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神医保镖

原创作者:久石本尊,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陈林 张冲 冰冰 楚哥 老百姓 这里 砖房 陈楚 花卉 地方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啊,是这么回事。”陈林擦擦汗。

这下好,刚下山,老婆孩子就都有了,这可真够省事的,而且还有了事业,手下还有一票兄弟,只是这事业是赔钱五六个亿,一帮兄弟都是道上混的,天了。

说着话,车开刀了县城开发区,这里面建筑面积极大。

但曾经大多是荒地,建地面积大也没用,根本没人来这里住。

陈林挠挠头,随后手捏着玉扳指。

眼睛往四处扫着。

“张冲,咱们在小区周边转转看看。”

“好嘞。”张冲答应了一声。

随后在周边转了起来。

陈林看到的是除了荒地,就是满眼的泥草房。

这地方有人能来住就怪了,除非……

陈林皱皱眉,玉扳指中散发出清凉的冷气,让他思维不断快速延伸。

心里不禁想到:“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楼卖出去,而且变废为宝,第一点,就是修路,这里要通车,不禁通车,而且路面要加宽,通车还要通公交车,一块钱就能从瀚城跑到这里,这样是首要任务,第二,这里应该有个学校,高中或者大学,如果要迁到这里,那这块地皮可就值钱了,五个亿算个屁?真要是瀚城师范学院迁到这里,这块光是地皮十个亿都不卖,更别说现在已经建了小区了,所以这样看,这边是个宝地,要是……在这里再建一座医院?呵呵,那就更是寸土寸金了。”

老百姓买房子位置是关键,再者也要看方便不方便了。

只要做到这里有学校,有医院,房子不愁卖。

心里有了打算。

62

陈林咂咂嘴,说的都挺好,但实际情况是没钱啊,没钱怎么办?

一切就只能是纸上谈兵了。

而且……这里的泥草房得扒掉,想办法让老百姓动迁离开这里,或者……让他们把泥草房换成砖房,北京平这样的房子,这样让人看着舒服,楼也会好卖的。

就像一处高档小区旁边有几座别墅,能显得高档小区的漂亮,如果旁边是几座公共厕所,天天有人在这里往外掏大粪,这小区可就跌份了。

陈林捏捏玉扳指,心想:先做点有用的,怎么能让这些老百姓主动修房子?

陈林眉头皱起,让这些老百姓修房子,不能强来,只能智取,让他们心甘情愿才行。

忽的,陈林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心想就这么办。

这也是为今之计,先把眼前的困难解决,等以后发展好了,再给这些百姓一些实惠吧。

陈林把张冲叫到了跟前,把让老百姓把土房子扒掉自己盖砖房的想法说了。

张冲咧咧嘴道:“楚哥,这些老百姓在这里承包了不少的土地,是有钱的,但他们可不愿意重新盖房子。”

“有办法。”陈林呵呵笑道:“你找几个农村老娘们,就和她们说,这里要动迁分楼,土房子是两平顶一平,如果是砖房,那就是一平顶一平,这些老百姓自己就扒掉旧房子盖新房了……”

“啊?”张冲张大了嘴,咂咂嘴挑起大指拍马屁赞叹:“楚哥,高,实在是高。”

这些老百姓还是有钱的。

虽然在瀚城这种不发达城市,也可以说是穷地方。

但不能说穷地方的就没钱。

比如内蒙古,那些放羊的人家都是百万以上的家资,这在如今的天朝已经算是很牛叉的百姓了,算是中层以上,别看GTP吹的挺厉害,那是官方的GTP,是国家的GTP,人均的GTP不是很高,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世界差不多200个国家人均GTP排名,天朝在中等偏下……说是人均收入低的大穷国不为过,国家高世界第二,但老百姓低……

内蒙古那些普通百姓的人均GTP远远高于普通百姓,甚至高出沿海发达城市白领的人均GTP。

而在县城这种地大物博的地方,拥有耕地多的百姓他一年的收入很惊人,二三十万不成问题……

大都数的老百姓土地少,每年收成少,所以收入没有这荒地的老百姓多,相差很大。

别看这里荒凉,都是土财主了。

大多数人家在这里支起个房子,属于看地的,春种秋收都是雇人,自己不干活,开着私家车晚上回瀚城的楼房里住去。

陈林出了个损主意。

张冲这货是个人精。

溜溜达达的走到附近村里几个农村老娘们跟前,呵呵笑着:“大姐,问个事儿,这有没有要卖房子的啊?”

