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潮汕爱情故事

原创作者:刘暢Ocean_,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1.5 细妹 子健 杰仔 吴嫂 档口 老大 吴哥 老家 这样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阳光抢着道旁树的空隙斜斜地射入车窗,三个钟的车程胡细妹兴奋地望向窗外连眼都没有眨几下,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出远门的她即便有些忐忑,却也舍不得错过掠过的每一幅新奇。

出发前,老胡特意给细妹买了一部她奢望许久的苹果手机,并叮嘱她说“到那里,听你子健哥的话,多用点心学东西!你也成年了,那社会不像在家里也不像在学校会有人照顾你让这你,总之啊,凡事多个心眼!。”

细妹觉得父亲的话说的又俗气又无用又很想笑,因为在她心中她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人,而且能力也远胜于老姑和胡太。

车到了广州客运站,细妹背着双肩包,提着手拉箱,扎起来的马尾辫显得很是干练。她赶忙打通子建的电话,嘟嘟嘟…

“喂,是细妹么?”子健抢着说,“我就在站台c出口,你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我啊,一件白色的短袖,牛仔裤!”细妹说,“我觉得我也在c出口啊,没看见你呢?”

子健在人群中寻觅了下,在他一米五八的高度下垫着脚俯视着人群,终于发现类似的衣着,在电话里说,“哎,这样傻姑娘,你是不是拿个红色的手提箱?”

“是啊,是啊”细妹说,“你在哪里呢?”

“你回头。”子健说完就挂了电话,伸起了左手。

细妹回过头就看见一个个子不高的人,把不停摇晃的手伸得很高,朝她走来。

“都长这么大了,你要不说你的样子我还真找不出来。”子健说,“行了,走吧!先上车,车就在那边,停久了该抄牌了!”

说完子健便提起了细妹的红色手拉包,朝车的方向走去。细妹看着这个平头略显微胖的子健哥,忽然在这个陌生的大城市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一辆银白色的面包车穿行在满是绿荫的街道上,车里子健对细妹说:“这位司机,你就叫他吴哥吧!本地人也是我们的同事,专门负责拉货。这样,你先打个电话给你父亲,给家里报个平安。”

吴哥手紧握着方向盘转过头微笑着对细妹打招呼,细妹也礼貌的点头便拿出手机拨通了老胡的电话。报完平安后,子健又说:“这样,一会我们先去住的地方,你自己去整理下,整理好了呢,我们再去档口。”

细妹说:“好的,可能我还要买一些生活用品。”

子健说:“没问题,住的地方楼下就有仓买,很方便的。”

细妹点点头便好奇的看向艳阳的车窗外,一栋栋闪着光的高楼大厦,五颜六色的商铺,高低起伏的高架桥,对于细妹来说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这时吴哥顺手打开了车载电台,大概是调频88兆赫,罗大佑磁性的嗓音飘荡在整个车厢: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下了内环路,车慢慢的停靠在一栋与周边相比略显低矮的灰白色6层楼前,子健拉开车门下车对细妹说:“到了就是这里,来把行李给我,我们就住在6层。”

细妹下了车简单的看了下周边的环境,子健又说:“左边是所学校,好像是什么搞音乐的我也不是很了解,那不远处右边那个高层,就是上面写着“广州汽车配件商城”的,我们的档口就在里面,很近的。”转过身对小吴说:“这样,你先去停车,然后就回档口看着先,让杰仔回去吧!”吴哥点了一支烟说好的,便开走了。

仓买店,简单地购置了些生活必须品,细妹便同子健上了楼。听子健说住的地方是一套小三居,细妹的房间大概10多个平方,其他两个房间一个住着小吴夫妻俩,另一个是子健自己的。

因为提前便知道她要过来,几天前吴嫂便帮她简单的打扫过这个房间,因此大约两个钟的时间都不到,细妹便把房间内的一切都整理妥当。最后对着桌子上的小镜子整理下自己的头发便高兴地关上了房门。

不是很宽敞的客厅里摆着一张茶几,上面满是泡功夫茶的器具,茶几的左右散乱着几个小凳子,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个液晶电视,细妹想这大概是他们下班后休闲的地方。

细妹推推坐在长椅上打盹的子键说:“子健哥,我整理好了。”

子健迷糊着清醒过来说:“啊,这样那好我们去档口吧,差不多也该吃午饭了。”

沿途子健又同细妹介绍了好多关于她即将上任的工作和档口的事,子健说刚到广州的时候也是在这里打工后来认识了个山东朋友,两个人便研究搞汽车灯饰,那个山东人帮他在内地制造拿货子键这里的档口负责出售,据说子健当时还特意的去了趟山东实地考察,就这样再互相信任之后子键的生意就有模有样的做了起来,时间一久老家的年轻人有的效仿、有的便到子健这里来学徒,譬如说他的结拜兄弟张氏兄弟,不过现在张家老大也自己开了家店铺。

