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十章甜蜜的家

原创作者:羽衣烟霞,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乐乐 秦双 男人 苏雅 回家 自己 然而 一个 想要 什么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汗珠从麦乐乐的每一个毛孔里钻出来看热闹,连它们都奇怪于麦乐乐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回家去。这半年来,麦乐乐总是会找各种理由拒绝回家,就连上次爸爸过生日,也是被麦乐乐以组织系里学生参加演讲比赛为由而搪塞了过去。而这次却是冒着接近四十度的高温天气里,麦乐乐毅然决然的坐了公交奔回家去。
公交在一个急转弯处猛的停住,车里的人统统向前扑去,空气里顿时弥漫起骂街的味道,麦乐乐正双手插兜靠着栏杆发呆,这猛的一下子令她险些趴到地上去,幸好旁边一个男人抓住了她的胳膊。麦乐乐起身看了男人一眼,难为情的微笑从有些木讷的表情里爬出来。这是个矮个子男人,四十岁左右,谢顶,大眼睛,塌鼻梁。幻想着和这位主儿发生点什么罗曼事儿看来不太可能,但好歹人家这一抓使得麦乐乐免遭尴尬。
“小姐这是回家?”男人很可能以功臣自居,发动进攻了。
麦乐乐道完谢后瞥了男人一眼,轻轻嗯了一声。
“是不是缺什么东西啦?家里一定有么?”男人轻笑着说。如果麦乐乐不是心里有事,非得认为男人是在故意调戏她不可,然而她有点惊奇的看着瘦小的男人,甚至觉得他话里有话。
没错,麦乐乐这样急着跑回家是因为刚刚在苏雅桌子上发现的一张纸。这张纸上没有任何字迹,只是画满了长长短短的线条,线条交错着好像构成了一个空间。苏雅收拾东西时把这里搞得一团糟,麦乐乐看着这张图觉得十分眼熟,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间恍然大悟:这里是自己家啊!这个地方不正是秦姨侍弄花草的那个小木屋么!麦乐乐身子一软几乎瘫在地上,苏雅从来没有去过自己家里,更不可能知道秦姨的小木屋是什么样子,但她却能用最简略的线条勾勒出那里的形状,她想要表达什么呢?麦乐乐想给苏雅打电话,然而犹豫再三却又把手中的电话放了回去。苏雅从小学习素描,有深厚的素描功底,想要画出一幅景物,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然而这幅画也许就是苏雅无心的涂鸦之作,麦乐乐是不是神经过敏了,还是被单青的死刺激到了!再说,给一个前不久刚被自己赏了一巴掌的人打电话,实在有点……麦乐乐摇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脑袋里总有一个念头:回家去,秦姨的小木屋里一定有什么秘密!
然而还未曾到家,仅仅是在公交车上,麦乐乐就遇到了这样一个自命不凡又似乎高深莫测的男人,一句貌似挑逗的话却戳痛了麦乐乐最深处的意念,她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好像他的下一句话会让世界毁灭一样。
“小姐干嘛这么看我?”男人呵呵一笑。
“你什么意思?”
“什么?”
“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刚才?哦,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一定都在外面念书吧,只有缺钱了才会回家去拿,但家里就有那么多的闲钱供着你们吗?”男人顿了一下说,“我讲话有点不中听,小姐莫怪!我该下车了。”男人一侧身下了车。麦乐乐舒了一口气,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紧张了,一句调侃都拿来上纲上线,幸好车里乱糟糟一团,没人注意到她。她向后退了一步,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个藏青色的包裹。看样子像是男人落下的——不过更像是有意留下的,看他下车时那幅不急不慢的样子……麦乐乐吓了一跳,难道是恐怖分子留下的定时炸弹?!或者是他某个仇家的项上人头?!中文专业出身的麦乐乐开始尽自己所能胡编乱造起来,最终还是顶不住精神压力,游走到司机耳边说:“司机同志,有人扔下了一个包裹,可能是——”
嚓——司机一个急刹车,刚刚平息的愤怒又像打翻的豆子一样,滚的满地都是。
“会不会开车呀!”
“要死啦!”
“*!”
司机听见这么难听的抱怨,瞪了麦乐乐一眼。麦乐乐委屈的说:“我也没说什么呢!”
