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夜半十分》

原创作者:暴走地欧尼酱,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老表 老板 宿舍 楼房 我们 小伙 手机 死胡同 虽说 却是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一幕

我觉得是时候把我遇到的最诡异的事情说下了,之所以现在说,是因为我们都搬走了。
来到这个市,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搬家了,头一次是特别原因,这一次的确是因为我们遇到了特别恐惧的事情!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5月5号,由于市里争创卫生城市,我所在的烧烤店被迫停业一天。
那天从下午4点开始打扫卫生,烧烤店所产生的油渍非常的多,屋里屋外,必须要用烧碱才能彻底的清洗干净。
我们几个小伙一直清清洗洗到9点左右,才算完工。
虽说一天老板少了几万元的收入,但是所幸也算达到了市领导的标准,老板似乎心情大好,又看着我们这些小伙干活特卖力,所以在完事后,老板难得的大方了一回说道,先吃饭,后唱歌。
包了个大间,老板的玩伴也到了两三个,大包间也显得有些拥挤,胡吃海喝了一通,他们吃饭嘴里吹的那真是天花乱坠,我们几个小伙听的是一愣一愣的。
吃完饭也就11点多了,店里的其他伙计较远的就都回家了,似乎对于唱歌兴趣不大,一个伙计借累回了宿舍,我们剩余的3个小伙就随着老板一起去了市里的KTV一条街,KTV老板一口一个胡哥,看来和老板关系不错的样子,KTV话筒当然没有我们的份,只有老板他们斗酒的时候才会把话筒丢到一边,其实吧,我们几个也就是图个新鲜。
我也喝了些酒,有些晕,但还算清醒。
倒是有一哥们,没有顶住攻势,喝醉了,吐的不成样子。
借此我们就提前打车回去了,我和老表把他先架回他的住处,然后我们才去宿舍。
说起宿舍,其实我和老表心里都曾吐出过一丝不情愿的情绪。
为什么,因为这个宿舍居然没有卫生间,去卫生间得下楼去好远的公厕。
再则,是宿舍的位置比较的偏僻,离上班距离有些远,地走得半个小时的路程。
虽说在市里,但是这却是一片80,90年代的低矮楼房,配套设施极差,最基本的用水,却是从墙外走的水管,墙体外围孔洞开的是一排一排的,水管上面尽是一些红锈,墙体脱落的厉害,露出了大片的红砖。
宿舍的位置恰好是在这一片楼房的最里面一排,是一个通天井似的四方形五层楼房,再后面就是一些低矮山丘,和一些野水塘。
这些楼房盖的是密密麻麻,并且还没有规律,也许你走着走着,不知道路线情况下,七拐八拐就冲进了死胡同里了。
这是我的亲身体验,走到死胡同的那种绝望,现在还心有余悸。
那天老表也喝的是摇头晃脑,满嘴跑火车,真搞不懂喝多的人都很多话。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时间是凌晨的3点22分。
当时的夜色是非常漆黑的,楼房的窗户一个亮的都没有,手机的手电筒照的距离也不远,这些光线在夜色中飘忽异常,仿佛这些光线被周围黑色的浓雾吸取了一般。
老表一直说着瞎话,他又胖,我还要搀扶着他,我们几乎是蹒跚而行。
虽说我的心里砰砰的直跳,但身边总有个人在说话,其实也算是比较壮胆的。
可是他的话吐字很不清楚,似乎夹杂他那地方的方言,老表说胡话一会低一会高,在这巷子里走动,那回音听着非常的渗人。
由于我有错了几次的死胡同的前车之鉴,所以我把去宿舍的道路,专门花时间仔仔细细的走了几趟,现在虽说这头有些晕,但是这路我却记得是异常清楚,再说现在又是关键时刻,马虎不得。
拐了几拐,我心里盘算着这路也走的快大半了,心里也算是松缓下来了,想着想着,我突然觉得似乎这片空间缺少了一点什么,是什么呢,我用手机照了照老表的脸,满脸肥肉的面容此刻是慵懒至极,对了,老表怎么不说话了。
当人耳边总是有人说话,他忽然不说的时候,就会有那个时间阶段的空白。
我正想拍拍他的脸,忽然,我耳朵旁,突然的响起了几声特别尖厉刺耳的尖叫,那声音是真真切切,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全炸开了,惊恐之下一巴掌打在了老表的脸上,身体犹如抽筋了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忽然软了下来,身躯一个不稳,我们歪道在一旁。
手机也陡然间掉落到了地上,那手机筒的灯光消失不见,只照得脚下一团光晕。
倒在一旁的我是惊惧异常,脑中一个激灵,头脑的晕乎顿时是消散,此时的我,想大声呼喊却是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始终发出不了任何的声响。
我用颤抖手臂摸着身旁的老表,用颤抖沙哑的声音喊着老表,他却是一动不动,犹如死猪一般。
“嘿 嘿……”
就在此时,老表那身后却传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戏谑的女声。
我的大气再也不敢喘了,心中有无数个念头瞬间闪动,那些半路的鬼灵之说,没想到居然会被我给碰上了。
“谁! 打 ……我!”
一声厉喝,顿时把我从这绝望中拯救了出来,我捡起了手机,照了照身旁,只见老表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脸,糊里糊涂的说道。
我是惊喜交加啊,我拉住了老表的手,顿时觉得安全了许多。
老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四周,摸了摸脑袋,又摸了摸脸,此时我才发现老表的脸上,那五指手印是血红异常,这一巴掌挨的着实不轻。
“啥脸色,咋那么青!”
老表呼呼的说道。
我勉强笑了笑,眼睛眨了眨,示意他身后,老表脸色一变。
他扭头望去,我的手机也在后面扫了扫,并没有发现什么,心里才缓缓的松了口气。
当下,我勉强的站了起来,搀扶着老表加步的走了回去。
那一夜我一直闭不上眼,一直开着宿舍的灯到天亮,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
老表,却是像没事人一般,倒头就睡。
倒是第二天照了镜子才一直问我,他的脸为什么肿的这么的大。
这几天,我一直在思量这个事情,寻思着到底该不该和人说,但一想到老板的样子,估计说了也没用,不过这个事情却在我的心中越压越重,直到一次巧合之下,网上搜了搜那片地方,我才知道,事情远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