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半斤八两(一)

原创作者:亚晨爱吃菠萝饼,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八两 半斤 彩票 没关系 大大的 高考 就要 开奖 双色球 冻结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八两第一次见到半斤是在高三下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因为户口原因,半斤转学到了八两读书的学校,还和八两同班。
半斤是一个皮肤黑黑的小胖子,而且他的脸上还长了好多小痘痘。听同学说,半斤是从很远的地方转来的。
刚来的那几天,半斤一直都很安静,他坐在座位上,从不主动和任何人打招呼,因为他很害怕,就像六岁那年第一次上小学时一样害怕,爸爸妈妈把自己一个人丢到学校就离开了,所以自己坐在大大的满是小朋友的教室里就会觉得很孤独。这种情况下,安安静静是最好的了。没关系的,很快就能回家了。他时常这样安慰自己。
半斤来这边不久学校就举行了模拟考试。分数下来后,半斤的成绩依旧是一塌糊涂。考试过后半斤和八两就成了同桌,半斤在走廊左侧,八两在走廊右侧,两人中间还隔着一个男孩子。半斤还是和来时一样,就算是课间也安安静静的坐在课桌前发呆。
八两长的很漂亮,像是画过一般均匀的眉毛下大大的眼睛里总是有好看的光亮在浮动,高高挺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像是透明的一样。
有一次半斤听见两个男孩讨论班里的女孩子。两个男孩都觉得七两是班里最好看的女生,因为七两皮肤白白的,眼睛忽闪忽闪的,而且胸部还大大的。他正听的入迷,八两就递过一包已经开封的“浪味仙”请他吃,半斤抬头看了看八两,又看了看“浪味仙”,然后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八两摇了摇头,继续坐在课桌前发呆。
那之后没多久,半斤和八两就调开了,一直到高三结束,两人也没有做过同桌。
半斤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喜欢上八两的。八两的眼睛又大又漂亮,她的眼睛里总是有好看的光亮在浮动。可她的个子不高,性格像男孩子一样豪放,而且还是个平胸。
高三下学期只剩下半个月了,半斤一直没找到机会和八两当同桌,他决定豁出去了。
午休时间,窗外天空中悬着的太阳散发出超大量的光和热,教室顶的老式电扇吱吱呀呀的叫个不停。还有半个月就毕业了,半斤决定豁出去了。
他拿着自己写好的英文作文,跑到八两的面前,磕磕绊绊的说:“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改一下英文……作文?”
八两接过半斤手里的半张白纸,笑着说:“可以啊,我现在就帮你改,你下节课下课再过来拿吧。”
半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窗外想:“她对我笑了。”山野的风一阵一阵的灌进拥挤闷热的教室,半斤的后背微微发凉。
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半斤每天晚上都会找许多借口跑去和八两坐在一起,班里有男生和半斤开玩笑,“半斤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天天像一个鼻涕虫一样粘着人家八两!”
半斤抬起胸脯,理直气壮的说:“我就是不要脸!你想怎么样?”
男生说:“你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厚脸皮。”说完就悻悻离开了。
高考只剩下最后一个星期了,半斤就像一个粘在鞋底的口香糖一样死死的黏着八两。
高考完后,半斤就要走了,他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八两了,所以趁着现在还能见到八两,他要增加和八两相处的时间。
可是高考很快就到了,半斤要走了。走之前八两请半斤吃饭。
大大空空的十人圆桌上炖着半生不熟的牛肉。半斤和八两围坐在桌前,中间还隔了一把空椅子。
八两一边夹牛肉一边说:“这是我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吃饭唉。”
半斤掏出手机,对着八两拍照。八两用手捂住脸不让他拍,半斤说:“你就让我拍一张嘛?我就要走了,如果以后见不到你怎么办?”
八两说:“那我们一起拍。”
半斤说:“好啊。”说完他就挪到八两旁边的空椅子上坐下了。两人摆好姿势,等待着手机“咔嚓”一声,可手机一直没有“咔嚓”。半斤看了看已经黑屏的手机,说:“手机没电了。”
他又挪了回去:“拍不了合影了,怎么办?”
八两说:“没关系啦,以后会有机会的。”
半斤说:“也不知道我们下次什么时候才会再见面。”
八两说:“很快的。”
吃完饭两人去买彩票,刮刮乐,七和彩,双色球……他们把彩票店里各种类型的彩票一样买了一份。双色球要到明天才开奖,可明天半斤就要走了,八两说:“没关系,开奖了我告诉你,要是中大奖了咱们就一人一半。”
半斤说:“好!”
八两将半斤送到他住的小区楼下就要离开,半斤叫住了她:“我就要走了唉,以后见不到你怎么办?”
八两说:“没关系的,一定会再见面的。”
半斤看着八两:永远都是露出额头的单马尾,光洁的额头在灯光辉映下微微发亮,浅浅的像是画过一般均匀的眉毛下大大的眼睛里流淌着好看的光亮,高高挺挺的鼻子下薄薄的嘴唇微微泛红。
半斤说:“可我就要走了,你不打算表示些什么?”
八两说:“表示什么?”
“给我一个拥抱好嘛?”半斤在心底脱口而出。他看着八两,浑身的血液都往脑门上冲,他深吸一口气:“至少握个手吧。”
八两说:“好啊。”她伸手给他。半斤紧紧握着她的手,八两的手软软凉凉的,半斤握住了就不想放开了,他在心底默念:“时间冻结时间冻结时间冻结……”八两抽出手转身:“我要走了。”
半斤说:“哦。”
“去你妈的,去你妈的,去你妈的。为什么时间不能冻结?去你妈的!”半斤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已经看不到八两的背影了。
晚上睡觉前半斤收到八两的消息:“你明天几点的车?”
半斤回复: “八点。”
八两说: “早上还是晚上?”
半斤说: “早上。”
八两说: “要不要我去送你?”
半斤说:“你起的来么?”
八两说: “起不来。”
半斤说: “那就别送了。”
八两说:“嗯。”
第二天一早,半斤坐着汽车离开了有八两的小城,到了省城后他就坐飞机离开了。他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了。此刻,半斤距离八两一千三百四十一点一千米。八两又发来消息了:“双色球开奖了。”
半斤问:“怎么样?中奖没?”
八两说:“你猜。”
半斤说:“我猜不出来。”
八两说:“没中奖。”
半斤说:“好可惜啊。”
八两说:“嗯。”
半斤说:“下次我们再一起去买彩票好么?”
八两说:“不要。”
半斤说:“为什么?”
八两说:“我不想买彩票了。”
半斤说:“那我自己去。”
八两说:“嗯。”
半斤回家后又过了一周就是填志愿了,半斤第一志愿填的天津,他想去看海。
八两的六个志愿全部填的外省。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