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白色天幕第三章

原创作者:姬啾啾啾,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神君 伏山 婆婆 仙人 牧休君 晴一 小仙 狐狸 休君 木园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翌日清晨,小仙婢风尘仆仆跑进膳房,粉婆婆正在偷懒,伏在毛裘毯子上酣睡,粉婆婆是甘雪城最有名气的厨子,天宫寿宴特色菜肴大多出自她手。
小仙童在耳边喊了几声,她依旧睡得甚香,还不忘咂咂嘴,像是梦到了什么美味,这可急坏了仙童,婆婆啊婆婆,可别怪我不敬老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对着粉婆婆的背部用力拍了一掌。
“啊怎么了着火了?”粉婆婆猛地一下子跳了起来,身体看上去健朗无比,她吊着眼角,脸上皱纹几乎要叠在一起,看了看四周没有着火的迹象,又看看面前何其无辜的仙童,随手抄起了立在墙角的棍子劈头就打:“我打死你个小幺子,又寻你奶奶开心。”
小仙童一边尖叫一边闪躲:“别打了别打了,是神君命我来让您烧几道菜菜。”
末了还小声嘀咕着:“不然你以为谁会主动踏进来一步哦凶婆婆。”
粉婆婆并没有听见她的自言自语,“神君”这两个字却让她来了精神,婆婆虽老,却有高尚的情操与职业素养,她熟稔地生火,问道:“神君让我做什么菜?”
小仙童摇头晃脑像是在背法书:“红烧鹅掌,烧麒麟血,烤野锥……”
“你确定是神君吩咐做的?”粉婆婆眼中写着完全的不相信,神君素来口味清淡,也因此她早晨可以做几味简单小菜,就可以继续睡到日上三竿。
小仙童神秘兮兮的,凑到婆婆耳边:“婆婆,有件事我告诉您,您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粉婆婆连连点头。
“神君收养了一只小狐狸,早上两人用膳,小狐狸嫌着饭菜太素,神君二话不说就唤了我来膳房。”
“哦,原来如此。”粉婆婆幡然醒悟的样子,“可是话又说回来,本仙在甘雪城近千余年,却从未见着过神君养过任何宠物。”
不仅是宠物,神君生性淡泊,无欲无求,除却当年的涅深王姬,身边连一个女人也不曾有过。
“这我就不敢妄加猜测了。”小仙童亦是不解,“不过我看神君当真是对那小狐狸宠得紧,走到哪里都要抱到哪里。”
粉婆婆一听,当即严肃起来:“那我必然要用心做上一桌丰盛的早膳了。”
晴一看着满桌子美食珍馐,登时食指大动,再看看牧休君面前的玉盘里,多是些青蔬果子,她真是不明白这世上为何有那么多人吃素,不享受美食带来的满足感,真真是浪费生命。
与此同时——
粉婆婆在梅树底下晃晃悠悠,岱木园负责松土的小地仙见着她,丝毫不掩惊讶:“婆婆,您怎么这个时辰出来了?”
以往这个时候她必然还在休息着。
粉婆婆清了清嗓子,看看四周围,确保没有他人存在,对小地仙招了招手:“来,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小地仙疑惑,把大脑袋伸过去:“什么事啊?”
“我跟你说了,你要向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啊。”
小地仙更加好奇了:“婆婆,好奇心害死仙的。”
“咳……我听说咱们神君养了一只小狐狸,而且对它万般恩宠,我就琢磨着,这小狐狸早晚有一天不得幻化成人,神君几千年再没有纳过王姬,以后岂不是可以……”
小地仙也是个八卦的主,听着粉婆婆分析得头头是道,不住地点头附和:“嗯,有理,有理。”
粉婆婆听见人有夸她,更加自豪了。
就这样,整个岱木园这一天都流传开了一句话:“有件事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园子里的小仙们纷纷放下手中的锄镐,不再洒水不再播种也不再施仙气,纷纷点头评论:“嗯,有理,有理。”
一来二去,这个消息就传到了伏山仙人的耳中,伏山仙人本是一株血灵芝,得道升天后勤奋修炼,谨慎克己,最后成为了岱木园的掌领。
岱木园是整个甘雪城最大的园圃,种满了形形色色的仙丹妙药、瓜果奇蔬,他捋了捋灰白的胡子,检查园圃里的劳作情况。
小仙们今天很明显干劲不足,时不时地就扎成一堆交头接耳,连伏山仙人出现都未曾察觉,若是换做以前,伏山仙人还没走近,所有人都早已拿出最卖命的姿态干活等着接受检阅了。
伏山仙人第三遍将胡须从头到尾捋顺了之后,依旧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出现,这让平时自我存在感极强的他多少有些尴尬。
他以手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几声,终于有小仙发现了他,一时间树下的一堆全部散去,比滑泥鳅跑得都快。
伏山仙人随手抓住一个小仙:“方才,你们在讨论些什么?”
