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下毒

原创作者:云起书院-顾冉,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丫穗 绿儿 嘉卉 云片糕 红枣汤 文儿 郡主 慕容 可是 皇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炉香袅袅,珠帘低垂。

慕容嘉卉眉头微蹙,倚桌而立,葱白的右手执笔在宣纸上来回跳跃。

不过片刻,一幅春日玉兰已跃然纸上,慕容嘉卉搁下笔,勾了勾唇,转头看向默默侯在一边的贴身侍女绿儿淡淡问道:“汤好了么?”

“回郡主的话,汤已经熬好,正煨着,您现在可是要喝?”

嘉卉没有开口,只是将视线投向了窗外,有些出神。

不知不觉在这五皇子府生活已经一个多月。

“夜深了,郡主您还是早些休息为好!”绿儿拿了一件莹白色的衣衫披在慕容嘉身上,规劝道。

慕容嘉卉看了绿儿一眼,略颌首,走向一边儿的软塌。

只是拢了拢身上的白色玉兰褂子,嘉卉就明显感觉到身上瘙痒。

又是这种感觉!

自从到了芮城之后,她总是间歇性地觉得身上奇痒无比,却又找不到任何的红疹,这里头真是透着古怪。

绿儿注意到了慕容嘉卉细微的面部变化,快速将那幅春日玉兰压好,担忧地问道:“郡主,可是身上又痒了……”

“这五皇子府的婢女真是欺人太甚,竟然敢偷喝郡主的红枣汤!气死我了……这到底是东宁国太穷了,还是五皇子府揭不开锅了……”

慕容嘉卉和绿儿相继抬头,就看见文儿双手捧着托盘,脚步重重地踏在地板上到了面前。

绿儿接了文儿手里的托盘放到几案上,低声责怪:“一惊一乍的,红枣汤又不是什么精贵的东西,哪个人会偷着喝。”

“怎么会没人,我亲眼看见丫穗那蹄子偷喝。”

嘉卉一听,她见过丫穗,那是一个精灵的丫头,脑子闪过一个念头,低声道:“文儿,你过来,你可看仔细了?”

“千真万确!”

绿儿还要说些什么,嘉卉却是摆了摆手,兀自陷入了沉思。

偷喝汤?不会这么简单!丫穗是皇子府的家生子丫鬟,一个红豆汤犯不着让她这样垂涎。

慕容嘉卉看了一眼几案上的红枣汤,眼神当即就沉了几分。

片刻之后,她心中已有几分猜想,莞尔一笑,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绿儿,明天你用红枣汤和面,做些糕点,然后让丫穗到我这里儿来,我们可得好好犒劳她一番。”

……

第二日,丫穗站在慕容嘉卉对面,双手微微有些颤抖,脑袋半垂,不敢直视慕容嘉卉。

嘉卉将毛笔搁到托盘上,抬头看了一眼丫穗,柔声笑道:“丫穗,你是这府上的家生子,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回……回侧妃的话,奴……奴婢家中还……还有哥……哥嫂嫂……”她不自觉地说话就是结巴,舌头就和上了套一样。

“别害怕,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的。”嘉卉依旧面带笑容,柳叶眉微弯,起身亲自端了那盘云片糕走到丫穗身边:“你来我这院子也有些日子了,这盘云片糕可是绿儿的拿手活,尝尝。”

丫穗心中大怕,双腿发软,直接跪在嘉卉身边:“奴……奴婢不敢。”

“这是我给你的,什么敢不敢的,快起来,你十六了是吧?和我们绿儿一样的年龄,比我还年长一岁!按理说我还应当叫你姐姐呢,快来尝尝,看看绿儿的手艺如何!这可是我们南郦的特产哟!”说着嘉卉还俏皮一笑,和方才坐在太师椅上安静作画的女子判若两人。

丫穗忐忑地起身,打量了一下嘉卉的表情,又看了看绿儿文儿的反应,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

她心中思忖道,难道是因为侧妃嫁过来这么久了,还没见到殿下,所以才会着急找我,想要从我这里打探到殿下的消息?以便早日做名副其实的侧妃?

哼,就凭你这干瘪的身材也好意思想要勾引我们家五殿下?做梦吧,什么南郦国的温婉郡主,根本就是敌国的和亲郡主!

我才不会告诉你五殿下的消息呢!

想着想着,丫穗的腰板挺了挺,害怕的神色也消失了大半……

这些细微的动作都被纳入了嘉卉的眸底,不由得加深了嘴角的笑,眼里的意味更深了几分。

“怎么,还是不敢吃吗?难道是怕我下毒?”

丫穗闻言,倏地抬头,震惊地看着嘉卉:“怎……怎么可能!奴……奴婢马上就吃!”

她匆忙从盘子里抓过一把云片糕,也不管多少,直接就往嘴里塞,吃得太急,直接噎住了,“咳咳咳……”

绿儿作势急忙上前替她拍背顺气,顺势从嘉卉手里接过盘子,对嘉卉使了一个眼神,让她放心。

而文儿也凑了过来,伸手拿起云片糕便继续往丫穗嘴里送,还笑道:“慢慢吃,丫穗姐,这一碟子都是你的,还怕我们抢不成?”

