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神医保镖

原创作者:久石本尊,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陈林 周宣 周康 老头子 医院 呵呵 应该 周老 战薇 有些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51


嗯,刚才我用仪器扫了一下,发现你出了瀚城了啊?现在正在嘉市对吧?你和我打招呼了么?我可是你的领导啊?你说走就走,你问过我同意了么?我批示了么?你怎么这么没有组织没有纪律呢!

呷?陈林撇撇嘴:龙九,我走还不行了?我腿长在自己身上,你管得着么你?再说了,我还欠着五个亿的外债呢,不努力想办法赚钱,你给我还债啊?

……”龙九沉默几秒钟。

冷冷道:臭小子,你皮子又紧了,也对,你失忆了,自然就忘了以往挨揍的经历了,你现在就给我回来,我有任务要派给你。

不去,我忙着赚钱呢,我先关机了,对了,你这玩意应该能强制性开机,闹我就扣电池,你就找不到我了,龙九,我先挂了,等我赚完了钱再去找你啊。陈林说着就要关机。

那端的龙九长吁了口气,表情像是火星撞地球一样:陈楚!你,你竟然敢这么对我?我可是你师父啊!我还是你的上级!你要是敢这么对我,我会恨死你的,后果会很严重,你要好好想一想!

啧啧啧……”陈林啧啧嘴道:能有多严重?你还能枪毙我怎么的?对了,请别喊我陈楚,我叫野驴,拜拜……”

陈林说完挂断了,随后把这BB机的电池弄了下去,看了看,这电池还挺先进,竟然是太阳能的,很牛叉了。

BB机放进兜里。

陈林进了屋,这时管家已经让人摆放好了碗筷,而安息老头儿子也拿出了一个小坛子,上面写着笔锋遒劲的女儿红三个字。

老头子看着陈林哈哈笑道:陈林啊,这可是我多年珍藏的,咱们今天和一小坛子。

陈林鼻子嗅了嗅,一股醇香的味道。

赞叹了一生好酒。

而战薇薇已经拎着筷子敲着碗筷喊:哎呀,我说安息老头子,你家人手下的动作怎么这么慢吞吞的啊,诚心饿死人是不是?

战薇薇这样的性格,安息也习惯了。这丫头就是大咧咧的了。

而沈亚茹也知道这丫头是个小魔头,不过现在倒是觉得她不拘小节十分的可爱,拉着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

安息先倒上酒,也给陈林倒酒,战薇薇也要喝一点,安息哈哈笑道:小孩儿子不能喝酒的,还是大人喝。

战薇薇不乐意的非要喝,还说自己比陈林还打了两岁。

安息老头子这才想起,这丫头二十岁了,但一看她这幅十二三岁小孩儿的样子觉得给她喝酒就是在犯罪了……

给战薇薇倒了半碗,剩下的安息老头子跟陈林一人一碗分了。

陈林喝了一口,这酒甘甜棉柔,的确是好酒,至少要五十年以上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而战薇薇喝了一小口感觉没怎么样,也不辣,随后一口干掉了,还说安息老头子小气。

但菜摆上了,众人正吃着,没一会儿,战薇薇就有些迷糊了,这酒后劲儿十足,而战薇薇也不胜酒力。

还没吃完,她就呼呼要睡了。

沈亚茹把她扶进房间。

陈林跟安息吃喝完毕,这时,也终于等来了周宣的电话。

陈林告辞,随后去周宣那里应约。

……

喝了一些酒,陈林也微微有些醉意,但他有玉扳指在,紧紧的捏住,片刻后,酒精像是被挥发掉,亦是恢复清醒了。

随后陈林到了约定的位置。

没一会儿,一辆红色qq车停在他跟前。

车门慢慢推开,周宣一袭纱裙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是那样青春、活力四射,甚至连周遭的空气都被感染显得美丽了。

干嘛盯着人家看?周宣脸红了红嗔怪了一声。

陈林挠挠头笑了:……这裙子真好看,一看就价值不菲……裙子真不错,嗯嗯。

周宣抬起头白了他一眼:真实的,陈神医你啥时候也学得这么坏了,看来这个世界男的没有好人……”

周宣像是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见陈林也没异样,随后微笑着打开车门,陈林坐到副驾驶。

周宣开的车速不快,两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

等快到地方了,陈林才挠挠头:哎呀,忘了,我去见你爷爷,怎么忘了买点东西了……”