小仙见到上属自是有些怕的,但是又不敢抗旨不尊,表情五光十色带着纠结:“那个……那件事我告诉了您,还望仙人不要传出去。”
伏山仙人狠狠敲了他脑袋瓜子:“哪来那么多杂碎。”
“是我们神君,收养了一只小狐狸,这小狐狸很快就要幻化为人形,据说长相娇媚倾城,神君千余年未曾立王姬,距离甘雪城大喜的日子想必已经不远了。”
放走了小仙后,伏山仙人痛心疾首,神君是未来储君,担负天地大任,岂能耽于美色,困于情爱,着实是糊涂,着实是可惜啊可惜。
思及此,又不禁将灰白的胡子从头到尾捋了一遍。

晴一吃饱喝足后,牧休君第一件事就是带它来了岱木园,岱木园里臻品繁多,自是有一种言诺果,吃下一颗便可令人洞悉一切语言,上至仙神魔怪,魑魅魍魉,下至鸟鱼虫兽,草花木林。
岱木园里没有人再劳作了,小仙们都腰杆挺得绷直,对着牧休君的方向行注目礼。
神君经过的地方便是一片阒寂,鸟儿忘记鸣叫,花儿忘记争芳,在这天庭,牧休君受人敬仰已是万年,天界流传着关于他容貌的传说,流传着他的英勇与睿智。
只可惜神君素来低调,除却商议政事,便是在紫林殿处理公务,鲜少见其外出,亦从不会大肆宴请宾客。
因此,尽管同在甘雪城,多少人自升仙至今从不曾目睹牧休君容颜,更何况岱木园中这些个年轻气盛的小仙。
正值青春年华,牧休君就在自己面前经过,且距离如此近,那种荣幸感非亲身体验,常人必然无法触及。
每个人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欠身看着面前走过的神君仙人,神仙向来脱俗,却能有人淡雅如斯,犹如天边皎月一般光芒清柔,白衣胜雪,广袖宽袍,长达一丈的后摆随风飘过柔软的云彩,足不踏尘,他就在那园子入口分树踏花而出。
这是未来的天帝,亦是整个天幕的主宰,那样与生俱在的威严有飞雪的冷质,却又在他的一抹微笑下化作春水池波,衣带飘飘勾摄去众人的神思,内心明明俱是崇敬,却又忍不住仰慕。
“神君。”待到伏山仙人伏身行礼,若干人等才从怔神中清醒过来。
牧休君安然受礼,手中捧着一团毛毛物什道:“伏山,本君此次前来是要向你讨一物。”
伏山仙人怔怔望着面前的圣颜,嘴角一抽,莫说讨一物,若要他这条老仙命他也必定以身相许。
晴一因为早上吃得太饱,再加上昨夜失血过多甚为体虚,这会缩在牧休君的怀里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因此丝毫没有发觉刚刚一路走来接受了万丈仰慕的崇光。
却说这言诺果堪称神界奇果,大多是用于军事,万年前仙魔交战,抓住魔军俘虏后由于语言不通就让他们吃下果子。
这果子极为娇贵,温度水分土质不得有丝毫偏差,否则便只是长叶不开花,自然不会有果实,再加上千余年只消得成熟一次,因此即使是在岱木园,也仅有十余颗,且放在深冰之下小心护着。
伏山仙人亲眼看着小仙凿冰,每凿一下都仿佛劈在了他的心间上,痛得他双手搓掌似要磨刀霍霍。
岱木园的花草仿佛感知了什么,花香阵阵,似在迎接神君的到来,晴一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浓郁的花香熏醒,它自牧休君怀中探出半个头来,眼睛滴溜溜地转,无辜清纯的样子。
唔,这个拿锄头的小仙长得真真是极标志的。
嗯?负手而立的小仙也是不错,但论精致,却堪堪还是比方才的小仙差了半分。
思及此又将视线转回了方才的小仙身上,小仙一早就察觉出它的打量,此时虽是狐狸真身,但想到方才大家口中说过,这小狐幻化人形会绝美惊人,不禁微微红了面颊,垂了首去。
