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一章

原创作者:纯白的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霏霏 何碧 真人秀 杨冉 对方 机场 服装店 安检 宁波 耳扣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灰蒙蒙的天空像一个巨大的幕布笼罩着这座城市,明明已经入冬很久,却迟迟不见一丝要落雪的迹象,只有干燥而冷冽的风宣示着冬季的主权。
何碧夹着一股冷气冲进机场时已近中午,半小时前她含着不舍而幸福的心情送齐霏霏与宁波蜜月旅行,而此刻,她只想立刻逮住齐霏霏,送她一捆窜天猴!
远远的,何碧便看到了排队等待安检的两人,于是加快脚步向他们跑去。年关将近,机场里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半路忽然冲出几个孩子,她躲闪不及失去平衡,狠狠的撞向了路过的行人,脸贴上了对方的胸膛。
“对不起,对不起!”她直起身连连道歉,眼睛却紧盯着不远处的齐霏霏。错身抬脚准备离开一刻手却忽然被对方牢牢抓住,将她一把拉了回去,何碧一个踉跄,被迫抬头看向对方。这是个很高的男人,足足高出她一个头。带着一副巨大的太阳镜,鼻梁直挺下颚优美。她愣了一下,觉察到对方投在自己脸上的视线。转头再看一眼正在接受安检的两人,再次道歉,“刚才真的非常对不起,不好意思啊!”边说边努力抽回手,男人却纹丝不动,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何碧一痛,眼看着快过安检的两人,又急又怒的瞪向他,不是已经道歉了吗?还想怎么样?男人一言不发,只是探究的看着她。旁边忽然传来的一声尖叫打断了两人的对峙。“啊!杨冉!是杨冉!”人群出现一阵骚动,男人手一松,何碧乘机挣脱,快速跑开。他想再去抓住她时却已经被周围迅速聚集过来的人群挡住了去路,只得微笑着跟他们合影签名。
何碧终于还是没有抓到齐霏霏和宁波,看着安检里给她挥手的两人欲哭无泪,手机适时响起。
“你怎么又回来了,舍不得我啊!”齐霏霏嬉皮笑脸的声音传来。
“My ldol是你报名的吧?”何碧咬牙切齿。
“啊!!你被选中了吗?哈哈哈……”一串魔性的笑声穿透话筒直达何碧耳膜。
“我就知道是你!”何碧黑线。
送完他们回家的途中忽然接到节目组电话,通知她被选中参演新一期My ldol真人秀节目,在退演无望还被工作人员好一通教训后,她只得急匆匆返回机场,寻找罪魁祸首。
“上个月你不是头痛咱们品牌的宣传力度不够嘛,我就试了一下,给你报了名,这可是现在最火的真人秀。你如果穿着咱们的服装上去,搞不好能弄几个爆款出来,直接走向网红的康庄大道。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多提提咱家服装店,免费广告嘛。”齐霏霏说的煞有介事。
何碧沉默了片刻,这个想法是不错,但是……
“为什么报我的名?”她问。
齐霏霏解释:“这个啊,当时我快要结婚了,没那么多精力,机会又不容错失,就只能写你了!”说着惋惜的叹口气。
好像、极有道理的样子。
“亲,一切为了我们的事业,牺牲小我、完成大我!OK?”齐霏霏笑的谄媚。
何碧一窒,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无力反驳,服装店现在入不敷出,这确实不失为一个机会。
“那……只能这样了……”
“爱你!好好准备哦!”齐霏霏说完赠送一个大大的香吻,挂了电话。
看着何碧悻悻离开的背影,宁波默默竖起了大拇指,“媳妇儿,厉害!整人都这么理直气壮!”。齐霏霏无法抑制的笑起来,脚步欢快的转身走向登机口。
何碧单身四年,自己的娘为这事操碎了心,奈何每次说起,当事人都是态度乖巧懂事,行动却松散迟缓,无甚效果。于是母后大人转移了目标,改迂回战术,开始每天给她打电话,无论以哪个话题开始,最后总会以何碧的终身幸福结尾。弄得她一听电话响就膝盖软。于是上个月要强制给何碧介绍一个青年才俊,但是她说立刻见面太突兀,先网络上聊一下,也算是答应了。她以为不久就能收到她的喜讯,谁知没两天对方就婉转的告诉她感觉跟何碧不合适。齐霏霏傻眼,何碧不说鹤立鸡群,但也算是鸡群里的大白鹅了。如此迅猛的被拒绝她实在是想不通,后来无意打开了何碧的社交帐号。一看差点气死,她给对方发过去了一张自拍,正常也就罢了,偏偏把眼睛P的小如绿豆,腮帮子却膨胀的跟土拨鼠似的,还配了文字,“图片仅供参考,一切以实物为准!”后缀一个娇羞的表情。聊天内容也是乱七八糟,完美的演示了一个女神经病的日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齐霏霏立刻炸毛,刚好当时My Idol的节目宣传做的如火如荼,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她就给何碧报了名。机场里齐霏霏笑成一朵花,跟着宁波开启了她的蜜月模式。而开车回程的何碧则满心凄凉的想着如何为工作室献身才能最大限度获得回报。
杨冉被助理解救出机场后已经寻不到何碧的踪影,于是去公司与经纪人商量了接下来的行程。回到公寓已是深夜,脱了外套,解下围巾随手扔在沙发上,倒了杯水,转头却看到围巾上一点闪闪发亮。小小的玫瑰金耳扣孤零零的挂在上面,他走过去摘下耳扣,应该是她的吧,那个在机场撞到他的女人。她,会不会就是她?
