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十三、导演

原创作者:上官三妮,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佟宇 张义 王子 一起 手术 知道 杨鸣 医生 但是 一下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佟宇是我的”王子石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他瞪着眼望着空荡荡的客厅,豪华而清冷的灰色调毫无生气,他摸了摸身上的汗,找出毛巾胡乱擦了一把,他已经好几天不能安然入睡了,这几天房间里到处都是佟宇鬼魅的影子,尤其是卧室他都不敢踏进一步,他甚至觉得里面佟宇的味道太过浓郁了,尽管他清楚地知道佟宇已经走了一年了,母亲也早将整个屋子里关于佟宇的一切都扔掉了,他还是没办法控制住思念的火苗开始慢慢扩散,人总是失去之后才知道。

他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了,墙上的时钟才刚过了3点,他睁着血红的眼睛像头野兽在房间里窜来窜去追赶佟宇的影子,她在厨房煲汤,他走过去想抱住她,她又去了阳台洗衣服,他立刻跟过去,她又回到客厅拖地,他终于拉住了她,谁知她却哈哈大笑一把推开他钻进了别人怀里,没错,那个人是张义传,他俩都在笑他,笑他跌落在地上的颓败样子.........。

“佟宇是我的”他仰面朝天躺在地板上哭了出来。

张义传看见西装革履的王子石的时候,有些惊讶。他刚下手术,和扬鸣以及几个实习生正推着病人往病房里去,王子石跟了过来:“张医生,有没有时间赏脸喝杯茶”,杨鸣因为是佟宇的管床医生,加上佟宇病情特殊,他一直对佟宇印象很深刻,一眼认出了王子石,以为是因为病情来求助他和张义传的,有些惊讶:“佟宇不是早就出院了吗,怎么,最近不好吗?”。王子石狡黠的笑了一下明白了,张义传跟佟宇的事情他们医院并不知道,但是看了看张义传从容不迫地给实习生交代病患的注意事项,并没有神色慌张想必是也不怕他说出来,也就没有道破:“杨医生一起喝杯茶吧,我有点私事找张医生谈谈”,杨鸣纵然是个木讷的人也明白这是王子石对自己的逐客令,他虽然还是有些好奇但是不得不开脱出去:“孙教授找我有事,你们去吧”。张义传交代完病人事宜,这才摘下口罩面无表情道:“王总外面等一下吧,病人刚做完手术得预防感染,我换件衣服就过去”。

张义传仅仅是在手术服外套了件白大褂就出来了,可是王子石在茶楼却已经等了二十多分钟,他有些蕴恼张义传的心高气傲,还是不得不站了起来和他握了一下手,寒暄着请他坐下。

“佟宇虽然已经不是我未婚妻,可是我还是会一直照顾她的”王子石道:“这中间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哦?”张义传不由笑出了声音:“你已经退婚了还怎么照顾她?”

“并不是只有婚姻才能照顾她,即便是我结婚,我现在也有足够的收入负担佟宇的生活和治疗,不瞒您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她”,王子石顿了一下道:“呃,对,现在她是不接受,但是不代表以后不接受,他们单位的资助不会长久,到时候她肯定需要我的帮助”。

张义传放下茶杯,他眼睛里燃烧着几分淡淡的愤怒,他轻蔑的冲王子石扯了扯嘴角:“你的意思让佟宇给你当小三?”

“不是小三,我会把他当妻子对待,但是我总得有孩子有婚姻给家里一个交代,你也知道她的病暂时不能要孩子,而我母亲是很希望有个孙子的”王子石觉得自己很诚恳,他不想激怒张义传。

“王总的意思我明白了。如果佟宇答应你的条件我不会纠缠她,毕竟我没有你的经济实力”他起身准备离开:“我下午还有手术,先走了。”他知道佟宇是不可能答应的。

“张医生”王子石也站了起来,之前的怒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盯着张义传道:“你以为我当初想退婚吗?我们在一起六年难道感情会比你少?你难道不为你家庭负责吗?你父母知道会同意吗?那不是贫血是白血病,如果他们以死相逼怎么办?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能只为了感情活着........”

张义传愣了一下,他想过父母那边瞒着就行了,反正佟宇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他也知道纸包不住火,总会有知道的那一天,如果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父母会怎样,他不敢想。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退缩,他不能让王子石得逞:“想在一起有一千种办法在一起,不想在一起有一万个借口不在一起”,他轻蔑的笑了笑:“最起码我母亲不会演好了戏拍成电影发给我看”,然后迅速转身走了,他一刻也不想同王子石这种当了婊子还在立牌坊的人呆着,不在一条平行线上的人没办法交流。

王子石愣了一下,瞬间气焰被熄灭了,他无力地坐回到沙发上,是的,他母亲就是个优秀的演员兼导演,无时不刻导演着王子石的人生。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