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三章:独属我们最美的时光

原创作者:禅小岩,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雪宝 佳轩 1.5 雪人 奶奶 教室 姐姐 老师 好看 竟然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冬天很快就来了,校园里的白杨树,叶子还未落光,池塘里的青蛙叫声,刚刚休止,梨树上,最后一颗梨子终于被风吹落在地,雪就飘了下来。

程佳轩第一个冲出教室,兴奋的喊,“雪,雪,是雪啊……”他很激动,声音有些尖,有些刺耳。

我推开红色油漆漆成的木格窗,看到了操场上,一刹那拥挤了很多人,像是塞满了罐头的沙丁鱼。雪宝在我前排坐着,他在睡觉,似乎外面这一切根本打搅不了他,他像是被隔离了出来,如套子里的人。

“喂,下雪啦,要不要出去玩。”我用铅笔捅了他的后背。

他眯着眼,睁开一条线,“不玩。”接着,从枕着左胳膊换到了右胳膊,又以一个全新的姿态睡去。

我们的老师是不管他的,因为他考试总是班级第一,获得了特批上课睡大觉的资格。然而,他的睡相特别丑,还留口水,这点让我很讨厌。有好几次,他醒来的时候,作业本上都是湿漉漉的一大片,他会刺啦一声撕掉,然后揉成一个纸团,扔到窗户外面去。等到了第二天,值日生就会去给班主任告状,老师偏向他,通常会假装严肃的批评两句,可事后,他依然我行我素,渐渐地,大家也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佳轩跑回到教室,头上白雪点点,衣服上也是雪,他故意抹了一把头发,雪立刻化成了水,他把水甩在我的脸上,“小荞姐姐,咱们去看雪啊……”

我说,“好……”走出教室,才发觉,我只是在宽大的校服里面穿了件秋衣,冻的有些发抖。关键是我想起了奶奶在院子里的麻绳上搭晒的雪里红,奶奶的脚前天晚上崴着了,行动不便,她要怎么办?

“小荞姐姐,你怎么了?”在我出神的时候,脖子里就被塞进了一团雪,冰冰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个淘气鬼,我把雪给倒了出来,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佳轩把校服脱了下来,里面只穿了件白色的衬衣,“小荞姐,你穿,看你脸都冻红了。”

“我,我没事儿,阿嚏。”该死的,或许,我真的是感冒了,不行,我得回教室待着,“佳轩,你一个人少玩会儿,姐回去了。”

佳轩看着我一个人走回教室,也没什么,倒是我看到了雪宝,一张脸也使劲儿的往窗户外面看,看到我,又把脸给缩了回去。

“你怎么不玩啊?”雪宝问我。

“不想玩,没意思,你怎么不出去玩。”我说。

“没意思。我发现,你和其他的女生不大一样。”雪宝卖起了关子,这,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

“说说看,怎么不一样了?”我竟然对他接下来的话有些期待。

“有点傻……哈哈。”雪宝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我黑了脸,便没再吭声,这人真的一点都不好玩,偶尔不说话,怎么一说话就没好话,不知道是不会说话,还是故意不会说好话。他不知道,女生从小到大都是喜欢听好话的。

雪越下越大,到了晚上放学的时候,已经能埋住我的小腿了,我看着茫茫的雪帘子挡在眼前,一点也不觉得有多美,原来,书上所写的下雪的美景都是骗人的,我只觉得烦,烦躁的很。雪宝一个人走了一会儿,抬头看看,像是在寻找什么,倒是佳轩,遇见了一个柳树,非要去晃,结果雪哗啦啦的砸了我们一身,而他却被自己恶作剧给弄得哈哈大笑。快到家时,因为有了积雪的覆盖,我一脚猜到了小水沟里,把脚拔出来时,鞋已经湿了,还黏上了黑色的臭污泥,简直糟透了。

晚饭是绿豆粥和芥菜,我没有吃就回了房,因为实在是不饿,奶奶问我是不是病了,我说睡一觉就好,没事儿。

佳轩和雪宝吃完饭,也各自回了房间。

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身子越来越冷,额头更是烫的厉害,嘴唇发干,特别想喝水,明明记得床头就放了一个水杯,可是摸了好几次竟然没有摸到,我想喊奶奶,嗓子却发不出声,我只好安静的躺着,没有绝望,只是想着,天快点亮起来吧。也许,就是这一刻,让我恨极了母亲,如果她在身边该多好。

“罗小荞,你没事儿吧?开门。”是雪宝,他怎么还没睡儿,这个夜猫子。

“我睡了,你干什么,明天再说吧。”我声音发虚,但我肯定,他可以听得到。

“我进来了啊……”雪宝推门而入,点亮了煤油灯,看了看我,淡定的说,“你发烧了,看看你的脸,很难受,对吧?家里有退烧药吗?”

