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一章重生

原创作者:方之尧尧,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阿朱 萧大哥 乔峰 乔大哥 神医 聚贤庄 自己 内力 一个 姑娘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阿朱死了,死在了他最爱的萧大哥手里,可是她一点也不后悔,唯一的念头就是放不下他,他一个人在世上该是有多孤单。

她不舍得离开。

青色的石桥下,是汹涌的流水,天上下着磅礴的大雨,阿朱悬浮在半空中,亲眼看着萧大哥抱着她的尸身伤心欲绝,仰天痛哭。那么的苍凉寂寞。

他抱着她的尸体行走在大雨之中,一路跌撞,最后停在一片竹林之中,为她立坟做墓,为她黯然神伤。他扶着她的墓碑涂涂画画,不知道怎么就突然的癫狂起来,口里不停的在念叨“不对,不对”,能是哪里不对呢?

原来真相竟是这般的残忍。他寻错了人报杀父之仇,她算是误会而死,她根本就无需为父而死,他的仇人不是她的父亲段正淳,他们之间没有那般的血海深仇。她大可不必去死。可事已至此,她也只好怨恨上天造化弄人,以万物为刍狗。

如果不是后来的那么多事,如果不是萧大哥受了那么多的磨难,如果不是萧大哥那般的惨烈至死,她不会那么的后悔,那么的怨恨自己的自作主张,独留萧大哥一个人面对那蜂蛹的狂潮,孤独寂寞。

如果上天能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辱于我的萧大哥,不会再让他一个人那般孤单单的去死。阿朱趴在萧峰的身上,无比的祈求上苍,随他一起坠入永黑世界。

阿朱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偎在萧峰怀里的。

“阿朱姑娘,你醒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萧大哥的声音,这怎么可能呢?他的萧大哥不是已经坠入万丈深渊了吗?而她也是早就死了,怎么还会感觉得到身体疼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努力的睁了睁眼睛,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色,并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似乎是她被少林寺方丈所打伤的那次,中间有一度她还差点死掉。难道?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求,让她重新活过来了?她的祈求竟成真了?

萧大哥,我好想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这一次我一定牢牢守在你身边,哪里都不会再去了。

这个时候的他们也不过仅见了两面,和陌生人没有什么分别,而萧大哥是否身为契丹人还不十分确定,还没有改乔姓萧,许多事情都还没有发生,很多事情都还来得及。

“乔大哥。。”阿朱想回身抱他,可是重伤的身体一点都动不了,而且魂魄竟然还隐隐有离体的迹象,吓的她顿时僵住。她好像能感受的到自己的魂魄所在,就盘桓在脑部后方处,形状是一个赤裸的缩小了无数倍的乳白色的小阿朱,可是很不稳定,像是在昏迷当中,几近于透明,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乔,乔大哥,我怀里有药,你快,快帮我拿出来。”她才刚刚重生,绝对不要再死一次了。

乔峰坐在草地上,阿朱坐在他双腿之间,躺在他的胸膛之上,姿势本就暧昧不已,加上一路逃亡,阿朱身上假扮僧人止清时所穿的僧袍已经有些松垮,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调皮的姑娘,因为伤势严重平添着柔弱孤依的风情。

乔峰稳了稳心神,将手伸进她的怀里。有一些碎银,还有一个金锁片,都被他放到了旁边,最后拿出了一个白玉瓶子,是在杏子林中潭公给她的,那必是上好伤药无疑了。

乔峰将阿朱扶起坐好,与她面对着面,阿朱的伤是伤在胸口处的,须将她衣服脱了把药揉至晕开才有效果。乔峰虽然已是三十岁的成年男子,可从小混迹于丐帮之中,只知喝酒打架,快意恩仇,从未正眼看过任何一个姑娘,更不用说如此亲近一个姑娘。

“阿朱姑娘,为救你性命,得罪了。”

乔峰微微红着脸,先是脱去阿朱最外面的僧服,然后一点一点脱去其他的,最后只剩下一个火红的肚兜,上面绣着几朵白云,无比的刺目灼烧。乔峰头上密布着汗水,指尖都带着颤抖,闭了眼睛将那最后的遮蔽轻轻的扯掉,将药膏取了点,涂抹在手心上,两手相互狠狠搓至火热,覆在了阿朱饱满的胸脯之上方处,用力的把药膏揉开。

阿朱回想着上次萧大哥同样为自己这么做的时候,因着是陌生人,心里就安慰自己只当他是个大夫,在为自己疗伤好了,并无其他念想。可现在,眼前朦朦胧胧的男人是他的挚爱,他的手心正贴在自己羞涩隐秘的部位,阿朱只觉得心里欢喜,她又是羞怯,又是放肆,微微恶作剧的往上挺了挺胸部,看着乔大哥突然像是被吓到了的模样,心里暗笑不已。活着的感觉真好,和萧大哥在一起的感觉更是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碰到的。我。。”乔峰赶忙把阿朱的衣服给她一一的穿好,就要退开一点,就看到阿朱已经晕倒在地上了。乐极生悲不过如此了吧,阿朱晕倒之前心里默默的想。

