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十指紧扣不爱你第七章

原创作者:徐米末,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周信 婶婶 呵呵 这么 依洁 但是 真的 爱情 怎么 这样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七章 徐米末
爱情的显示器再华丽,分辨率再清晰,也无法弥补内存容量不足的缺陷。电源彻底拔去的那一刻,只剩下黑黑的屏幕冷冰冰。倘若温柔无法再度挽回,愤恨只会成为爱情死机的最后一个病毒。
我们是活在这个世界里,但是这个世界似乎要用各种不让我们活下去的理由将我们驱逐出境,比如爱情。


婶婶摘下墨镜,眼袋浮肿,眼神游离。我知道她在此之前一定哭的很是惨烈,只是在周信觅的面前装作若无其事。一个女人一辈子如果嫁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那或许她就迷失了她的一生,这个说法似乎有些偏激,但是这个想法似乎在常人的思想里根深蒂固。
“要喝点什么吗?”我反客为主的说着。
“橙汁,谢谢!”她的语气似乎没有之前那么随和,有些僵硬的陌生。
“好的!”我示意让服务员过来,点了杯柳橙汁。
“我老公、、、、、不,我前夫最近好吗?”婶婶还是很担心周信觅。
“挺好的!”我有些诧异的回答,心想婶婶实在太依赖周信觅,离婚背叛都没有让她对周信觅丧失关心。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她一连说了三遍。
“您的橙汁!”服务员将果汁放到婶婶的面前。
“谢谢!”婶婶客套的回道,转而看着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把你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你却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你于心何忍,婶婶对你不薄啊。”
突然的话锋一转,让我觉得有点招架不住,或许这些真的早就该面对了,只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应对。
“你身为一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子,竟然做起小三,你乐意做这样的勾当吗?谁教你的啊?你爸?你妈?你老师?”婶婶的话语越来越让我按捺不住。
她已经不是我原来认识的那个温柔贤淑的家庭主妇了,但是站在她的立场,真的是我自己的行为威胁到、伤害到她了。但是我也没办法,对于爱情,没有对错,没有先后之分。
“我、、、、、、”
“你什么你,你还知道廉耻怎么写吗?我之所以压抑这么久,是因为我真的很爱我前夫,我甘愿忍气吞声,我甘愿蒙在鼓里。我不想戳破他的背叛,男人不花心,就不是男人。但是他的这种花心让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女人,失败的彻彻底底,我竟败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黄毛丫头。真的很可笑,我真的是愚蠢的没救了!”婶婶言辞越来越尖锐,“不过,我警告你,我不会祝福你们这对贱人的,你们也休想这么轻易的摆脱掉我。既然你们对我不仁,也别怪我对你不义,你们等着瞧吧,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说完这些,她就将那杯橙子直接整个的倒在我的头上。
“你在干什么,依洁。”刚好周信觅走进餐厅,抓住婶婶的手。
“呵呵,印念,你这小孩子心眼可真不少,让你不要对周信觅说我们约在这里,你却让他来了。你是故意让他来英雄救美,看你楚楚可怜的被我欺负的吗?呵呵,你得逞了啊,不错啊,怪不得能做小三,原来本领这么强大啊!”婶婶满眼愤怒的对我说着。
随即一记耳光落在她的脸上,周信觅还是忍不住了,这是他第一次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动粗,这种行为或许在其他人眼中是多么的不绅士,但是在我眼中,我看到的是他对我满满的保护。
“依洁,你是小孩子吗?你对一个小你十几岁的孩子做种事情,你觉得你活这么大有意义吗?”周信觅愤恨的说着。
“对,我活这么大就是因为没有意义才嫁给了一个从来没有爱过我的男人,我活这么大就是因为没有意义才让另一个打着家教旗号的女孩抢着了我自己的男人,我活这么大就是因为没有意义才会放弃我的事业全心在家伺候你!”婶婶说着越是大声,哭的越是厉害。
“我们可以不要在公众场合讨论家务事吗?走,走,别人都在看着我们!”周信觅拖着婶婶往外走,餐厅其他正在用餐的人都看着我们, 似乎都在看一出绝世好戏的上演。
“呵呵,现在怕了,觉得丢人了,那你就当初别做那么丢人的事情。半夜起床,两个人偷偷去开房,呵呵,想想就可笑,你们就这么饥渴吗?”婶婶嘴里吐出来的字句越来越刺耳。
周信觅一把捂住婶婶的走,直接拖到他的车上。我也跟着来到车子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整张脸都在发烫。可能是因为别人的异样眼光,更可能是婶婶的呵斥,总之,这将成为我人生的一大污点。
周信觅发动车子,一直往前开去。他递过纸巾,示意让我擦干头发的橙汁。
婶婶坐在后座不停地抽泣着,她的伤心难过我能够体会,但是她那些锋利的言辞和行为,着实让我很是厌恶。
“停车,跟你们两个待在同一个空间里面,我觉得自己都变得恶心!”婶婶大叫着。
周信觅靠路边停下车来,他拉开车门,直接把婶婶给拽了出来,随后飞速的开着车子离开。
半响我都没出声,我很怕我的哪句话没说对会引起争执。

