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不爱无常世事休

原创作者:后来怨念那么深,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黑夜 白晨 彼岸 不爱 喜欢 女孩 地府 无常 小鬼 小白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不爱 无常 世事休】
我是喜欢,名为不爱。
我在六界流浪,在地府停了下来。我想等一个人,等了多久了,我也不知道。冥界的彼岸花灵是一个和我外貌相仿的女孩,她帮我算了算,说,不久,才一百年。
哦,才一百年啊,我睡了一觉而已。听说凡人百年为一世,我睡了百年,一定错过了他的转世经途。不过彼岸说没关系,可以等下一世,她啊,都已经候了几千年了呢。
我点了点头,住在奈何桥旁彼岸的小屋里。无聊的时候,我坐在桥头石碑上听彼岸讲述她的故事,要不,就在小屋里沐浴。
我喜欢水,轻轻柔柔的,又很温暖。它拥抱着我,有安心的感觉。彼岸会在水上铺满她的花朵,红得妖异,却很好看。
啊,我新认识了两个少年,是对双生兄弟,在地府担任职位无常,哥哥叫黑夜,弟弟叫白晨。他们的名字很好玩,所以我记住了。他们是彼岸介绍的朋友,一起住在地府,难免有个照应。
嗯,照应这个词也很好听,我也记住了。
“你是不爱啊,很可爱呢!”
这是黑夜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黑夜留着利落的黑色碎发,瞳孔漆黑漆黑的,衣服也漆黑漆黑的。黑夜很好看,但是,没有他好看。他,是我要等的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好看。
我盯着黑夜的眼睛,想看到我的影子。可是他的眼睛很黑很黑,我的影子进去了就再也看不见了,好像里面藏着一汪深潭。
“为什么?”
“嗯?你说什么,不爱?”黑夜微笑的看着我。
“为什么,黑夜的眼睛里没有不爱的影子呢!”
“……因为,你是喜欢呀!”黑夜抬起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那个少年。我知道他,是黑夜的弟弟,白晨。银发银瞳,白衣白靴,没有表情的少年。彼岸说那叫面瘫,还说,我也是。
原来我也没有表情。
我是喜欢,名为不爱。

白晨告诉我,他们原本没有名字,因为一黑一白,又官任无常,所以被称为黑白无常。可是阎王殿下是个无聊的小鬼,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给地府大大小小的职务官取名,比如他们叫黑夜和白晨,再比如桥边送汤的女孩叫无梦——一百年前,桥边送汤的还是个老婆婆,现在已经换职了,换了一个女孩。
我告诉白晨,如果在人界,黑夜对白天,可他叫白晨,很奇怪。
白晨还是没有表情,说,无所谓,随便他们。
后来黑夜和白晨经常来小屋看我。彼岸常常不在,她在桥边候人。我记得人界有一种水,被称为茶,姐姐曾经很喜欢,孤单也喝过。我想黑夜和白天也会喜欢的,我希望他们喜欢,所以用彼岸花瓣泡了一壶,倒给他们喝。
可是不好喝,又苦又涩,只有颜色红红的,很好看。
我很难过。
我倒掉了那壶水,抱着膝坐在小屋顶上发呆。黑夜揉了揉我的头发,对我微笑,他说没关系,不爱很可爱。
“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会,你还小嘛。”
“我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了哦,可能还要再久一点。”
“诶?是么……几千年啊。”
“……”
黑夜在我身边坐下,我只及到他的肩膀,然后白晨坐在了我的另一边。我忽然愣了愣,我要等的那个人,他和黑夜一样,有很漂亮的黑发,一直垂到脚边,眼睛弯弯的,微微一笑就好像桃花极盛。但是他又和白晨一样,穿白衣,踏白靴,衣袖宽大,衣袂纷飞,满身不染凡尘的样子。
“不爱。”
“嗯。”
“彼岸说,你在等人?”
“嗯。”
“男孩?”
“嗯。”
“喜欢的人?”
我抬头看向黑夜,“不爱就是喜欢啊,不爱不会有喜欢的人。”
“那,为什么要等他呢?”黑夜颇有不问不休的架势,连白晨都看向了我。
为什么,要等他呢?
我望向头顶,一片漆黑,无星无月,不似人间。
“因为,不爱说过要等他的,所以就等了。”
“……是啊,你就是这样奇怪的小姑娘呢……”黑夜向后倚倒,躺在屋顶,细碎的黑发遮住了深黑的眸子。
“彼岸以香,忘尘绝殇
三千花寂,三千叶期
奈何,奈何
黄泉路畔三生石
石桥尽头谁人守
情未断,泪已干
离未归,伊独留
…………”
远远的,似乎有彼岸的歌声传来。
“几千年前,”白晨淡淡开口,“我们也还是凡人,想听故事么?”他抬眸透过我看向黑夜,眸中好像有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可是我看不懂。
“好。”我说。

