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末日英豪之天降使命

原创作者:冲浪骄子昵称,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运生 李家 无尘 李运生 状纸 学童 梵净 孩子 法师 瘟神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一章 瘟神 。2.



那疯道士煞有介事地说;某年某月某日,李家之外遇到了个孩子,这个孩子的来历非同小可,哪里是个孩子,根本就是个降祸的太岁。他的命硬得上克严慈下克比肩。如若任凭此孩子在家中住下去,他李家老老小小上上下下早晚会被他克得家破人亡。

李家人半信半疑地掐指一算,这个疯道士所指的年月正好就应在了螟蛉之子李运生的身上。心惊胆战的李家人再想想自运生长到十二岁后,家里真的是乱象迭出,灾祸不断,不由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一家子如恍然大悟般地记起了李运生近来的怪异表现;且不说凡事只要和运生沾到关系,就必定生乱出错。单单运生本身也是一反常态地开始调皮起来。比如别人家好端端的一树枣子,刚刚开始由绿变红,运生就远远地用小石子把满树上比叶子还要小的枣子打了个一片狼藉。有的小孩子调皮,惹了运生就跑,运生也不去追赶,飞起一块土疙瘩正中那孩子的后脑勺。运生甚至会莫名其妙地远远地将石头洞穿人家的后窗户纸,然后砸在人家的热气腾腾的饭锅里。走路的时候不挑好处走,要么上了人家的屋檐,再跳到了墙头上,再窜到另一家的房脊,或者街上跟头把式地横冲直撞,把两只狗的尾巴绑一起,把鸡抓起来高高地抛出去,满街的鸡狗被撵得哀叫着到处奔逃。

只要是他运生在街上一走,必定搅得四邻不安鸡飞狗跳。整个那一片的邻居们见到了他就眉头紧皱,都说这个熊孩子鸡狗不希见。


李家人想到这些,对那个疯道士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天起,战战兢兢的李家人就打定主意,不管多少钱都要把李运生找个人家卖了。

一天,李家当家的在一处茶馆里与城里一富庶人家的主人商量着买卖运生的事。二人正说着话,买主家里就有人慌慌张张地跑来报信,买主的父亲突然毫无征兆地暴亡了。慌得买主顾不上谈事,撒腿就跑了。

李家一次不成就再找买家,而这次买家的人在来的路上平白无故地一个跟头跌倒在地,磕掉了两个牙齿,满脸是血地爬起来,哪里顾得上买仆的事,转头也跑了。

李家心有不甘,还要再寻买主。然而满城里的人都知道了原委,那运生根本就是个降祸的太岁,人人唯恐避之不及,谁人肯花钱买个不祥之物回家。李家百般无奈,就把捡来养活了十几年的李运生送到了城外清屿山上的梵净寺里,做了小和尚。


梵净寺的方丈无尘法师是个远近闻名的德行重,修为高的老和尚,他以佛家人的慈悲心肠善待这个新来的遭人嫌弃弟子,给他取了法号叫悟远,且每每亲自察看悟远的读经修行。

细心的无尘法师很快发现这个新来不久的小和尚悟远有着非比常人的能耐。他竟可以对读过的佛经过目不忘,而且分明对一些私塾里教授的蒙学课业如四书五经之类亦可以倒背如流。完全不像是李家送来时介绍的那样,是个没有受过任何诗书启蒙的孩子。

有心的无尘法师便试着教他读书写字,这悟远好像读书多年的学生一样,书背得流利,字也写得有模有样。而且不用几日就能用工整的书法又快又好地抄写起楞严经,金刚经等佛家经书来。无尘法师内心欢喜,断定这悟远绝非等闲之辈,便有心来栽培他了。


原来无尘法师有所不知,悟远还是在做李运生的时候就已经不同寻常了。

这孩子什么事情都是不仅一学即会而且过目不忘,比如李家哪天进了多少粮,哪日出了多少酒,哪天卖了多少酒收了多少钱,当月卖了多少酒收了多少钱。不论时间过去多久,大大小小的账目都在他的脑子里,不差一分一毫。

每当从城东门附近那家私塾门前走过,院内教书先生所读的书他都是一听便记得,而且过后可以朗朗成诵,经典名篇更是倒背如流。

有一天,李家当家的带着他路过城外一处关帝庙,时逢天上大雨如注,李家当家的便带着运生在关帝庙的房檐下避雨。庙前一个刻着一千多字的石碑,这孩子仅在避雨之时看过一遍,回到家中后竟可以一字不漏地背诵下来。

还有一次,运生闲着无事旁观两个人柳树下对弈,孩子小,好动,不小心打翻了棋盘,黑黑白白百十个棋子撒了一地。面对着人家的埋怨数落,他竟一声不响地从地上捡起棋子,把刚才那半局棋原原本本地重新依原样摆好。直把那两个下棋的和围观的人们惊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诸如此类的事情,多的说不完。


