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造化弄人生活常态

原创作者:陌缓缓-,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男朋友 发小 结婚 玉米地 时候 一起 画画 幸福 生气 妈妈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这个故事是关于我发小的。
Z和我一样,出生在一个小村庄,生活环境很简单,所以也很幸福。一家连着一家,全村的人都是亲人。一片连着一片的玉米地,一座座的土坯房子,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过家家、做游戏,简单干净的学校……这就是童年留给我的记忆,也是留给她的记忆,因为我们都是一起度过。
发小之所以为发小,就是一起长大。但她还是比我先长大。
初中的时候她特别喜欢画画,最擅长的是画古代美女。各种头饰和服装,都是她自己想的,由此看来她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很丰富。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爱学习。在班任的课上她也会拿出纸和笔,画她所想的,即使被班任批评,她也一如既往,乐此不疲。班任对她说过,你以后上了高中之后就学美术吧。后来她又特别开心的对我说。我那时也认为她会上高中学美术。
可初二那年,她和我说她不会再上学了,她不想念了。我问她那你不想上高中学美术了吗,她说她还可以画啊。
自此,秋季时几乎每天在放学的路上我都能看到在玉米地里忙碌秋收的她。我们互相大声打招呼,然后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周末时我会去找她玩,她依然很快乐。
很快,我升了高中,玉米地里再也没有她的身影。她去了市里,在党校打工。电话里传来是她喜悦的声音,因为她可以花着自己的钱了,买自己喜欢的衣服。
但我也再也没有听她说过画画的事了。
她也开始攒钱,年工资的三分之二估计都给了爸妈。哥哥结婚后,她和妈妈说要去学美容美发,妈妈告诉她哥哥才结婚,家里没什么钱,还是别学了。
她和我说的时候是很伤心的。她说她想做的,为什么就不支持她呢。她说了很多,多数是抱怨爸爸妈妈重视哥哥,轻视自己。她说的都很对,都有理,我不知该怎么安慰,只能陪她一起气愤。一起沉默。
她去了另一个城市,开始一个人在他乡的打工生涯。她玩了很多我没有玩过的游戏设施,去了我一直想去的海边,认识了除我之外的朋友,买了对于那时的我遥不可及的衣服。
我很羡慕她的生活,但还是顺其自然的等待。
我高二的时候,她又回到了市里,她交了男朋友。我问他对她好不好,她说好,她也很喜欢他。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是一名厨师,她是一名服务员,所以就这么日久生情。后来她和她男朋友来到我念书的地方,她非要让我去看看她男朋友。外貌不错,身高比她高一些,有些驼背。她叫他哥,听着就不像亲哥的那种。我们吃的麻辣烫,她男朋友请客。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男朋友,也是最后一次。
高三的时候,她和我说她男朋友的妈妈给他介绍相亲对象了,他还去了。她男朋友妈妈是知道她的存在的,但这么做,可见是不满意她的,她是生气的,但她更生气的是她男朋友竟然去了。他对她说是逼不得已的。但她依然很生气,要分手。我知道的结局是他们没有分手,直到她知道她男朋友和他前女友开始联系。原来她男朋友已经脚踏两只船好久了,她很愤怒,也很伤心,最后离开。
去了一家服装厂,给她打电话时,她好像感冒了,嗓子是哑的,她哭这说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走了,每天用缝纫机都会扎到手,再也找不到可以开心微笑的理由。我说你还爱他吗,她沙哑地说,爱。
后来男方又开始联系她,求得她的原谅,她也软了心,两个人又重新在一起。
最后的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她也从“傻子”变成了“诗人”。她说感觉自己以后不会这么爱了。她也懂得了好多。
我大一时,她自己联系再加别人介绍,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两个人相识,相知,相爱,订婚。但她对我说,她好像没那么爱他,她不想结婚了,她还没有玩够,但已经订婚了。直到步入婚姻的殿堂,我没有赶上,因为在外地念书。这一直是我很遗憾的事情。
结婚后,两个人有幸福也有吵闹,毕竟生活嘛,哪有舌头不碰到牙齿的。丈夫总是很听婆婆的话,她很生气,还有很多琐事让她很气愤。她说过想离婚,我劝她,结婚后都是这样的,不要总是那么冲动,想一出是一出。她主意一直很正。
寒假放假我去了她家,那是第一次去。
她说过她不满意房子的地理位置和装修。地处位置在村庄最后一条街,最里面,有些偏僻。我去的时候她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再抱怨。其实我感觉挺好的。他们养了很多羊,她就负责在家里看几只刚出生的小羊,她老公出去放羊。
我们俩趴在被烧的暖暖的炕上玩手机,她说她最近犯困,我说你不会要怀孕吧,去检查检查吧。她说不能吧,她还不想要小孩。然后她上淘宝搜了很多关于小孩的衣服,都很漂亮。
几天以后她来我家,对我说她怀孕了,已经好几周了,我说挺好,要着吧。她说她不想要,太早了。我说那也不能打掉啊。后来就那样了。
我用手机给她查了孕妇知识,但忘了是否有告诉过她。只和她说过最基本的,不要总玩手机啊,多吃水果什么的。
暑假再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鼓鼓的,我轻轻的摸了摸。她笑着说她时常能感觉到胎儿在动,很活泼的样子。
还好,她是幸福的。
我一直都认为生活什么样都是自己选择的。
但我忘了中间总是要参杂些什么,比如迫不得已。我常常想,如果她去高职学了画画,去学想学的美容美发,会不会就不是现在的样子,会不会比现在更好。
但老天是公平的,非常公平。
所以也许她现在就是最好的样子了。
因为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家里面有一个她爱的人在等着她和她肚子里的宝宝回家。
我也马上要回家了,我想我再见她时,我会给她带一本空白的画册,一盒彩铅,一块橡皮还有卷笔刀。
生活可以继续,但它还可以更完美。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