至于细妹的具体工作就是照看档口兼记账,工资每个月2000元,奖金提成什么的另说看效益,对于初来乍到只在老家兼职赚过300元外卖费的细妹来说子健给的工资价钱让她开心的在脸上浮现出笑容,她忽然觉得仿佛这里的空气都远胜于老家,汽车的尾气时髦过老家的青草香,街道上的雨水沟也胜过老家的鱼塘干净。

一走进配件商城,里面的工人似乎都认识子健,都同他打招呼“呦,郭总带个美女秘书回来”“健哥,一上午不见哪里发财去咯?”“老郭,昨天那货已经发车了到时给我结账。”子健则是笑呵呵点头回赠他们。

子健的档口是在一楼中间左右的位置,里面琳琅的摆满了汽配灯饰、一个收银台、几张凳子。

子健说:“这样,这个是记账本,卖出的货就记录在里面。价钱呢,看这个绿色的物品台账本,如果说认识我的想要降价或是批发,我不在的话就立即给我打电话。眼睛里呢有点活,没事的时候多擦擦地和商品上灰尘。你第一天来我也就不说那么多,多多学习吧!慢慢来不懂就问!”

细妹点点头说:“好的。”

子健说:“这样,那你先看一会档口吧,我去下3楼的库房。”

吴哥说:“不用我陪你去么?”

“不用啦,今天你老婆不在没人煮饭,你快去买快餐啦。”子键又说“记得去佳乐快餐哪里买,那个东北老家弄的干净些。”

当他们两个离开后,细妹一个人哼着歌心情愉悦的看着店。

到了晚上细妹见到了吴哥的老婆,吴嫂是佛山人因她妈妈生病了,白天便回佛山看望下。

半年后。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就这样渐渐地日久了,也是因为细妹的性格比较外向开朗的缘故,6层的小三居里多了个开心果,汽配城里多了个小老板娘。

至于细妹是怎么成为老板娘的,细妹说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可能就是和子健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平日里对她又很是关心、照顾,让她感觉很有安全感;子健本人私底下也经常和吴嫂说很喜欢细妹这姑娘,可碍于自己大过细妹几岁怕细妹会嫌弃,便不敢开口。吴嫂调侃的说:“哎呀,怎么会?哪个姑娘不喜欢年轻有为的老板,刚好合适,还不到30岁老什么老,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就这样经过吴嫂的说和两个人便好似顺水上的舟,水到渠成了。

其实两个人初在一起的时候子健就问细妹觉得他怎么样,细妹笑着说:“你呀,给人感觉很憨厚,老实,靠得住。不过样子么...好像一个中年小老头,哈哈。”

子健无奈的笑着说:“我,长得是丑一点,委屈你了。”

细妹说:“诶呀,人家开玩笑啦,你人最好了。就是总傻傻地说这样,这样的,那到底是哪样?哈哈。”

子健说:“这样啊?口头禅说了好多年了,都说习惯了,你别笑我啊。”

可是毕竟两个人多少有些年龄上的代沟,细妹年轻喜欢追求新奇的事物,而子健的注意力则全部放在生意和交朋好友上,两个人除了偶尔的节日一起出去逛逛街吃吃东西,平日里完全不像其他小情侣那般你侬我侬。

时间又是一个闷热的晌午,细妹穿着粉色短袖,无聊的摆弄着收银台上的小风扇,像这样的日子一年来她已经习以为常,突然一早就出去谈生意的子健打来电话说:“这样啊,你告诉吴嫂晚上不用煮饭了,张老大,就是二楼档口的张老板啊,说好久没一起聚一聚了准备晚上请客吃饭,我晚一点把吃饭地址短信发给你。”

(这里的张老大,便是之前提到的子健老家的结拜兄弟张伟翔,几年前张伟翔从老家出来投奔子健,由于很有经商头脑加之家里比较富裕没几年便摸清门路在汽配城里开了自己的档口,不过和子健不同他做的是车载音响的生意。值得一提的是他老家还有个叫张伟杰的弟弟,也就是杰仔。)

细妹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好,便挂了电话。其实对于这样的活动细妹也已不像出到广州时的那般热情,除非是去KTV才能多少勾起她的一点兴致,毕竟她很自信地认为她有那十分动听的声音。

晚上不到七点,按照子健的指示打的去了黄沙那里的一家海鲜酒楼,毕竟是潮汕人靠着海边长大,最爱吃的还是那一股鲜味。

到了包房,子健正在同张老大闲谈旁边还做这个低头玩手机的年轻人,看到她们进来张老大便站起来说:“诶呀,细妹来了,快快上座上座。”

细妹说:“不敢,多谢,张老板请客呢!”

“诶呀,可别叫老板,都是家乡人,不说让你叫我张哥么!哈哈。”张老大碰了下旁边玩手机的男生说:“杰仔,别玩了认识一下,这位是你胡哥的老婆,跟咱们是同乡,快叫嫂子。你以后也要在这里混,哪天让你嫂子也给你介绍个像她这么靓的靓女。”

子健笑着说:“女朋友、女朋友,还未结婚呢!”

