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幽谷盲女——婚约

原创作者:凤飞_初临的眼睛绛婷的手,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妙晴 姑娘 冰心 幽兰 乳娘 姐姐 没事 一曲 婚事 公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三 婚约

妙晴平日一向是娴雅温婉,除非——乳娘又念叨起她的婚事,这门婚事是妙晴父母在世时替她定下的,准确地说,应该是指腹为婚。从小到大,她是从未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儒雅公子”,她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更别提嫁给他了。

“小姐,你已经十八岁了,也该嫁人了,不如我去和秦府那边商量商量,择个吉日把你和秦公子的婚事办了吧。”

“什么秦公子,哪家的公子啊?我说了我不会嫁的,阿姆,你怎么又念起这事来了?”每次提起这事,妙晴的语气便明显冷淡下来,别看她平日性情柔顺,骨子里也是个倔强有主见的,日常琐事她可以安分随和,关乎她终身大事,还非得这姑娘亲自认定了才行。

“小姐,小姐,这大热天的,你要去哪儿?”

“出去骑马。”被乳娘唠叨得郁闷了,妙晴赌气,出门骑马散心。

她身着一袭红衣,飞马踏花,直向城郊奔去,经过街道,引得人群纷纷侧目。

一路策马跑到洛阳城西郊的深山里,此时正是山花烂漫,只可惜芳树无人,花瓣随风自零,片片芳华纷然如舞,落满了曲折的山道。

妙晴眼见飞花就想练剑,于是她拔剑出鞘,纵身跃下马背。眼看落花逐水东流,她的脑中瞬间灵光一闪,剑花挥出一式飞花逐水,接着又是一路流畅的落英缤纷式和迎风花雨剑,却不想她的马儿突然受惊,一声长嘶,纵身一跃之下竟向她冲撞过来,妙晴不及躲闪,竟不慎失足落入水中。

待她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竹屋之中,朦朦胧胧之间,耳闻内室有女子轻微咳嗽之声。

“姑娘,你醒了!”身边这个脆若银铃的声音,来自一袭水蓝衣衫的少女。

“这是何地,我怎会身在此处?”妙晴正欲起身,却感觉浑身无力。

“姑娘莫怕,此处只有我和我家姑娘两人,方才我在山中采花时遇见你落水昏迷,便把你带回来了。”

“如此,便多谢姑娘相救。”妙晴欲起身行礼。

幽兰见她如此,便连忙上前阻止,扶着她笑道:“举手之劳而已,姑娘叫我幽兰便好,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殷妙晴。”

“哦,殷姑娘有伤在身,还是先躺下休息为好。”

刚照顾妙晴躺下,幽兰便听见竹帘之后传来沈冰心重重地几声咳嗽。

“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的。”冰心抚着胸口轻轻笑道。

“姑娘你真是的,明知自己抱病在身,却还要把竹榻让给别人,真是不懂爱惜自己呀!”幽兰娇声嗔怪。

“兰儿!”冰心听她这么说,心里一急,连忙示意她莫再多言。“那位姐姐落水受伤,需要及时救助,我让一让,不过举手之劳,也是理应如此。”

“可是姑娘,那你自己呢?”

“兰儿放心,我没事的,再说,我早已习惯了这般生活,也不在乎这一时相让,但愿那位姐姐早日伤愈便好。”

妙晴躺在竹榻上,隔着帘子听见了她们的言语,心中竟莫名感动。

“原来这姑娘也是有病在身,见我受伤,她竟将自己养病的地方让给了我。”妙琴心念一动,接着便听得帘内传来清幽柔婉的笛声。

是一曲《寒山白云调》。

远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人家。此处地处幽谷,云烟拢聚之处,与此曲意境当真别无二致。

“这位姑娘,你身体抱恙,去榻上休息吧。”妙晴身体底子好,又是习武之人,此时虽还未完全复原,却已经无甚大碍了。

帘内之人听得她的言语,便放下手中的笛子,道:“这位姐姐,你的伤好了吗?”她说着话,眼睛却是看向空荡无人之处,并不是朝着妙晴的方向。

妙晴这才发现她的一双美目却是失焦,“原来她是盲女。”妙晴心念一转,生出几分同情。

冰心又咳嗽起来。

“姑娘,我扶你过去躺下吧。”幽兰一边安抚,一边言道,妙晴也过去搀扶她。

“姐姐,谢谢你。”

“我才要谢谢姑娘救了我呢,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小女子沈冰心。”

“冰心,这名字果然有几分出尘的味道,难怪我一看见你,就想起了深山中的冰雪溪泉。”

“我不过一介闲野之人罢了,自幼居于山中,又因双目失明极少外出,山外之人若是知道他们口中所传幽谷仙女其实不过废人一个,也会当成笑话看吧。”

“妹妹此言差矣,我听你方才所奏笛曲,着实是精妙无伦之音,又何必妄自菲薄?”

“姐姐若是喜欢听我吹笛,我便再为你奏一曲吧。”

是一曲《幽泉调》。

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了,妙晴本应该回去,但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她怕回去遭乳娘责备,再说,她也实在不想再听乳娘念叨她的婚事。

这是冰心第一次和客人一起吃晚餐。

她深居山谷,长年只吃青菜,这些菜是幽兰亲手种的,配餐也只有她们自酿的野山花蜜。

“姐姐,我这里居室简陋,菜式清淡,可要亏待你了。”

“没事,没事。”妙晴笑道,她自幼在深宅綉院长大。因为喜欢,楼上的闺房之中常常摆满了各色精致的糕点或是甜羹,都是乳娘和侍女给她做的,今日初次品尝如此清淡的晚餐,口中倒有几分清新鲜嫩的感觉,心中感叹究竟是别样风味。

“我吃腻了家中的甜点,换换口味也是好的,只是妹妹你,平日就只吃这些?”

“是啊。”

“那怎么行,你身体不好,才需要吃点好的补补身子啊。”

“我自幼居于山中,都已经习惯了,至于我的身体,它从来便是如此,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我这样的身子,就算给我吃再多的山珍海味,我吃不下,岂不白白糟蹋了这些美食?”她说着这话,眼睛里有泪珠打转,自姨娘下世之后,她这么多年独居山林,早已养成了与世无争的性格,淡泊,恬静,甚至就像有时候人们说的那样,冷若冰霜。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加之平素体弱,养病之中那些漫长而孤寂的时光令她更渴望友善真情。

听她这般言语,心地柔软的妙晴也要陪着落泪了。“冰心妹妹,你若不嫌弃,我们便从此结为金兰之契可好?“

入夜,星斗璀璨,她二人合奏了一曲《空谷幽兰调》。

翌日清晨,在微风与晨露裹挟的兰花幽香中,两位姑娘自睡梦中醒来。

“妹妹的这些兰花真漂亮啊,这芝兰满室的,引得我都想带一些回去调香呢。”

“姐姐若是喜欢,我这里就有调好的香料,送一些给你便是。”

妙晴把冰心所赠兰香放入母亲遗留给她的香囊,还特意夹带了一些零散的小兰花花朵。

这时门外有人声传来:“请问里面有人吗?可有见过我家小姐?”

“是你们。”门开了,妙晴眼见站在门外的果然是语鹃与金燕。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