如果一场战役,硝烟弥漫得不够彻底,那残留下来的炮弹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响彻云霄。如果爱情的净土被背叛给污染,那情感的生态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得以平衡。如果眼泪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那么微笑的弧度要经过多少的悲伤才能上扬。如果你只是你,没有任何冠名挂牌,那是不是周边就没有了那么多想去靠近你的虚伪人群。

“你怎么可以不跟我说一下,就私自去见依洁?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你家男人来看待啊?”周信觅满脸愤怒的对我说道。
“我、、、、、、”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回答,只是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对我发这么大火,让我惊恐不已。
可能是因为我的表情显露的过于紧张,他深表歉意的抱着我说:“对不起,宝贝,我不该凶你的!对不起,对不起,老公以后不会这样了!”
其实在那一刻,我的泪水早已沸腾,但是在他松开双臂,双手托着我的下巴的时候,我压制住了,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没事。
“宝贝,但是我真的要跟你说,以后无论什么事情可以事先跟我说一声吗?你看,倘若今天我没有跟着你,那依洁指不定还会怎么对你。我知道她其实表面上显露的很随和,但是内心里的想法是无法捉摸透彻的!”周信觅顿了顿对我说,“我和依洁早就感情破裂了,在你没还到我们家当家教之前就弄的很不可开交。那时候我经常出差,她就老是疑神疑鬼的觉得我在外面有外遇。每次出差回来都会检查我的行李箱,把我衣服整个都翻一遍,甚至拿起来闻闻衣服上是不是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说实话,一次两次我还能忍受,因为她是爱我的,怕失去我才这样做。但是这种接二连三的翻查,让我觉得我压根就是个不值得她信任的人。这样过下去,我会崩溃的,整天都像是被人监督一样,我承受不了这样的局面,所以就让她彻底的相信我有外遇。从那之后,我就很少回家吃晚餐,直到你的出现。”
我们两个在车里坐了足足两个小时,他将离婚的事情详细的讲述给我听。
寂静的黑夜里,两个人都蜷在沙发里沉默不语。可能太压抑,可能再这样下去,只会让两个人都奔溃彻底。周信觅始终还是沉不住气,将一句叹息划破了平静。
“我们就这样分了,对谁都好!”周信觅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呵呵,是啊,对你来说,很好!你从此可以随便去外面为所欲为!可是对于我来说,是万劫不复。我之后只会被人定义为单身妈妈,离婚妇女!这样子的我,只会是市场上的次品,尾货。你现在倒好,你满足了,摒弃旧货,抱得新的没人归。”婶婶抹着泪滴说着,“想当初,我放弃自己的演绎事业,退身到家庭主妇的地位,我是有多么的不舍,可是没办法,因为我爱你,我只想和你有个好好的温暖的家。这样你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在你的事业上叱咤风云,我始终做你身后的那个女人!可是这些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你至始至终都只考虑着你自己!你太自私,你为了那个家教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不要。你的爱情是至高无上了,呵呵,我呢?匀匀呢?我们跟你这么多年,都敌不过一个跟你相处不到半年的人?你怎么能,你怎么可能?”
“我怎么不能,我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松开手,我就算死也不能把她给放掉!”周信觅很是坚定的说着。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