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橡树之远迎新晚会

原创作者:白日梦游是谁,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宋楚阳 阎丽 排练 文艺部 宿舍 韩默 孙静 我们 有点 什么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新一届的迎新晚会很快到来,这次轮到我们为大一新生表演。

学生会文艺部开始选节目,要求每个班都报两个节目,班里没有自愿报名的,只好我跟沈清上。沈清唱歌不错,上去唱了一首《你是我的眼》,可惜没被选中。

我才艺全无。才艺全无的人要表演什么?当然是朗诵。我朗诵了一首舒婷的《致橡树》。

可惜韩默不在,要是他在的话这首诗念给他听正合适。

虽然他不在,但我也丢人了。台下坐的评委中有一位师姐是文艺部的副部长,叫什么我忘记了。我朗诵完了后,她问我:“同学,你是自愿来的吗?”

我很尴尬,尴尬的说了句“是”就下台了,并庆幸韩默不在。

我觉得我的人生真是充斥着“尴尬”。

我本以为自己跟迎新晚会无缘了,谁知道文艺部决定用范晓萱的《管他什么音乐》排一场开场舞,人员广众,声势浩大。因为需要的人数太多,要求各个班都必须上报一个人,我群发了短信让大家积极报名,竟没有一个人愿意报名,沈清以自己太胖为理由,拒绝参加,最后只好我上。

第一天晚上排练的时候,我看到了宋楚阳,作为班长,我猜他也是因为班里没人报名,自己顶上的,不过我们离的太远,没机会问他。

很快便有机会了。

第三天排练,韩默来“视察”,他看完我们的表现后,嫌我们动作不够优美:“宋楚阳和秋晓,你们这么高,去最后一排右角的位置吧。”

韩默说话总是这么委婉,但我已经接受自己不仅五音不全而且四肢不协调这件事了。

说来也奇怪,我总是在挑战自己的弱点,并非乐此不疲,我挑战的相当痛苦。看起来简单的舞蹈动作,我做的很费劲。宋楚阳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筋也很硬。

有一次我转错方向,跟宋楚阳撞到一起,我没觉得怎么样,他先嚷嚷起来:“你干什么呀,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我呸,什么年代了还男女授受不亲,我不仅心里呸他,嘴上也呸他:“呸,没说你占我便宜就不错了。”

宋楚阳非常不屑的从上到下看我一眼:“你有便宜可占吗?”

带我们排练的文艺部美女阎丽朝我们喊:“大家注意纪律哈。”

宋楚阳不嫌事大的说:“报告领导,有人骚扰我,我申请换位置。”

阎丽笑笑说:“等你动作标准了再换吧。”

宋楚阳愤愤不平:“谁说我动作不标准了,不然散场后你单独教我啊。”

今天散场后他果然被留下“加班”,当然还有我,都怪宋楚阳。

不过阎丽一点都不严厉,她很温柔,尤其对着宋楚阳,她手把手的教,宋楚阳认认真真的学,倒真有点……用什么词形容好呢,“金童玉女”?好像有点太隆重了,差不多这么个意思吧,反正很养眼。

阎丽教着教着,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秋晓,愣着干嘛,快跟着做啊!”

哇塞,冰火两重天啊,对宋楚阳一个样,对我另外一个样,我也愤愤不平,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岂不是显得我太小气。

我就这样愤愤不平直到排练结束,回去的路上,我问宋楚阳:“你不觉得阎丽教我们动作的时候总往我们这边看吗?”

宋楚阳不以为然:“没有啊,难道是看你漂亮,嫉妒了?”

天哪,他这是在夸我吗?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我是不是得回家烧几柱香,拜拜祖……但我很快冷静下来,继续说:“不可能,她是朝你那边看的。”

宋楚阳停下来打量我,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意味深长的笑笑,抛出我的推理:“我觉得她看上你了!”

宋楚阳干咳两声,古怪的笑道:“那有可能,看上我的人可多了。”

“我呸,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宋楚阳哼了一声,“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那你快说说有哪些人看上你了……”

宋楚阳竟然露出出一张害羞脸:“这种事怎么能随便告诉你呢!”

我们吵吵闹闹的往宿舍走,宋楚阳快到宿舍的时候突然停住,我看见他们宿舍门口有一辆宝马停在那里,从车上走下来一位打扮时髦妆容艳丽的三、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她走到宋楚阳面前,脸上带着倦容,有点责怪的说:“阳阳,怎么才回来?你知道我在等你。”

宋楚阳说:“舞蹈排练太晚了。”

女人近看长的很漂亮,就是妆容太浓了,我有点不太喜欢。难道这也是宋楚阳的追求者之一,那也太劲爆了,不行,我需要静静……

没等我胡思乱想完,她看向我,从头打量到脚,一副审视的目光,其中又好像蕴含着隐隐的期待,终于她问道:“这位同学是?”

宋楚阳脸上隐隐有些不耐:“一起排练的同学。”

我看气氛有点奇怪,很识相的说:“那我先走啦,明天见。”

走了几步,我又有些好奇,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女人把一张卡塞到宋楚阳手里,宋楚阳却一直推脱。

很奇怪!

没等我走回宿舍门口,又有一辆宝马停在宿舍门口,我感慨,开宝马的真多。这次从车上下来的人居然是孙静,她下来后跟车里的人摆摆手,一直等到车走了才往回走。

那辆车经过我面前时我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在驾驶位上。

我追上孙静,问道:“刚才送你回来的人是谁啊?”

孙静说:“哦,家教那家的家长。”

第二天排练休息空挡,我问宋楚阳:“昨天那位……姐姐是谁啊?”

宋楚阳哈哈大笑:“姐姐?那是我妈,你还是叫阿姨吧。”

我不是没想过那是他妈妈,但我一有这个念头就被我打消了,首先她看起来很年轻,其次,她太贵妇范,我想像中的宋楚阳母亲应该是一位朴实无华的中年女人,怎么会是一位贵妇呢,这与宋楚阳的气质太不相符了。

我伸手拍了他一巴掌:“没想到你真是富二代啊!”

宋楚阳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你小声点,什么富二代,别瞎说,又不是我妈的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就有点理不清了,什么叫“不是我妈的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难不成宋楚阳家里还上演什么“母子不和”、“父子不和”的烂俗剧情?

我盯着宋楚阳,深深的探究他。

他被我盯得很别扭:“怎么,因为见过我妈而喜欢上我了?”

我呸,“做梦!”

我还想问点什么,阎丽走了过来:“楚阳,今天散场后你跟秋晓再留一下吧,毕竟是开场舞,还是要好好准备的。”

我叫宋楚阳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突然听到有人娇滴滴的叫他“楚阳”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我背对着阎丽,一个劲的朝宋楚阳挤眉弄眼。宋楚阳不理我,跟阎丽说:“好啊,一定为舞蹈事业拼尽全力!”

阎丽很开心:“你们真是太配合了,明天给大家买巧克力吃。”

阎丽说话算话,第二天果然带了德芙给我们,所有排练的同学一人一块,我不仅吃了我的那块,还把宋楚阳的那块也抢走了,阎丽看见了,又给了宋楚阳一块。

等阎丽走了,我“啧啧”两声:“对你真好。”

宋楚阳似乎有些生气,说了句“别胡说”就不再搭理我,我很奇怪他生的是哪门子气。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