“我转生为人的最后一世,投胎在京城的一户人家,小白是我的孪生弟弟。那户人家姓叶,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姓,总之不是什么显赫世家。父亲经商,母亲持家,生活平淡。那时候我们叫什么名字,也早已不记得,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不过有印象的是,那一世的白晨从小就是现在这样的性格,面无表情,沉默寡言,不喜欢热闹。而我,大概比现在好动些。”
黑夜讲述这些的时候,脸上表露出深远的样子,好像有些怀念,又有点讽刺。我转过头看向白晨,也是同黑夜一样的表情。
“本来以为只会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待我兄弟二人长大,我随父亲经商,小白读书考取功名,然后成家,赡养父母……但是阎王那个小鬼说的没错,人世间世事无常。我们的父母在我和小白十四岁那年被害身亡,而我们被流放。”
“流放,就是要去流浪吗?为什么?”我问他。
“谁知道呢。”黑夜笑了笑,“不爱的问题真多呢。”
“哦,他的问题也很多呢。”
“他?”
“就是我要等的人啊,我们相遇那天,他问了我七个问题——你继续讲,我在听。”
“……14岁的孩子,还没有多大能力养活自己。我和小白离开原本的国家后一路向东,途经过11个国家,最后变卖母亲生前首饰换来的银两用完后,我们不得不在途中停留做活,最贫困的时候是以乞讨为生的。人类和我们可不一样,人类太脆弱了,很容易死去。
大约十六岁那年的深秋,在南翼国的无名小城里,我们遇到一对姐妹。那时候我和小白因为城中横行的瘟疫濒临死亡,那对姐妹救了我们。”
我有些讶异的看着黑夜,仔细的打量着他的轮廓,然后又转过头去打量白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不爱?”黑夜被我的目光打量的莫名其妙。
“没有。”我闭上眼睛,示意他讲下去。
那对姐妹看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姐姐与当年的他们一般大小,妹妹才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从头遮到脚的旅行斗篷。白晨醒来的时候黑夜还在昏睡中,五六岁的女孩面无表情,用毛巾擦拭着他的额头。他没有说话,女孩也不说话,自顾自的收拾好木盆出去了。白晨这才发现,这里是家客栈。
在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对姐妹。他们留给白晨和黑夜一包银两,交足了一个月的房钱就离开了。
“我欠她们一句谢谢。”白晨淡淡的开口,银色的眸子似乎温和起来。
“哦,没关系,不用谢。”我回答,然后两个少年一同盯着我看,满是震惊的神色。
“是……不爱?”黑夜问我。我点头,躺下身。“准确的说,是我和姐姐”
三千七百年前,我诞生才不久,和姐姐路过南翼的某个小城,看到路边睡了几个流浪者,有两个少年好像病了,姐姐很善良,就顺便照应了一下。
黑夜和白晨忽然沉默了起来。我很奇怪,难道知道是我们不好吗?这样他们就不欠别人一句谢谢啦,而且这两个字也没有什么意义呀。
过了好久,黑夜侧过身来轻轻拥住了我,他的指尖微凉,抵着我的头,我只好伏在他胸前,听不到心跳声。哦,是啊,黑夜是没有心跳的,他是地府的职务官。
“谢谢你,不爱。”我听到他说。“在那么冰冷的世界,你们是唯一温暖过我和小白的人。”
白晨顿了下,也从身后拥住我。明明是没有体温的两个人,我却感觉到了莫名的温暖,就好像回到两百多年前,那个眼瞳如金的清冷男孩在荒漠里抱着我安睡的时光。
我想,我有些想念孤单了。
黑夜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我和姐姐走掉以后,他们应征入了军队,厮杀战场。在那个江山动荡,美人覆出的年代,他们成为南翼的传说,不知负了多少美人的心。
后来,黑夜喜欢上一个女孩,女孩是北国的公主。
再后来,白晨杀掉了那个女孩,而黑夜,杀掉了白晨。
再再后来,黑夜遇到了一个小鬼,小鬼带他来到了地府,找到了坐在奈何桥头的白晨,任职无常。那个小鬼,是这一任的阎王。
“再再再后来呢?”我问黑夜。
他微笑,眉目明净。“没有了啊,我们都死了,任职无常,任了三千多年。”
“你为什么要杀白晨呢?你不喜欢他吗?”
“怎么会呢,”黑夜看向白晨,停顿了好一会儿,才附在我耳边说“他是我的弟弟啊,是我在黑暗岁月里唯一依靠的人,我怎么会,不喜欢他呢?”
我想问他,那又为什么要杀白晨呢?可有小鬼来打断了我的话,说阎王召见,然后他们就走了,远远的看到一黑一白的背影。
我依旧坐在屋顶上,坐了很久才跳下去,到了奈何桥边陪彼岸,。彼岸依旧在唱歌,只不过不再是先前那首。
“彼岸言伤,断念重头
三千无守,三千独愁
生兮,别兮
亡人归饮三生水
石桥那头无人候
爱已倾,恨亦尽
白衣落,旧人不回眸”
彼岸的歌里总有淡淡的哀愁,我有点难过,彼岸是个多好的女孩,勇敢而且固执,可是喜欢这种东西,却围困了她几千年。
我是喜欢,我觉得我是个不该被喜欢的女孩。
彼岸总是说,她等的那个人很温柔很温暖,总爱揉她的头发。彼岸说,他爱叫她丫头,语气很宠溺,像一家人一样。彼岸还说,他是唯一说她可爱的人。可爱这个词真让人喜欢,嗯,对了,黑夜也总说我可爱。是不是女孩子都是可爱的呢?
我在地府停留了两百年了,和孤单分别也有两百年了,可我一直没有等到要等的人。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