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西凤楼

原创作者:愚者的鱼小猫,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方志 将军 碧落 少年 西凤楼 男孩 邪唐 遂昌 看着 南国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西凤楼之黄泉眼(一)

北都少主岱钦率八万铁骑破白刃城,屠城三日,百花王朝的北方屏障全线溃败,岱钦携北方翰达尔草原铁骑长驱直下,终于三月后踏入百花王朝王都,路旁百姓们惊恐的看着浩浩荡荡的异族骑兵,天朝美梦在这一刻彻底破碎,同美梦一起破碎的还有他们那天朝子民的自尊,百花王朝金殿上的宣成皇帝早已在破城当日从东城门窜逃,留给岱钦的不过是一座空荡荡的华丽金殿。

岱钦御下极严,将士们岁未曾见过此等美景亦无一人敢踏出队列一步。岱钦选定三百亲卫入殿随行,士兵们第一次踏入这般华丽的宫殿,生怕脚下的鞋子踩坏了宫殿里的地板,每人都压低了自己落脚的声响,可即便如此几百人的走动声和惊诧声让这座平日肃穆的宫殿变得喧闹起来。

“恭喜少主得偿所愿。”一黑甲覆面的将士和岱钦并排跨入金殿。

“得偿所愿。”岱钦冷哼“去年我摩达里部整整一万牧民被冻死在自己的家中却无人有能力去将尸首掩埋,不仅仅因为土地冻得连铁锹都无法凿开,更是因为牧民无粮可食。我部派人向百花王朝请求支援,可你知回函怎么说,丽妃产子,普天同庆,特送绢布一万匹彰显两国友谊,”岱钦的语气越发的激动“一万绢布,既不能吃,亦不能挡御风寒,却是一万个巴掌打到每个草原人的脸上。”

“一万人命和一万个巴掌换来十万生死追随少主的士兵,这个买卖少主不亏。”黑甲覆面的将士将头盔拿下,一张南国人的面孔漏了出来,那张脸嘴角弯弯,模样和煦的如一缕春风,可在岱钦耳中这张脸无异于索命的厉鬼,他右手扯开领口,胸口的莲花纹身已然透红,这是交易完成的信号。

“你,你想要什么。”岱钦左手暗暗握紧了长枪。

“我帮将军拿下百花王都,将军亦已一万平民性命作为交换,酬劳已然付清将军何须紧张,那一万匹绢布巴掌将军可喜欢。”南国人瞳孔里红色莲花接连成海,妖娆可怖。

“是你……都是你。”将军怒目,肌肉紧绷作出随时进攻的状态。

“这是你和恶魔交易啊。”南国人笑靥如莲花般盛开,岱钦原地跃起,乌金枪暴起直刺,眼看就要没入南国人心口,南国人却凭空消失,地上只余一个绢布做的巴掌。

西凤楼之黄泉眼

第一章、

武林镇一连四个月暴雨如注,西凤楼积累许久的灰尘在雨水冲刷下消失无踪,狂风骤雨下,隐约可见初建时气宇宣扬的神采。

邪唐懒洋洋倚在窗边矮榻上看着在暴雨中的人们,他们大多携儿带女,行色匆匆的逃亡外地,碧落海快要决堤的传闻早在三天前就已传送的沸沸扬扬,乡绅们早已备好了退路,金银器皿珠宝首饰成箱成捆的运往外地。

碧落海水昼夜不停地拍打着堤岸,浪头时不时将那些泡的发胀的牛羊尸体抛洒到堤坝对面。水势一日并一日的凶险,官府加派人手巩固堤岸的通告迟迟才发出,聚集起来的大多都是些面黄肌瘦的贫民,无处可去又不愿放弃故土,只得在这最后关头搏命一把。几十个贫弱劳力聚集在衙门前苦笑着看着彼此,仿佛对自己未来的命数有了一丝了然。衙门里出来一个瘦弱的男人,男人整个身体埋在厚厚的铠甲里,如果有人能看到他的眼睛,那是一双蛇一般的眼睛,狭长而又毒辣。此人是下陈镇南将军方志和,前日监军连夜撤离武林镇南方堤口,只留下一道军令,命将军同将士共同驻守堤岸,誓与堤岸共存亡。监军走时一脸谄媚的笑容:“将军洪福齐天必定能够度此大劫。”