乔峰觉得自己得赶紧给她找个大夫才好,她伤的太重了,只靠他给她内力续命不是个办法。将金锁片和白玉盒一起放进阿朱的怀里,银子带在自己身上,往北而去了。他记得北方二十里处有一个大集,叫做许家集。

集市里十分的拥嚷,有路人在偷偷打量,乔峰旁若无睹,走进镇上最大的客栈,要了一间上房,并差小二去请大夫。大夫如上一世一样,只说回天乏术,开的也不过是温养身子的药方,无甚益处。乔峰不想阿朱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死去,当下运起功力,将纯阳内力输入阿朱体内,阿朱悠悠的醒了过来。

阿朱感受了下脑中灵魂的存在,小阿朱更是虚弱了,就像风中摇曳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看来,她还是得要靠天下第一神医来救命,只是,她这次绝对不会让萧大哥给她一命换一命,一个人独扛江湖众人的欺凌,在聚贤庄发生的那些事情,她不会让萧大哥再经受第二次了。说她卑鄙也好,小人也好,反正那个聚贤庄,萧大哥绝对去不了。

阿朱故意将软软的身子靠向乔峰胸膛,“乔大哥,谢谢你。”

“阿朱姑娘,你有没有好一点,你怎么会出现在少林寺呢?”乔峰倒是没做他想,只当她重伤没有力气,还微微挪动了下身子,以便让她靠的更舒服一些。

“乔大哥,你救了我,还跟我那么客气啊,叫我阿朱吧!”

“我本来是。。。”阿朱本想说她是去找她家公子的,顺便去给他偷书的,可是在灵魂跟着萧大哥的两三年里,她看清了一切的事情发生,对除了萧大哥以外的其他人等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无论是父母,还是她家公子慕容复,或是其他与她亲近过的人,她都不在意了。

“我就是去玩的啊。可是那个看门的止清死活不让我这个女人进去,我一气之下就将他打晕自己易容成他的样子大摇大摆的就进去了哦。本来我还想坐到他们的大雄宝殿之上再大摇大摆的出现的,狠狠打那群秃驴一个脸面,谁知道就被一众和尚拉到了菩提院里了,后来看到镜阁里的书就随手拿出来咯。再后来就成这样了。”

“阿朱,你可真淘气。”乔峰本来是对少林寺十分敬重,因他师父玄苦大师从小待他极好,可少林寺现在却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他,污蔑他,令他十分的气愤不已,听了阿朱的怪举他只觉好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阿朱正想回头得意的笑,可是一口气没上来,就晕了过去。

乔峰立刻将她扶正,对着她的后背不计自身的往阿朱身体里输入内力,阿朱感觉着身体里的暖意和萧大哥的疲惫,努力睁开了眼睛。

“乔大哥,好了,我好多了,你快停下。”看来她得赶紧想办法把第一神医薛神医给搞过来才行,要不然萧大哥会真气受损的,她可是还剪了那个薛神医的一把好胡子呢。

“阿朱,你怎么样?”现在她的命完全是靠着他给她输送内力才得以残喘,一旦他来不及,她立刻就会死掉。

“你放心吧,乔大哥。我认识那个天下第一神医薛神医,我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不好?见到他之后我的伤就会好了。”她记得上一世薛神医为她治伤的时候,被她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凭借着这个秘密,她一定可以改变萧大哥深陷聚贤庄的绝境。

“嗯,真是太好了,阿朱,明天我就陪你去找他。要不你现在休息一下?”

“不要,乔大哥,你陪我聊会天吧,我自己害怕。”前一世的时候,一帮江湖人士从此处过惊扰了他,他跟过去知道了聚贤庄薛神医广邀天下英雄的事情,而那几个江湖人实在可恨,说了萧大哥许多坏话,把他说的一无是处,使他无故受了许多气和打击,而她也清楚的记得他伟岸身躯回来时候的落寞,和那伤心的神态,她不愿他去听那些卑贱小人的中伤,她怕污了萧大哥的耳。

她的萧大哥光明磊落,铮铮铁汉,自立于人间无愧天地人心,谁都不能越过她再欺辱他一分一毫。

乔峰盘腿坐在阿朱床边,陪着她,阿朱伸出手拉住乔峰,不理会他的呆傻,“乔大哥,我给你唱个歌好不好?我从小长在江南水上,会很多歌呢。”

“好啊,阿朱你唱吧,我听着呢。”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