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写给十年的我们

原创作者:蘇彰濃,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初二 我们 幼稚 小学 以前 偷笑 开心 哈哈 应该 喜欢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关于联系上了失散多年的朋友的那种心情,难以平复,哦,不对,不是失散(偷笑),应该是失联,嘻嘻!我们认识快十年了,十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想想就应该明白吧。

以前不敢问他的问题,现在已经可以毫无阻碍地从口中弹出,应该是成长的印记,变得不再害羞,不再有所顾虑了,而且也无所谓,因为岁月把我们捆绑在一起,尽管不再同一个地方,尽管在彼此的十几年的人生中走过几年,但是再有机会一起聊天,你会发现,没有什么不能聊的。我们之间聊天的感觉使我感到很舒适,很清凉,毫无压力。我们昨晚一起回忆以前的事情,我说初二的那一年,你手中拿着咬了一口的芒果,我对你说,我也要,然后你分了一半给我,然后你听我回忆完,说:“我有芒果,我还要分你一半”。看到这一句话,我觉得回到了从前,尽管我们同桌的时间里,我一直打你,你从来不会怪我,气我,有什么都与我分享,你还是那个你。我说很久没有见过你了,但是你却说能天天看到我,都吓到我了,只是因为你复读的学校是我的高中,恰好我的照片被贴到了光荣榜上(笑哭)。我依旧知道,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害羞,风骚应该还在(偷笑),你我现在依然幼稚,但是现在的幼稚一定不是从前的幼稚,你说是吗。我们无所不谈,你与我讲了你的生活与情感,我与你说了我的经历与感情,你鼓励我说,不要迁就,一定要找到适合的那个人,我知道你的好。你问我回家为什么不去找你,因为我在家就不想出去。时间一下子就很快过去了,你的模样我大概记不清了,只剩下模糊的轮廓在脑海中,以后再见的日子或有或无,但是我们依然能熟悉彼此吧。

初二那年是我们熟悉的一年,在那之前我们也只是认识,话也没有多几句。小学真的很幼稚,也许这样才与小学相搭吧,小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风骚了,哈哈,不知道听谁说,你喜欢我哦,吓到我了,我以前也会和其他女生说过类似的话,谁谁谁喜欢你哦,小学基本是这样度过吧,小孩子就喜欢这样玩,哈哈,问了你本人,我觉得有一种搞笑。刚上高中那会,每次假日回家,我弟弟从外面打球回来,都会和我说到你哦,说:”姐,你那个叫XX的同学,问我‘你姐呢?’”后来是几乎我弟弟每次回来都说一样的话,然后问我为什么你总是问这个问题,笑死我了,我说你是一个怪人,哈哈。

初二毕业的那个暑假,你和两个我们班的女生来我家找我玩,那天我很开心,谢谢你的请客,我吃得很饱,嘻嘻。以前不太喜欢与人交往,自从跟了初二的班主任后,我就改变了,可能是另一个自己苏醒了吧,而且变得很凶很暴力,我自己都不相信,现在好了,变傻了,不凶了,也许也就对初二和初三的那帮同学凶过,应该也就他们知道吧。你和我说可能会来湛江读书,我开心又有老朋友来陪我了,我不开心你来湛江,因为我在这快一年了,觉得这里不适合你,当然如果你高考的分数也只能来这里,也只好认了,因为人生总有许多意外,我们都无法控制。

不管你去到哪里,只要我想你了,便去找你,只要你想来找我了,我便在这里等着。也许我毕业了还要邀请你,你毕业了我要厚着脸皮去,这就是我们相处的方式,你总还是用不好的语言说着我的不好,而我总是时而好时而坏地对你,我们的情与义一直在,在本来的地方继续延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