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谁家儿女初成长

原创作者:虞美若善,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父母 同学 教室 农村 午饭 这头 每天 苗语 学校 姐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2谁家儿女初成长

我出生在农村,成长在农村。2006年我们的镇上没有中学,我和哥哥姐姐们一样要去去县城就读初中。在农村我们都是一边帮着家里做农活,一边读书。每天早上8点去学校,我家里学校近,不用带午饭,远处的同学都带着有午饭。如果没吃午饭,远处的同学是很难走回家的,所以我算是很幸运的。每天下午4点放学,我都走近道,穿过田野,越过小河紧忙回家吃饭。吃完后就忙着早上父母布置的任务,砍柴,放牛,喂猪。可能在是在农村的生活营养不良,加上大量的体力劳动。14岁的我看起来只有9岁的身高,特别的矮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在9月份的开学,父母提着被褥领着我去学校报到。在乡下,很少去县城的,即使去也是父母带着,不去记路的,我对这个陌生的环境充满了陌生和害怕。在报到的那天,我看见了城里的学生在校园内穿越自如,无拘无束。我却躲在父亲的的背后,探着头去听老师的要求。发现由于学校的资源不够,不能给男生提供住宿,父母这下犯难了。报到之后父母和姐姐去寻找出租屋。很多条件稍微好的房屋都被满了,最后找到了如同地下室的地方。房子有了一定的年头了,墙壁都是灰黄,一铺床摆在右边,剩下的空地不多。在那里,只可以烧煤球做饭煮菜。准备完了生活上的一切东西,父母要回去了,再三叮嘱我,要注意安全,好好学习。在生活上我有个姐姐照顾我,她比我高一级,是住校生,每天早饭晚饭都回来和我一起吃。

每天的火炉都很容易熄火,都重新生火,柴火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砍成一小节,才容易放入火炉里面。浓烟很快就罩住了一层楼,泪水忍不住的留下来。

在开学的第一天我和小学同学吴成坐在教室的最后的一个角落里,班里88个学生挤满了整间教室,唯独留出一条过道,下课时间都很难出去。因为我是少数民族的苗族,从小都是说着苗语,接触汉语比较晚,直到7岁上学才学,大部分都在课堂上用,交流都是用苗语,身边的同学都是苗族。所以我不敢和别人交流,只是默默地远看着她们在打闹。他们都很大胆,你追我赶,从教室的这头飞过这头。

“你别跑,看老娘拽住你了,你就晓得老娘的厉害了”一位扎着马尾巴的女生插着腰站在门口好似一个母二娘。
“你来呀,母老虎”站在桌子上气喘嘘嘘的刘星,同学们送他外号草上飞。

我出生在农村,成长在农村。2006年我们的镇上没有中学,我和哥哥姐姐们一样要去去县城就读初中。在农村我们都是一边帮着家里做农活,一边读书。每天早上8点去学校,我家里学校近,不用带午饭,远处的同学都带着有午饭。如果没吃午饭,远处的同学是很难走回家的,所以我算是很幸运的。每天下午4点放学,我都走近道,穿过田野,越过小河紧忙回家吃饭。吃完后就忙着早上父母布置的任务,砍柴,放牛,喂猪。可能在是在农村的生活营养不良,加上大量的体力劳动。14岁的我看起来只有9岁的身高,特别的矮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在9月份的开学,父母提着被褥领着我去学校报到。在乡下,很少去县城的,即使去也是父母带着,不去记路的,我对这个陌生的环境充满了陌生和害怕。在报到的那天,我看见了城里的学生在校园内穿越自如,无拘无束。我却躲在父亲的的背后,探着头去听老师的要求。发现由于学校的资源不够,不能给男生提供住宿,父母这下犯难了。报到之后父母和姐姐去寻找出租屋。很多条件稍微好的房屋都被满了,最后找到了如同地下室的地方。房子有了一定的年头了,墙壁都是灰黄,一铺床摆在右边,剩下的空地不多。在那里,只可以烧煤球做饭煮菜。准备完了生活上的一切东西,父母要回去了,再三叮嘱我,要注意安全,好好学习。在生活上我有个姐姐照顾我,她比我高一级,是住校生,每天早饭晚饭都回来和我一起吃。

每天的火炉都很容易熄火,都重新生火,柴火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砍成一小节,才容易放入火炉里面。浓烟很快就罩住了一层楼,泪水忍不住的留下来。

在开学的第一天我和小学同学吴成坐在教室的最后的一个角落里,班里88个学生挤满了整间教室,唯独留出一条过道,下课时间都很难出去。因为我是少数民族的苗族,从小都是说着苗语,接触汉语比较晚,直到7岁上学才学,大部分都在课堂上用,交流都是用苗语,身边的同学都是苗族。所以我不敢和别人交流,只是默默地远看着她们在打闹。他们都很大胆,你追我赶,从教室的这头飞过这头。

“你别跑,看老娘拽住你了,你就晓得老娘的厉害了”一位扎着马尾巴的女生插着腰站在门口好似一个母二娘。
“你来呀,母老虎”站在桌子上气喘嘘嘘的刘星,同学们送他外号草上飞。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