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第二章

原创作者:宇宙中游离的东西,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陈应 自己 艺术 寝室 大学 艺术家 自我 媚俗 世界 喜欢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不光是我,所有人都觉得像陈应新这样命运坎坷的孩子(前面简单地提过,在小学六年级即将毕业时失去了继父,上初二时又有了第二个继父),应该是符合“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一规律的,一定会克制自己,努力学习,考上个好大学,将来会有出息。旁人终究是旁人,陈应新到底懂不懂事儿,是否早当家,似乎只有他自己清楚。

在学习上他曾经也确实努力过,因为他知道除了学习他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干什么。初中时他还天真的以为考上了大学,将来就无忧无虑了,工作会是非常的享受,每天弄弄笔墨就可以“前途无量”、“升官发财”了,报答了父母,也证明了自己。最后,陈应新也如愿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在高中第一年,在他看来自己的学习成绩也算不错,在班级里10名左右。可是到了高二,无缘无故的,自己像是被诅咒了,成绩突然跌到了班级20多名,整个高中一直没有突破。

现在,陈应新在省内一个离家不远的普通二本大学上学,如今已经大二了。现在的大学生活并没有让陈应新感到有趣、快乐,或者说是没有让他看清自己的未来。

“你能不能下个床啊?!成天在床上呆着,缺乏运动,迟早会得病的。”林彭刚刚打球回来,看着陈应新在上铺玩着手机,全身着急又无奈。林彭是和陈应新一个寝室的,寝室一共8个人,比其他大学的人数多了几个。刚开始陈应新觉得有些失望,因为这跟想象中的大学寝室天差地别,但是时间长了,寝室里大家的关系也变得非常融洽,每天都会有很多的欢笑发生在8个人的短暂的大学生活里,陈应新也渐渐忘了寝室的破旧带来的失望的感觉。

“我这是在享受生活,大学不赶快享受以后工作了就没机会了,你太没有远见了,太不懂生活了。”陈应新对自己的辩解很得意。

林彭笑了:“每天躺在床上,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每天玩手机电脑,就宅在寝室。你就是一头猪,正常人是不会像你这么懒的。”

“一看你就没有生活情趣,我这样多么悠闲,多么随意,多么自由,不用像你那样还得为了你和你的狐朋狗友的什么关系操心地忙来忙去。”

“你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多交几个朋友未来就多了几条出路,你不擅长人际关系,就宅在寝室,我真为你的未来担忧啊。”林彭不屑又有些得意的说。

“成天的利用与被利用有意思吗?”陈应新不愿看到自己被林彭揭穿。

“这不是什么利用与被利用,没那么复杂的,上了大学就得多交朋友,扩大自己的朋友圈,这样大学生活才有趣。”

“扩大自己的朋友圈?你是说‘摇一摇?’怪不得你的朋友那么多,没摇几个妹子啊?”

“不跟你说了,屌丝!”林彭放下刚刚喝过水的杯子说道。

陈应新不放过表现自己思想的机会:“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活法,可能我们不一样。”

“你跟谁一样?你跟谁都不一样!你就是一个’奇葩!’”林彭无奈又气愤地说。

“废话!哪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陈应新很自然地反驳道。

“对啊,所以说你刚刚说的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才是废话!”林彭得意地说。

陈应新拿着耳机说:“真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啊,玩你的摇一摇吧,我听歌了”

“切!”林彭躺在了床上休息。

寝室里的其他人,有3个在跟女朋友在一起,有2个在图书馆学习,还有一个趁着星期天放假的时间在酒店兼职,赚点生活费。

平时,陈应新在寝室里的话并不多,因为他想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室友。在一起相处四年,陈应新觉得如果时时刻刻地伪装自己,把自己包装得活泼开朗,那么大学生活一定是非常的疲惫,况且他深知自己的性格很自闭,根本没有心思和能力让自己变得外向开朗。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非常正确的,不去媚俗,只为自己喜欢的感觉而生活、存在。

但是有时候,陈应新会跟很多人聊得来、玩得开,也会不由自主地警告自己不要脱离大家。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深刻地感受得到自己的灵魂在悲伤地笑着,笑着自己没有办法不接受现实的规则;笑着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意识;笑着自己把身体交给妥协的意识去媚俗……

现在,陈应新已经有点意识到了自己的世界有可能永远悲惨下去,他甚至怀疑可能是自己上辈子过得太逍遥了,这辈子受到了谁嫉妒的诅咒。现实让陈应新感到直到自己毕业之后,自己仍然会沉醉在自我的、自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陈应新喜欢沉醉在自我的世界里,他喜欢一个人体味悲伤、享受孤寂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世界都安静了,灵魂都凝聚了,没有谁会来打扰自己,更多的意识都在让自我的心绪舒服,不用去不由自主地考虑其他人;但是他也害怕沉醉在自我的世界里不能自拔,那样的未来他不知道该如何生存。

谁能说违心的喜好是值得我们个人、值得社会去称赞的?显然谁都不能。可是会有很多人来反驳走心的喜好,说这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向往,现实的规则是不允许谁来打破的,那些所谓的走心很有可能是对现实的逃避、 没有将自己定到准确的位置上、没有学会社会的生存技能……

其实,我觉得造成陈应新目前的性格和恐惧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他是得了抑郁症,现在中国人的抑郁程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更何况一个大学生。他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性格,和自己的未来。当一个人长期地想不通事情时,他就有可能患抑郁症。另一种就是陈应新喜欢艺术,他也把自己看成是一个艺术家,他有他自己世界,有自己的规则,他看不惯世事的媚俗,听不惯世事的喧嚣,他喜欢蜷缩在自我的世界里,聆听安静的声音。

我认为艺术家不应该是个毫无保留的褒义词,从大的范围来讲,艺术应该分类为狭义的艺术和广义的艺术。狭义的艺术就是指我们口中经常为表崇敬而称谓的“艺术”;广义的艺术就是指世间所有事物,无论类别。

狭义的”艺术家”更多的是我们为标榜自我给他们贴的标签,当然也有的是艺术家们为标榜自我自己贴的,这些艺术家有出众的才能,和独特的行为,我们称之为“艺术”。广义的“艺术家”是我们一直忽略的、但确实存在的。我们不一定要有才能才能叫艺术家,有“艺术”的那份情也可以称之为“艺术”;我们不一定要有独特的行为才是艺术,媚俗的随波逐流也可以称之为“艺术”;不一定高雅的才叫艺术,不一定前人喜欢的、规定的艺术才叫艺术,前人不喜欢的也可以称之为“艺术”……

大学时的陈应新经常宅在寝室,呆在床上,他很长时间单纯地觉得艺术是神圣的,不容许任何东西参杂进去毁坏它的自由。还好渐渐地,他想通了、看透了这个世界,渐渐地明白艺术是不应该给它设置标准、界限的,艺术是存在于世界的每个角落,它是自由的、洒脱的、多面的,它用它广大的灵魂,穿梭在无尽的时空里,萦绕在我们身边,给我们增添了神秘的艺术情感,唤醒我们的执着。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