杨冉拿着耳扣走进卧室,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一个漆面斑驳的首饰盒,打开它,里面躺着一枚藏蓝色镶满碎钻的星星发饰,看款式,应该有些年头了,杨冉将耳扣放进盒子,又关进了抽屉。
星海国际,本市中心地段的高档商场,何碧跟齐霏霏的服装店就开在这儿。大学毕业后她两合伙创立了独立服装品牌做电商,齐霏霏负责设计,而她负责销售。今年终于开起了第一家高端实体店。做了几个月却越做越艰难,实体店中她们的品牌知名度并不高。支付过昂贵的进场费和店铺租金后资金拙荆见肘,再加上生意差强人意,实体店摇摇欲坠勉强支撑。
 橱窗里几个导购给模特换着春装,何碧坐在服装店后单独开辟出来的办公室里看着昨天的销售报表发呆。隔壁新开了某知名品牌专卖店,她们的店被挤兑的越发凄凉,再不盈利,估计会被赶出去吧?何碧收起报表,想起真人秀的事,也许真的会是个转机呢?正想着,手机响起视频邀请的铃声,她接起电话,入眼就是齐霏霏穿着内衣的丰满胸部。
无力扶额,“收一收,鼻血要喷薄而出了。”
视频一阵晃动,一身比基尼的齐霏霏出现在屏幕上,“哈哈,不好意思,我在日光浴,手机砸胸上了。”齐霏霏揉揉被砸痛的胸部。
“二货!”何碧笑骂。
“我给你发的那些资料看了吗?”齐霏霏问。
“额……还没有……”何碧摸摸额角,笑容变得心虚。
“还没有?过完年就要录制了,你是不是缺?”齐霏霏怒了。
“媳妇儿,怎么这么大火?”视频里挤进宁波穿着花裤衩的娇俏身影。
“她她她!还有谁让我上火的?”
何碧默默将手机拿远一点,感觉齐霏霏的手指隔着屏幕都能戳到自己脸上了。
“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去看,不,去背!你们忙你们的,不要管我。”说完给他们一个坚定的小眼神,迅速结束了视频通话。
何碧一向对娱乐漠不关心,明星于她不过是电视上一晃而过的画面,能叫出名字已经是她的极限。齐霏霏太了解她,所以知道她被选中后迅速收集整理了参演明星和往期节目的资料给她,因为当时有事,扫了一眼就搁置了,后来竟把这事忘了。何碧打开邮件做起了“功课”,有备无患吧。
My Idol是一档明星和粉丝共同参与的真人秀节目,每一期邀请四位明星,抽选四名粉丝,共八人。这也是业内唯一一个真正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何碧滑动页面,慢慢看起本次参演的明星资料。
寒风萧瑟的清晨,何碧站在街边瑟瑟发抖,明明冷的脑袋都想跟着身体一起摇摆,却还要故作淡定的微笑,因为四面八方都是摄影机。早晨她正睡的酣畅,却被匆匆结束蜜月赶回来的齐霏霏拽出被窝试衣、化妆。为了上镜漂亮,丧心病狂的扔了她准备的厚羽绒服。那边抗议还没结束,这边就被浩浩荡荡的节目组揪出来站在这儿了!
看着渐渐多起来的车辆和行人,何碧掏出手机看看时间,站在这里已经半个小时了。她不知道她要等什么,但是再这样站下去,等她冻成冰柱,就真的可以站到地老天荒了。于是顾不得那些摄影机,左脚右脚一个慢动作,原地蹦蹦跳跳取起暖来,正蹦哒的起劲,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眼前。驾驶位车门打开,走出一道颀长的身影,何碧望着愈来愈近的男人,刚扯出一个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就已经被对方猛地拥入了怀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