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神医保镖

原创作者:久石本尊,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陈楚 龙九 飞剑 完颜洪烈 师傅 冲脉 完颜 九妹 第三重 结界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不是。龙九摇摇头道:这南疆九层是龙家人,但也有一层是外姓人,这外姓人有姓金的,姓晋的,还有复兴完颜,基本上都是远古跟进来的民族,当时发现这处结界的并不是我父亲一人,也有这几个姓氏的人,这几个姓氏虽然只有一层人,但完颜和金姓的人功夫也了得,龙家倒是想把他们驱逐出去,但恐怕会来那个败俱伤,所以便双方约定,只能一姓带一人而来,我父亲带了我,便这结界处只能是我与我父亲而来,那金姓和完颜姓都是带着他们长子进来。

是这样。陈楚咧咧嘴道:那你父亲偏向你啊!

龙九摇头道:他也也不是偏向我,只是龙家这十个兄弟姐妹都好强的很,而且除了我跟龙七哥,其他几个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

陈楚咧嘴道:你还不算心狠的?

我当然不算!龙九轻哼道:和我四姐比我算不算善良的?

陈楚想了想,还真是,不禁点点头。

龙九又道:其他几个兄妹没有一个是善良之辈,父亲准备在我跟龙七哥里面挑一个继承人,不然用其他几个兄妹那龙家肯定会有大的风波,打算从小就培养我跟龙七哥,但龙七那人根本不务正业,性格和你差不多,跑了出去在外面四处惹乱子,一会儿去泰国,一会儿又回天朝打黑拳,兜里有钱就花干净不可,父亲只能培养我了……而完颜,和金家,晋这三家培养的都是长子,而且练功的速度不比我若,尤其是那个完颜昭,已经冲脉第七重成功,金木水火土已经金木水各自能形成十七把幻化金剑,实在厉害,他的修炼如同妖孽了。龙家的上层心法,当然也是这四家联合创出的。当然,目前最厉害的还是我爹……”

龙九正说着,一股淡淡之气传来。

龙九不禁怒气道:竟然是他……”

83

师傅,是谁啊?

应该是……不用你管,你好好冲脉,这次冲脉的时间应该较长……”龙九说着已经站在洞口外面。

陈楚呲牙咧嘴的,感觉这冲脉就像是屎憋,极其的疼痛难忍。

正难受着,外面果然传来了声响。

咦?这不是九妹么?

虽然龙九在洞口堵着,但那说话人还是露出头来,他见到陈楚,忙脸色变了变。

陈楚也看清这人,头上戴着一个冠,黄橙橙的,应该是金的,而身上穿着一身白衣,背后披着一个斗篷,这斗篷是金色。

现代人根本没这种打扮的,陈楚咬牙忍痛,知道这肯定是的那什么完颜或者姓金或者姓晋的乱糟糟的家族了。

九妹,这人是谁?那人虽然穿的非常好,但是身高一般,比龙九还要矮一些,身体显得健硕,但五官有些小,眼睛细长很窄,很是奸邪样子。

是谁用不着你管,完颜洪烈,你怎么进来了?

呵呵……我进来怎么了?我哥哥可以进来,我难道就不可以进?

龙九冷冷道:祖上有规矩,咱们龙、金、完颜、晋四个家族除了家族只能带一家族成员进入结界,你如何能进来?岂不是坏了结界的规矩?

规矩?规矩还不是人定的?完颜洪烈冷冷一笑:九妹,再说了,我要不是进来,也不会发现你带了个野男人进来修炼,这男的谁啊?小白脸啊?呵呵,九妹,你不是不喜欢男人么,还说什么一辈子不嫁人如何如何的,没想到还在山洞里藏了个小白脸,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啊,我那个大哥还傻乎乎的等着娶你呢,哈哈哈……”

完颜洪烈,这是我徒弟,我带他进来修炼不算破坏规矩。龙九冷冷亦道:倒是你,破坏了四家的约定!

我破坏?你九妹都能带外人进来,我这个完颜家的三公子进来怎么了?再者说,这南疆,还有这南疆的结界,本来就是咱们四家一同建立的,凭什么你们龙家一家独大?现在外面一提南疆,都说是你们龙家的,我们完颜,还有晋和金两家都连个嘴唇都不沾,就许你们这么霸道?这哪的道理?