“狗日的老东西。”方志和呸了一口浓痰在军令上。他想起了监军走前意味深长的笑,分明是将自己和将士做了替死鬼。陈国军纪虽然松散,但逃兵的下场也免不了一个死字,走与不走都是个死,想到这里便感觉胸口一阵气闷。

他眯眼扫视了一圈强征来的人们,想起了自己昨天在大相国寺做的梦,梦中一满面火焰莲纹的男人说“五月十五海王祭,只需祭献上自愿祭祀的少年童男童女,即可平息海王的怒气,暴雨停,海水退。”他本是不相信这样的诡异的梦,可梦中的细节是那么的真实,那个双眸盛开红莲的男人许诺他将来的功成名就,至于代价,方志和梦中虽隐感危险,却抵不住那巨大的诱惑,功成名就之后又有什么代价是拿不到的呢,他只一个瞬间就做好了决定

“成交”梦中男人折扇轻点方志和胸前,方志和只感觉胸口燥热,扒开衣服,数千条血流逆流入心,于心口处汇成一朵灰暗色莲花,“莲花转红,你我交易成功,那时我自会像你取回代价,记住,我叫邪唐。”

在这个尚众神的国度里,武林镇的家家户户都开始在家中摆设祭坛,供奉海王。童男女好寻,可寻到自愿的孩子确是让他伤透了脑筋。

将军府的征集令发出的没有出乎任何人预料,方志和是个人物,他在最短的时间作出最快的判断,一百亲兵征带领着征集来的壮年男女加固堤坝,孩子们倒在后方不停的讲沙土装入袋中递给,虽然惊惧,在死亡的威胁下经凝成了一股活下去的力量。在将军府后院里,一群木匠日以继夜的造着小船,虽然只是一个梦,可方志和宁信其有,他手中的鞭子便一次比一次重的宣泄到木匠们的身体上。

倾盆暴雨下,一造船老翁身体不消倒在雨水里。方志和踢了踢老人“起来,老东西。”老人伏在地上喘息却也再无力活动,鞭子抽在老翁身上带起血水“格老子的装死,给我起来。”鞭风眼看将至,不料还未抽到老人身上便被一双手给握住,陈志和怒极的蛇眼的看着这双手的主人,双手主人竟是一少年。方志和一脚踹向少年胸口,不料少年就地一滚,堪堪躲开这凶狠一脚。方志和正准备高呼来人,却看到少年嘴型嗡动,声音虽低,那两个字在方志和耳中犹如惊雷“海祭。”

方志和面色阴沉,一把将这瘦弱男孩拽到一旁,手中小刀抵在少年脖颈,若他说错一个字,小刀就会立刻划开他的颈动脉。

“你造好了海祭的船,却未选好海祭的人。”少年毫无畏惧的看着方志和。“我自愿前往,望你放过大家一条生路。”

方志和面色狐疑的看着少年,堤外强风大浪,出海即死,他丝毫不担心少年带着极品逃脱,但这天降的好事总让他感觉一丝不适。“我如何信你是自愿。”

男孩将胸口衣襟稍稍扯开,露出里面红莲纹案。“那真是一个诡异的梦不是么。”男孩笑道。

“这种天气,出海即死。”

“将军私设武库,不也是死罪?”男孩晓得邪狞。“陈国好端端为何派监军前来,只是为了观看将军剿灭水寇?上面的银子相比也有几月迟迟未曾拨付下来,想必维持着几万人的吃喝拉撒,将军也一定是头痛吧。”

男孩每说一个字,方志和的面容就沉一分,若不是忌惮他是梦中诡异男子选出来海祭之人,他早已不知死几百次。

“将军莫急,此次出海,祸福难料,若我葬身鱼腹,将军的秘密不也就守住了?”男孩儿轻轻调笑,方志和被说中心事,不免心中一紧,“将军可听说过海中碧落?”