“前边有个派出所,你下去交给警察吧。”司机重新启动了车子。麦乐乐讨厌死了自己多事,但是以至此又没法说别的,只好小心翼翼的拎起包裹,提前下了车。
家里没人,和往常一样。麦柯顿买房子的目的似乎就在向人炫耀自己能够买的起,而不在于里面是否住人。换句话说,他买的仅仅是栋房子,而不是一个家。小保姆也不知哪去了,麦乐乐刚打开冰箱取出一瓶水,就听见钥匙在锁孔里扭动的声音。接着就是熟悉的高跟鞋声。
麦乐乐一直都认为秦双走起路来的声音就像音乐里的四四拍:强,弱,次强,弱。没人知道为什么一个人能够走出两种步伐来。麦乐乐刚来到这个家时曾仔细研究过秦双的脚步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她曾经得过小儿麻痹症,而现在的脚步声就正说明了这一点:小儿麻痹后遗症!然而对比秦双走路的姿态,怎么看都不像是得过这种病的人。所以,秦双走路的声音在麦乐乐看来,始终是个谜团。然而现在,这个谜团女人正一步步逼近,终于推门走了进来。
很显然,秦双没想到麦乐乐会在家里,并且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家中无人,而麦乐乐慌张的神色又足以引起秦双的怀疑,后母和继女之间本就隔着天然屏障,即便相互沟通都可能感情不和,更何况像她们这样老死不相往来的一对,见了麦乐乐,秦双的脸立刻拉了下来——现在老麦不在家,她用不着装出一幅贤妻良母的样子牙碜自己。
“你怎么在这?”秦双眯起眼睛,本来占地面积不大的视网膜更加缩水了。
“这是我家!”麦乐乐倒是理直气壮。
“哟!我问的是,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麦乐乐没法像阿Q似的说,这是你的房间?你能叫它答应你么?细想一下,麦乐乐还是知道自己理亏的,然而现在不是认错的时候,认错就意味着示弱!
“嗯?”秦双不再说话,仅仅一个拟声词就足以表达了自己居高临下的姿态。
麦乐乐再也忍不住了:“房子是我爸爸买的!房产本姓麦!”
“你爸爸?!”秦双扑哧一声笑了,“你拿他当你爸爸么?你不是有本事永远不回家么?你不是宣布你的亲人只有一个,就是躺在医院里那位么?!还真滑稽,这时候想起认祖归宗了!”秦双转了个身,好像在查阅自己房中的对象,随后又不无鄙夷的说:“我房里的东西都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少了一样,看你怎么说!”
麦乐乐脸涨的通红,刚要回敬几句,麦朵朵推门而入。
“妈,别跟她一般见识!”一边说着一边瞪了麦乐乐一眼,随即去挽秦双的胳膊。秦双看见女儿回来,脸上的线条顿时柔和了不少。
“宝贝怎么现在回来啦?”
“老师说下午做实验,要观察洋葱表皮细胞,妈,把你养的那棵洋葱借我用用呗!”
“我养了洋葱?”秦双莫名其妙,自己的花房里种的可都是花呀!
“啊呀!就那棵!瓷盆里那棵!”
“……傻丫头!那是水仙啊!”秦双夸张的笑了起来,麦乐乐心里不住的冷笑,看看麦柯顿和秦双生了个什么东西!居然连水仙和洋葱都分不清!而林牧风居然被这种女生迷得神魂颠倒,这个世界怎么了!
秦双明显注意到了麦乐乐嘲弄的表情,所以她话锋一转道:“宝贝没关系的,想要什么就拿去!现在不就认识了!”说着还不忘向麦乐乐投去鄙夷的一票,“不像有些事儿,晚了就是晚了,永远没法回头!”
麦乐乐很想冲过去揪女人的头发,然后抓破她粉饰的脸,最后踹烂她的肚子,然而,高级动物的理智和生活中和谐的阳光阻止了她,她把拳头捏到缺血,然后转身,离开。
一个人走在精致的小区里,麦乐乐感到年幼时那种孤独感又回来纠缠她了。她清楚的记得养母失去长发后的样子,那神情犹如纯洁的少女不小心失去了贞洁,或者一个穷苦的小女孩失去了唯一的玩偶。麦乐乐躲在角落里发呆,养母在昏黄的灯光下把几张薄薄的票子裹到她手里,孩子拿去吧,明天交给老师。而那个时候,她生活的风生水起的生身父母都在干什么!
麦乐乐忽然想起那天在桃源路495号的小店里,男人伏在她耳边说的话,你真的是她的对手么……麦乐乐浑身颤抖,她清楚的听到男人的最后一句话:你不想要她死么!
要她死!麦乐乐眼里燃起火焰,就是要她死,要那些伤害我的人统统去死!带着满眼怨毒,麦乐乐回过头去看矗立在绿荫中的别墅,那里有张精致的脸在冷冷的望着她,嘲讽和冷漠从天上滴落,落到叫做心的地方。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