……”

你什么你?九妹,既然你都在这里藏个男的,也不在乎那样了吧,不如这样,这件事我也不说出去,你跟我也好一回,我保证不和外人说,怎么样?

这人眼里露出邪念。

龙九已经怒不可遏,美目满是愤怒,贝齿蹦出几个冷冷的字。

你找死……”

龙九说着两手形成手刀,看似白嫩软软的双手,但形成手刀,暗劲奔涌,如两条青蛇迅猛至极朝着完颜洪烈刺去。

呵呵……九妹,你还像小时候那样泼辣,哈哈,别以为你很厉害,以前家族比武我打不过你那是让着你,哈哈,正好今天还有山洞,咱俩正好……”

他嘴里说着,两手成抓,手掌翻动,手抓抓向龙九两手。

他这两抓在虚空铿锵破响,亦然是练到了老成的外家功境界,内家功对外家功,他两手抓住龙九手臂,龙九掌力化针,往外一震,震开他的手抓往里劈,完颜洪烈退后闪避。

两人打了十多回合,完颜洪烈两手忽然交叉,意识涌动,身后倏地出现四把飞刀的影子,这四把飞刀悬于他的头顶上端,寒光闪烁。

龙九忙蹙眉退后两步,贝齿要紧,意识一动,身后也闪出三把飞剑的剑影。

……你冲脉四重?

呵呵,九妹,不好意思,你别以为整个家族就你修炼如何如何的高明,其实这里我比你进来的还早,只是我父亲偷偷带我进来而已,我这人啊,一直谦虚,懂得忍辱负重,知道啥叫黄螂捕蝉黄雀在后吗?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冲脉四重,你紧紧三重,远不是我的对手,你这小徒弟好像在冲脉第三重,啧啧啧,可惜啊,动不了,今天就要死在我的刀下了。

你不能杀他!龙九冷冷一句,亦是驱动飞剑,像是要随时攻击。

不杀他?得了吧!完颜洪烈撇嘴道:九妹,你算龙家妹子里最漂亮的,你……你要是答应嫁给我……我就不杀他,不然你知道的,四重对你三重,你毫无胜算,再说我并不比我哥哥差,他虽然冲脉到了七重,只不过比我早生了几年而已,我以后肯定会超过他的……”

找死!龙九意识一动,三百飞剑直接朝他切了过去。

而完颜洪烈头上悬着的飞刀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出三把与龙九飞剑撞在一处,虚空内发出铿锵之声,撞击一起的三把飞刀与飞剑化为无形,龙九再动,那一把飞刀已经抵住她近前。

九妹,你应该知道这飞刀的厉害,即使你内家功再高也比不了这飞剑飞刀,他的速度是意识驱动,比子弹还快,你先杀了你这个徒弟,然后……然后我也舍不得杀你……”

完颜洪烈随即忿恨的看着陈楚,快步走到近前。

双手形成抓型骂道:死小子!九妹是我们南疆最漂亮的女人,你竟然敢和她有染?你找死啊你!我杀……”

龙九惊叫了一声,但她眼前亦被飞刀抵住。

陈楚这时咬牙淡淡道:完颜洪烈对吧?你说了,飞剑飞刀是由意识所控制,子弹的速度都不如他,嗯,你说的很对,我了解了……”

完颜洪烈双眼吐出,一副的不甘,他的身体矗立直挺,而在他的后心插着一把一尺多长的飞剑。

陈楚整个人汗涔涔的,咬牙挺着说完最后一句,直接昏了过去。

过了许久,他才幽幽醒来。

龙九在洞口内大青石旁而坐。

师傅,吃了吗?陈楚咳咳一声。

你躺一会儿吧,你都昏睡了一天了。龙九语声平淡冷漠,她一直这样,陈楚也不奇怪了。

一天了?陈楚感觉身体是有些虚弱,但看着外面天色亦然擦黑。

仔细回想,自己并没有冲脉第三重成功,在危机关头,他忽然感觉屁股下面动了动,正是那把飞剑,拼着最后的希望,陈楚意识驱动飞剑,竟然杀了完颜洪烈。

你这次算是伤了元气了,飞剑还没练成,你强行驱动,现在你自身消耗严重,飞剑也消耗极重,有可能修炼要退步。龙九呼出口气。

退步也值了。不然你就……”

龙九摇头道:谁让你这么心急,我就怎么样?我才不会那样!我父亲留给我三只保命飞剑的,不到危机关头不然使用,而一使用不是伤了对方就是至于他死地,这次完颜洪烈死了,有大麻烦了,他毕竟是完颜家的三儿子。

陈楚嗯嗯点头:对了,他尸体呢!