“碧落之国遍地珍珠。”方志和年轻时曾做过海员,自然是听说过碧落国的故事。碧落本是东方第一层天,将此作为海名确是说这海碧涛万丈,海天毫无交接似得融合在一起。相传下陈有一渔民遇上海难,醒时发现这一片纯净无暇的海洋,身不着力即可漂浮在海面之上,偶尔可见人身鱼尾的物种在海面上嬉戏歌唱,歌声愉悦引人入梦,梦醒之后被一商船所救,将其经历告知船员,船员讥之,唯一落魄书生听之入迷,将其经历写下,其海命之碧落海,将其嬉戏歌唱者命为鲛人。其后数百年里,不时有渔民海难之后完好归来,归来时说起相同事件,碧落海和鲛人一词得以沿用至今。

“我若归来,必带来碧落倾世宝物献给将军以解将军军费之急,还请将军帐下为我留塌,他日必同将军一起共襄盛举。”

“我凭何信你?”方志和狐疑。

“因为我是遂昌侯。”少年困顿疲惫的形象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斥着野心的少年。这是幼狮和蟒蛇的第一次正式相遇,二人彼此还都不知道对方的盘算,此时他不过是一个自愿祭祀的少年而已。

”遂昌侯不是在宫中养病么。“方志和微眯双眼,轻抚长须。

“我那哥哥忌惮朝中势力,还不敢明着把我杀死。”男孩愤恨的轻叱一声,瞬而面容狠辣,转向方志和“但我敢保证,若将军此时举兵,没有我的支持,凭我那二哥也能轻易将你剿灭,将军可敢赌上一赌。”

方志和面色难看,心理却在飞快地计算着利弊权衡。男孩见方志和口气似有松动,继续道“将军有反意,不过是因为上头想要中央集权,可如果将军助我荣登保卫,我保将军在我陈国地位不可动摇,自我开始,我国之后历任皇后,皆为方家之女。”

男孩儿目不转睛的盯着方志和,幼狮的有着和豺狼一般狠绝的心——一旦设定目标便不择手段。他越过将军府的围墙看着西边西凤楼,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国家中,这座西凤楼竟然被默许建造的比将军府更加高大,遂昌候看到了窗边坐着的邪唐,他正拿着酒杯向自己示意,那半张黥满莲纹的脸看起来如鬼魅,鬼魅笑了一下,仰头喝干了手中的酒。

“那就恭祝遂昌侯此次出海旗开得胜。”方志和微笑道。

真的在和神邸做交易么,这模样,分明是恶魔吧。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男孩胸前莲心明暗不定。

西凤楼里,邪唐看着水镜中的搏命的少年,挥手磨平水镜。

“你个骗子。”桌上一琉璃灯里,一绿衣娇俏少女纤细手指指向邪唐,愤怒的看着他,“他本来就是命定的霸主,倒好像成了你的情。”

邪唐饮了一口合欢酒,酒很冲,辣的他紧皱眉头,“不为谋利,算什么商人,琉璃,你怎么这么笨,怎么会是我的女人”灯中女人大大的哼了一声,听到后面半句话连被涨的通红,娇羞的躲在灯座里。

女人是灯精灵,才结魂不到一百年,还不能以肉身出现。不过即便是看灯影也能看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少女的娇俏还未从面庞上褪去,可发髻却是做已婚女人那般盘起。她还太小,心思全在面孔上,眉头皱了就是生气,大笑就是开心,像这样偶尔被邪唐挑逗,也会面色绯红娇羞的躲在火焰里不肯出来。

“邪唐,告诉我你以前的故事好么。”琉璃问。

邪唐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喝着酒,最近这几十年他愈发的喜欢喝酒,已然到了酒不离手的地步。只有最深的悔恨才能让琉璃灯中结出魄,是怎样的故事让邪唐创造了自己呢。即便是喝醉酒邪唐也对自己的故事守口如瓶,只是梦境中偶尔出现一个名字,“依来。”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