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遇见你的全世界(十三)

原创作者:亚晨爱吃菠萝饼,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亚晨 严炎 安欣 黄晶 刘雅 号码 语文 上课 不了 分手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亚晨的这种悲愤情绪没持续多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黄晶和刘雅两人也是打的火热,每天下晚自习不是你等我就是我等你,上课也是不停的互传信息,两人几乎把结婚前能做的事全都做完了,至于结婚后才能做的事嘛,或许做了,或许没做,谁知道呢?有时候亚晨看着二人在一起的快乐模样也会不觉羡慕,一边在心里期盼两人早点分手一边幻想着某一天自己也能和安欣这样那样的。?

在亚晨这无期限的幻想中,平安夜很快就到了,亚晨依旧只有每天把握好时间,才能在楼道“偶遇”安欣,偷瞄她一眼后就落荒而逃。着实令人悲叹。?

今年平安夜亚晨有些意外的收到了刘雅的苹果,黄晶则收到了刘雅给他织的围巾和帽子。亚晨看两人打的这样火热,不禁觉得要想两人自己分手肯定无望了,便想着去找刘雅聊天,以老同学的身份劝她早点和黄晶分手,不想发现刘雅竟有了和黄晶结婚的想法,便只得作罢。?

而在这个平安夜还另外发生了一件令亚晨异常悲痛的事,安欣有男朋友了。据说是隔壁班的班草,而且成绩还特好。严炎听闻这个消息后悲痛不已,想到上次自己表白失败后亚晨表现出的惋惜之情,便再度跑来找亚晨诉苦。亚晨在听闻这个消息后也是心痛不已,对那位班草进行了极其强烈的谴责,严炎见亚晨对自己的事如此上心,心中大为感动,更以亚晨为此生挚友,欲再度请亚晨吃宵夜。亚晨虽心痛到没胃口,但免费的宵夜,岂有不吃之理?遂怀着悲痛的心情接受了严炎的好意。两人将盘中的蛋炒面当作那班草,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于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消灭的干干净净。?

之后的每天晚上,亚晨都在黄晶和安欣等四人的猛烈攻击下痛不欲生,一直到高二第一个学期的结束。?

或许是亚晨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在寒假开始后的第三天,亚晨便收到了刘雅的消息。她说,我和黄晶分手了。亚晨问她为什么,她说是因为黄晶从放假到现在都没有主动给她发消息,所以就分了。这让亚晨不禁感叹爱情真的是一种很脆弱的东西,就算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又怎样?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一拍两散了。亚晨连忙问是谁提出的分手,刘雅说是她主动提出的。亚晨听闻更高兴了,一想到黄晶现在的落魄模样,他心里就止不住的得意。让你当初嘚瑟,现在好了吧,活该被甩,他心想。?

在亚晨知道黄晶被甩的消息后不久,严炎发来了一个更令亚晨兴奋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安欣和那个班草分手了。高兴之余,亚晨想着也是时候从严炎口中把安欣的联系方式套出来了,于是他就问严炎:“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安欣?”?

“你这不是废话么?不喜欢我能这么在意她么?”?

亚晨故意问道:“那你可以背出她的号码来么?”在亚晨发出这个消息后不到5秒,严炎就发过来了一串数字,是安欣的号码。发过号码后严炎又发来一个得意的表情,说:“怎么样?都说是真爱了。”亚晨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到了安欣的联系方式,不禁喜上眉梢,说道:“厉害厉害,我相信你是真爱了。”说完又怕有其他打安欣主意的人从严炎这里套出她的号码,便继续说道:“以后要是再有人问你同样的问题,你就不要把安欣的号码发出来了。”?

“为什么?”?

“你傻呀?万一那人也喜欢安欣,又苦于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如果你再把号码发给他,不就是在给自己的竞争对手提供信息么?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严炎在感叹亚晨的心思缜密之余,又感动于他这样为自己操心,更是觉得亚晨这个朋友交的值得。而这边的亚晨也在得到安欣号码的欣喜之余感叹严炎真是太好骗了,这么明显的陷阱居然也会入坑。?

今年是亚晨爷爷走的第一年,按照小镇的习俗,只要是爷爷的后辈,无论是不是直系亲属,都得来灵堂祭拜。因此今年春节亚晨家就过得比往年热闹了许多,有很多亚晨并不熟悉的人都出现在了亚晨家中。原本今年应该去湖南看外婆的,却也因为爷爷的事耽搁了下来,只等孝期满了才能去湖南。?

假期的寿命总是那样短暂,亚晨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寒假的乐趣所在,高二下学期就开始了。亚晨虽然极不情愿去学校上课,但迫于父母和老师的压力,只得拖着大大行李箱来到了兰德花园,又突然想到以后又可以天天见到安欣,心里就快活了许多。?

再说亚晨虽然从严炎那弄到了安欣的号码,也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气主动向她打了招呼,谁料那勇气的后劲不足,亚晨始终不敢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更别提表白了,只是每天晚上呆呆的给她发个“晚安”,便再无多大进展。?

