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乌云转身

原创作者:我是香草姐姐,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高大 大花 肥肉 冉雨 女生 碰到 一个 觉得 如果 他们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会碰到无数的人,你根本无法知道下一秒会与谁建立一个新的联系。而现在陪在我们身边的人,说不定之前已经错过了千百次。

高大好随手翻开了一本书,一张照片从书里面掉了出来。照片中有一男一女,男的笑得像朵花一样,女的却面无表情,完全不配合身边人的热情。照片里面的两个人就是他和冉雨,他记得那天他刚新买了一个相机就拿来跟冉雨合影。现在看起来,这张照片倒真的像是他和冉雨之间关系的缩影,一个是疯子,一个是傻子。疯子疯狂地希望能够得到傻子的心,而傻子傻傻地担心会失去疯子的心。忽然之间他的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没有遇见彼此,那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现在一定还是一个浑浑噩噩混日子而又略带文艺的男青年,漫无目的地走着漫漫人生路。好吧,他承认就算是现在的他,也还是多多少少会给人留下这样的感觉。

那冉雨呢?他自信地认为如果冉雨没有碰到自己,那她一定会变成一个大龄剩女,蜷缩在自己坚硬的保护壳里面,孤傲地冷漠地看着身边的事物不为所动。当然,如果冉雨知道了他的这个想法一定会嘲笑他不要脸,没有他说不定她会碰到更好的。尽管这样,他还是觉得他就是最适合她的,一切就像被安排好了一样顺理成章,让他和冉雨相识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发生。

他叫高大好,一个普通大学的普通大三男生。那天晚上也本是个极为普通的晚上。他一个人忘了带宿舍钥匙,几个室友不是在泡妞就是玩儿人间蒸发找不着影子。无奈的他只好来到图书馆杀时间。随机刷了一个座位,找到的时候发现是一个两人桌。桌子的另一半已经有人了,一个女生正趴在那里睡觉。她那乌黑柔顺带有微卷的头发散布在整张桌子上,这样的场景倒是让高大好觉得有点诡异。

他轻轻地坐了下来,不想扰人清梦。放眼望去,图书馆里乌压压的全都是人,几乎坐满了每张桌子。平日里他一般是不会来这里的,因为只要一进来坐到座位上,也不知怎么的脑子就变得无比沉重,也许是因为这个巨大空间里面充斥着的温热干燥的空气,也许是因为有那么多的人端坐在这里让他感到局促。每天如此重复,他们难道不会烦吗?这几乎已经成为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每个人都把头埋在书中,丝毫不会在乎周围沉闷而压抑的气氛。总觉得这些人是为了看书而看书,不过这似乎也是一件好的事情。也许只有他自己觉得这里枯燥无味,也许真正无聊的是那些一万年一直要站在书架上的书才对。

高大好一直都认为图书馆是一个云集各路奇葩的好地方,有专程为吹空调而来的,有抱着一堆零食来的,有不停刷手机并不时笑出声来的,有手机永远不静音的,有剪指甲的,还有情侣档组团儿一起来的。如果不幸碰到了最后一种,那只能自求多福了,因为他们会毫不吝啬各种秀恩爱直到你吐出来为止。虽然他没来过几次,不过很不幸的是以上这几种人他都碰到过。

桌上放着本看了一半的钱钟书的《围城》,高大好随手翻了起来。他是看过这本书的,一想到对面这女生有可能是因为钱钟书的幽默而入睡就觉得很有趣。现代人多视婚姻为坟墓,大概是不希望把爱情带入到现实当中,但是经不起考验的爱情也不一定是每个人都想要的。遇到另一半时,我们每个人都带着自身的免疫系统,相处中难免会把对方的某种不同之处识别成异类进行攻击,经历过剧烈而刺激的过敏反应后,如果双方都能让一步,彼此产生了抗体,才有可能长长久久。不过爱情这种东西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它美得很却也短暂得可怕,有的人幸运碰到了,人生因此五彩斑斓,而没碰到的人也不能说那就是他的不幸,因为他可能避免了迷失在其中的可能性。一切都是不能强求的,缘分使然。