不用,我家不缺什么的,缺的就是个好主意。我跟我爷爷说你的事了,而且我舅舅也跟着说了不少你的事,所以这才盲目的把你找去,我希望你能帮我爷爷拿个主意,他现在有些举棋不定的……”

哦,我能有什么主意。就是说说自己的看法罢了。

说着话,到了一处高档小区见,周宣掏出卡,保安毕恭毕敬的过来帮忙刷了一下,料杆开了,红色甲壳虫小车慢吞吞的进了小区。

可以说这是别墅小区,一草一木修缮的都很错落有致。

这样的小区在嘉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虽然周宣给他的印象挺低调。

但从她淡雅的举止不难看出应该是个大家的女孩儿了。

周宣的红色甲壳虫最后停在一处两层楼别墅前。

两人下了车,周宣随后打出电话。

而电话的另一端,一个老者有些沙哑的声音道:萱萱回来了?呵呵,你舅舅都说了,你看中了一个很不错的男孩子,呵呵……爷爷这才帮你好好的把把关……”

周宣低声解释没那么回事。

电话那端的老头子就是呵呵呵的笑,随即说道:没关系,没关系的,你也已经不小了,已经是到了找男朋友的年纪了,你父母也不会反对的,相反啊!有适合的那就应该及早出手,这社会发展太快了,所以你也要快,要不然你一不留神好东西就会被别人抢走了,这个时代处处充满着竞争和惊悚啊!!多刺激啊!

老头子说的话又呵呵地笑,周宣脸上泛起了一丝的红晕。

头微微有些低,带着陈林走入了别墅。

别墅内装饰的很豪华,局部地方又是古色古香,檀木的桌椅,和现代化的装修风格就像是古代和现代的融合,又有中西合璧的感觉,让人赏心悦目。

房间里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像电影里周润发那样后面背着。

他穿着条纹的格子衬衫,有些瘦,一张古铜色的脸上,皱纹累积,双目亦是炯炯有神。

老头子打量了一下进门的陈林,你感觉便是这个人你想象中的还要年轻,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几乎让人无法相信能够像他们说的那样在古玩界有如此敏锐的眼光。

要不是周宣的舅舅,反复和他提起这个年轻人很优秀,那么自己,第一眼看上去就不会相信了认为这是一个小骗子了。

老头先是一怔,随后笑容扩散笑道:哈哈……你就是陈林对吧!快请坐快请坐……”这老头很客气,陈林也不矫情的坐下。

老头这时呵呵的手中把玩着一只小什物,像是一只古朴的钥匙,随后看着陈林道:这是我前两天无意中得到的一个小玩意,小兄弟你帮我掌掌眼……”

陈林接了过来,反复的看了两遍,知道这老头你在考他,不假思索地说道:这东西是假的,如果老先生您是花大价钱买的,那就吃亏了,是现代的一个赝品,这东西在景德镇应该多的是的,能做批发了……”

哈哈!老者点头笑道:这对对,果然不错,我的一个老同学是个文物专家,他给我看的,说这东西是假的,但是也有一些自诩懂得文化的年轻人,却说这东西是真的,我想这东西不管是在我的手上,还是在别人手上,咱们只看东西,不要看实用东西的人,好比看一个人,就看这个人的品质如何是真是假,不要看这个人的家世背景,是不是做官的有没有钱,这些东西都是在一个人的真实本质之外,即便这种东西可以增加这个人的含金量,但却永远无法以假乱真,鱼目混珠……”

陈林呵呵笑了笑,而旁边的周宣则看了一眼老者道:爷爷,你说着说着又跑题了……”

啊?对对对,你看我又跑题了,我的意思说啊,陈林这年轻人不错,很不错,哈哈……”

这时,一个保姆模样的人走进来说道:周先生,是医院来的电话……”

老头笑着摇摇头,好像不厌其烦的样子。

走了过去接了一通电话,这他又转身走了回来。

看了看陈林说道:小伙子,我也是觉得你这人很特别,和其他的年轻人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浮夸,很浮躁,你却很沉稳,或许你有独到的见解,老夫现在就一个难缠的问题一直受到困扰,就是……呵呵,我想自己开一家医院,但又有些舍不得现在的这个院长的身份,我当然不是官迷,实话实说我现在也不缺钱,就是想用什么办法更好的去帮助别人,可能我说这样的话,你会感觉我很虚伪,但我的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因为我这个人的事业特别顺利,几乎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风雨,是医学世家,随后又出国留学学的西医,回来便是医学专家的身份,又到了教授级别,又成了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我现在名利都有,但是心里总是空空的感觉,想为普通老百姓做点什么?我这么说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恶心,或者虚伪……”

