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爱辗转千年【又名深情如你】

原创作者:西木槿M,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落雪 端炎 小姐 丫鬟 绿柳 开脸 将军 此生 丞相 花轿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将军府中一片喜庆热闹的情景,明天就是将军府与丞相府的联姻的大日子了,是皇太后亲自下的旨,若是抗旨……下场只有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君落雪自然知道下场,她不会去犯傻。她心中有所爱之人,却并不是那丞相府中的公子,是一个不出名的戏子,有人说戏子入戏,一生天涯;虽有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意;可是那又如何,她不在乎他的家世,因为她爱的从来都不是钱财;她不在乎他的出身,她嫁的人不需要门当户对,只需要情投意合即可。她希望他听不到这个消息,她不是贪图荣华富贵,也不是因为她不爱,只是深爱;因为圣旨上写到:大婚之日若有捣乱者乱棍打死。
君落雪坐在铜镜前一遍又一遍的梳着发丝,梳着梳着眼眶就泛红了,“端炎,我明天要成亲了,穿上那件你为我选的霓裳嫁衣可好?端炎,你明天千万不要来找我……”说着说着便停住了嘴再也说不下去了,趴在桌上抽泣起来。
天空泛着白色,朝霞爬上枝头偷偷向下看,染红了半边天空,喜鹊像是知情一样喳喳的叫着,预示着喜事的即将到来。
“小姐!小姐!起床了,奴婢伺候你更衣!”门被丫鬟急急的拍着,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呀,小姐怎么还没起,小丫鬟的手再次向门拍去,还没拍上门,门便从里面打开了让毫无准备的小丫鬟扑了一个空,君落雪一个闪身躲在了门后。
小丫鬟倒也没有什么怨意,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就拉着君落雪坐在椅子上,一张稚嫩的小脸上装起了严肃的表情,“小姐,你先在这里坐着,奴婢已经叫人去端了水来呢,还有呀!一会李婆子还要来给小姐开脸呢,开完脸后比现在好看多了。”
“绿柳,你怎么知道开完脸后比你家小姐现在还美啊!是不是你以前嫁过人,开过脸啊!”听着小丫鬟的话,君落雪忘记了昨日的那些伤感,心中忍不住起了调戏之意。
“小姐!!!”绿柳瞪了君落雪一眼,佯装生气的样子背过身去。
“哈哈!”昨天的伤感瞬间被绿柳这丫头给驱散了,这也就是她为什么会这么没大没小的,她手下的丫鬟只要是她信任的过的都是被这样惯出来的,她不喜欢尔虞我诈,她喜欢自然一点的东西,那些娇柔做作的人她一向都是不愿多看一眼的。
“小姐,端公子……唔……”绿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君落雪捂住了嘴巴,君落雪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发现后才松开了手,“绿柳,从现在起你要记住,过了今天端炎与我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再提到他的名字我们可能连命都保不住的,知道了吗?”
绿柳像是被她话中的严重性吓到了一样只是点了点头,君落雪叹了口气,如果说做到没有关系的话怎么可能?!端炎,我只能和你说一句抱歉,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这辈子找个人好好的过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君小姐,你准备好了吗?老婆子给你开脸了。”李婆子是这京城内有名的开脸婆子,好多达官贵人娶妻都是经过李婆子的手,开出来的脸和从前大不一样了“有些疼,还请君小姐暂且先等等。”说罢,从怀中掏出红色双线,中间用一只手拉着,两端分别系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上,形成交叉的三角。
“开脸”时,还边扯汗毛边念《开脸歌》:“左弹一线生贵子,右弹一线产娇男,一边三线弹得稳,小姐胎胎产麒麟。眉毛扯得弯月样,状元榜眼探花郎。我们今日恭喜你,恭喜贺喜你做新娘。”君落雪的脸颊被弹得红彤彤的,说实话脸真的还有些疼。
“赏!”君落雪的奶娘在旁边看着,等一切结束后才道。这开脸后自然是要给开脸人打赏的,否则会被看做不吉利的。
“小姐,你若在丞相府受了委屈别忘了还有将军府,将军府还养的起一个小姐。”奶娘拉着君落雪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那话莫名的听着听着就让君落雪流下了眼泪,“奶娘……”
“别哭,哭花了妆可就不美了,我们落雪要做最美的新娘。”
“好!”君落雪接过丫鬟递来的手帕,轻轻擦干了眼角的泪。
“盖盖头!”
君落雪的眼前被红色遮住,在盖上 盖头的时候,君落雪看见了门口的君落月,君落月脸上怨恨的表情也落入她的眼底,君落月是君落雪二姨娘所生,是她名义上的妹妹。
新郎的花轿和迎亲队伍很快已经到了将军府的门口,将军府外围了好多看热闹的百姓,皇太后所赐的婚可谓是金玉良缘啊!自然会有很多人来看看这一对新人,出了将军府,丞相府的门可不是他们寻常百姓可以进的,所以将军府门口的人自然比丞相府门口围观的人要比较多。
“请新娘上花轿!”喜婆看新娘出来了,大嗓门吼了一声,君落雪在身边两个丫鬟的搀扶下上了花轿。
“起轿!”喜婆欢欢喜喜的一甩手中的帕子,霎时间锣鼓声,喇叭声齐齐奏了起来,站在路两旁的丫鬟手提花篮向上撒花瓣,一路上各种各色的花瓣,夹杂着缕缕芬芳。
对不起,端炎,此生,我注定负你,把我忘了吧!
“落轿!”花轿稳稳的了落在地面上。
“请新郎踢轿门!”喜婆的话刚说完,轿门就被人猛地踢开了,宽厚的大掌拉起她的手,掌心的温度那么熟悉,耳畔是他独特的嗓音,“跟我走!”他拉着她出了轿门,冲开人群的阻碍。
“君小姐可要想清楚了,你这一走,丢的可是你们将军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性命。”身后冷冷的声音让君落雪顿时停住了脚步,伸手扯下手腕上的大掌“端炎,对不起!”说完就转身准备回到丞相府的门口。
“落雪……”听着端炎一声声的呼唤她觉得心仿佛在滴血,一步一步仿佛踩在刀尖上。
“落雪……你听着,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你若跟我走,我包你将军府上上下下性命无忧,你若执意要随他离去,那么就算我端炎看错了眼,爱错了人,从此,你与我再无任何交情。”
“我不走!”盖头下的君落雪早已泪流满面,她想和他一起浪迹天涯,可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掌心被指甲一点点深入刺进肉里。
“君!落!雪!希望你千万别忘记你今天的话!若有一天你反悔回来找我,我也不会再眷顾你!”端炎恨恨的看着远处的红色身影,然后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我君落雪,此!生!不!悔!”君落雪捂着胸口的位置痛不可言,她悔啊,她真的悔啊,可是她走不了回头路,真的走不了。
端炎,此生是我君落雪对不起你,我想对你说的是,我君落雪此生不后悔遇见了你,此生不后悔认识了你,此生不后悔我爱上了你,此生最后悔的就是离开了你,对不起,端炎,若有来生,下辈子,一张脸,为君倾城,那一世永不相负,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