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第一章祸起二心

原创作者:天妖行空,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唐三藏 孙悟空 猪八戒 沙僧 猴子 师父 徒儿 妖猴 桃树 老孙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行往西天的路上。

四个人相互对视,尽皆放慢了脚步。

“徒儿们,今晚就在此歇息,莫在前行,等明儿早起。”白龙马的前蹄陷进了土里。

唐三藏从马背上爬下来,脱下布衣,抖了抖一路沾染的尘土,说道:“八戒,兼程赶路走了一日,你也该累了,就将九环锡杖交与我吧。”

“求之不得!”猪八戒一掷于地,已被卧倒的唐三藏以布衣包住,他弄干净了衣服,又穿回在了身上。

沙僧烧了一堆柴火,火焰舞动,就像一串向着黑暗挣扎的人。

“你有心事?”孙悟空翻身下树,将手里针收回耳中,“呆子,快给老孙讲讲!”

“哼!滚开!”猪八戒龇牙咧嘴,好似挨了一顿锤打。

孙悟空发起性来,从耳内掣出金箍棒,迎风幌了幌,已有碗来粗细。

猪八戒见此,并未露怯,反而笑道:“臭猴子休要向我耍威风!你若敢逞凶,信不信我教老和尚把《紧箍咒》念上千遍,将你的脑浆给勒出来!”

“什么!”孙悟空转而盯紧了唐三藏。

“这……我……”唐三藏捂紧了嘴巴,生怕一时管不住自己的手。

一直选择沉默的沙僧忽然站起了身,他手起杖落,一旁的顽石已被他劈作了两半。

孙悟空捂着雷公嘴:“哈哈,你又待如何?”

“悟净,好样的。”唐三藏忍不住在旁鼓起了掌。

“多嘴的和尚!我……”沙僧双手抖颤,不一时,已经丢下了对敌的降妖宝杖。

因为他没在孙悟空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模样,上面全是殷红的血丝。

“啊!”唐三藏失声惊呼。

“哈哈!”有人失声嬉笑。

唐三藏回首望了一眼,猪八戒不知何时已上了山顶峰巅,正直勾勾地望着天,那里有浮云后的月亮。

沙僧拦在唐三藏身前,凛然道:“哼!齐天大圣,可是与高天玉帝相齐?五百年前大闹天宫,倒可是被王灵官与三十六员雷将围困在了灵霄殿外……嘿!你若有心,不妨等个十年八载,待这和尚见了佛祖修成金身,到时再与他论生死,怎样?”

孙悟空一言不语,收回了手里的铁棒,可他心中清楚,这么做并不是因为沙僧的一番话。

其时山岭生风,飞沙走石,周遭常伴有四方起伏的哀怨之声。

“又痛了!”孙悟空忽然觉得脑中嗡的一震,十指不自觉按紧了金箍,“头……头要炸了!里面有……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啊——是谁!”

“阿弥陀佛,悟空,你这是头风又发了,是顽疾!可别怨上我,我可没念《紧箍咒》,不信看我的嘴。”唐三藏背身道。

孙悟空置若罔闻,双拳忍不住狠命捶打瘦小的猴头,来回几拳过后,十指上已粘满了猴毛,他不住地癫狂斥骂,却是向着自己:“究竟是谁?快从老孙的身子里滚出来!”

“咦,有蚊子,去去去,好烦!”猪八戒向空中挥了挥手。

“猪又犯神经了,学什么猴子,死脑筋!”沙僧取过行李,靠在上面睡起了觉。

孙悟空疼痛难禁,忽地纵身腾空,撞裂了峰岭高山,后又控制不住身体,急驾筋斗云疾走而去。

方圆绵延百里,一路尽是猴子的哀嚎。

“猴子又走了。”猪八戒下了山峰,把脸转向了无人的地方。

“嗯。”沙僧咬着牙,像说着梦话。

唐三藏长叹了口气:“唉,怎么会走了?你们可都瞧见了,为师这次可没赶他。八戒,还是你去找他回来吧,你有本事又有经验。”

“不去不去!”猪八戒从怀里掏出块生肉,大口啃咬起来,“找猴子又苦又累,还不记功德,除非……”

“什么!”沙僧扯开了嗓子,“二师兄,你居然动了杀大师兄的念头,这成何体统!你与他毕竟有同门之谊,虽然这妖猴曾经以下犯上,冲撞过师父。”

