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二章你是麻烦

原创作者:郭妙茹ing,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夏思阳 威胁 我要 他们 我们 孩子 夏江奇 那种 沐浴露 拿掉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哪怕到了现在,只要我一闭上眼,还是能够清晰地回忆起那个晚上。

那个时候明明还是闷热的夏天,可是在那个晚上我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寒冷,我知道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害怕的缘故。

我跟夏思阳在三楼的阳台上相视而站,我们的距离大概一米左右,当时夏思阳背对着月亮,那轮巨大的皓月夸张地散发着它的光芒,把周遭的景物连同夏思阳消瘦的身躯涂上一层凄美的光辉。夏思阳的眼睛很明亮,表情很平静,她安静的样子比我见过的任何女孩或是女人都要端庄。

不像我,神色恐惧脸色惨白头发蓬乱,像个刚从墓地爬出来的女鬼。

“多、多久了?”即使已经停了好长时间在调整我被暴风雨席卷了一般的脑袋,我仍没能控制我的颤抖,我没用。

“不知道,我用试纸试的,算了下大概一个月多一点吧。”

“夏思阳,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能这么轻松?你现在是怀上一个孩子,不是长了一颗脓包!”我低吼着。夏思阳平静得像这死寂的夜色的口气和表情成功地在恐惧的心脏上浇上愤怒。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没关系,等把全家都吵醒都引到这里来的时候,再让他们看我从这里跳下去。”

“……”

她总是有办法在我最激动的时候给我一盆冰水,强迫我冷静,或许是一盆锋利的冰渣,把我割得鲜血直流,然后让那些伤口的痛感提醒我要冷静,否则她就要在我心脏开洞了。

“那现在你打算要怎么做?”即使声音变低了,我仍然听见自己胸腔里有某个东西在没出息地发抖。

这时夏思阳走近了我一点,我比她高,她微微抬着头,像只冷傲的孔雀。

“你明天陪我去江美市,我现在一个人出不了门。那里离家远,去那里做掉的话不会有人发现。我们也不用去那种大医院,去那种小诊所就好,我在网上查到了一家,一般那种小诊所不会留下病人的太多资料。至于钱你不用担心,我有。总之我要你帮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拿掉这个孩子。”

她有条不紊地说着,像是早已为接下来的事情做了精密的计划。相反小家子气的反而是我,在听完她的话后激动到抓住她的手臂。

“你疯了?就我们两个人?万一出差错怎么办?那是一个手术不是感冒打一针阿奇米索就完了。而且就算手术顺利,术后还要身体调理,要是恢复不好的话是会落下病根的。你才十七岁,你还在长身体啊!”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拿掉这个孩子。”她毫无畏惧。

“不可能,这件事必须让爸爸知道!”我用力地掐了一下她的血肉。

“你敢说一下试试,我马上从这里跳下去。”

“……”我没有跟她谈条件的资本,从一开始就没有。

我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把胸口不断涌上来的腥气压下去。

“那我们去找大姑,只要我们好好求她,她会答应我们保守秘密的。”我放软口气耐心地恳求着。

“不要,这件事只能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夏思阳!你威胁我有什么用?有种你去威胁那个让你怀上孩子的王八蛋!你只会威胁我,从小到大一直用这种方式来让我妥协,用你自己,用你的命,用你身上所有一切我看重的东西,你明知道我最害怕什么,你却用它来威胁我,夏思阳,你跟夏江奇一样,你们丧心病狂!”我的控诉成功地让自己泪如雨下,这不是我要的结果,可是我控制不住,满满的愤恨与悲凉在身体来回逃窜,最后膨胀过度只能爆炸,以流泪的形式。

此时的夏思阳,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变化,只是一丝,很轻微,倒是她的双眼,变得闪闪发亮像钻石一样。她又走近了我一点,然后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

“姐……”

她只叫了我一声,然后就没下文了,接着开始小声地哭。

夜很凉,周围很静,夏思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她的身上有一股沐浴露,又不全是沐浴露的那种清新的味道。只有在她处于这种脆弱的情况下,我才会觉得她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也只有这种万籁寂俱的时候,我才会更清晰地体会到这种血脉相缠生死相依的感觉。

夏家人的狠心跟决绝也是遗传的,夏江奇和夏思阳就是很典型的例子,他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们将手上握有的所有资源用来威胁报复他们最亲的人,这些资源可以是他们原本纯良的本性,也可以是他们的生命。总之你把他们看得有多重,他们的威胁对你的杀伤力就有多大。

他们无耻,我们可怜。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