈晨突然转向我说:真般配啊,都说女人穿上婚纱是最美的,看来还真是,小青姐姐本来就很美了,穿上婚纱简直像仙女一样。

我看到她眼里的期望,转过头去。

夏知青的确很美,她脸上的妆容很淡,唯独把唇涂得很红,这样的打扮,衬托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冷艳气质。

新郎新娘走出了酒店,在众人的目送下,上了车。是去教堂。

沈晨赶忙把我拉起,说:走啊,和我去教堂。

我有点愕然,问:我去做什么。

沈晨拉着我就跑,说:看热闹又不嫌人多的。

她开着自己的车,跟上了婚车。一直尾随着。

下了车进了教堂,里面的草坪绿得让人心旷神怡,礼堂白得好像天鹅的羽毛,仿佛摸上去都是柔软的。

我们目睹了沈辰和夏知青在教堂里的仪式,一切好像在梦里一样。他们两人始终手挽着手,片刻都不肯松开。从牧师开始举行仪式,到结束,两人的眼里始终只有彼此。

我发现到场的人里还有马勒,他冲我尴尬地一笑,好像在为那天的事道歉。我不知道他来参加沈知青的婚礼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情,是开心还是失落,他一向不将情绪表露在脸上,所以我无法得知。

对于我来讲,我是以局外人的身份来参加这个婚礼的,我虽然有被现场的气氛所感动,却从没有真正的融入进去过。因为我的婚礼在琳儿死的那天,就已经谢幕,对于我来讲,人生再无婚礼可言。

教堂的婚礼结束后,我们又回到了酒店,新郎新娘四处与人叙旧,人们给新郎新娘敬酒,都被新娘夏知青揽了下来,沈辰滴酒未沾,看样子是夏知青不让他喝酒。

到我们这一桌时,夏知青已经有些醉意。

沈晨率先倒满酒举起来,满脸笑意的说:哥哥,好久不见。

沈辰倒满了酒,嘴角洋溢着笑,说:茉莉,哥哥离开的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沈晨说:没事,我还好。老爹他的头才大了呢,算了,不说了。

两人碰过杯后,沈辰看向夏知青,夏知青点了点头,沈辰才将酒喝了下去。

我在一旁提醒沈晨说:你等会儿还要开车。

沈晨将酒杯递给我说:那你帮我喝。

我接过酒杯,将它喝了干净。

沈晨说:对了,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叶林,没有他,我也找不到你的。

沈辰伸出手要和我握手,我愣了愣,将手伸出,轻轻地和他握了握。

他微微一笑,说:谢谢你这些日子来对茉莉的照顾,希望往后的日子也一样。

我握到沈辰手的一瞬间,那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正常人的手不该是这个温度。我陷入沉思。

沈晨说:哥哥你胡说什么啊,我就快要回家了。

沈辰说:也该回去了,我们俩总得有一个人顾家才行。

沈晨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和我回去的。

沈辰苦笑说:我这个样子怎么和你回去,实在没有脸面。

沈晨说:你现在不是是大作家嘛,老爹知道了高兴还来不及。

沈辰面带无奈,说:哪里来的大作家,无人问津。

夏知青在一旁,没有说话。沈辰说完了这一句就和夏知青去同其他客人交谈了。

夏知青今天一直在和人喝酒,几乎很少说话,喝得脸上都起了红潮,但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等婚礼结束,客人们都走了,她把沈辰送回家之后又来酒店里喝酒,一个人自斟自饮。

我和沈晨是最晚走的一个,看夏知青这个样子,劝她别再喝了,她说:我高兴啊,终于等到这一天,可是为什么是这一天,为什么不早点来?

沈晨说:好歹都实现了,不分早晚的。

夏知青带着微醺的笑说:等你明白的那一天,就不会这样说了。

沈晨听得云里雾里,看向我,我说:她八成是今天喝醉了,在这里胡言乱语。

我们实在拦不住夏知青,只好让她喝,等她喝得不省人事的时候,两人把她扶上车,送回了秋原胡同。

沈辰将夏知青扶回房间,向我们道过谢后说: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她和我回来后,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我还以为她去酒吧上班了,没曾想跑去一个人喝酒。

我说:酒吧,是那家就这样吧?

沈辰说:是啊,酒吧工作挺辛苦的,但我劝她辞,她却一直不肯辞掉。

我说:她没告诉你,她已经辞掉工作了。

听见这话的沈辰脸色微微一变,没再说话,他转而向沈晨说:茉莉,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沈晨说:我明天就去学校办手续,后天就能走,你要想走,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手机虽然换了,号码却没换的。

沈辰说:我不走。你回去了好好替我向父亲道个歉。

我们离开秋原胡同后,沈晨白了我一眼说:你傻啊,怎么把小青姐辞职的事都给抖出来了!

我说:我不知道,我以为他知道。

沈晨翻着白眼,一脸无奈说:你看他那个样子像知道的吗?

我说:他们俩之间肯定还有事,不然夏知青不会瞒着你哥哥辞职,而且今天夏知青喝那么多酒,看上去虽然高兴,但总有那么一丁点奇怪。

沈晨说:的确很奇怪,从一开始都很奇怪。我也觉得他们俩之间还有事瞒着我,而且看我哥那样,好像是在催着我离开这里。

我点了点头说:那你是真准备后天就走?

她说:怎么可能。

我说:那就好,突然一下要分别,多少有些不习惯。

她说:走是要走的,不过这个日子还没定下来。反正就这几天吧。

我说:你没准备弄明白你哥哥和夏知青的事?

她笑着摇了摇头,说:人家小两口子的事,我去操什么心。再说了,谁还能没点小秘密。

我说:你也有什么小秘密?

她说:那我告诉你,你别骂我啊。

我说:行,你说。

她神秘地说:那天在车里,是我第一次抽烟。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