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我是禹言诺

原创作者:莫解雨,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禹言诺 叔叔 禹正明 骄傲 空降 为何 什么 禹氏 足够 隐藏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我是谁?”我又一次向这个表情严肃面容冷冽的中年男子询问。

“你是禹言诺,是禹家的掌上明珠,禹家的骄傲。”他想了一会儿接着说,“你出了车祸,医生说你受了太大的刺激才失去了记忆,你要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就必须听从我的安排,知道了吗?”还没等我回答他他就直接转身离开病房。

……

我是禹言诺,禹氏老董禹正辉的大女儿。我出事后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也是第一个告诉我我是禹言诺的人是禹正明,他是我的亲叔叔。我,禹言诺,是一个聪明而又骄傲的女人,明艳的外表,火辣的身材,拔高的智商,上帝的绝对宠儿。这是叔叔禹正明及其下属反复告诉我的事情。

我看着镜中的人儿,小声呢喃:“我真的是你吗?”

除了这副皮肉符合他们口中禹言诺的要求,其他的哪点像禹言诺?如果我足够聪明,为何禹言诺该会的东西我一点儿也不会,而且还要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学习;如果我足够聪明,为何我对于我现在所面对的生活感到这般的辛苦,而不是觉得它习以为常、轻而易举;如果我足够聪明,为何我要听从一群助手的安排来找回我自己,而不是靠我自己另辟蹊径。如果我足够骄傲,为何我面对禹正明叔叔时会如此畏惧,听到他骂我愚笨时也只能低头说是;如果我足够骄傲,为何我一点也不敢反抗这个亲叔叔的安排;如果我足够骄傲,为何此时镜中人的眼里只有迷茫与怯懦。如果禹言诺真是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我该如何改变才能变成他们所说的样子?我该如何隐藏才能让别人看不到我的懦弱与不堪?

还有,禹正明真的是我的亲叔叔吗?

为何我与他之间没有丝毫骨肉间的亲昵,为何他对我这个刚满17岁的侄女要求如此苛刻。“我为什么一定要恢复成以前的样子,这样就一定不好吗?”每次我将这个问题抛给他的时候,他总会皱眉不悦,一副火山爆发,不,是冰山爆发的样子,很是吓人,估计我是被他的这种样子吓到了,所以才对他的什么话都言听计从。就像条件反射似的:他飘来一个小眼神,我就吓得直哆嗦。

我在想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摆脱掉他的魔掌呢?

……

(十年后)

我是禹言诺,聪明,骄傲,勇敢又有些自负。我用了10年时间把现在的禹言诺尽量还原成她原来的样子。我把她曾经的喜恶强行转变为现在我自己的喜恶,把她曾经擅长的东西努力变成了现在我擅长的东西,并且还做到了比曾经更加完美。我渐渐遗忘了曾经被我辛苦隐藏的那个胆小怯懦的自己,那个连走路都会摔跤,吃饭都会噎到的笨拙的自己。也许你时时刻刻想着隐藏,当你忘记隐藏的时候,你就变成了你想成为的那个人。我,这个记忆中的迷路者,终于依靠了自己的努力,拼命隐藏、历尽艰辛,变成了那个我最想成为的禹言诺。

“咱公司来了一个空降生,禹总监应该还不知道吧!”助理阿伟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嘴脸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空降生?什么时候的事?”我一点都不知道他所说的事情。

“就在今天早上,听说是副董的意思,刚上来就让那小子做了部门经理。嗯…那小子长的是不错,公司里的姑娘们都看傻了,只不过太目中无人,刚上任第一天就只给副董那边打了招呼,连您的面碰都没碰一下,身为您的小助理都看不下去了。”

“他现在在哪个部门?”我随口一问。

“财政部。”阿伟狗腿地回答。

“他可真会算计,李洪铭刚退休,他就来空降。哼,我倒要看看这个部门经理到底有多大能耐。”

带着对这个部门经理的不屑和好奇我来到了财务部。

“你是?”还没等我研究完他的脸,那小子就率先发问。

“你叫什么名字?”长的是不错,很正派,很结实,很……很不像空降生。这是我研究完的结论。

“我叫卓毅,请问您是?”

“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曾经有哪些工作经历?”

“我是a大毕业,在本市一些小公司里做过不少类似的工作。”

“什么,a大毕业!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工作经历。你知不知道想要进我们禹氏工作,最起码也得是个世界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吧!你……”这是我第一次被别人打断讲话。

“公司看的是工作实力,不是什么名牌毕业,工作经验。”这小子还挺横。

“行,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少实力。我是公司的策划总监,你可以叫我禹总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让我看到你的成绩。我也是有公司股权的人,不管你是托的谁的关系,如果你干的不好,我完全可以向公司要求让你滚蛋!”敢跟我横,你还嫩点。

他到底什么来历,既然可以作为一向对别人严苛要求的叔叔派来的空降生。好奇心趋使我去询问那个我一直想避免面对的人。

但当我快要临近他的办公室的时候,我又退缩了。一个不曾给予我任何亲情温暖的叔叔,一个让我天生畏惧的人,一个从十年前就开始操纵我人生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不敢主动去面对他,就算我现在是骄傲的禹言诺,但只要一面对他,我就会被立刻打回原型。

“你怎么不进去?”禹正明忽然在我身后发话,带着他独有的阴森的让人不寒而栗的嗓音。

“叔叔,你怎么在办公室外面,我……我刚想找你,嗯……那个……”我羞红了脸,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我的另一种害怕的形式。

“进去再说。”他命令我说。

“有什么事?”我们走进办公室,他依旧表情严肃地问我。

由于紧张我竟一下子不知道从何说起,吞吞吐吐地说:“财政部的卓毅听说是你调过去的,我看了他的简历,也没什么过人之处。”

“是易敏求我的,那丫头从未求过我,所以我也不好拒绝就答应了。刚巧老李退休,就顺水推舟给了她这份人情。”

“易敏求的!”那横小子应该是易敏的男友,所以她才不遗余力地去求助叔叔。却不知那傻姑娘答应了这老狐狸什么条件,才能让我的这个狐狸叔叔答应了这个条件。说求他不忍拒绝,哼,认识他的人都不会相信这句鬼话。不管是从生活中还是从生意场上,禹正明都时时刻刻地在验证着“无利不商”的真正含义。

“看样子小敏那孩子是迷上那个小伙子了。”他装作很感叹的样子,“对了,你和易凡怎么样了,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结婚,你也不小了,你爸妈都不愁吗?”

额~,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我爸妈还想多留我几年,您接着忙我先走了。”一提到我的婚事,我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

哼,原来是个小白脸,还敢对我横。易阳企业可是易敏家开的,为什么他不要求在易阳企业呆着,那不更加随心所欲了吗!应该是怕别人说闲话,打着不靠易阳的幌子空降禹氏,他可真奸诈!我最看不惯那种靠关系上位的男人,尤其靠的是女人,关键这女人还是我未来小姑子,我就更加不能坐视不管了。看着吧,我迟早得把那个虚伪的小白脸赶出禹氏。不过……虽然是个小白脸,长得的确不错,可以说是百里挑一,除此之外他还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他的气质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卓而不凡,刚毅不阿。但是……这只是我短暂的犯花痴而已,长得帅有什么用,气质非凡有什么用,还不是选择了用最卑劣的手段博得上位。另人不耻的男人有什么好欣赏的,不让他的诡计得逞才是我正义感十足的禹言诺该做的事情。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