陈林摇头。

呵呵,老先生,我觉得你一点儿不虚伪,你很坦诚,因为这是你的真实想法,一个人如果衣食无忧,名利双收之后,你也会觉得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做点善事,可能有些人不这么认为,但是我却觉得,我一个人在富裕了之后,才会很大方地去帮助其他人,如果一个穷的自己都吃不上饭的人,还去救济别人,这是善举,但却解不决不了实际困难。

嗯,对,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就想找一个,穷一点的地方,那里的人看不起病,或者没多少钱看病,然后我就在那里助人为乐,你看怎么样?

好啊!这是大好事啊!利国利民,民垂千古,永载史册……”陈林心里也嘿嘿笑:利国利民也利我……

那个……老先生,建院的具体位置你找到了吗?要不要我帮着参谋参谋……”

好好,深得我心深得我心……”

陈林哄着老头子哈哈哈的笑着。

并且展开地图,陈林说道:医院最好建在北方,越往北的地方越穷,当然,井冈山和革命老区那些地方也很穷,但那里最近在搞红色旅游,慢慢的会好起来的,而且那里是咱们国家红色的发源地,吃水不忘挖井人,国家以后肯定会大力扶植的,咱们还是再往北一点,靠着内蒙古这样的地方建立医院吧……”

陈林差点就说瀚城了。

这时,周宣在旁边插话说道:对了,我上次和舅舅,往北去看什么诸葛亮后代那把假扇子的时候,路过一个地方的瀚城,那你不是很发达,我还看到了很多的泥草房,在那里建立医院怎么样?

老者皱皱眉,还没说话,似乎在沉思当中。

啪!陈林狠狠拍了一把:对了!

这一声把老头吓了浑身一突突,吓了一跳。

陈林笑道:宣萱这个主意不错,我也觉得那挺好的。

周宣撇了撇嘴,那目光中透露出早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意思。,

陈林也讪讪笑了笑,明白自己的心思让周宣这小妞儿给发现了。

心里不禁暗想:这女人啊,漂亮就可以了,别太聪明,这太聪明了,啥秘密也藏不住,这以后要是在一块得多可怕啊……

众人正笑语风声的。

这时,一阵高跟鞋和皮鞋声音。

只见外面走进一男一女,男的挺帅的,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女的虽然三十多了,但打扮却很时尚,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很爱化妆的,虽然上了点岁数,但是好的化妆品啥的也没少往脸上捣扯……

萱萱,妈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小不漏齿懂不懂……还有啊,别和陌生人走得这么近……”

嗯?陈林一愣,心想:这个老娘们穿着的都很时尚,怎么一说话嘴里就喷粪呢。

而那个中年男人也看着几人不禁皱皱眉,那样子像是不敢说老头儿,也说萱萱。

唉,你这孩子,我正准备给你办出国护照,嘉市的师范学院简直太差劲了,你应该去外国,去接受国外那种教育,现在你看看你,还是大咧咧的,万一去了国外可怎么办?

萱萱站起来,嘟囔了一句:爸妈,谁说我要去国外了?人家我在国内呆的挺好的,这里有老师,同学,关系都不错的,去国外我认识谁啊?而且我也一点也不喜欢外国的环境和外国人,还是国内比较好,比较舒服……”

……你懂个什么?那男人皱眉道:你看,你爷爷就因为去了国外,学了西医,回来之后成了医学教授,你爸爸我也是出国留学回来也有了自己的成就,你母亲也是……你这孩子,应该知道,不出国根本就没出路,你出国就是镀金了,再回来那就不是你了,而且……而且我现在和你妈妈都后悔回国了,如果我们早留在国外,我们的待遇会更好的……”

陈林弄明白了,原来这是两个假洋鬼子。

国人出国有两种人,一种人是在国内大骂这个国家不好,但是到了国外却加倍的思念这个国家,并且给予国家许多贡献。例如孙中山革命之时,那些愤慨离国的人均慷慨解囊,支持孙中山革命,就连黑色会青帮,也是大力无条件的支持……

但毕竟是一个国家,要运营光靠这些人还不够,但起初的资金都是国外华侨捐的。

还有一种人就是这种人,这种人大多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回国还竟装假洋鬼子,实际上没什么学问能耐了。