“咋?你想买?”一个正在织毛衣的女人撇撇嘴:“喏,那边一堆楼还没卖出一户呢,这破地方谁来买啊?”

“不,我只买农村房子,不要楼,我家亲戚是市里听到消息,想在这里多置一些房产。”

“啥消息?”

“啊?”张冲呵呵笑了:“没啥消息,我瞎说的,对了,谁家卖房子啊?”

两人聊着。

这妇女也很热情,主要是张冲这人是自来熟,而且话里话外总是有话。

最后这女人来劲儿了,直接问他买房子干啥。

张冲被问了七八遍,这次放低声音:“大姐,小点声,这里要动迁了,土房是两平顶一平楼房,砖房是一平顶一平,我想买一套破点的砖房,你千万别走漏消息……”

“啊?有这事?我肯定不说……”

……

这一下午,很多小车过来打听问谁家卖房子。

整个寂静的荒凉村落一下子火了,消息不胫而走,不禁没有人家卖房子,而且已经有人开始拉砖了。

又有人传出消息,占地不算,只算老房子的地方。

这些老百姓哼哼唧唧的。

有人大声吵嚷:“行,我不占地,我盖两层小楼行不?盖三层行不?那给不给多算面积?”

……

陈林也装作买房子的,不过却被老百姓呛了出来。

“你们城里人就知道会占便宜!知道动迁了来买房子?我们也不是傻子,晚了!”

一下午,已经有七八户农家开始拉砖了,没拉砖的也在清理院子,准备大兴土木。

“楚哥,牛啊,哈哈……”张冲拍手笑了。

陈林摇摇头:“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啊,这条路必须得修上,而且学校和医院必须要有才行,瀚城师范学院估计是迁不过来的,那么,要是在这里弄一处私立高中,比较严格的,比较优越的,例如贵族高中这样的学校,再弄一个医术高明的医院,咱们的房子就不会压在手里,五个亿欠款还上不说,我们还能多赚五个亿,这样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现在研究医院和修路的事情。”

张冲嗯嗯点头:“对,这是大事了,这也需要更大缺口的资金。”

张冲眼睛转了转道:“楚哥,那你看天盟那边的事……”

“嗯,张冲啊。”陈林叹了口气道:“混要是能混来钱也行,混了一通,赚不了多少钱有意思么?这个社会怎么能有尊严,钱多了至少有一大半人瞧得起你,自然腰杆自己就挺起来了,不管是尊严,素质,必须建立在一个经济非常高的基础上才行,如果老百姓都吃不饱,买不起楼,上不起学,去不起媳妇,治不起病,你还和他提尊严?提素质?他能骂你姥姥,所以咱们还是先发展经济吧。”

张冲咧咧嘴,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陈林。

“楚哥,你真变了,不过我还是支持你。想想也对,咱们还有五个亿缺口没堵上,这才是正经事了。”

“嗯,张冲,你马上带我去那处花卉基地看一看,我看看那边花卉是怎么回事?”

张冲点点头,随后开车先去加油站加点油,两人奔杨柳村花卉基地而去。

本来以为这农村的路好不了哪里去。

但却很平整,沿途还有人在修路。

张冲介绍道:“楚哥,这些路都是你修的啊,当初你说这里要弄花卉基地,首先这路必须要通才行,这样才能弄个像是世博园一样,有人参观,可以收门票,可以发展旅游,还可以卖花……”

陈林点点头:“路子是对,但就是步伐太大了,走的太快了,这样发展没十个亿的底垫根本拿不下来,仗着这里的土地比较便宜,但是……这里的气候不是很好,不依山不傍水,不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发展花卉很难啊,而且发展花卉的地方都是发达城市,老百姓吃喝不愁了,才能相识满清王爷似的遛鸟斗蛐蛐,你看这里,老百姓都还扛着锄头铲地呢,他又那个心情么,有条件的人游花逛景扯犊子说是情调,埋汰老百姓不懂得情调,他要是没有钱,再去游花逛景那就不是情调了,叫不自量力……”

