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我是精神病患者

原创作者:我与自己说自己与我,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哈姆雷特 女王 一边 发现 怪异 工作 科室 神游 下班 男医生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女人苏已经在这家医院工作6年余,从毕业但现在,也顺利的成为了主治医生,她选择效力于妇科,在这个荷尔蒙渐渐死去的科室,她总感觉有点死气沉沉,她毕业之后按部就班的从了医也听从父母的意见留在了家乡,对于这些,她似乎没有感觉什么不满,反而觉得理所当然,6年的努力工作似乎让她忘了些东西,不过她并不担心,有人会帮她想起来。

女人苏从值班室里面端了杯咖啡出来,来到科室里头,对于值了一个大夜班的她来说,急需要咖啡提神,以免待会工作的时候不在状态,她觉得自己最近老是神游,这是在之前从没发生过得,尽管以前多辛苦她都从没让自己在工作中跑神,可她最近的状态让她颇为恼怒,她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不像话,她也害怕别人发现她现在的这种状态,这太容易让人诟病,在这个科室科室万万不可留下污点。可是事与愿违,在她还没有恢复神游状态时,就当场被人抓了包。

“苏医生,苏医生····”她被这几声叫喊拉回现实。

“苏医生,你怎么回事,我都喊你好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着空气说话呢。”跟她说话的是同科室的唯一一个男医生,比他晚两年来这个医院,但却比她在这个科室要熟络很多,“主任叫你早上开会,把交班事宜整理一下,不过,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老是这样,昨天有个病人来找你,别人问了你很多事,你是硬生生的都没理他,我看你是压根就没听吧。“

女人苏有点羞愧,她觉得这似乎辱没了她的专业,她同时也惊讶这个人的观察力,短短时间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她想到再这样下去,别人一点都会发现,她在想一定不能让这种趋势在发展下去,“恩,知道了。”她一边想着一边回应这位男医生。

“我觉得苏医生你该谈恋爱了,你说是吧,姐。”男医生一边对女人苏说一边转过头去问坐在他旁边的一位中年女医生。

“是啊,小苏,眼界不要那么高,该谈还是要谈,我有个大侄子,还不错······”一些老生常谈的话,后面的她也没听见了。

女人苏发现出神对于能忽略这些话也不常是件好事,她想到大学毕业后她就没有在谈过恋爱,前几年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到现在工作稳定后,似乎就少了些什么,她也想不明白,但大家似乎都意识到了,她应该找个男朋友,谈个恋爱,然后结婚。

她母亲格外的替她意识到了这点,最近也就忙着帮她物色各种青年才俊,她没有推脱,也觉得是理所当然,遵从母亲的意见。她母亲昨天打来电话叫她今天下班就见个男人,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她实在是陌生,在做完今天的工作后她就和对方约了下。

今天的工作跟往常一样,是在一边神游下做完的,做完工作,已经正午了,也就约在了附近的餐厅,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母亲说是青年才俊,她不由怀疑这个事实,就跟这位先生称为O先生吧。这位O先生是一个健谈的男人,整场饭局几乎没有冷场过,他似乎一直在纠于他身材的问题,“这些年做生意慢慢就成了这种身材,我想着也没事,可渐渐发现身体很重要,苏小姐,你是医生,你应该知道,肥胖对人来说危害太大。”

几场对话过后,女人苏发现,这位O先生几乎几句话不离他的身材问题,她不知道是这个男人把这当成了他的幽默点,还是他实在是有点没有自信,对于这场约会,对苏来说并没有任何感觉,这是她到明天就会忘了的小事。

第二天的苏依旧跟往常一样,似乎没有任何改善,工作也和平常无两样,按部就班的工作,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回家,唯一改变的是她经常神游带来的,她发现平常很快做完的工作,现在却怎么也做不完,以至于,她不得不加班,也就不得不迟点回家,前几天这种现象到是并不怎么明显,她以为是工作太多的原因,现在终于明白,这种现象带来的危害性,他在想明天一定要改善,到了明天确是比第一天加班到更晚,再过后几天她却到半夜才能下的了班。

苏发现半夜才下班的她生活上并没有发生变化,也就随他去了,虽然神游时间的不断增加让她每天上班上的有点战战兢兢,但她发现努力工作的大家并不在意,就是偶尔发现会提一下,不过过后大家似乎都忘了说什么,到下次提到时大家也好像忘了在前两天他也说过这些话。

在大概11点多钟时苏下班了,今天她没有开车,想着回去也没多远,走走就到了,以前没开车的时候,也都经常走着回去的,苏最近因为下班太迟也就天天开车上班,苏走着她天天走着的路,因为最近天天开车的原因没有发现这条路上的建筑似乎变了些,多了些新楼,也开了些新商铺。

