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容颜

原创作者:君生我未离,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影落 容颜 鸽子 陆原 欧阳 姜国 匕首 靳国 王爷 主人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容颜翻出金疮药拿到影落房里,影落看见容颜进来,把手中的短剑放到了枕头下。

“落,你没事吧,今天打听到什么没有。”容颜打开金疮药,把药递给了影落。

“没事,姐,今天我听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影落笑嘻嘻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完全没有刚才的凶狠。只有容颜知道,影落的内心并不像她的表面一样纯洁无害,像他们这种人,都会用另一种个性来影藏内心一片漆黑,她们从来没有多余的色彩与感觉,就像一株黑色的玫瑰,诡异,阴暗,嗜血。

“什么消息?”容颜把毛巾洗干净递给了影落。

“你知道王荣登将军吧?最近他跟李稳健丞相勾结在一起,似乎是要造反,你说,主人知道了,会不会很高兴?”影落接过毛巾,兴奋的说“我们可以利用他们不和,让他们互相残杀,到时候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一举两得。”

“这到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你马上给主人传信,让主人亲自过来,李稳健这个人生性多疑,若主人不过来,恐怕不能说服他。”

“嗯,这下靳国逃不掉了,一定会大伤元气。”影落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恨意,并没有逃过容颜的眼睛。

“落,能不能告诉姐,你为什么这么恨靳国?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跟着主人,也从来没有说过你的身世,不过姐知道,你并不是你所说的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容颜坐到影落旁边,拍了拍影落的肩膀说,“告诉姐可以吗?”

“你想多了,我是个孤儿,我是被主人救回来的,这条命是主人的,主人希望消灭靳国,我也就这么希望。”影落恢复成冷冰冰的样子,身上的肃杀,冷漠的气质不知不觉散发出来,就像是刚从地狱里出来的修罗。

“你不想说,就算了。什么时候想说了在告诉我”。容颜叹了口气,看了影落一眼,她不是没有看见影落藏起来的匕首,上面刻着慕容二字,想必是家传的匕首,也许可能也是影落的姓氏,慕容,这个姓氏不常见。

“我累了”。影落看了容颜一眼,容颜识趣的走出了影落的屋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影落确定容颜走远了,伸手拿起枕头下的匕首,眼睛盯着匕首,脑海里又出现了娘临死之前和她说的话。

“落儿,这把匕首,你要好好的带在身边,倘若你能活着见到你爹,告诉他,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讨回他欠我的一切,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还有,答应娘不要寻仇,你要好好的活着,忘记慕容这个姓氏。”

影落突然握紧匕首,想起今天夜闯王府,看见的那个人,他还活着。活的好好的。他还有什脸面活着。影落对着匕首说“对不起,娘,落儿没能按着你的期许活着,我答应你的事落空了,娘,我今天见到赵恩了。他活的好好的,而且还成了靳国的左膀右臂,他的青云路是慕容家的血铸成的,我觉不会让他过得如此舒服。孩儿现如今投在姜国,靳国,雪国。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屋顶上的人听完影落的话,身影一闪,进了旁边的院子,夜里,从后院飞出了两只鸽子,一只飞往姜国,另外一只却不知所踪。

王府内。

“陆原,你今天可查到一些蛛丝马迹?”欧阳飞站在书桌前,向窗子外面望去,似乎是欣赏夜景,又好像是在等着什么东西。

“王爷,今天我到烟雨楼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陆原看着欧阳飞,想必王爷也在等有趣的东西吧。”陆原说完一只鸽子飞了进来。

欧阳飞抓住鸽子,取下鸽子腿上的纸条。上面写着:明天,王将军,宴会。欧阳飞笑了笑,把鸽子放在桌子上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东西”。欧阳飞打开折扇笑了笑。他的笑容就像是一阵温暖的风,温和无害,让人感到惬意,安心。

“今天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秋风虽不像冬风那般肃杀,却也萧瑟,王爷何以一直开着窗子,难道不是在等东西吗?况且今天我在烟雨楼去查探,却看见了一群鸽子,但却并不是寻常的鸽子,里面有信鸽,有普通的鸽子,还有名贵的血鸽,看起来像是一个酷爱鸽子的人养的,而这种血鸽子,虽不是传信的好工具,却也认主,这种鸽子一直是王爷偏爱的。”

“不愧是本王看中的侍卫,果然体察入微,不错,这正是本王的内应与本王的传信之物。”

“王爷过奖了”。

“陆原,你五天后请烟雨楼的容颜姑娘过来一趟,本王要设宴为王将军接风,把赵大人也请过来。”

“是,王爷”。

“你不问一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欧阳飞转身问陆原。

“王爷,宴请王将军,可是有外人在场毕竟有些麻烦,莫不是这位容颜姑娘便是….”

“嗯,有些话不必明说,你自己心里有谱就好,到时候就麻烦你多多照顾”。欧阳飞打断了陆原的话,“你下去吧,天这么晚了,你也该睡觉了。”

“是,属下告退。”陆原说完,便走出了书房。陆原想起今天遇见的那个姑娘,如此淡雅高贵的女子竟然是京城第一名妓,而且还是安排在姜国的细作,真是人不可貌相。陆原摇了摇头,不再想她,然后着手安排明天的事情。

欧阳飞站在窗口,想起了今天的刺客。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没有想到,猎物上钩是这么容易。看来,苏方可已经着急了,派了这么一个毛躁的丫头,姜国的破灭指日可待了。颜颜这些年过的也不容易,是时候该让她回来了,否则,在这样下去,迟早有危险。

欧阳飞提笔写了两个字:当归。然后便把纸条绑在了鸽子脚上,把鸽子放飞了。

鸽子飞回了容颜的屋子,落在了窗户上,容颜看见了纸条上的字,露出了笑容。成败在此一举,只要抓住苏方可,姜国便会不攻自破。只是影落…容颜像影落的房间看了一眼,似乎她有什么事瞒着我,或许,也是我想太多了。以前在姜国的时候,她什么都和我说,自从到了这,她就变得疏远了,现在的我已经看不出来,她所作所为,总觉的她变的冷酷了许多。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伤害她,毕竟这么多年的情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