他又开始观察起一个个正襟危坐的同学们,很想知道他们真的都是如所看到的那样专心呢,还是只是一群专注的模型,徒有躯壳而已。

如果这里突然爆炸了怎么办?从银灰色的天花板开始失控,拼接在一起的方形隔板逐渐出现龟裂,白炽灯的光源闪个不停,四周围的墙体脱落,悬挂着的指示牌纷纷被摔到地上,书架一排一排地倒下去,数以万计的书籍倾泻而下,桌子上面的东西全部飞到了半空中,人们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不知所措。他飞快地冲出来,拿出放置在墙上的灭火器朝每个人的脸上喷过去,希望这样大家能够清醒过来……

正想得出神,闭馆音乐响起,一桌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开始散了,他们看起来还是很清醒的,一排排书架上的书倒显得十分落寞。馆内的灯逐一熄灭,偌大的屋子瞬间黑了下来,但仍能听到熙熙嚷嚷的人们。看着熟睡中的人仍没有醒来的意思,高大好轻轻地碰了她一下,并说:“同学,闭馆了。”这时她才终于有了反应。她缓缓抬起身子,头发也被牵动着回到了脸颊。黑暗中四目相对,他看到的是一个迷离又带有一点倔强的眼神,黑珍珠般的眼睛映衬在白纸一样的脸庞,好像有种魔力似的要把他吸进去。女生的目光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短暂的两秒,便起身匆匆离开了。高大好连忙跟了出去,可是在离馆的人群中把她跟丢了。

有的人就算一辈子只见一面也能够确信永远都不会忘记,并不是因为记性好,而是因为当第一面映入脑海时,你就会不自觉地为自己重复播放那个人的画面,不知疲倦地强化记忆。对他来说,她就是这个人。

他回到宿舍时,其他三人都在。

坐在书桌前专心致志打网游的是“肥肉”周毅,他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宅在宿舍打网游,不吃不喝打三天都没问题。周毅很胖,肥肉是三个室友给他起的外号。肥肉曾说他是个早产儿,刚生下来的时候才四斤多一点,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胖成这样。不过他很喜欢他们叫他肥肉,他觉得这名字够霸气。他还曾想把自己在游戏里面小号的名字改作肥肉,不过听了大花的劝告,叫这个名字女玩家们一定会敬而远之,肥肉才打消了念头。大花是正站在一旁用电话甜言蜜语哄女孩儿的吴然,因为此人以花心著名,所以大家都叫他大花。当然,叫这个名字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笑容的确像花儿一样能迷倒所有女生。大花从不觉得自己擅长沾花惹草是个错误,他说他只是博爱而已。

正在床上看书的郭家铭看到高大好回来了,问了句:“嘿,你去哪啦?怎么才回来?”

老郭郭家铭是典型的三好学生,包办各种奖学金的伟大学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书生气质颇浓。尽管如此,平时他们几个男生闹起来的时候,他倒也毫不示弱。

高大好没有理会老郭,而是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然后开始发呆。

老郭却依然追问:“喂喂喂,你怎么啦?见鬼啦!”

旁边的大花听了这话后,敷衍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说:“什么!你见鬼了!”肥肉也停下了手边的游戏,连忙问道:“啊?那鬼长什么样啊?”

高大好无奈地笑道:“你们神经病啊,哪来的鬼!”

老郭道:“那你怎么跟掉魂了似的。”

高大好跟他们说,今晚他遇到了一个人,他还从没见到过像她那么特别的女生……

肥肉道:“哦,原来不是撞到鬼了而是狐狸精啊,哈哈哈哈……”

神秘,孤傲,冷漠……高大好怪自己只能想出有限的几个词语来形容她。大花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不停地追问是怎样的女生,又说:“大好,你也知道我们学校的女生从来都是以数量取胜的,这质量还真是不怎么样,虽说也有几个不错的,但早已被我收入囊中了,可你刚刚说的这位,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跟她说话了吗?有没有留个电话?”老郭问道。

高大好叹着气说:“没有没有,我只看了她一眼她就走了。”

大花惋惜地说:“哎呀!那可没办法啦,你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她都不一定。”

肥肉笑嘻嘻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想找女朋友了,让大花给你介绍一个呗。”

见高大好不搭茬,老郭说:“看来是一见钟情啊!都洗洗睡吧别管他啦,明天一早还有课呢。”

肥肉说:“你们睡觉吧,我再玩儿会儿。”

老郭顺手关上了灯,大花跟着鬼叫起来:“别关灯,我看不见啦!……”

黑暗并没有把高大好拉回现实。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怎样才能再见到她,那个黑珍珠女生。如果能再让他见到她,他一定要认识她才行。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