猪八戒只是冷笑,不置一词。

唐三藏叹道:“唉,你们两个都别吵了……八戒,为师知你怀有心事,却又想隐瞒与我,但这又是何苦呢。”

猪八戒吐了一地骨头渣,心中犯浑,问道:“你怎么知道?老和尚莫非还有些灵感。”

“是猴子说的,和尚只会念经。”沙僧插了一句嘴,随即又打起了呼噜。

“别再给我提猴子!”猪八戒从青石上猛地跃起,额头的青筋暴突开来,“遭瘟的臭猴子,前些天我就不该费心去花果山寻他回来!我若执于散伙,想必此时我已经到了高老庄,回炉做了女婿。”

沙僧咬了咬牙:“可你还是去了,还偷偷地杀了只花果山的猴子,又生吃了它,猴子如果知道,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一派胡言,出家人怎可妄语!你犯戒了,老和尚你倒是管不管!”猪八戒环顾左右,将骨头渣踩进了土里。

沙僧笑道:“我也是凭空猜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我见你手上的这块肉被你剥光了皮,嘿嘿!可你一向是连皮带肉吃的,也向来不吐骨头。”

“可恶……起来!”猪八戒过去踢了踢沙僧的脊背,“你还知道什么,全都给我说出来!”

“好的,”沙僧转身站起,毕恭毕敬打量了猪八戒的全身,“我还知道你是头面貌可憎的野猪……”

“你简直找死!”猪八戒按了按九齿钉耙,耙齿还蘸着各种血水。

“等等,你莫要错杀了好人。”沙僧面露渗人的笑容,“我还以为你是在求我……你见百花羞与奎木狼恩爱,在凡间做了十三年的夫妻,心里就惦念起你的旧识霓裳仙子,只愿舍下现今的取经重任,放纵私欲,回往旧巢与其长相厮守,是与不是?”

猪八戒有些吃惊:“想你平日少言寡语,任劳任怨,原来却会洞察人心,可真是有几分能耐!”

沙僧笑道:“师兄明鉴,若不会些本事,我也不会沦落至此。不过你不妨听我一句劝,当初是玉帝绝情,销你仙籍,贬你下界,这才错投了猪胎,成了妖精。你若捱的过几年寂寞,与这和尚同到西天修得正果,到时成仙成佛,往昔恩怨皆可一举了算。”

猪八戒听闻,半响未回过神,心中只是思忖:“我自拜了仙师,前生可谓是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但未曾顾虑今后能否安好。现今遭逢变数,潦倒无为,可悲我欲从正,奈何‘获罪于天,无所祷也’,哼!前程,前程,我后生无路可寻,遵从菩萨教诲,保了唐三藏到西天求取真经,那倒也好。”

“悟净,你今天又多话了,是不是偷学了心经?”唐三藏伸了个懒腰。

“是吗?我倒是没一点感觉。”沙僧转身背向二人,手隔着衣紧贴着胸胁,上面交错着大小不一的瘢痕。

他自始至终未敢正视一眼,因为每一道瘢痕都触目惊心,他不想重复一次次将它印在脑海里的过程,忽然嘴角微动,喃喃自语道:“再等一会,再忍一会。”

“太妙了!”唐三藏眯着眼,“好徒儿终于下决心要护送我去西天求经了,可是疯猴子呢?你们到底谁去请他,他可是很有用的。”

“如果猴子一去不返,那我可就是唐三藏的大徒弟,传扬出去兴许也能添点威风。”猪八戒正说着,已经摆了个孙悟空打妖怪的姿势,可就是怎么也学不像。

“长嘴大耳的猴子,我可没见过,在梦里也没见过。悟净,你觉得呢?”唐三藏把问题抛给了沙僧。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现下只有他一人在乎,我说什么重要吗?”沙僧收拾好了行李,“师父师兄,早些歇息,等明儿我叫醒你们,可别误了取经重任。”

唐三藏阖上眼,忽然心生不安的情绪,便向两个徒弟道:“我近来时时胸闷头疼,这天色想必也会随之易变,若不是天降暴雨就是地刮狂风,你们可得小心看着点为师,还有行李。”

可是二人充耳不闻,都没有出声回应他。

唐三藏也不再多话,向猪八戒借了些干草,寻了处看不见二人的地方,他躺在了上面,舒舒服服地睡着,很快便入梦了。

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几年前,在长安城外,唐王为己举杯送行。

其时领了懿旨,誓言不取真经便永堕沉沦地狱,可这一路马不停蹄,风霜雨雪,已经让他身心皆惫:“前路虽尽是埋骨,但倘若我折返保命,令唐王失色是小,若不能度世人脱苦,此生为憾。”