陈林发现这老头儿也沉默不语,低着头看着一张报纸,那样子也像是挺讨厌这对夫妇的,相比较,他更喜欢自己的孙女了。

你是谁?这时,那个中年妇女上下扫了一眼陈林,目光极为的不友好。

你好,我叫陈林。

陈林?没听说过,对了,我弟弟倒是说过一个小子,什么倒腾旧货的叫陈林,就是你吧?这女人说着话眉毛挑了挑,一副的不屑之色。

妈,什么倒腾旧物的?人家陈林是文物鉴定专家,还是医学……”周宣解释了一半,被她老娘冷冷一扫,她老娘那张嘴也像是鸡屁股一样把她的话打断了:萱萱,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要和这种人来往,你应该去英国,看看那里的绅士,你就会发现,男人还是英国的好……”

咳咳咳!!!旁边周宣的父亲狠狠咳嗽了一声。

这娘们也反应过来,心想:坏了,自己男人还是华夏人了,怎么一不留神,差点把心里的小秘密给说出来了。

萱萱,回自己房间去……”萱萱父亲周康说了一句,随后扫了一眼陈林,自己坐到沙发上,和老头儿道:爸,咱们商量商量新建医院的事情,其实您要建医院是好事,这样咱们就可以多赚钱,我的一个朋友在京城大都有一块地皮,位置虽然有点偏,但那也是京都天子脚下,人流密集,有钱的人极多,我相信咱们广告好好打,再加上您这个回国的医学专家,肯定会在京城有一席之地的,那样比在嘉市成就大的多,咱们家的收入也会翻几十倍……”

老头儿有些听不下去了,身体有些哆嗦,回头指了指自己儿子周康:…………你给我住口……那个,陈林啊,就依你,明天……明天我就和你去瀚城考察,咱们的医院就建在那,多为穷人治病,行医本来就是行善,万不能被备有用心的人做不齿之事……”

老头儿说着狠狠瞪了自己儿子一样。

爸,你……”周康愣住了,回味着老头儿的话,自己父亲要建医院是大好事,但只有建立在京城繁华都市自己才能赚更多的钱,瀚城?那什么地方?没听说过。

随后把火气都发到陈林身上。

……你这小子,你谁?你和我父亲说什么了?周康说这话,浑身气得有些抖动,陈林淡然笑了笑:没说什么。就说建医院的事儿。

陈林表面笑,看着周康要吃人的样子,心想:小子,有本事来咬我啊?

医院的事情?周康眉头蹙起。

随即狠狠道:好啊,我说我父亲这么好好的院长不当了,要自觉建医院,而且这医院不再有钱的地方建,还都要在穷的地方建?我算是明白了,原来这都是有预谋的啊?就是你小子想从中赚钱对不对?

嗯?陈林挠挠头,这医院要真实在瀚城自己的那个小区旁边落成了,小区房价涨价了,那样房子卖出去了,五个亿贷款还了,那真是能赚一笔钱的。

这小子脑筋转的还挺快么,不是白痴……

这时,周老头子站起身哼道:你不要胡说八道!这是我今天会见的客人,我们今天才刚见面,正在商量建医院的事情,怎么可能人家从中赚钱?

周康唉了一声:这肯定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是你老糊涂了,被人骗了还给人家数钱呐?

滚!老头儿气得大喝一声:我老糊涂了?我虽然岁数大了,但心里还是明白的很,你……你和你媳妇,满脑子里全是钱,你们恨不得搬进钱眼里去住了!天天惦记着建医院的事情,你们倒是想从中捞钱,不进算计我这个老头子,你们连女儿都算计,你们让她出国干什么?见哪个英国人?是不是上次那个什么八杆子打不到的英国皇室?哪有你们这样做父母的……”

周老头子气得浑身发颤,周宣帮过来给老头儿顺气。

爷爷,别生气,别理他们……”

周康咧咧嘴:呀,你这丫头,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在国内能有什么出息?

这时,周宣老娘也过来劝导:就是,国人素质低,人家英国人素质多好,几百年的绅士礼节,国人啊,大多是一群农民……”这女人说着话还鄙夷的看了陈林一眼。

周康也撇了撇陈林:你是干什么的?家里是农村的还是城市的?你的学历又到了什么程度?什么文化程度?