来到梵净寺时日不久,聪明勤快的悟远很快就深得无尘法师及寺内众僧的喜欢,不仅不必再做那些粗重的脏活累活,而且有模有样地舞文弄墨,专事抄写起经书来。


然而好景不常,自悟远来到之后不长时日,这梵净寺也开始频频出现祸事来,先是有的和尚频频受伤,然后就有前来烧香拜佛的香客施主屡屡出现意外。直到有一天,寺内的藏经阁竟无缘无故地着起火来,可惜梵净寺内多年珍藏的佛经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于是,关于悟远命硬克人的说法就在寺院里疯传起来。开始无尘方丈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对那些暗地里说三道四的和尚们耐心开导。到了后来随着怪事祸事越来越多,无尘方丈便也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最后,连悟远自己也觉得尴尬,没法在寺里继续呆下去了,只得蓄起头发还俗,做回李运生了。


由于运生的聪明博学同他的命舛运钝一样的远近闻名,就有热心的人举荐他到离城里三十多里地的一处乡间私塾做教书先生。

这间私塾本是乡里一户富户让出一间家里不用的房子作为学馆,再有几家有钱的人家一齐凑钱,大家共同请了一个先生来教习自家子弟。碰巧这时教书先生家中有事告假还家,学馆中暂时没了教书的。

有人举荐了李运生,那几个学童的家长考察了一下运生的学识后都非常满意,便把运生留在了馆里教书。

运生本来就是博闻强记学识丰富,加之年纪也轻,一样的淘气好动,同那般学童情趣相投。两厢一个会教一个好学,自然是相得益彰,学童们的学业明显地有长进,家长们自然满心欢喜。而运生也是教书之余勤学苦读,真是饮食无忧教学并进,恰到好处。


然而不久,这原本太平的学馆里也开始祸患连连了。先是几个学童开始生病,不能正常来馆里上学。后来竟有横祸飞来;那天,学馆里正是上课时间,学童们围坐着正在高声诵读《笠翁对韵》。毫无征兆的,好端端的房子须臾之间突然崩塌一角,把几个正在屋内读书的学童砸得头破腿断。一屋子的人只有运生皮毛无伤。

几个心惊胆战的东家慌忙地弃了学馆,各自领回了自家的孩子,不教再与这个命舛运钝的太岁先生见面。而运生自然就成了没了馆的先生,流落街头了。


重新流落街头的运生百般无奈,靠着敏捷的文思和一笔的好字就在城隍庙附近占了个位置,摆了个字摊,专为打官司告诉讼的人写状纸。

开始有人看他的状纸写得又快又词理通顺而且酬劳钱要得也少,就多有人来找他写状子。开始还好,写状纸赚来的钱尚可糊口。可是不久后,找他来写状纸的人就越来越少了,直到后来竟无一人肯光顾他的字摊。而且即便是来这里找其他人写状纸,都绕着运生的字摊,走得远远的。原因很简单,凡是由运生所写状纸的诉讼案子,无论有理没理,有钱没钱,有势力没势力,官司都没有赢的,一律败诉。


由此,瘟神的绰号名声鹊起,无人不知。人人见了他像见到了降祸的太岁散病的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眼看着秋去冬来,天气一天天地变冷了。运生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身上还穿着破旧的单衣短褐,寒酸得教人直皱眉头。

一天,终于灵光回照时来运转,一个乡下富家仆人打扮的人在城隍庙那要找个能写会算的书生随家中少爷赴济南府上任,众人中唯有运生不求饷银只要温饱。那仆人就相中了他。


原来,城外赵员外家的儿子靠着家中颇有资财,挖门子托窗户地在济南府花了些银钱买了个副押运使的职差,给济南府衙中的一个经验老道,常走江湖的刘押运使做副手。

这赵员外家的公子文不成武不就,花些钱买个武官的官职好歹也算是图个前程。临行时想要个读书人跟着,一来路上需要写些文字的时候有个代笔的,二来也是靠着个文化人学点之乎者也,遇到心窄的事也有个商量的人。就不顾瘟神不瘟神的,只图个便宜,选中了运生。

衣食无着的运生得了这个差事像是天上掉下馅饼来,自然满心欢喜。就忍饥挨冻地等着,只等到了上路的那天便一切都好了。


到了选定的吉利日子,将要上任做副押运使的赵公子乐颠颠地带着运生并一个家仆就上了路,由莱州沿着南下的路翻山涉水,奔着济南府而去。

主仆三人都是没出过远门的人,大家小心翼翼的,一路上虽有些磕磕碰碰,但总算平安无事地赶到了目的地济南府。

赵公子满心欢喜地派仆人打听到了刘押运使的府宅所在,便带着运生及那个家仆二人携着千里迢迢背着的见面礼直接奔刘宅而去。

到了离刘家府宅还有一段距离,三人远远地望过去,眼前情景使他们顿时大吃一惊;只见那刘宅阖府举丧,人人戴孝。

心中慌乱的赵公子来到门前,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帖子递上。那刘府的看门人看都不看一眼,也不进去通报一下,直接把赵公子一行三人请进了府内。进了府内入了灵堂,三人才恍然大悟,大事举丧的刘府中过世往生的正是刘押运使本人。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