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一案漆黑镜面杀人案

原创作者:懒猪抱馒头,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局长 刘峰 莫良 凶手 真凶 女尸 同伙 匕首 现场 所以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局长一听就纳了闷了,于是问:“你有他们的线索了?”

莫良走过来坐在局长的面前说道:“我问你,你觉得刘峰是你们怀疑的罪犯对吗?但是我听说他一开始却是极力否认他杀人的,这一点就值得怀疑。还有如果他不是凶手那为什么要通过越狱来迎合这一次的杀人案呢?这不是明显告诉别人他就是凶手吗?可这与他自己否认是凶手的供词相违背,所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是被劫持的。”

局长于是又问:“那你推断的证据呢?我们可是在他家中搜到了作案的工具的。这个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那局长我就要问你一个问题了,睡在你身边的就一定是你的太太吗?所以东西有可能是别人的,只是被人发现时,那东西恰巧在你的身边而已。这种栽赃的把戏太容易识破了,不是吗?”

局长听后脸上顿时阴暗下来,于是他说:“以后不要打这种比喻,否则我告你污蔑。”

这时候莫良靠到局长耳边轻轻的说:“局长你也喷香水吗?味道还不错,而且这味道好像是女士香水,清香淡雅比较适合青年女性。可是依照局长你现在的年龄来看,你的太太起码也45岁左右了吧,这个岁数用这样的香水怕是不合适吧,如果不是有小情人的话,那这个就比较难以解释了,对吗?”

局长听后瞬间就打了一个冷战,所以就扯开话题说:“就当你对刘峰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么女尸又是怎么一回事?”

莫良看着他说:“什么叫‘就当’,我既然把话说出来了就要给你一个证据。”说着他把一份档案摆在局长的面前说道:“局长请看这里,这是刘峰签字画押时写下的名字‘刘峰’。您再看这里,这是多次案发现场留下的那一句话‘我不想死,快救救我’,你能看出些什么吗?”

局长在左右来回看了十几遍之后说了一句:“没有什么啊。”

莫良听后只是摇了摇头说:“字迹的风格明显不同,所以凶手肯定不是刘峰。”

“也许他在案发现场留下的字和签字时留下的字并不是同一只手写出来的,这也有可能啊?一只左手写,一只右手写,这不是合情合理吗?”

“那你还记得刘峰在签字的时候用的是那一只手吗?”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之后说:“是右手。”

“可以肯定吗?”

“绝对可以!”

莫良嘴角微微上扬说:“正中下怀。”于是他指着档案里的关于匕首的照片继续说道,“你看这匕首的手把上的血手印是那一只手的?”

局长看了一眼回答道:“左手啊。”

“这不就明白了吗?你想想你写字的时候会在手里握一把匕首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要写字,那么写字的手是不是必须拿着笔或者可以书写的东西?这样一来凶手是不是就会把手上的匕首转移到另一只手上,那么现在左手是匕首,所以右手只能是笔。这就说明了凶手是用右手在现场写字的。这样一来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局长听后也是毫无反驳之力,所以只能承认。片刻之后他来了这么一句:“就算他不是真凶,那我们也要把他找回来,这是对他的生命负责。”

莫良浅笑了一声想要说话却没有开口。

局长看了他欲言又止的表情之后就问他:“你有什么话干嘛不说出来?”

“我是在为局长你的正义感而感到无地自容而已。”

“你这话里有话啊。”

莫良思考了片刻之后说:“哪敢?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要问你。局长你想,如果有人要劫持刘峰的话,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那还用说,如果按照你的推理的话的那就是真凶劫持了刘峰,为的就是掩人耳目,让刘峰来背黑锅呗。”

“这不就对了嘛,既然如此你觉得在没有破案找出真凶之前你能找到的刘峰吗?”

“这……”局长又是一阵哑口无言,于是只好询问女尸的情况,“那不翼而飞的女尸呢?为什么也不用找了?”

莫良不假思索的说:“她根本就没死,何来的女尸?”

“没死?”

“档案里说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案发的现场是被吓死的。但是这样的结论在凶杀案现场就显得太过简单了。如果局长你是凶手的话,那么你在现场看到这个女人被吓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那你会怎么做?是不是为了避免她是装死而补上几刀,确保她死定了才会离开现场?”

“所以你的意思是……”

“关于这件事情我的推理就是现场是伪造的,女尸是通过药物假死造成的,而且还有同伙。”

“有同伙?这个你是怎么看出来?”

“档案里面不是写着女尸私处残留部分男性的精液吗?这不就知道了有同伙,而且还是男性吗?不过这可能是一个意外,可能是他们在布置现场的时候控制不住欲火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况且我们撇开这个不谈,就单单从警车爆炸这件事情来说,要是没有同伙的话那么当时作为死尸的她是不可能完成的。”

“所以你认为是她的同伙在警车上动了手脚,而后劫走了车上的女尸?”

“没错,而且由此我们还知道了真凶是谁。”

“你是指那两个人就是凶手?”

莫良点了点头说:“嫌疑很大,可以说是八九不离十了吧。你想想这种装死的行为就是真凶为了逍遥法外而惯用的手段,只要死了,就不怕被别人怀疑了,哪怕以后这件案子被人查了个水落石出那么他对真凶也是束手无策了,不是吗?”

这时候局长顶了他一句说:“那你还不让我找她,找到她不就破案了吗?”

“我敬爱的局长同志,一个大活人想藏起来难道有那么好找吗?就像你的情妇到现在都没有被你的太太发现是同一个道理,这事情急不来。想要捞鱼的话,你的人员和设备都还不够格,所以你还是等着钓鱼吧,这个比较悠闲,更适合你。”说完莫良起身拍拍屁股就走了。

留下局长一个人在办公室真的是憋了一肚子火,恨不得追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但是苦于他是上级派来的,要不然这小子算是在劫难逃了。

这时候一个不长眼的警员闯了进来,连门都没有敲,局长见了是破口大骂,可是才骂了一个字就听见那人说:“局长不好了,城北又出事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