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句子   



第一章六子出场

原创作者:我在东十一区,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陶乐 尹哲 泡面 鸡蛋 涂盼 锅盖 女子 自己 模样 依旧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小可怜呐,下着雪的冬天你本不该出来的……”女子垂眸,望向它的目光中带着怜惜,纤长的手指抚过它的脑袋,看上去是极温暖又温柔的模样。

“……”

“就算是肚子饿,也该等着天气暖起来才是。现在要怎么办呢?你都冻僵了。”即使它没有作声,她依旧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自自然然的神态与读懂了它的心思无异。

“……”

“我可以保你安好,让你脱胎换骨,摆脱这样的日子。”说完后她轻叹一口气,虽然短暂,惆怅的情绪却似是深入骨子里的,只是,那份哀伤衬得她那姣好的容颜愈发动人。

“怎么做?有什么条件?”终于,它开口,泛着冷感的声线,与被冬日的寒冷感染的冰霜一般,但如果听得用心的话,倒也能分辨出它声音中竭力遏制的颤抖,大概,它太冷了。

女子闻言便笑了,牵唇不露齿地微微一笑,很是嫣然,她似乎从方才的愁绪中得以短暂的抽身,视线依旧落在它身上回答道,“怎么办你无需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说得出便做得到的……至于条件?没想到你会这样问,不过你确实要付出代价的。我会说给你听,你可以慢慢考虑。”女子说到这时,语气变得轻松、惬意。

“成为我的影子杀手,我的指令在你的自由之上,哪怕要求再残忍都要准确执行。”说着这些叵测的话,她的面容却依旧柔和,好似三月春光一般明媚动人。

时间在它沉默的思考中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终于它说“好”,她笑。

……

这是他们五个火急火燎地把尹哲送来诊所之后,陶乐看到的他脑海中不断重复的梦境。从场景来看,梦的起点是积雪遍地的山野,广袤的树林中覆盖着洁白的雪,结尾则是穿着黑色旗袍绾着漂亮发髻的女子的背影,修身得恰到好处的黑色旗袍上银色的牡丹一簇一簇地盛开着……

回想与他们六子相识的近一年的时间,陶乐很确定自己未曾见过这个出现在尹哲梦里的女子。

“不要担心,他只是处在了睡眠状态不愿醒来。”停止关于那个黑衣女子的脑内搜索之后,陶乐将自己了解到的如实相告,当然,避开了那奇怪的梦境内容,她可不想因为说错话而被尹哲追杀……对着他这种老谋深算型的非人类,陶乐想自己怕是翻不了身了,既然多说多错她想还是闭嘴得好。

“陶乐,昨天我问你时你也是这样说,可是,他已经睡了三天了……”梁野的狐狸眼睛瞳孔放大无限惊奇地望着在他看来似是在敷衍了事的陶乐,余下的四人则是冲着陶乐齐点头以表示对他所说的完全认同。

“那有什么?蛇还会冬眠呢,持续一整个冬季,天性如此嘛。”陶乐无奈,只能解释,心里却忍不住在幻想如果她也具备冬眠的能力的话那她不知道有多么开心呢,唉……

“那他什么时候才会醒?”柯享那对儿拧在一起的眉毛分明在说他不满意陶乐的回答。

“如果你们想他现在醒来也不是难事,可你们确定要这样做吗?”她从左到右依次扫视了对面五只的眼睛,同时狠狠压制住随时都要冲出嘴边的叹息声。

“要!”异口同声的回答。

五只回望陶乐的眼睛说是在放光都不夸张。

大概是尹哲这忘我的状态真的吓到了他们,这些可怜见的。这样想着陶乐转身,伸手并用力将躺在病床上的尹哲翻了过来,背朝上。俗话说,打蛇打七寸,那是心脏的位置,而他现在是人形……那就心脏对应的后背的位置好了,想到这,陶乐作势要将银晃晃的针灸针扎到他的背上。之后,如陶乐所料,针还未触到皮肤,病床上的人便抬手将我持针的右手挡住了。

“哥,你终于醒了!”五子的声音显得很是雀跃。陶乐笑着将针收了起来。

“你们五个小子是在整我吗?还有你,陶乐,是不是我再不醒你就真的扎上了?”尹哲边扣着衬衣扣子,边言语奚落着六人,可声音中又找不出丁点生气的痕迹,只能说演技着实差了些火候……

“还不是哥你睡了那么久都不醒的关系吗?”梁野抱臂,据理力争,一双狐狸眼奋力上扬着以示自己的不满。

“害我们做弟弟的很是担心啊。”石允笑嘻嘻地补上温情牌。

看他们吵吵嚷嚷的模样,再联想他们都是不知活了多少个世纪的老妖精了,这强烈的反差在陶乐看来着实好笑了些。待她转头望向外面,才发现夜已深,是淡淡的乳白色月光冲不破的浓重夜色。