两人说着,很快到了花卉基地。

陈林看过去,好大一片占地。

这也太大手笔了。

张冲继道:“楚哥,这里面有日本人投资的两个亿,现在两个亿已经扔进去了,要是发展不起来,这块地就归了日本人了。”

“怎么和日本人合作了?”陈林问。

张冲道:“楚哥你上个月说应该发展经济,不要管他是哪国人,还说咱们要发展就先要认清自己,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不能明明自己有地方不如人家还硬是不承认,还说咱们不能当爱国贼。”

“爱国贼?”陈林呵呵笑了。

心想:也对,不如别人的地方就应该学习,要是不知道去学习敌人的优点,那最后还会像是满清政府一样,用大刀弓箭对付英法联军的洋枪洋炮,把好不容易建筑的铁路和通讯电杆都拆了,兵骑马,传递消息不用电报而恢复六百里加急快马,这样认不清自己,空喊爱国口号,有个屁用,不输就不正常了。

流血牺牲不解决问题,知己知彼才是王道,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没什么用,不怕死你就死去吧,敌人不怕你死,而是怕你活着杀他。

……

“楚哥,到村子里转一转么?你还是这个村的代理村长呢!”

陈林剧烈咳嗽了起来。

“有这事儿?算了,算了,够惊喜的了,我就不过去了,在附近转转就行。”

两人没惊动别人。

随后把车又开回了县城。

陈林摇摇头道:“步子走的太大了,如果我真是陈楚,如果我真失忆了,那么我曾经肯定是个五分钟热血,而且还是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妄人了,不过,那样的我竟然也能混出这样子?唉,混成这样还不愁,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张冲呵呵笑了。

两人回到小区。

张冲知道他要去看柳冰冰,索性在楼下等着。

陈林从后备箱拿出一堆玩具,想了想没给柳冰冰买礼物了。

索性看到花坛里的花,正是涨势良好的‘蹿红’。

陈林薅看一把,随手捡了一根麻绳拴上,然后扛着一袋子玩具上楼了。

下面的张冲不禁莞尔一笑,心想:这家伙,给孩子买一大袋子礼物,却给媳妇抓一把破花,还捡了一根麻绳拴上了,这种事也就楚哥能干的出来。

63

张冲看到走入大楼,这才摸出电话打了出去:“龙九,龙九,我是游蛇,已经确定,这人就是陈楚不会错,请指示,下步我该怎么做……”

陈琳朝楼上走去,心里在掂量着说辞,每次见到柳冰冰有些激动,主要还是她那双眼睛,极为的清澈见底,又极为动人。

仿佛能看到他的灵魂深处,陈林心里觉得,人的目光真的能秒杀一切,至少看到柳冰冰,他就像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似的,浑身的不自在。

到了顶层,还是那个女秘书迎了出来,秘书笑吟吟的:“陈先生您来了。”

“额,不用这么客气,哈哈……”陈琳干笑了一声,那个女秘书做了个请的手势。

“柳总也是刚回来,说到底陈先生来的还正是时候了。”

门开了,柳冰冰正坐在老板椅上办公,看到陈林,她蹙了蹙眉:“陈先生,你怎么来了?”

“额……我就是随便来看看。对了,我还带来了一些玩具。”

陈林说着打开身后的袋子,柳冰冰一看,里面全是塑料枪之类的,还有,飞机大炮,变形金刚,越看眉头越紧。

“你带的这些都是什么啊,真是的,他现在根本玩不了,他还这么小,只能看到一些东西,你多抓一抓小球之类的,你的这些东西他都要三四岁的时候才能玩,而且你的这些东西东西用塑料的,容易刺伤他的眼睛,小孩三四岁的时候也不懂事……”

“额……是这样啊!”陈琳尴尬的挠挠头。

随后把那一把蹿红的花抓了过来,慢慢递了过去:“这个给你……”

柳冰冰眉头更促起来了:“这是什么?”

