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落雪时节

原创作者:盛开在阳光背面的花,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文晓雪 任一 喜欢 吴建飞 李敏 志愿 食堂 现在 觉得 阻挡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 十四 章 我不会放开你了

文晓雪粒米未进也并不觉得饿,她独自一人在校园里踱着步,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该去哪儿,也不知道该找谁倾诉。

她一直以为任一晨是讨厌她的至少是不喜欢她的。

最初被拒绝的时候,她还抱有幻想,觉得总有一天任一晨会明白自己的好会回转心意。可任一晨却总以非同寻常的冷淡阻挡着她,阻挡她靠近,阻挡他们之间任何的可能性。

这种冷漠坚硬的阻挡渐渐伤了文晓雪的心,让她心里的希望慢慢变成了绝望,把她的柔软渐渐磨成了硬壳,尽管他仍然躲在她心的深处不能被触碰的地方。

今天,任一晨忽然告诉她这些她未曾预料到的因由曲折,剧情反转太快,不真实地像是幻觉,她真的一时间难以消化。

面对同一个人,当时的她不能接受拒绝,现在的她不能接受爱。真是矛盾,也真是讽刺。

第二天,文晓雪心里装着难以化解的烦闷给李敏打了电话,当然是在舍友们出门“活动”的时候。

“什么,你是说任一晨上了J大,以他的成绩不应该呀。”李敏听到后的惊讶不亚于文晓雪见到任一晨时的惊讶。

听完文晓雪言简意赅的讲述,李敏的惊讶被沉默取代了。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也许我们都很难理解一个曾失去过亲人的人的心理和做法,但他肯对你说这些,说明他心里有你,而且很在乎你。我觉得你就不要放不下以前了,还喜欢的话就接受他吧。如果再错过了可能就真错过了。”

李敏一语点醒了执迷着的文晓雪,不管怎样,她不想再错过了,真的不想。

当天晚上,文晓雪失眠了,就像她喜欢上任一晨的那个晚上,那种少女初次恋爱时的悸动与不安又回来了。

现在的文晓雪似乎比以前胆小了很多,她不敢直接去找任一晨,只能借助QQ。

晚上的机房,大家都在忙着追剧、聊天、玩游戏。

除了赶论文很少有人用电脑学习吧,文晓雪想。

她联想到吴建飞说过的“要想学习好就得有电脑”的话不由地笑了。真是胡扯,她想。

各种声音通过耳机一星半点地漏出来,文晓雪从没注意过这些细碎的声响,现在却觉得很嘈杂。

文晓雪在一台电脑前坐下,她还在想第一句话应该对任一晨说些什么。

刚刚登陆上QQ,“夏阳”的头像就伴着滴滴声在闪烁。

文晓雪点开看,是一句简单的“文晓雪,在吗?”。

发信息的时间是下午五点,现在已经八点了。

“在。”文晓雪回过去,她握着鼠标的手心微微潮湿了。她想任一晨应该不在线了吧。

“我希望,我前两天跟你说的事没有吓到你。”没过几分钟,任一晨就回了信息。

“刚听到确实觉得很突然,不过,现在可以接受了。我当时太冲动,没有体会到你的感受。”文晓雪字斟句酌着。

时间越久,她越能理解当时的任一晨,他的难过与痛苦比她要多很多。

“谢谢你能这么说。”任一晨回复道。

客气之后,他们之间陷入沉默。

原本那么深刻地喜欢着的人再次出现时却成了陌生人,不管有什么再合理不过的原因,被时间硬生生冲淡的感情想要还原为炽热还需要时间。

“我想问你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文晓雪打破了沉默。

“你问吧。”

“以你的成绩可以上A大的,你为什么在J大?”文晓雪问,这个问题从她在J大第一次见到任一晨就存在了,只是一直没机会问出口。

“其实,高考之后估完分,我是报了A大的。”

“后来,大家都走了,我去郝老师办公室帮忙统计大家的志愿。我看到了你的第一志愿是J大。”

“回到宿舍,我想了很久。原本我想,等你考上大学,不管你在哪儿,我都会找到你,告诉你高中三年拒绝你的原因,告诉你我喜欢你。但看到你填报的志愿后,我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我不想离你那么远,我想和你在一起。这是当时,也是现在,我都最想做的。我们已经耗掉了三年,我不想再因为距离弄丢了你。”

“后来我去找郝老师改了志愿。她问我为什么改报J大,我说J大的历史系特别出名,选择一个好的专业比好的大学更重要。她半信半疑地看了我半天,又劝了我半天,可最后还是看着我改了志愿。”

“所以,我现在才在这儿。”

看着QQ对话框里不停打出的文字,文晓雪再一次被感动了。她现在真的明白他的心意了,他为了不伤害她为难了自己那么久,还为了她放弃了更好的大学与机会。

“你不后悔吗?”文晓雪还是没忍住。

“第二个问题,该收费了。”任一晨发过来一个笑脸。

“我仔细分析过,我选择的是历史,J大的这个专业确实很好,也更有发展前途。再说,宁为鸡首不为凤尾嘛。”

尽管任一晨说得很轻松,文晓雪却知道这个选择一点也不轻松。

“之前怎么没听说你在J大?”文晓雪又问。

“家里有点事请了假,还好系里通融,也没落下什么。”

停顿了一下,任一晨问:“我们可以见个面吗?” 