龙九淡淡道:我藏在洞口深处了,等晚上再弄出去埋了,既然完颜家不顾信誉让三儿子进来了,那其他家恐怕也会这么做的,这结界可见都是互相欺瞒,白天要去埋他的时候怕万一被人发觉就麻烦了。

陈楚点点头。

龙九淡淡道:我去抓一条大蛇吧,你就在洞里带着,我抓回来给你烤着吃。

她说着走走了出去。

陈楚眼睛转了转,石壁上曾经写,龙九也提到过,修妖,修魔之法是服用修炼之人的内丹,而内丹在人的丹田,那东西可是大补……

修炼有几种方法,灵药、练气、还有练习内丹,现在修炼都是灵药练气和炼体内的内丹三者结合,更是事半功倍,这内丹是存储修为的地方……

陈楚咬咬牙暗想:老子既然连大帝舍利颗粒都服用了,那玩意就是人被焚烧后炼化的,也算是人了,那么这内丹有什么不能吃的?

陈楚脑中倏地一闪:石壁上记录着,相由心生,歧途成魔……

陈楚用力晃了晃头,深呼吸口气,觉得自己用陈林这股性格根本做不成这事。

忙捏住玉扳指让自己意识强烈一些,随后意识中碰触陈楚那个性格球。

眼前一昏一暗,陈楚猛的睁开眼,嘴角挑起一丝邪笑,整个人的思想亦是变了。

什么歧途成魔?不歧途被人杀了又如何?如果成魔能不被人杀,又有何不可?

他不再犹豫,掏出一颗大帝舍利颗粒,弄下一点点粉末进嘴里,恢复了一些体力,站起身朝着洞的内部走去。

内部黑暗至极,陈楚没有用手电,怕万一龙九回来发现就不得了了,这丫头肯定会阻止自己这样做。

洞口内还分好几个岔路,陈楚有些着急,心想龙九这家伙到底把尸体藏在哪了?

不禁手捏住玉扳指,一股股清凉之气让他镇定下来,仔细辨别方位,虽然这洞内错综复杂,但捏住玉扳指,让他聪慧异常,脑力是常人的百倍。

很快辨别出方位地图,走了两三分钟,发现一处乱石堆,陈楚冷笑一声,心想:小龙九,你还挺贼的,很怕自己干坏事。

把乱石掀开,里面果然是完颜洪烈的尸体。

这里气候清爽,尸体保存完好,陈楚不及多想,把他衣服撕开,想起洞壁上写着内丹是在丹田之内,随后掏出飞剑,直接刺了进去。

鲜血迸射,沾染陈楚双手。

但此时他顾不得那么多,时间就是一切,等龙九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他双手血淋淋的在里面掏了几把,把里面的内脏掏出扔掉,果然摸到一颗硬硬的小球。

球体坚硬,带着血丝和凝固的脓血。

陈楚闭上眼,脑子里念道:这是熊胆,是熊胆,是熊胆……”

血淋淋的熊胆都照吐不误,血腥亦然是这几天习惯些了。

虽然闭上眼,但嘴里还是感觉到那股作呕的血腥。

陈楚感觉那内丹在口中还在跳动,但他直接硬是咽了进去。

防止咳出来,忙又往嘴里塞了一把大帝舍利颗粒的粉末。

陈楚又怕被龙九发现自己干的这事,忙跑到洞口,弄了不少柴禾进来,引火把完颜洪烈的尸体开烧,这算是焚尸灭迹了。

反正这里是南疆,又是南疆的结界,在这里陈楚也看出来了,强者就是一切。

如果今天不是自己意识控制飞剑,可能自己就被杀了。

就算龙九最后关头用她爹留给她的保命飞剑杀死完颜洪烈救了自己,那也是实力的释然。

人本来就是吃肉的,有些爱狗的人士说不许吃狗肉,那猪肉鸡肉就该吃了么?有些信佛的人说可以吃三净肉,便是不是自己所杀,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被杀,和不是因为自己而被杀的动物就能吃他们的肉……这虚伪可见一斑,如果某一天明白了植物可能也会有切肤之痛,干脆饭也别吃了。