在走过一条十字路口后,一个易于其他建筑的新奇房子吸引了苏的注意,苏想这个房子太过奇特,就算在白天也会引人注目,她想为何这几天她没有发现过它,这个房子太过奇特,奇特的你完全看不出它的形状,也看不出它像什么,好像到处都是门,主人大概怕客人不知道门在那,在正门前放了两个你也不知道打扮的像什么的不知是男人还是女人。

苏不知不觉已在这座建筑物前停留了很长时间,她想这大概是个酒吧,门口的人看到了她,“小姐,进去玩吧。”让苏感到诧异的是她们的声音也听不出来她们是男是女,苏想着离开,刚转身,那两人又开口了,“小姐,进去玩吧。”一直重复,苏好像受到了蛊惑,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着,走到了大门前,那两人对她做出请的姿势,苏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后苏发现,里面建筑跟外面用的材料一样,也太看不出形状,苏不由在心中感叹,太惊奇了,越往里走就能看见更多的人,她感觉这像一场化妆舞会,里面的人跟外面那两人一样,也都是穿着怪异,你也实在是看不懂他们的穿着,走到面前的一个女人,她用一个类似铁的东西做成了四角星形状的衣服围在身上,苏想,她还是称之它为衣服吧,走到她前面的女人开口了,“你好小姐,我来跟你找个位置吧。”一边对苏说着一边又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到,“我想你应该还需要先坐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把苏带到了一个做成了奇形怪状的凳子上,真不想称为凳子,苏想,“你小心了,待会肯定很多人来跟你say hi”说着暧昧一笑,苏环视一周发现这里绝大数都穿着怪异,还有一小部分跟他一样,正常打扮,有的甚至穿着工作服,估计跟她一样下班路上被蛊惑进来的,他们旁边围着些许打扮怪异的人,苏不免暗暗担心自己,没过多久就应验了,她身旁陆陆续续来了围了些人,苏紧张的回应他们,不过几句攀谈下来,他们发现苏的无趣也就兴致缺缺的离开了。在这里面你会发现格外的怪异,不仅是人,还有他们正在做的事,你可以看到一个台子上站着几个欧洲歌剧演员打扮的人在上面唱歌剧,可惜不成曲调,还有几个声音已经嘶哑却还是不停得呐喊着五四青年宣言,一直重复,还有几个人在跳着各种各样的舞,有的实在是看不出来舞种,只是看着她不停得跳着,苏拿着一位服务生端来的就喝了起来,酒的味道说不出来的怪异,劲确是很大,没过多久,苏发现自己有点醉了,当苏正要喝下第3杯的时候,她旁边做下了一位穿着哈姆雷特式打扮的男人,他手里拿着击剑,脸上闪着汗水,真像是刚经过激烈的打斗,他突然开口。“今天是我演的第531次哈姆雷特,真是激动。”这也的确把苏给吃惊到了,但看着她声旁的这些人,苏也释然了,在这里这也不算怪异,“你为什么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又对她说,苏想着,想做的事情,原来大家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怪不得乐此不疲,她想这个男人是有多想成为哈姆雷特,每天都在演他,“我不知道。”苏含糊的回答他,“我叫哈姆雷特,你叫什么。”那个男人说到,苏实在是抑制不住笑出了声,又意识到不好,就止住了。“说的这么正经,我还真以为你叫哈姆雷特。”“我就叫哈姆雷特。”那人固执的说到,神情里有丝别扭,苏想着也不好在这上面说下去,“我叫苏。”便告诉了他名字,“你喜欢干什么。”哈姆雷特又回到了这个问题上。“我是真不知道。”我看着他一副炯炯有神的样子就又说道。“我小时候喜欢唱歌,不过后来发现五音不全就不唱了,也就不喜欢了,再后来,哎,我实在是不知道了。”“好吧,好吧,那你想做谁,想成为谁,想我就想成为另外一个哈姆雷特。”哈姆雷特略微苦脑的说道,苏却想着,这个男人称呼哈姆雷特为另外一个哈姆雷特,是说不出来的怪异啊,苏又想了想他的问题,自己想成为谁,“我没有特别想成为谁,就有特别喜欢的人物,这算吗?”