我摇摇头,雪宝说,“躺着,别动,我记得我房间有,我这就给你拿。”

雪宝回来的时候,我竟然又睡了过去,雪宝叫醒我,指了指窗户,“明天我从学校办公室拿些报纸,帮你糊起来,你这屋里太冷了。呃,这是我的棉被,你盖着吧,捂住头,睡到天亮,烧就退了。”

“谢谢你,雪宝。”我喝了两颗白色的药丸,又想说些什么,突然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那好吧,我睡了,我只是半夜上厕所,听见你屋里有动静,就过来看看。”雪宝临走,看到了滚落在门边的茶杯,又放回到我床头的位置,说着就合上了门,走了出去。

第二天,烧果然退了,奶奶又给我请了村医,要帮我打点滴,老师得知我发烧了以后,特意批了我一天的假,我没去上学,雪宝和佳轩竟然也赖着不去,老师拿他俩没辙,只好说,“好吧,你们在家好好照顾你姐。”

老师走后,我故意站在地上跳了几下,“瞧,我已经好了,真的不用输液了。”内心其实是想说,这个村医心肠有点恨,就那么两小瓶,就10块钱,而10块钱可以做好多事儿,比如过年时,添置一套新衣服,我第二学期的书费,都比给我输液要强得多。

奶奶只好说,“你这傻孩子,都怪奶奶,半夜睡得死。下次可不能这样了,生病了,要告诉奶奶。 ”

雪宝在一边依旧不说话,也不看任何一个人,佳轩拿起了小扫帚,帮着奶奶扫门口的积雪。

我走到雪宝跟前,郑重其事的告诉他,“谢谢你。”

“不客气,顺便帮我去厨房找根红萝卜,我们要堆个雪人。”雪宝说着,把铁锹搁一边,对着我挤了挤眼,十分的调皮。

雪人堆好的时候,佳轩围着雪人看了一遍又一遍,嘴里还嘀咕着,“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雪人,特像一个人。”

我说,“谁啊,这雪人丑死了,会像谁。”

这时,雪宝说,“罗小荞,把你脖子里的围巾给雪人戴上。”

我乖乖儿照做,这样一来,佳轩突然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像谁了,雪宝哥哥,像不像小荞姐姐。”

雪宝竟然红了脸,“才不像哪,算了吧,你们玩吧,我回屋写作业啦。”

佳轩说,“小荞姐,昨天美术课,我发现雪宝哥哥画的小人是你…… ”

我有些吃惊,“老师不是布置的要画小鸟嘛,他干嘛要画我? ”

佳轩说,“我也不清楚,他说‘你长得好看 ’ ”

我哈哈笑了两声,故意扯开了话题,“佳轩弟弟,姐姐真的好看吗?说实话。”

佳轩说,“姐姐,你是全班级最好看的。“

我说,“哪里好看? ”

佳轩说,“哪里都好看,真的,我不说谎,说谎是老黄狗。 ”

“好吧,姐姐就信你一次,改天请你吃辣条。 ”

“好叻,有辣条吃喽。 ”佳轩欢呼雀跃,围着我转圈。

“不过,有一个要求,你得把雪宝画我的那张画给我撕下来,我想看看,他画我画的怎么样? ”

“这个……好吧,我答应你。 ”佳轩有点难为情,不过看到我承诺给出两包辣条的诱惑下,终于点了点头。看来,人在美食面前,都是一点都无招架的余地。

当然,佳轩一直到后来,也没能把雪宝画我的那幅画,给我看看,因为年底考试就要来了,我也渐渐地忘了这件事儿。

期末考试结束,也就是腊月初八,考完,一直等到腊月23,也就是北方人口中的小年,去学校听成绩,毫无意外,雪宝依然是第一。当他作为五年级的新生代表站在国旗下,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发表演讲时,我竟然全程低着头,不敢去看他,也许,因为他胸前的红领巾实在是太红了,我怕灼伤我的眼睛。

过完新年,就是五年级,五年级的功课更加的紧张,因为在六月份,我们要升入中学,正式成为一名中学生。

而在这之前,我,雪宝,佳轩,三个人似乎都卯足了劲儿,整天的任务,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进入县一中,这所最好的中学。当然,县一中除了师资力量是最好的,还有,只要能在入学之际,拿到全校的前三名,将会被免掉三年的学费,并提供生活费,负责食宿。

这,无疑,对我们仨来说,是最具吸引力的。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