“可以。”这次文晓雪没有迟疑。

“那明天中午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你。”

“好。”

第二天中午正是饭点,宿舍门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文晓雪丝毫没有顾忌这些径直走向了站在阳光里的任一晨。

想想上次和吴建飞“约会”的场景,文晓雪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真心喜欢一个人想跟他在一起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想要回避躲闪的绝不是真爱。

两个人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碰到了吴建飞,其实也没有“碰到”只是远远看见而已。

“文晓雪!”吴建飞笑着叫她,转眼看到她身边的任一晨,笑容瞬间凝结了。

“哎!”文晓雪答应,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吴建飞,尽管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

“过来一起吃吧!”任一晨也看到了他,冲他喊。

吴建飞看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拿着饭盒转身走了。

“他这是怎么了?”任一晨觉得莫名其妙。

文晓雪想起高二秋游时在“洞房”的“洞口”三个人的相遇的情景,不由地恍惚了一下。

任一晨和文晓雪打了饭面对面坐下吃饭,食堂人很多,闹哄哄的,但文晓雪心里很宁静,任一晨就是有种能让她安静下来的力量。

这算是两人第一次心境平和地呆在一起,文晓雪看着眼前的任一晨,看着他对她说话的样子,他微笑的样子,他吃饭时不紧不慢咀嚼的样子,总觉得像是在做梦,她不敢相信一直活在记忆里的影子忽然活生生地坐在了她面前。被满满的幸福感包裹着,她仿佛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下午,任一晨要去图书馆借书,文晓雪有课,他们就在食堂门口分开了。

“文晓雪。”任一晨喊住她。

“嗯?”

“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下了课就六点多了,你先吃吧。”文晓雪下午有两节大课。

“我等你。”任一晨看着她。

“嗯。”

文晓雪骨子里的女汉子在任一晨面前变成了小萝莉。

下午下了课已经六点十分了,十一月初的这个时间天已经黑了。外面很是有些冷了,文晓雪把大衣裹得紧了些。

她小跑着来到食堂门口的时候,任一晨已经在那里了。他穿着黑色风衣,牛仔裤,站在风里,清瘦而英挺,黑色的眸子在夜色里闪啊闪的。

文晓雪莫名心跳得厉害,她放慢了脚步,有些不敢靠近似的。

“站着干什么,快走啊,一会儿没饭了。”任一晨催促着。

听他这样说着,文晓雪不由地笑了。他还是那个时候的他,给她讲题时她如果不认真听讲就会黑脸的他。

“就只剩些‘残羹剩饭’了,凑合吃吧。”任一晨打来了饭。

“是你愿意等的,可别怪我啊。”文晓雪“顶撞”着。

尽管这样说着,两个人还是吃得很开心。

走出食堂的时候,路上的学生已经很少了。天气冷了之后,连轧马路的情侣都少了许多。

任一晨走在前面,文晓雪落下几步。朦胧的路灯下,一切又不真实起来,也许,是任一晨让一切不真实起来的吧。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操场,这是文晓雪往常跟舍友们饭后遛弯常去的地方。

“文晓雪。”任一晨站住,转过身面向文晓雪。

“嗯?”

“你还没说过喜欢我呢?”

“说过了……很久以前。”文晓雪低声说。

“我是说上了大学之后。”

“我……”文晓雪嗫嚅着说不出口。

“那就换我说。”“我喜欢你,非常喜欢,喜欢到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喜欢到我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任一晨显然有些激动了,语气热切而诚恳。

这样的任一晨文晓雪从未见过。

文晓雪脸红了,红得在黑暗里也很明显。

“你呢?还喜欢我吗?”

文晓雪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喜欢,一直没有变过。”

“这是我最想听到的话。这几天,我一直不敢问,我怕你说不再喜欢了。”

怎么能不喜欢?这喜欢这么固执怎么驱赶都无济于事。

两个人之间依然隔着深沉的夜,一如当年。只不过,当时以为是结束,现在却是开始。

“晓雪,我们都等了三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和以后,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任一晨走上前握住了文晓雪的手。

这是任一晨第一次拉她的手,她的心狂跳着却竭力假装平静,想挣脱又舍不得。任一晨的手有点粗糙,柔软而有力,冰凉而温暖。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