“啊?花儿啊。”陈林咧咧嘴。

柳冰冰看着笑了,这花一看就是刚从花坛里拔出来的,根部还带着泥土。

陈林也有些不好意思。

讪讪道:“本来是给你买了一盆兰花的,不过中途有事,兰花丢了,也快到瀚城了,而瀚城这地方没什么稀奇的东西,等到了小区门口,我就抓了一把花,这个……”

陈林说着脸上有些红。

柳冰冰淡淡道:“别解释了,我去找个东西,不然这花儿就死了。”

她说着去找了个花瓶,随后慢慢把花移栽到花瓶当中,又放在窗台上,此时窗户开着,微风慢慢的吹拂进来,窗帘轻动,柳冰冰的衣服也轻轻地随风摇摆。

一时间美不胜收,尤其是柳冰冰一米七八的身高,完美的模特身材。

柳冰冰把花弄好,看了看花瓶地步,那意思是想在下面钻一个窟窿,但手头上没有工具,陈林也看了出来,跟着过去帮忙。

两人站在一块,鼓弄着花瓶,柳冰冰一阵淡雅的体香传入鼻孔。

她回头撇了撇陈林:“你还是第一次给我买礼物。”

“嗯?是吗?”陈林愣了愣。

柳冰冰摇头道:“算了,不说了,你要是没事就回去吧,我还要办公。”

“哦,我看看小孩儿……”

陈林说着走到旁边的房子。

看到婴儿还在睡着,怎么看怎么和自己挺像。

嘴就更咧开了。

心想:这不是在做梦吧!自己应该跟师傅在山上搭个18年,怎么这个小孩儿和自己这么像,不会……自己只有一个哥哥吧!

心里嘘了一口气,万一自己真有一个哥哥,那……柳冰冰可就是指你的嫂子了。

……

在柳冰冰这赖了好一阵。

柳冰冰催了他好几次,陈林这次讪讪的站起身,往外走了。

柳冰冰白了他一眼:“我已经结婚了,你又不是陈楚,你给我钱干什么?”

“这个……我不是有50%的希望么,这两天我也想了,如果我真的是陈楚,那该多好,但万一我要不是……如果要是实在找不到陈楚,我能不能……”

陈林说了一半,有些卡壳。

柳冰冰冷冷道:“不能……你才多大?想法还真不少,赶紧走吧,回去慢点开车。”

陈林挠挠头下楼了。

见张冲的车还在,跟着坐上了车。

“楚哥,回哪?”

“嗯,去龙七那里吧。”陈林淡淡说了一句。

“好。”张冲答应了一声,把车开到了县城。

陈林找了一家旅店住下,住在场子里还真有些不习惯。

过了一阵,龙七打过来电话:“楚兄弟,你到县城了?”

“嗯,到了。”

“行,我这就过去,顺便我把你老爹带来,老爷子挺长时间没出门,正好我今天去的时候他打算去赶集,集镇上能有什么好东西啊,我就顺便把她带到了县城,顺便和你见一见,你看看有没有感应。”

“嗯,这样也好,我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哥哥或弟弟,不然也不会这么有感应,我忽然觉得好和这些人挺熟悉的,包括你,就像在记忆里也都有影子,但是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而我跟师傅在山上18年的记忆却很清晰,所以现在也有一些的郁闷。”

“额,了解了解。”龙七说完,随即挂了电话。

又过了一阵子,给他打了过来:“楚兄弟,我跟老爷子在楼下的面馆吃面呢!你也下了一道吃点吧。”

陈林点了点头,刚好自己也有点饿了,简单收拾了一下其后走出房间。

县城这地方相对于嘉市来说比较落后,就像一个是城市,而一个是乡村,以至于现在有很多人怀念过去的那个时代。

倒退几十年那个热心青春的时代,轰轰烈烈的时代,虽然那个时代有些时候真的可能穷的吃不上饭,但却是大家一起受穷,没人把钱看得特别重,那个时代虽然穷,那你去了看中,更是人情和友谊,那个时候同志只是单纯的同志,菊花也只是一种花。但那个时候的人情味儿特别的浓,那个时候的陌生人的友谊,其是这个年代你至于其它年代都不会懂得的。

而这个年代,两极分化极为严重,人情似纸,被冲击的物欲横流,快乐也只是欲望之后空虚的面纱。

下了楼,在窄窄的街对面有一家面馆,此时落日黄昏,面馆乌度的玻璃窗当中,影影灼灼的有着几桌人。

陈林走到了街对面,拉开面馆的门,看到了在一侧窗子旁边坐着龙七和一个五十来岁的男的。

两人正吃着面。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