陈楚长吁了一口气,出去整点水洗了把脸,洞口内冒出鼓鼓的黑烟,很恶臭。

但陈楚反而体内蒸腾爆发一样,忙跑到大青石上去运功打坐,片刻,竟然又恢复了白天的状态。

丹田内绞痛无比,继而像是要内力爆棚的样子。

陈楚忙掏出飞剑垫在屁股底下。

随即蹦!的一声巨响,一股洪荒般的气流在他体内徜徉。

这就是冲突解溪穴……第三重穴么……”

陈楚感觉体内之力充盈无比,浩瀚如同烟波,第三重所感便是浩瀚,拨打,深远与广邃,能感悟天地,日月星辰的灵气,感悟天地,一草一木,皆然有心,皆然有灵……

陈楚再次端坐巨石之上,意识散发出去,甚至能感悟到身遭一颗小草的气流,像是一颗微小生命的呼吸。

……真不错,这就是冲脉第三重?陈楚再次意识凝结,感觉自己的皮肤,每一个毛孔,至于虚空内,而虚空中许多微小的气息随着他的吐故纳新而从皮肤内进入身体,陈楚意识中感悟到天空的一弯新月,还有散布的星辰,似乎也有莹莹的光淡淡的进入身体。

而他丹田内气息充盈,似乎进入了冲脉第三重的中等程度。

倏地,陈楚眉心动了一动,深邃的空中,灵气遁显,慢慢的在他头顶上方汇聚成三把隐隐飞剑的影子,而他神识再次一动,第四把飞剑也跃于头顶,正是那把炼制沟通的飞剑。

陈楚睁开眼,看到这一幕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此时,他听到脚步声传来,忙意识一动,忙收了飞剑,并且意识选择陈林的那股记忆团。

这股记忆体算是武痴,如果学习也应该是学霸那种的,就知道用功不明白享受是什么。

只能用这样的性格来学习之用了。

龙九提着两只野鸡上来了。

嘟囔道:每天都吃暴戾的动物,今天吃点新鲜的。她说着话,脸色旋即变了变道:怎么……似乎哪里不对?

龙九俏鼻嗅了嗅,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

陈楚转回头,挠挠头道:师傅,是那个……那个玩意儿,我觉得把他烧了的好……”

…………”

龙九忙进了洞府,陈楚也跟进。

龙九怨恨道:你怎么把他给烧了?

师傅,烧了总比埋了好啊,如果是埋了,万一走漏了风声被挖出来,那麻烦可大了,毕竟他是完颜家的三公子啊,不如烧成了一堆灰烬,到时候一扬,谁知道那是谁啊?

龙九面露焦急之色。

过了半晌道:你这混小子,怎么这么的大事不和我商量商量?

我这不是想给师傅一个惊喜么?

屁!龙九踹了陈楚一脚:混小子,你这算个屁惊喜啊!你害人不浅了你,唉,要是让人知道咱们杀了完颜三公子,麻烦可就大了,一场干戈也是免不了的了。

陈楚摇摇头道:师傅,要不以后也麻烦,你看这叫什么完颜洪烈的,还对你图谋不轨呢,再说你们在南疆,你龙家一家独大,其他三家肯定看不下去的,早早晚晚得分出个大小王来,不如早点下手,把他们全部出掉算了……”

滚蛋!龙九打了陈楚一巴掌:你竟瞎说,我看看烧剩下多少了……”

陈楚又抱了一些柴禾进去,看着里面熊熊的烈火,陈楚又往里加柴禾。

龙九蹙眉道:他也算是一代高手了,这次死在你手里,也算是死于非命……”

龙九说着,忽然蹙眉:陈楚,你……你没拿他什么东西吧?

咳咳……师傅,你看你说的,我哪能是那种占小便宜的人哪?我啥都没拿。

我倒是不是说他身上的贵重物品,我是说……好吧,我相信你没那么做。嗯?你好像冲脉成功了?

额,刚才我冲服了好几颗大帝舍利颗粒,好像冲突了第三重经脉解溪脉……”陈楚说着眼神看向别处。

龙九直视着他:是吗?陈楚,撒谎可不太好,一连服用好几颗大帝舍利颗粒?你也不怕被反噬烧死!