陈林呵呵笑了笑。

他仔细想:自己什么文化?这还真不好说。

自己应该一直待在山上了。

记忆力好像没什么文凭……

不过,他想起陈楚,还有陈处身份和家里的一些信息……应该是农村的,大杨树县大杨树镇小杨树村的……文化么……应该是初中,高中好像没念几天,又据说陈处这货是初中都没有念几天了。

陈林挠挠头,先不细究了。

这个……我家是农村的,呵呵,文凭么……小学应该毕业了。

呵!周宣老娘冷笑一声:小学毕业?农民?哼,我就说农民没有素质吧,真是如此,小学毕业我看都多余了,让农民读书,就是国策的失策,农民本来素质就低,就不应该让他们念书,不然在学校里也是影响城里的学生,他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素质,你看看见了我们这么半天了,连一句叔叔阿姨都不叫……”

……

喂呀?

陈林眼里都是笑意。

心里因为气愤,就像是忽然什么被冲开了一样,像是捕捉到了一股记忆的碎片。

遇到这种装叉的人,陈琳差点扬手一巴掌抽过去。

你说的不错。陈林微微笑了下:对了,你手上的链子应该是英国制品吧?陈林指了指又道:嗯,高档货啊,上面有英文印字。

嗯?这女人抬起手链,冷冷道:还算你认得,这是英文的缩写。皇室的。她说着高高的昂起头。

是么?陈林笑道:理应是皇室的,不过上面的花纹细致却画工拙劣,应该是仿品,产地应该是水南一带,不用说别的,英国皇室如果有这样拙劣的画工,应该推出去行事绞刑了,还有,这东西不是纯金的,冷眼一看这光泽就是镀金……而且……”

陈林轻哼一声:这东西有些年份,如果所料不差,应该是清王朝末年,八国联军在华夏抢去的,不过抢的应该是民间的东西,当时由于洋务运动,华夏境内也有百姓仿制国外的花纹,但仿制的不伦不类的,形同小丑,你的这件东西确切的说应该是英国这个强盗国家从华夏抢走贫民百姓的玩意儿,然后再经过二百多年再高价卖给一个华夏国的女人,并欺骗这个女人说这是英国皇室的至宝……对不起,您刚才说英国人都是绅士,我不应该揭露他们其实是强盗和骗子,骚蕊,真是骚蕊……”

……”这女人脸气得通红,看了看这链子。

你胡说!她索性摘了下来,陈林笑着走过去拿过链子轻轻颠了颠:你这分量比重就不同,金子很重,很压手的,你这相对于轻了,而且,你看这表明的金漆还有后补的痕迹,因为古代的金子提炼的不纯,一般八成金就是官金了,肯定这是在英国后又刷了一遍的金漆……唉,英国这个骗子国家,把你给骗了,我替你诅咒他们……太无耻了……”

陈林说着把链子递还给她,不去理这女人已经猪肝色的脸。

又走到周老跟前,不急不缓的掀开左手手腕,只见在他的手臂有一个半尺长的护腕,拉开护腕,陈林在里面抽出一根银针。

随即冲着周老太阳穴刺去。

你要干什么!周康叫了一声。

而周老却动也不动。

陈林一针下去,随即又掏出一阵刺入老者的鼻下人中,接着又抬起他的手,刺入他左右的虎口穴,随即轻轻黏动银针,并且冲着周康冷冷道:别动!你没发现你父亲都被你气抖了么!再这样下去,他容易心肌梗塞的,容易被你气死!你没发现他话都说不出来了么?

周康愣了愣,发现老爹果然张着嘴,出气有些费劲。

而周宣母亲也不聒噪了。

周宣则眼泪要涌了出来。

陈林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有我在,没事的。

周宣嗯嗯点头,手轻轻拉着陈林衣角,并且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父母。

周康这时忙拨出电话。

随后走了进来:我的朋友,医学专家霍建马上到……”

火箭?什么名字。陈林不去理他,而是继续黏动银针。

过了两三分钟,门开了,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男的走了进来。

陈林冷冷扫了一眼,心想:这小子不愧叫火箭,是够快的。

怎么回事?这人看到屋里的情形问了一句。

没事了。陈林此时慢慢把银针拔了出来,周老随着银针拔出,呼吸也变得匀称了。

不禁有些惊异的看着陈林:……你这是什么针法?

嗯,只是中医的一点皮毛了,算是刺激,刺入太阳穴是避免血流进入脑中,形成淤血,而虎口人中是刺激也是稳定你的心神,刚才周老你怒气太重了,我不这样,真怕你有个闪失,对了,周老以前可能也是农民吧,不然你刚才不会那样激动了。

老头子叹了口气:是啊,我们三代贫农,我父亲砸锅卖铁让我去留学的,这个不肖子……”

周老头子还想说什么,陈林摆摆手道:周老,别动气,你岁数大,得压住火气才行。

周康咬咬牙:霍建,你去看看我父亲怎么样了?