张老大说:“诶呀,那不是早晚的事,还那么不会说话,怎么现在管老婆叫女朋友时髦啊?哈哈。”

“叫姐就好啦!”细妹抢过话,然后看向杰仔说:“你好。”

杰仔站起身看着这个似乎和自己年龄相仿长相很是清秀的嫂子,突然磕巴的说:“姐,姐姐,好。”

子健看大家都站着,便说:“这样,不要介绍啦,赶紧都落座吃饭啦!都是熟人,来吴哥、吴嫂。”

“张老板,你看杰仔这孩子又靓仔了好多哦!”吴嫂一边坐下一边对着张老大说。

“哎,是靓仔但就是不上进!”张老大说。“这回来广州要好好学手艺,不然能有什么出息。”

“没见,你有什么出息”杰仔发出只能他自己听清的嘀咕声。

吃过饭后,张老大因为喝的开心便又组织大家集体去唱KTV,歌声嘹亮又幽暗的房间里,五颜六色的灯光照着迪斯科球反射到屋内,伴着摇塞子的游戏声,气氛很是梦幻。

不过,细妹对这类纯粹为了喝酒而喝酒的游戏向来不感兴趣,听过几首歌后,她便坐到点歌台前,点了首她中意的歌曲唱了起来:


人渐醉了夜更深

在这一刻多么接近

思想仿似在摇撼

正在游戏的杰仔突然被这宛若天籁的女声所吸引,不禁走神的放下骰筒专心地听了起来。

情难自禁

我却其实属于

极度容易受伤的女人

不要 不要

不要骤来骤去

请珍惜我的心

如明白我

继续情愿热恋

这个容易受伤的女人

不要等 这一刻


请热吻…

一曲过后,细妹似乎若有所思地放下麦克风,转过头看仍在热情游戏的他们,突然和杰仔专注的眼神相对,回过神杰仔赶快不自然的拿起杯啤酒一饮而尽,不敢再看细妹。

过了一会,细妹走过去同子健说:“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

张老大听了说:“是不是吃那个海鲜弄得,那让杰仔先送你回去吧,他刚好要回去收拾屋子。”

由于喝了酒子健眼神关切而又迷离,又舍不得离去便顺着张老大的理由说:“那这样,吴嫂你们三个一起回去吧,有你照顾细妹我也放心。”

吴嫂笑着说:“行,子健可会关心人了,放心吧我回去给她烧点水找点药吃。”

张老大回过头拍了下杰仔的头说:“别喝了,你嫂子肚子不舒服,你帮忙给送回去,然后刚好收拾下你的东西。”

被突然一拍,杰仔喷出一口酒来咳嗽到:“哦,哦!好的。”

子健笑着说:“那就辛苦杰仔了,改天健哥再请你和你哥一起吃饭。”

杰仔擦擦嘴马上说:“不用,不用,应该的。”

回到那栋小白楼下吴嫂搂着细妹的腰走在前面,杰仔吊儿郎当的点支烟跟在后面,看着细妹的背影,脑海里不停地回响着那首《容易受伤的女人》,其实他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可就是不由自主地回味着。

到了楼上,细妹去房间换衣服准备冲个凉,吴嫂则急急忙忙的跑去厨房包水回头对杰仔说:“你随便坐一会啦,时间还早不用听你哥的急着回去。”

杰仔漫无目的的四处环顾,看到阳台里有个通往天台的楼梯,好奇的说:“吴嫂,我可以上去么?”

吴嫂说:“可以啊,哎都是晾晒的衣服很杂乱的,你随便啦。”

听完,杰仔便叼着烟走了上去。所谓高处不胜寒,即使楼层不高,但夏夜天台的风还是会吹得人精神。他绕着天台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一个视野还算开阔的角度,他又点起一支烟,若有所思的想着些什么,哼唱到:“人渐醉了夜更深,在这一刻多么接近,思想“什么”在摇撼…”(因为忘了词,杰仔便用什么替代,不过什么两字也配着音调)

突然传来女生的偷笑声,杰仔慌忙的回过头,看见细妹穿着乳白色的丝质吊带连衣裙,散着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可却凸显那娇小可爱的脸庞,俏皮似的嘴角微微上扬,尤其是那双看着他的眼镜灵性又充满女性特有的温柔。

细妹说:“怎么,你也会唱那首歌?唱得不错哦。”

细妹也观察着这个慌张回头的男生,拿烟的动作还略显生疏,穿着人字拖、宽松的花裤衩、格子衬衫,似乎之前吃饭唱K都没有发觉还真像吴嫂说的,这有些杂乱的头发下一张秀气又精致的脸,眉宇间透着股帅气。

“没,刚刚听你在KTV唱,觉得很好听就胡乱哼哼。”杰仔踩了烟说:“你怎么上来了?上面很冷的,你不是不舒服的?快下去吧!”

细妹哼哼到:“干嘛?上来就赶我?我又不影响你”

随后细妹就趴到刚刚杰仔趴着旁边,大声地说:“哇,你还真会找位置,这里的景色好好哦,小弟弟!”跟着哼唱:“情难自禁,我却其实属于,极度容易受伤的女人…”

本想反驳的杰仔听到歌声,便没有打断她,也安静地抬起头仰望粉红色的夜空。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