苏看着哈姆雷特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以前看了关于英国女王的书,就挺崇拜她的,不过也就是崇拜而已,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那种人,首先我就不是英国人不是吗?”说完对着男人笑了笑,苏突然发现许久不见的幽默感又回到了自己身上,哈姆雷特也给面子的笑了笑,“我不也不是书中人。”说完对苏调皮的笑了笑,“不过在这里你可以成为英国女王,你可以做我们的女王。”说完就拉着苏,爬到了一个高台上,苏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的就到达了一个像鸟巢形状的高台上,“你确定是让我来做女王,而不是来做鸟王的。”苏对哈姆雷特说到,哈姆雷特笑了笑说道“在这上面你可以想怎么当你的女王就当你的女王,你看到下面的人们他们都是你的臣子,你看那里,那个就是你的歌剧团,他们天天为你表演,而我也愿意当你最忠诚的大臣。”“你还是继续做你的哈姆雷特吧,不过是我得哈姆雷特。”苏对着哈姆雷特说道,哈姆雷特高兴的答应了,他们两就在鸟巢形状的高台上当上了女王何为女王表演的哈姆雷特。一边乐此不疲的说着哈姆雷特的经典台词,一边也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时不时还点评起来,活像一个及权利于一身的女王,当苏正投入自己女王世界无法自拔时,哈姆莱特已不见了踪影,甚至底下的人也越来越少,苏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她在这里没有看到任何钟,她想她该走了,于是跟着最后一批人走了出去,门口那两个人也不见了踪影,当苏走到路旁时,苏发现跟她一起出来的人却都不知哪里去了,当苏回到家中发现已经快六点了,于是收拾了一下,就去上班了,她突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困,甚至精神格外的好,苏在工作上还是跟昨天一样,很晚才完成,当苏下班走在路上,发现那座奇特建筑物时,那两个站在门口的人有对她说道,“小姐,进来玩吧。”当他们第二句还没说完时,苏就踏进去了,走进去的苏想找到哈姆雷特,昨天领她进去女人,走到了她面前,“你是哈姆雷特说的英国女王吧,就知道你今天还是穿这样,幸好他有先见之明,走跟我去换衣服。”说完就领着苏往昨天那个鸟巢去,女人指了指放在桌位上的衣服对苏说,“换上吧,这是哈姆雷特跟你准备的。”苏望向那件衣服,那件衣服说不出的华丽,华丽的怪异,,“哈姆雷特呢?”苏一边开始换衣服一边问女人,“他估计又在哪里演着他那同名的王子呢”她看向换好衣服的苏说到“不错,适合你,也适合这里。”说完她就离开了,在苏陷入自我陶醉时,哈姆雷特拿着两杯颜色怪异的就来到苏这儿,“我的女王陛下,愿意接受臣的这杯酒吗?”他用她那哈姆雷特式的语气单腿跪地对苏说道,“哦,亲爱的哈姆雷特,这酒这样奇怪,是不是你下了药,你是想毒死我吗?亲爱的。”苏用英国式语气说道。“不不,我的女王,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死去呢,我会陪着你的,我愿陪你一同死去,与其一直过着这种仇恨的生活,还不如和你,我亲爱的女人一起死去。”一边说着一边向苏走了过来,苏看着哈姆雷特,他今天带了一个是他脑袋几倍长的帽子,说不出来的滑稽,“女王愿意和我一起死去吗,说完递给了她一杯酒,“那我的臣民们怎么办,恩?”苏觉得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好,她看向站在她面前的哈姆雷特,从他手中接过了一杯酒。“为了你,我愿意。”说完对着他邪魅一笑,一同饮下了这两杯奇怪的酒,过后,哈姆雷特夸奖了穿上女王衣服的苏,苏也很感谢他送给自己的衣服,进行了几个这种类似的小片段后,哈姆雷特又离开了,继续去做那个为了仇恨而去拼打的哈姆雷特,在不知道将近几点的时候哈姆雷特来向她告别,“我的女王陛下,我要向你离别了,我亲爱的,我实在是舍不得你。”“走吧,哈姆雷特。”苏送别了她,接着自己喝了杯酒后也就跟着些人出去了,当苏还没意识过来,那些人就又不见了踪影。