周老头子哼了一声:我已经好了,不用你假惺惺的。

霍建这时道:周院长,还是让我给您看看吧,毕竟……毕竟您身体最为重要了,再说了,让来路不明的人扎针这不符合医疗常识……”

医疗常识?周老头子哼了一声:我是院长,我不懂的医疗常识?

霍建忙缩了缩头:周老,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用多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而且刚才这小兄弟的手法熟练,晕针轨迹也是珍贵,尤其是黏动银针,是古医术中……应该是伏羲针法的一脉,这种针法据说失传了……那个,小陈啊,这里太吵了,我们去楼上我的书房好好聊聊医术,没想到你竟然会古代针灸,唉,年轻人真不错,色厉内荏,厚积薄发,你这个年轻人太有秘密了,走,咱们顺便再谈谈建医院的事情……”

周老头子说着竟然挎着陈林的胳膊,亲近的像是至亲一样。

……爸,你不能和他谈医院的事啊?那是咱们的家事……”

周老头子根本就不理他。

又冲周宣呵呵笑道:萱萱啊,你也和爷爷过去,爷爷待会有好东西给你。

是吗?周宣擦了擦眼睛,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刚才爷爷是怎么回事。

而周康本来也是学医,但到了国外觉得学医不如学经济来钱快,便学经济学。

周康看三人走到了楼上,紧紧的咬了咬牙。

霍建,刚才你看到那小子使的什么手段?真的是我父亲说的什么古代失传的针灸么?

霍建眉头动了动,说道:周哥,刚才我没看仔细,但周院长不会乱说的。

哼,没想到这个乡巴佬还有两下子。周康捏了捏拳头。

霍建眼睛转了转,轻轻笑道:唉,一个乡巴佬而已,即使有两下子在周哥面前也只是一只蚂蚁,周哥要想弄他轻而易举,周哥,小弟说句不该说的,以您的身份跟一只蚂蚁斗太小题大做了,您随便挥挥手,这只小蚂蚁可能就不在了……”

周康愣了愣。

虽然心里有气,但经过霍建一提,不禁拳头紧握,心里暗想:杀了他?未免有些太过了吧,但有一转念:无毒不丈夫,杀了他又怎样?一个小农民而已,再说是他自找的……

周老头的二楼也是古色古香,很多什物也有不少仿古的色彩,只是作为装饰用了。

周老头子气色缓和了很多,在一张舒适的黑皮椅子上坐定,这才呵呵笑了:对了,陈林啊,你这针灸是和谁学的?前两天周宣,还有他舅舅陈桥跟我说起你我还有些不相信,认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年轻的医学高超的人,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是我老头子孤陋寡闻,呵呵……”

啊!小时候跟我师傅学的,不过我师傅现在消失了,我也在找他……”陈林回了一句,这也是他心里的实话,但现在周老头子看来这却是故意搪塞了,肯定他的师傅更厉害,所以他才故意不说,也可能是像这种的医术高人,一般都是非常低调,喜欢隐居的,不喜欢世俗,怕被打扰,也是让人可以理解的。

周老头子想了想便顺着陈林的话说:哎呀,真是可惜了,我还真想见一见你的师傅呢,我正想开一家医院,就缺这样的医术高人,陈林啊,刚才咱们说到瀚城那个地方,我以前的时候也下过乡插过队,是在春城,离瀚城不是很远,那个时候春城也很穷,瀚城就更穷了,只是没去过,这么多年了还真挺怀念那些地方了,咱们这两天便找个时间,去实地考察一番看,现在我已经不缺钱了,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有些心结,可能有些人会说我虚伪,但是我是真心,实心实意,想做一些善事,为那些偏僻的医疗落后的地方,做一些贡献。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陈林点着头,想到自己的某一天,如果回来晚了五个亿的外债,再剩下几个亿的话,可能也会拿出,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再多一些的钱做一些善举的。

对了……你刚才的施针方法……”周老同志说得有些脸、红,他的意思陈林也明白,就是想问,刚才是怎么针灸,力道和尺寸,还有一些具体的经验。

这些东西都是失传的,不断医学都是家传医学,有很多的规矩,例如传儿不传女,各个家族医学都敝帚自珍,所以导致很多高明的医术都失传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