不知是什么原因,亚晨总觉得今年的时间过得特别快,明明都已经开学一个来月了,却总有一种才刚刚返校的错觉,室外阳光明媚,春天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事实证明,春天不仅是一个催情的季节,更是一个催眠的季节。四月的一节语文课上,年近40的女老师看上去很年轻的女老师在讲台上讲的津津有味,台下的学生倒了一大片,班内只有少数几个人是清醒着的。亚晨就是那仅存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他用手支着脑袋,望着窗外那万年不变的景物发呆。他一直觉得语文老师这个职位其实是可有可无的,本来大家就都是中国人,语文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呢?就像现在,即便班里没有半个人在听课,每次考试班级的语文成绩也和那些A班的成绩差不了多少。都说学一门语言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够流利运用这一语言进行交流,可就算是一个只上到初一的学生也能够很熟练用汉语与别人进行交谈了吧,更别提他们已经高二了,真不明白这么多年的语文到底学了些什么。不过亚晨虽然对语文并没有多大兴趣,却意外的喜欢写作,虽说经常会写一些莫名的文字,可也算的上是一名文字爱好者。?

亚晨小时候对很多的职业都产生过浓厚的兴趣,也曾多次下决心要当科学家,政治家,医生什么的,也为此付出过行动。可这些决心都比在风中燃烧的蜡烛强不了多少,坚持不了多久就放弃了。只有写作,是亚晨唯一一个从小坚持到大的爱好,其实也算不得坚持,不过是无聊时写写,断断续续的,却一直未真正断过,毕竟每次语文考试都要写作文,想断也断不了。?

就是在这样的“坚持”之下,亚晨的文章也偶尔会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念出。这更激发了他写作的决心,如果说他之前对于写作的决心只和那夜风中摇曳的烛光差不了多少的话,那现在就像是有人向那奄奄一息的火苗洒了一大瓢汽油,火苗蹭的一下就变成了火焰,在夜风中猛烈的燃烧着。?

亚晨下定决心要当一个作家了,他要当一个像韩寒一样厉害的作家。可韩寒在高一的时候就已经辍学专职写书了,亚晨现在已经高二了,就算辍学也已经晚了,再加上他也实在没有勇气向亚父亚母提出这件事,便只得作罢。不过他向韩寒学习的决心还是有的,他决心以后的每节课都不要听课了,所有的上课时间,通通用来写作,这样虽然每天还是照常上学放学,可依旧能够在教室里进行他伟大的写作工作。他这项伟大的工作在坚持了一周后就停止了,因为蜡烛毕竟是蜡烛,虽然烧的异常猛烈,无奈备货不足,烧不了几天就化成了一滩蜡水,再无法支持火焰的燃烧了。亚晨的作家梦,就这样莫名搁浅了。?

放弃了当作家的想法后亚晨觉得还是得好好学习,至少也得考上一个本科大学,去外面看看也好,可这个决心比当作家的决心强不了多少,坚持不了两周便又过回了以前那种得过且过的生活,夏天很快就到了。?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要来了, 又有一批学生要离开兰德中学了。刚刚下过一场雨,求真广场的水泥地砖上还残留着些许水渍,一个巨大的弧形铁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广场中央,不时有毕业班的学生在铁架附近徘徊,今天是拍毕业照的日子。亚晨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禁有些感慨,时间竟流逝的这样迅速,虽然一直觉得上课的时间那样难熬,却也在不知不觉间迎来了高三,等这一届的学长学姐离开后,自己就是毕业班的学生了,然后明年的同一时间,他们也会在同样的地点,拍同样的照片。这样一想,亚晨突然有些舍不得兰德中学了,虽然他并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让亚晨没有想到的是,严炎居然没等到和他们一起毕业,就提前离开了。原来严炎的学籍一直挂在他留级以前的班级,就是说,虽然现在严炎和亚晨他们在一起上课,但他其实算是这届高三的应届毕业生。他以前的同学来班里找他一起去拍毕业照,他去了。拍过毕业照后不久,亚晨他们放假回家,高考开始了。?

6月8号的下午5:10,亚晨收到了严炎发来的一条消息:“炎哥先去大学爽了,你慢慢熬,哈哈哈哈。”不知怎的,看到这条消息的亚晨竟有些伤感。正常来说,严炎走了,自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本应该高兴才对,可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围绕在心头,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亚晨想。?

这个夏天,严炎离开了,亚晨成为了毕业班的学生。高考返校后,亚晨他们就正式成为了高三狗,到了高三后亚晨就有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他不清楚这种紧张感是从哪来的,或许是因为班里的学习氛围突然变得浓厚,或许是因为学校放的假越来越少,又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又长大了一岁,他慢慢的开始学习,开始强迫自己上课要认真听课,开始做一些他以前顶讨厌做的事,高二的暑假,亚晨过得很忙碌,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开始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