晴一正和小仙秋波暗起着,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晴一抬头,只见一位白发美髯的老仙带着两位小仙走了过来,老仙在牧休君面前施礼道:“神君,言诺果已取来。”
“嗯。”牧休君应了,将晴一抓住耳朵从怀里揪出来,晴一失去了依托,四个小爪子在空中乱蹬,仙仙仙人我可是狐狸哦,再这么下去就可以去广寒宫当差了。
小狐狸蹬腿的样子甚萌,小仙娥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看向它时眼神都是慈爱的,见它这个样子,牧休君菱唇微抿,将它放在自己膝头道:“呈上来吧。”
“是。”伏山仙人挥了挥手,身后小仙便弯腰垂首将手中的托盘轻掷矮几上,冰裂玉石雕着浮花,花瓣众星捧月,浅盘中央是一只鲜红剔透的果子,晴一自觉见识短浅,从未见过此等神物,红艳欲滴并且透明,可以数清楚果核中包裹着几颗种子。
晴一垂涎地看着那果子,粉嫩的小舌不禁伸出来在唇上舔了舔,末了望向牧休君。
牧休君见它这娇憨的模样,眼中有惊异,却更多带着慈爱,素长的手将那果子捏起来递给它,晴一赶忙用爪子捧住:“吱吱?”
牧休君颔首,见它这般没追求的样子好气又好笑:“这世上原来还会有这般贪吃的狐狸。”
得到认可后晴一捧住咬了一大口,登时口中汁水四溢、甘甜清香,惹得众人皆是不自觉地吞咽,唯有那伏山仙人,轻易那一口好像连带着他的心头肉也咬了去,令他捂住双眼着实不忍再看。
晴一刚刚啃了两口,突然外面跑进来一位士兵,直接奔着牧休君的方向,单膝跪地抱拳:“神君,适才擎飞将军求见,说是要有要事禀报。”
牧休君唇角再不见一丝笑意,一双美目冷起来更为狭长,他抱了晴一,拂袖起身道:“伏山,本君就先回了,今日之事,劳烦了你。”
“哪里哪里。”伏山仙人受宠若惊,“小仙甚为荣幸。”
牧休君不再过多寒暄,衣袂飘飘间已不见身影。
晴一趴在牧休君肩头啃果子,牧休君的气场和先前已是截然不同,不禁暗自揣测起来,擎飞将军所为何人它并不知晓,然则将军十万火急踏上九重天禀报要事,左右离不了战争,能让云淡风轻的牧休君瞬间变得心事重重,想必也是战急。
牧休君收了云,刚刚踏入紫林殿,远远就看见了在殿外等候的身影,那人见牧休君走近,急切地迎了上来行礼。
擎飞将军身高八尺,斜眉入鬓,鎏金束冠,绛紫色大氅在风里飞扬,雪花又开始飘落,牧休君收手止了雪道:“将军请进殿细谈。”
君主与将军商讨国事,晴一帮不上忙,倒也识时务,乖乖地趴在一旁不添乱。
两个人的对话进行了一炷香的时间,晴一听懂了,万年前魔界造反攻上九重天,魔君之首独霸孤方带领弟子雪深嫄遇仙便杀,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雪深嫄背叛了独霸孤方,协助天界将他降服。
同时雪深嫄自身也是魂飞魄散。
而今,独霸孤方之女洪天经过万年闭关修炼重现人世,且在人间川蜀之地为非作歹,尽管她尚未扰乱天庭,但魔瘴之气愈发浓重,且这万年来她的力量更甚当年的独霸孤方,是以不得不防,不得不作出最坏的打算。
“如今魔界养兵百万。”擎飞将军说到此不禁握紧拳头,“神君,倘若再像万年前一样掀起仙魔战争,恐怕必定又是一场苦战,如今仙班初得太平,若要派出人手对抗魔兵百万,恐怕苦的还是九州苍生黎民百姓。”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