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青衫物语

原创作者:吐司吐司吐司吐司吐司,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林子 流浪狗 小王子 留守 落日 奶奶 帆刚 屁颠 零七 叔叔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1.alice就算自言自语也还是会说话

天空很晴朗,林子帆提着一小袋豆腐和两袋盐慢悠悠的在街上闲逛。他完全不急着回去,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做,不如慢慢的溜达回去。一只小流浪狗摇着尾巴冲他跑过来,他俯下身子将东西都放在一只手上,然后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它的头,这个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总是这样,隔一段时间就会冒出几只流浪狗,林子帆会找些剩菜剩饭来喂它们,于是这些流浪狗看见他就会使劲甩着小尾巴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他倒也不是真的就那么圣母,只是觉得这些流浪狗和他很像,原来在某些方面人类和动物还是很一致的。
他拉开楼道口破旧的木门,这栋楼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了,墙上脏兮兮的一片一片,里面贴满了各种小广告,从疏通下水道到收旧家具家电再到维修电脑,这些小广告完美的反应了中国人民是怎么一步步迈向小康的,想到这里林子帆突然就笑了。这栋楼是爷爷的单位给工人配备的宿舍。林子帆常想到,爷爷做的最正确的一次决定估计也就是把这间房买下来了。
林子帆从小和爷爷奶奶住一起,父母在他两岁的时候离了婚,原因是因为两人不和,具体细节他也不清楚,两岁而已,能有什么记忆呢?这也是好事,最起码他对于这件事没什么感觉,不是有一个神经病哲学家曾说过吗,如果把一个婴儿刚出生就捅死,那么他就是幸福的。
至于生母大概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过了吧,父亲的话再婚后就去外地做生意,不过林子帆可不期望着他那个爹能赚到什么大钱,只要不把他那个研究生后妈的工资祸害完就行了。如今电视里老说关爱留守儿童关爱留守儿童,小学的时候林子帆的班主任就开始讨论林子帆到底算不算留守儿童,可现在林子帆都远离童年跳出少年直奔青年了也没人讨论出个什么来,不过他想还好没人再继续想这事了,留守青年,感觉太low了…
林子帆刚到门口铁门就开了,是奶奶给开的门,他并不奇怪,因为每天差不多这个点奶奶都会放下电视跑到阳台上看林子帆回来没有,然后来给他开门。林子帆刚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厨房,就听见奶奶的絮絮叨叨的抱怨声:“说了以后别买卤水豆腐了…”
“知道啦…”林子帆简单的回应了一声。
要说林子帆家庭成员也很简单,爷爷奶奶和他自己还有一个去加利福尼亚州留学的叔叔,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叔叔到底读的是什么大学,加利福尼亚有的大学他只知道一个斯坦福,其他的他也懒得去查,反正知道叔叔很牛逼就是了。奶奶总会是不是的看电视机顶上摆着的俩闹钟,加州处于西八区,与东八区的北京正好时差16小时,所以现在红色的电子表显示十八点零七,蓝色的显示二点零七。林子帆每次看见这俩闹钟都会觉得真好啊,远在大洋彼岸繁华的城市中,身处在异国风情,总有这边最亲近的人无论何时都在牵挂,你在天涯海角,总会有人在你出生的地方守候着你。
林子帆看着外面快要落下的太阳,他突然想起了小王子,在那个很小的星球里,走几步就会见证一次落日,于是小王子在某一天带着无尽的悲伤看了四十四次落日,每次都夹杂这落日余晖的些许温度,孤独到连小王子自己都意识不到。林子帆也喜欢看落日,小王子的孤独是因为对玫瑰的爱,而他的只是念念不忘。
他属于那种喜欢一个人发呆胡思乱想的性格,导致从小到大无数班主任都来找他谈话,以为他是因为家庭问题产生的心理问题,其实不然,他仅仅是不爱说话而已,就这么简单。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