这几天的苏依旧在忙完工作后,在半夜来到那个奇怪俱乐部,依然和哈姆雷特上演着一幕幕女王与王子的动情之作,只是变化的是苏发现自己工作完成的越来越快,她依旧还是等到半夜才下班,然后来到那里,她发现和哈姆雷特越来越熟,也渐渐迷恋上那叫不出字,看不出形状的地方,每每醉酒之后都会拉着哈姆莱特当她那高高在上的女王,讲着她的一切,苏想她在醉酒之后又没有说些不该说的,她想到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过记忆到这也就戛然而止,她也不在深究,苏继续过着这样的生活,直到一天,苏发现自己工作状态完全正常了,想着,先回去睡一觉在过去那,也许是太久没有入眠,苏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才醒,第二天依旧如此,慢慢的,就这样恢复往常生活的苏,渐渐的已经忘了要去那个奇特俱乐部,也忘了去见她的哈姆雷特。

对于苏,现在的生活似乎才是正常的,她继续过着上班下班回家的生活,她很开心她又可以专注在工作上了,这段神游的时间里,科室还是死气沉沉,这不由让苏想到了那个俱乐部,不过她却没有再想去的想法,这段时间的变化好像被人看在了眼里“苏医生,最近心情不错啊。”年轻男医生对苏说到,“是吗”苏笑了笑。“老实说是不是谈恋爱了。”男医生说道。“你可别开我玩笑,我估计会剩下吧。”男医生笑了几声也就停止了对话,苏好像回到了在神游开始前的心情,对现在生活感到格外的满意。

继续过着她自认为满意的生活,却是再也没有想到那个俱乐部和俱乐部中和她一起扮演女王与臣民的哈姆雷特,这一天的苏起了大早,她来到医院认真的整理着病历,格外认真的开着会然后又兢兢业业的查完房,然后做在她的电脑前一丝不苟的写着病历。在苏做的正认真的时候,一位护士来到他身边,奇怪的看着她,“苏医生,有个人找你。‘说完打量了苏一下,苏有点恼,“你让他进来吧。”“你确定吗,他不像是这里的病人。”护士说道,苏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那好吧,苏医生,我让他进来。”接着苏又开始完成她还没有完成的工作,一边等着来访者。“苏被一阵金光闪的有些睁不开眼睛,却不由惊奇的看着来访者,她没想到尽然是哈姆雷特,她也没想到哈姆雷特会在这里找到她,许久不见得他,还是很熟悉,在苏心中却渐渐涌出不安感,不安感慢慢变大,变成了害怕,他今天穿着一套金色的宫廷衣,头戴一个装的下几个脑袋的大帽,却怎么也看不到他的相貌。“我亲爱的女王陛下,为什么不来看望你的哈姆雷特,这些天,我可想你了,只好自己来找你了,”还没等苏开口他就跪在了苏的面前,“亲爱的,你跟我回去吧。”苏羞愧的想制止他再说下去,“别再说了,哈姆雷特。”说完这句话后,苏不能忽略向她身上移来想看神经病的目光,她一时慌了神,只求哈姆雷特赶快离开,“你快走吧,不要在这里了,我求求你。”“你跟我一起走”他倔强的拉着苏,苏觉得再过会自己肯定会崩溃“我求你了,你跟我滚,我不认识你,你那么奇怪的人,我怎么可能认识。”苏大声的向哈姆雷特吼着,只求他快走,看不清脸的哈姆莱特却不能掩饰他受伤的心,“女王,你真的不跟我走吗?”“快滚啊。”苏继续在大家奇怪的眼神中对哈姆雷特哭喊着。苏快崩溃了,她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苏极力的掩饰她的情绪,胸膛的起伏却出卖了她,苏觉得快要晕过去,她知道她无法制止哈姆雷特继续说下去,她也快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她只看到他的嘴在慢慢不紧不慢的张合。当苏失去知觉时,苏看到哈姆雷特及其受伤的离开了。

苏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值班室,她内心一阵绞痛,她想他怎么这么大意告诉哈姆雷特这些,她想她再也无法面对科室的那些人,把她当笑话看的一些人,她想他们心里一定在想自己是疯了,其实早就疯了,只是现在有事实证明了,内心一定在嘲笑她,苏想她不能再这样带着了,她必须要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她走到办公室,在大家奇怪和带有同情的眼光下转了一圈停在了中央,及其有架势的剁了剁脚,“哈哈哈,你们这些贱民们,觉得我奇怪吗,觉得我有病吗?哈哈,想笑就笑吧,想说就说吧,有什么想对我说的都说了吧,不要在这样看着我了,是不是觉得我是神经病,哈哈,你们才是神经病,感到好奇又不问我,是怕我吗?怕我把你们都给杀了,你们不配做我的子民。”苏说完就平静的走了出去,她想她要赶快回家,等到半夜时去找哈姆雷特,他一定还愿意做她的臣子,在苏一边想象一边终于熬到了半夜,心急如焚的跑到那个建筑物所在的街道,却怎么也找不那个俱乐部,一开始苏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再找了几圈后,都没有发现那两个打扮怪异看不在性别的人,她感到绝望,在家里构思半天的剧情也没有它发挥的必要了吗?苏绝望的在什么都没有的街道大喊着“哈姆雷特,哈姆雷特,哈姆雷特·····”却怎么也没有听到回应,回到家中的苏,试着做着俱乐部中不知形态的酒,她也不知道自己放了什么,做成了什么样子,只希望自己喝了它就能昏睡了过去,能在梦中找到那座建筑物,和那里面看不清面孔的人,苏也如愿了,如愿的昏睡了过去,如愿的见到了那些人,如愿的继续演着那些剧情。

在苏昏睡的过程中,时间在慢慢过着,几天后,几个星期后···

苏终于醒来,醒来的苏发现自己被关进了一所精神病院,一所只能进去,不能出来的精神病院。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