“恩……”丫穗嘴里含了太多的云片糕还来不及吞下,文儿就又塞了新的云片糕进去,让她根本就没法说话。

丫穗吃完那盘云片糕之后,跟着绿儿文儿一起,皆安静伫立在一旁。

嘉卉半躺在软榻上,双眸微虚看着丫穗,嘴角噙着笑容:“好吃么?”

丫穗一口气吃了那么多,又吃的急,根本没吃出什么好吃的感觉,倒是难受的很,可是总不能这样说,只得干笑着回答:“绿儿的手艺真好,好吃极了。”

她伸手抹了抹嘴角,舔了舔嘴唇,好似真的在回味方才那一盘子云片糕的香甜糯口。

嘉卉笑容温软,眉眼弯弯:“绿儿,说说这云片糕如何做的?”

绿儿温声回话:“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照着一般糕点的法子做的,哦,对了,昨儿郡主不是说困了便没喝红枣汤就睡下了,绿儿见着可惜便是将红枣汤混着一起做了今日这云片糕,大抵是这不同让糕点越发入口了吧。”

而绿儿一席话说完,只见丫穗似乎双腿一软,面色惨白地就跌坐在地,还将手探入口中,使劲地要将方才吃下的云片糕都吐出来。

嘉卉冷眼看着,好一个无色无味的催命散,若不是她有软烟玉佩护身,这每天饮下的红枣汤是不是已经让她走在黄泉路上?

昨天晚上她只是让手绢上沾染了少许的红枣汤,竟查出大量的催命散。

什么偷吃,只怕是丫穗做出来的障眼法!枣属温性,能补中气,养血生津,更是有利于催命散的毒性散发……

看着丫穗的狼狈样子,嘉卉的眸子暗了暗。

却莞尔一笑:“绿儿,快看看丫穗这丫头,你说她这是在嫌弃你的糕点呢,还是嫌弃我每日喝的红枣汤?”

绿儿执帕掩嘴而笑:“郡主,您的红枣汤可是选用咱们南郦最好的金丝小枣,加上当归枸杞子生姜等多味上等的中药用小火熬制而成的,什么都是好的,所以呀,我约摸着是丫穗吃不惯咱们南郦的饮食吧!”

丫穗也无暇理会嘉卉和绿儿的对话,只是使劲用手指抠着嗓子眼,拼了命地想要将方才吃的云片糕都吐出来。

看着丫穗粗俗的行为,嘉卉心中不禁哂笑,若是此时她身边有匕首的话,她倒是不介意利用上一世的本领替丫穗剖膛破肚,将那云片糕取出来!

许久没有替人开膛破肚了,上一害她丢了性命的那些本事,现在倒是怀念得紧!

嘉卉挥了挥手,故作无奈道:“罢了,看看丫穗这可怜见的,就好像我给她吃了什么毒药似的,这可真的是白白糟蹋了绿儿的手艺!文儿,带她出去吧!”

文儿急忙将丫穗拖着往外走去,前脚刚刚迈过门槛,慕容嘉卉又轻飘飘地丢了几句话出来:“丫穗,不作不死,你好自为之!文儿,别忘记了告诉丫穗云片糕的故事!”

“是,郡主!”文儿一边拉扯着丫穗,同时笑嘻嘻道:“丫穗姐姐,昨日郡主的红枣汤可是好喝?比今日云片糕里的红枣汤又如何?我的手艺也不错吧?我们郡主可是最爱喝我熬的红枣汤了!”

丫穗强忍着胃部的恶心感,恶狠狠地反嘴道:“我怎么知道郡主昨日的红枣汤好不好喝?不是都被绿儿和面做成云片糕了吗?”

“哦?是吗?丫穗姐姐,今日的红枣汤可全部都是我今日才熬好的哦!”文儿顽皮地做了一个鬼脸,就径直跑开了,丢下丫穗在院子里独自发愣。

丫穗方才的恐慌害怕,还有此刻的惊讶,全部都纳入嘉卉的心头。

只是不知,这般警告了丫穗一番,能否将那背后的大螃蟹给勾出来……

究竟是这东宁太乱,还是五皇子府太没有规矩?此番换亲,究竟是侥幸,还是羊入虎口?

她抬眸,对面搁在湖蓝绢布上的手绢入了她的眼,杏眸微收,心下闪过无数无奈,接着蓦然叹了口气,吩咐绿儿道:“把那手绢都拿去烧了吧!以后万事需更加小心,你和文儿都要切记随身带着我给你们的香囊!”

顿了顿,她又道:“绿儿,让咱们院子里的人都过来,我有话要说!”

绿儿为难地蹙了眉:“郡主,您忘记了吗?咱们院子里的,除了丫穗,别的就只有一个厨娘余氏了,可是要余大娘到跟前来?”

绿儿恭敬地看着嘉卉,不敢错过她的任何表情,就怕郡主生气。

“这我倒是忘了!也罢,绿儿,平日里咱们的吃食,你和文儿就多费点心,今儿个丫穗的教训一定要记着,这件事也别往外传了!”嘉卉单手摩挲着脖子上银项圈套着的软烟玉佩,先前满脸的笑容消失殆尽,嘴角噙着淡淡的冷意,合眸假寐。

“郡主放心,奴婢和文儿会小心处事的!”绿儿看嘉卉的双眸又合上了,便将那绢布一裹,而后带上房门出去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