“哥你饿不饿?”说话的是涂盼,卷卷的黑色短发,干净清澈的笑眼,语调钝钝的,听后陶乐便知道,今天的他依旧处在混沌期,她不想说“傻”这个字,尽管他现在的模样着实像人们口中的傻子。陶乐之前听尹哲提起,在涂盼被变成人形之后,每月只有随机的一天他才会呈现正常的样子,思维灵活,聪明伶俐;余下的日子,便是眼下这混混沌沌的模样了。

“饿,当然饿了。对着我谋杀未遂的你好歹表示一下吧?请我们吃夜宵怎么样?”尹哲的话语间写满了理所当然,说完冲陶乐眨眼一笑,看得她一阵毛骨悚然……

“陶乐我们叫外卖不好?”“披萨!”“炸鸡!”“汉堡好了!”以梁野为首,贝蓝、柯享、石允迅速切入了点单模式……对着这帮过河拆桥的叛徒,陶乐已无力吐槽。

说到夜宵,陶乐倒是记得很清楚,涂盼喜欢吃煮泡面,最爱红烧牛肉味的,再加上鸡蛋对他来说就是无上美味了。怀着这样有所偏倚的小心思,陶乐努力地用提高的分贝来粉饰止不住的心虚,“我这简陋的小诊所满足不了大爷们的要求,煮泡面,要吃吗?”越说到后面,她的音量就明显地越低。

“要!”涂盼闻声着急着响应,先前的四位“客官”眼瞅着自己的心头爱连影子都不剩了,便作势要敲他脑袋,他一边护着头躲来躲去,一边咧着嘴眯着眼睛开心地笑着。

尹哲双手支在身后的床上,一双长腿前伸,身子倾斜着,冲着陶乐在嘴角牵扯出玩味的笑,意思再明显不过,陶乐只好故作镇定地移开视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与此同时,却也忍不住在心底犯嘀咕,究竟是自己表现得太明显?还是尹哲老奸巨猾太精明?总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就看透了她对涂盼的小心思,好在他没有点破,陶乐也就由着他去了。对她来说极好的是,就在刚才,她凭着眼前所见与强烈爆发的直觉,似乎发现了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待一会试探下,若是确定了,也算跟他扯平了。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陶乐起身将玻璃门上营业的牌子反了过来,关上店门朝里屋走去,涂盼见状兴冲冲地跟了上去,嘴角还是咧着大大的笑容。

“怎么就那么喜欢吃煮泡面?”陶乐忍不住转头问他。

“泡面……煮了……很好吃。”看他认真思考的样子似是在回味着泡面的味道,陶乐无言,只是笑。

“选个良辰吉日让你嫁过来?”正当陶乐忙着将泡面下锅时,尹哲的声音幽幽地飘了过来。陶乐闻声回头,却见他正懒懒地倚在厨房的门框上,颇有兴致地打量着正在煮面的自己和正在搅拌鸡蛋的涂盼,他特别喜欢将鸡蛋打散之后加进去。

听了尹哲的话陶乐特别想将离自己最近的“凶器”——锅盖,砸在他的嘴巴上好让他闭嘴,但她显然不可以那样做,锅盖马上就要用到了,再者,哪怕她的锅盖扔得再有技巧都是没可能赶上他的速度的,得不偿失的结果这般显而易见……再看涂盼,正在无比认真地搅拌着鸡蛋,想来是没有将尹哲的话听进耳朵里去。

“不劳您老费心,想来您老也是自身难保了吧?”说到这她顿了顿,却见尹哲望向自己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顿时让她失去了卖关子的兴致与底气……“重复的梦境中除了你的蛇身就只有她,啧啧……”陶乐承认自己对着尹哲打探真相的方法分明是没带脑子,说完之后就有败下阵来的强烈预感。

“陶乐,太聪明了可不好……”尹哲依旧没有上钩。

“陶乐,鸡蛋……”涂盼将盛着鸡蛋的碗递给陶乐,她对尹哲秘密的打探告一段落。

打开锅盖,锅里已沸腾得热闹,将鸡蛋倒了进去,稍等一会儿关了火,盛出了六碗泡面,他们三个各自负责两碗端到了客厅里面,那四只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不亦乐乎。

“谢谢陶乐!”看着六子吃得津津有味,虽然这场面已经上演了许多次,可陶乐没办法不惊讶,蛇、猫、狼、狐狸、鱼和马,在脱胎换骨成人形之后,竟然都可以吃泡面,红烧牛肉味的,煮泡面……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