继续行了几日,唐三藏进了五行山界内,忽被山脚下一阵如雷般的喊声所引,他牵马下山,行不数里,见石匣之间,压着一猿猴。

孙悟空问明来人身份,满心欢喜道:“师父若救我脱身,我愿保你取经,与你做个徒弟。”

唐三藏心怀善念,自小不以面貌论人,他见对方受苦,决心伸以援手,助其脱困。

“他是只妖怪,你若放他出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死你!”忽然有个声音在唐三藏耳边萦绕,不绝如缕。

唐三藏循声过去,见是一棵长在山前的桃树,他已修炼成妖,会说人语。

“怎么会?师父救我出山,便是我的恩人,老孙是齐天大圣,顶天立地,岂会言而无信,做恩将仇报的丑事。”孙悟空挠耳道。

桃树妖晃动枝干,叶子随之凋零殆尽,他作声沙哑,委屈道:“长老,我不敢欺瞒,这妖猴五百年前曾大闹天宫,欺天诳上,若非佛祖囚他在此,以他凶残暴戾之性,世间岂有安宁之日。长老心慈,本是佛门幸事,但今日若救他出山,实则是助纣为虐。”

孙悟空急道:“师父,那已是过去百年的事,我自蒙受观音菩萨点化,早已皈依佛法,痛改前非,再莫敢行害人之事。”

唐三藏左右为难,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抉择。他缓了缓神,回头看了一眼孙悟空,看了一眼他的眼睛。

寒暑易节,泥垢和苔藓爬上脸颊,沾染上了眼睑,可却遮不住一双金睛火眼,此间的光芒,他顿感有射冲斗府之势。

唐三藏心生震撼,亦伴随着莫名的焦躁和恐惧,但他已经暗自盟誓,定要救孙悟空出山。

桃树妖哭喊道:“不行啊长老!你救这妖猴出来,他若肯念恩情,便放过于你,然我却有性命之忧,你救一命,实则也是害一命!”

孙悟空笑道:“师父宽心,徒儿既已入了沙门,便不再是为祸的妖猴,我佛慈悲,又怎么会滥杀无辜!”

唐三藏信以为真,按着孙悟空的指示揭了佛祖的金字压帖,只听得一声巨响,地裂山崩,尘屑飞扬,唐三藏捂着口鼻,躲到了安全之地,待烟尘散去,孙悟空已经站了他的面前,手里握举着金箍棒。

棒上乌铁还残留着没有被风吹散的枝粉碎叶。

桃树倒折在地,齐根连断,即便来年春暖,也再没有复苏的可能。

“你……你为什么要杀它?你为什么要……食言?”唐三藏龇牙道。

孙悟空咧嘴一笑:“老孙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我也本不想杀生的,但是它提醒了我……”

他已转向了唐三藏,举棒过头。

“你……”

“小和尚,你不该听信一只妖对你的承诺。如来困了我五百多年,只让我饥餐铁丸,渴饮铜汁,可害苦了我!你既然是他的门徒,就该替他偿还,代他受过!”

孙悟空对准唐三藏的头,意欲狠劈下去,即刻了结了眼前之人的性命,忽然一阵剧痛入脑,他惨叫一声,金箍棒已脱手而出。

“好痛!是……谁?究竟是谁在老孙的身体里?”

他不断地问着这句话,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可天地之间,没有人会回答他……

恍惚间,唐三藏醒转睁眼,睡眼惺忪,见面前站了个身影,一个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的人影。

“悟空?”唐三藏有些惊愕,“还是孙悟空?”

那人影一直躲在暗处,唐三藏看不清他的脸,却能听见如同豺狼般的喘息声,时起时伏。

“是我,师父。”一个熟悉的声音应道。

“真是悟空!你打死了他?”唐三藏问。

孙悟空沉默着。

“那你要打死他?”唐三藏接着问。

孙悟空仍旧沉默着。

“你要打死谁?”唐三藏又问。

孙悟空不作理会,说道:“师父定是渴了,徒儿特地给你取了杯水,你且吃了。”

唐三藏粲然一笑,接手过去。

然而对面迎上的不是一杯凉水,却是一根爬满血痕的铁棒……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