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是感冒了,还是喜欢你

原创作者:鼻毛膏,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秦安 微信 发送 感冒 觉得 对话框 金盏 扶梯 所有 自己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和他见了面之后,秦安的喉咙就一直痛。
甚至在地铁站和他挥手告别的时候她就开始想他了,她还沉浸在所有和他谈话细节中最让人欲言又止的尴尬里,在下午五点二十七分的拥挤地铁里,她扶着靠门的把手想得面红耳赤,她盯着玻璃门中并不清晰的自己的脸,竟觉察出一丝欣喜若狂,她慌忙看看门上面的到站提醒,竟然只走了一个站,她又低头划开手机屏幕,把所有与他有关的社交软件都翻了几遍,翻得心烦意乱。
她几次打开微信的对话框,想随便给他发点什么,而最终都没办法完结,而是怔怔的盯着时间停留在中午十二点三分的那条自己最后发给他的信息“人呢?”
对呀,人呢?
秦安是个安分守己又矜持的人,她常常这样告诫自己,但她开始怨恨地铁的冷风吹得她喉咙里像沾满硌人的沙子,干燥又生疼,心脏也突突的跳,她想完了,一定是感冒了。
按照他的指示,她从地铁的一号出口出来,紧张得不断将头发拢到耳后,觉得自己身上的牛仔裙在阳光下难看得就像一块抹布。
她下了手扶梯张望了四周,并没有看到朋友圈里经常出现的那张脸,她甚至有点烦了,点开微信对话框,恶狠狠地发了个“人呢?”
电话几乎是在她点发送的同时打进来的,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硬的刻板,只是一个劲的重复“不好意思啊,说错了,你还得上电梯从二号口下来,我在这等你。”
她用本地的方言回了一个字“好。”然后气冲冲的返回站口,过安检,下扶梯,好像把紧张吞进了肚子里。
第一句开场白是什么?是我说的还是他说的?这夜的失眠里,她反复的想。
她刚上扶梯就看到他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被强征战场的士兵,呼啸的战马正带她进入兵荒马乱。
“你好瘦啊。”好像是他说的,一定是!
“你真高。”几乎是脱口而出,她的脸红了一下。
“我们······怎么走?”她穿过人群一直走,不敢去看他。
“哎,跟我走就是了······你等等,”他轻轻的拽了拽她的胳膊,“前面红灯。”
秦安急忙退回来,尴尬的朝他笑了笑,恰好看见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心想,丢脸的事在这时候就结束吧!
“现在刚好饭点,我们去吃饭吧。”他说。
他们两个的身影不断被人行道上的小叶榕隔开又汇合。
“想吃点什么?”他问。
“好吃的都行!”她躲避行人以及害怕和他过分靠拢。
“干锅怎么样?”
“有点油。”
“大盘鸡呢?”
“不喜欢。”
“云南菜?”
“吃不惯。”
秦安也在心里问自己,“那你要吃什么?”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神经的变得无理取闹了。
“美女,让我的热情从这里一直降到这里啊!”他伸出手比身高似的比了比,尴尬的脸上仍然笑盈盈的。
“其实真的,我都可以。”她也觉得没有底气声音越来越小。
“那就前面这家吧,我觉得还行。”他指着一家刚好经过的云南菜馆。
“好。”她觉得她变得十分温顺。
秦安调动她所有的脑细胞去回忆他的脸,所有朋友圈的照片似乎都不符合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是自己身高的角度,他现在穿的衣服,以及现在身上散发的肥皂味,匪夷所思。
“你喜欢吃点什么?”他埋着头看着眼前的菜单,调转方向轻轻推给她。
“你不是在这里吃过吗,有什么你觉得好吃的你直接点就行了。”她又小心翼翼的推回去。
“你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他脱下棒球帽,细密的汗珠将刘海末梢浸得软塌塌的。
“你也跟我想象的不一样。”秦安抿着嘴笑了笑,原来是戴了帽子的缘故,虚惊一场。
一筷子薄荷拌的酸肉她吃了一中午,一壶柠檬水被她喝了一大半,她津津有味的看着他吃完三个菜,却再也没有机会讨论想象与现实的差异问题。整桌饭他不停的说,就像在微信上那样滔滔不绝,而她也没有听出什么头绪,忘了讨论或者反驳,记住了他偶尔激动变成的东北腔,只觉得大喇喇的阳光像一汪水一样在脑袋里荡过来荡过去。
他带她去看校园里盛开的一大片橘色的金盏菊,她走在他的影子里,像玩小时候踩树荫的游戏。
“美吧!”他挤在胡乱拍照的人群里,像炫耀成果的园丁。
其实一点也不美,她不喜欢金盏菊,简直是在见缝插针的开花,远远望去像一大块染坏颜色的地毯。
“美。”秦安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把谎话说得心平气和。
秦安记得不是这样的,她认识他的时候是因为一次论坛的留言,他揪出她的漏洞他们就公然的吵了起来,弄得发帖的人主动删了帖子,但是她却关注了他的ID只要他一留言,她就能找到背道而驰的观点,吵上三天三夜,偶尔遇到一拍即合的又同仇敌忾的一起对付他人,总之像个间歇性敌人······
他们走马观花似的逛完他整个大学校园,她不停的拿出纸巾小心的擦着额头的汗珠,她恨自己匆匆出门只上了一层隔离。
“现在才下午三点,我们去看场电影吧。”还是他提出来的。
一部轻松的喜剧片,但她脑海里只有那一句话“看完电影就送你回去吧。”她的心像绑上一块巨石沉入深潭,一直沉到暗无天日。
即使在漆黑的影厅里她也不敢转过头认真看他的脸,但她的所有感官都在捕捉微弱光影里他的一举一动,不自觉的把身体僵在大笑的黑暗里,做贼心虚。
秦安回忆完所有细节,万无一失的所有细节,她发现整个见面变成了他单独的导演,从头到尾千依百顺。
心脏仍然突突跳个不停,压在枕头上的太阳穴也跟着发胀,喉咙又痒又痛,薄被子掀开又盖上,还是热。
好严重的感冒,好不了了,秦安悲观的想到。
她终于在决定不睡了的凌晨四点打开微信对话框。
“回来之后我就发热,喉咙痛,都怪你。”发送。
“我感冒了,你要负责!”发送,撤回。
“我告诉你!金盏菊一点也不美,云南菜也很!难!吃!”发送,撤回。
“原来你那么爱笑,一笑眼睛就没有了,哈哈!”发送,撤回。
“你好讨厌啊,像一道我永远解不开的数学题,我高中时候经常发烧,满脑子都是数学题!”发送失败,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回来之后我就发热,喉咙痛,都怪你。”删除。
秦安关掉手机屏幕,反而痛快的睡去。
醒来的时候拖着灌铅的脑袋冲了一杯感冒灵。
也几乎是在电话铃声第三声响完的同时,她才按下了接听键,她觉得神经都要绷断了。
“喂,你好些了吗?”声音仍然刻板,但在秦安的脑海里已经有了表情。
“嗯。”她小声的回答。
“对不起。”他又说。“我女朋友她发神经误删了微信,”
“没关系,会好的,我在喝感冒灵呢,哈哈”秦安仰起脑袋迅速灌下滚烫的药,岩浆也就这个味道了吧,她想,眼泪却止不住的流出来。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