额,师傅啊,我想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再说了,还有一句话叫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媳妇套不到流氓,再说今天也够险的,我必须学好本领保护师傅你啊,所以刚才一狠心,吞了七颗大帝舍利颗粒,没想到人品大爆发,竟然让我冲突了解溪穴,嚯嚯嚯!这都是师傅福星高照啊!

滚蛋!龙九恨到:你真没……没挖此人肚腹内的内丹自己服用吧……”

陈楚忙一脸正色道:师傅,我哪能是那种人啊!我对天发誓!我绝没有挖他的内丹,咱们修炼一途,靠的就是自觉,就是努力刻苦,我怎么能做那种啖人的事情呢?再则,前两天师傅已经教导过我,那种是容易走火入魔的,容易修魔,成妖怪的,我是不会那么做,舛误师傅你的。

龙九见他说的铿锵有力的,心里微微放心了一点。

好吧,只要你没有那么做就好,陈楚啊,那是人,不是……不是熊,也不是大帝舍利颗粒,毕竟那是血淋淋的,你如果那么做,真成了恶魔了。那样你和魔鬼有什么区别?你以后还不得吃人啊?

咳咳……师傅放心啊,我如果遇见这种魔人,我非灭了他不可……”

龙九白了他一眼。

看着火差不多褪尽了,剩下一堆灰尘,让陈楚把灰尘收走,直接扔到山下,融与小溪之中。

这完颜洪烈的尸体划了灰土,灰土又被小溪冲散,肯定喂鱼了。

陈楚咧咧嘴,感觉人生啊,就是这样的一个轮回,算了,以后不吃这河里的鱼了。

回来的时候,龙九已经把野鸡扒皮了,架在架子上开始烘烤。

阵阵香味亦是让人十分的迷醉。

火焰的映衬下,龙九的容颜更是绝美倾国。

有那么一刻,陈楚也有些恍惚,觉得在这结界中,如果不出去,就这样的过,两人差不多……陈楚挠挠头,感觉像是神仙眷侣了。

但很快龙九把他的梦想打碎。

扔过来一块木头砸在他脑袋上:看看看!还不快过来烤肉,让师傅烤,你不怕天打雷劈啊!

好好好。陈楚说了几个好,然后过去烤鸡。

野鸡倒是不错,但扒了皮就没多少东西了。

陈楚突破了第三重冲脉,感觉肚腹空空的,恨不得吃下一头熊了,不禁嘀咕:就两只小破鸡,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你说啥呢?

没,没啥哈。

烧鸡烤好,龙九拿了一只小口的吃着,慢慢的往下撕扯着鸡肉。

陈楚则大口大嚼着,恨不得把鸡骨头都嚼碎了。

吃完后,灭了火。

龙九这才道:咱们过几天得回去了。

回去?这就回去了啊?师傅,我觉得咱们还得多呆一段时间才行,你看这里的灵气多充足啊,修炼也快。

龙九摇头瞥了他一眼:知道师傅对你好了?

嗯嗯,师傅,你对我就像亲老娘对我那样好。

哼!龙九起伏一下,真想一脚把这货踢飞。

知道我对你好,你还竟和我惹祸,我准备用保命飞剑一只打飞完颜洪烈的飞刀,一只再让他受伤,你却杀了他,短时间还行,要是时间长了,完颜家肯定会发觉的,再查出你这个外人进来,很容易会怀疑你的,所以还是早走的好,再说了,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让你快些突破解溪这第三重经脉,如今你已经突破第三重了,已经能与天地沟通,与日月星辰沟通,能吸收他们灵气,幻化三把飞剑,你已经有了临危保命的本领了,我也不担心太多了,你这样也算是可以出师下山了……”

陈楚啧啧嘴:师傅,我要走,你也走不?

龙九美目低下想了想:我当然……也得出山,在这里得闷死,再说我还有任务在呢。

陈楚挠挠头:好,好,只要师傅跟我一起出山就好,不然我自己修炼得闷死……那个师傅你是不是没吃饱啊?我再去给你打两只野鸡野兔啥的吧?我怕你晚上吃不饱饿。

呵!龙九哼了一声:你就说你自己是饭桶算了,别把我也扯上好吧,我不饿,你要是饿了自己下山去打野兽,对了,你先幻化一下飞剑我看看……”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