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不是西游之五白云深处有人家

原创作者:沐少尘,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山涧 恶龙 黑马 竟然 木屋 鹰愁 好像 那条 这鹰 寒潭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我走到那个山涧的那天,黄历上是这样写的。

“冲龙煞北,涧下水。”

那天的天气很好,从月明星稀的夜空到万里无云的白日。山林里面的树从影影绰绰变得枝叶分明。我脚下的路从林间的弯曲坎坷变成了平坦宽阔。

那山涧现在就在我的眼前,那山林就在我的身后。

这山涧水冰寒,砸在崖下溪石上面腾起一片片雾气,好像那些流水穿云而行。而山涧之中还有平坦的地方,冰寒的水流聚成一片寒潭一样,不起波澜,那潭中倒映出来青天白日。走到山涧边就能感到寒气逼人,水流砸在石头上的声音在谷中幽幽回荡久久不绝。等到正午时分,那日头高照,山涧中腾起来的水雾越发的多,竟然在山涧两侧显现出来一条淡淡的彩虹。

我顺着山涧向下游走去,却见那山涧水路徒然陡峭起来,上下落差有数十丈高,从高处落下的水流摔在涧下,好像白玉迸碎,散于空中,又汇聚在水路中波涛汹涌好像青龙嘶风,藏于万顷烟波中归入大海。

我看着眼前这不可多见的景色一时出神,上空两声鹰唳让我回过神来,看着那两只雄鹰盘旋在这山涧上方,过了许久竟然绕开了这深远的山涧。

我这才想起来,在昨日进山之前,那山下的石碑上写着“鹰愁涧”三字。想必就是这里。

相传这山涧的流水中有一条恶龙,那条恶龙出现的时候必然呼风带雨,通体白色的鳞片在日光下晃眼的紧。来往的人想要越过这条山涧,一定要等那条恶龙休息的时候,不然无论鸟兽还是行人车冑都会被那条恶龙吞入腹中。

连空中的飞鸟都不能幸免,于是渐渐地这“鹰愁涧”的恶名也慢慢的传开了。

而此时我看这里风景大好,全然不见那条恶龙的踪影,或许那恶龙正在休息,又或者那条恶龙觉得我并不合他的胃口,有心放我一条生路。

我本想顺着原路返回,没想到在快要离开的时候,随意的向山涧中一瞥,瞥到了那山涧里面的一间木屋。那间木屋全部都是用奇异的沉木建成。那种木料放在水中也浮不起来,在空气中放的越久越是坚固,是建造高楼的绝佳材料。传闻当年商纣王的摘星楼就是用这种木料建成,可惜那时候所耗太过巨大,纣王一炬之后便再难寻到了。我也是在古书中才能了解到这世上难得的珍惜材料。一时好奇心大作,想要过去看个究竟。心想如果能亲手抚之,死也认了。

于是我便在山涧壁崖上寻找进到山涧中的道路,终于在一块奇怪的石头后面找到了一条陡峭的路。

那条路奇怪的很,第一步与第二步的间距很小,但是第二步与第三步的间距落差却很大,好像这条路不是人力所造。我时而跳跃时而又要攀爬,好几次险些就跌入涧中。慌忙之间站稳才心有余悸的向下看去,那山涧中的水流湍急,砸在石头上声如碎玉,烟波似雾,让人看不清下方还有多远。再抬头看过去,也是一片雾气蒙蒙,四周只有勉强透过雾气的白光。抬头不见青天白日,低头寻不到青山碧水。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直磕磕绊绊的爬到了山涧底。没想到这鹰愁涧的涧底倒也是别有洞天。如果这里是那条恶龙居住的地方,那这条恶龙想必也是有些品味的恶龙。山涧下面虽然比不上蓬莱仙岛人间仙境那样,但是也是个风青水秀,百花齐放的好地方。可是我在原地偷偷的找了好久,也没有看到半点恶龙的踪迹。这山涧下面的草地上,反而有不少马蹄的印记。想必是被那恶龙拖下鹰愁涧侥幸未死的马,这是在这里也没有见到马匹的骸骨。不知道是不是又被那恶龙吃掉了。

我躲了好久,见到四周仍然没有动静,再抬头想看看时间。可是头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楚日月,我便不再多想,脚步轻缓地向着那间木屋走去。

那搭建木屋的材料不愧是时间罕见,这木屋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时间,其木坚若磐石,木材上沁出了一层厚厚的釉,竟然让这木头看上去也是晶莹剔透的。我有心想去屋里看看却发现那屋子被锁上了门。看那锁头没有一点灰尘,想来是有人住在这里,不知道此时去了哪里。

可是这鹰愁涧底下会住着谁呢?

我在那木屋门口呆坐的无聊,想要四处走走,等到这鹰愁涧底的雾气散了再去寻找回去的路。可是我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远远的一声烈马嘶叫的声音,我以为是那屋子的主人回来。赶紧停下脚步,回身看过去。可是没想到,回来的竟然只是一匹黑马。

那黑马好像通灵性,看到了在那屋子前面也不嘶叫,而是绕着走了一圈,好像打量人一般。我一个大活人被一匹马那样打量还是头一次。有些不自在,但是转念一想,这马好像通人性,便问它几句。

“马儿,你可知道这家主人去了哪里?”

那黑马用前蹄推了推草地,又把头向前甩了甩。

我以为是再说这屋子的主人去向了那个方向,便又问到:“那你可知道这家主人什么时候能回来?”

那黑马这回直接干脆的摇了摇头,蹄子还在地上乱踩。

我以为它说这屋子的主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我之后最后问到:“那马儿,你能否带我回到涧上?”

那黑马好像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走到了我的身边。我伏身上去,感觉这黑马虽然看上去瘦小可是在其背感觉平坦的很,四周水汽氤氲好似在毛孔里呼吸往复,全身上下都舒爽无比。竟然不自觉长啸一声。

听到我长啸一声,那黑马也嘶叫起来,旋即踏水而奔。我在其背上看着他逆着鹰愁涧的水路一路向上。那马踏在水上时候,那些水都好像主动将它托起来,又不等另外一蹄落下远远的将那黑马送去老远。

这黑马奔腾于涧水中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其身侧带起的风不可谓不烈,但是我在它的背上竟然没有感到半点。心下惊叹真是神驹一匹。

这鹰愁涧极长,纵使这黑马跑的再快也只刚刚行了一半,我以为它此时定然有些疲累,低下头细看去,竟发现这黑马驱赶上黑色竟然缓缓褪去,好像那黑马已经随身后水雾遁走,而此时身下竟然是一匹红色的踏火烈马,那匹马身侧生风,足下踏火。所过水路皆都沸腾,升起阵阵白雾,绕其身躯。又因为那踏火神驹通体赤红,映在雾上显得好似红云围绕,踏彤云迸烈火,身侧生风,直入云霄。

我正惊奇,没想到那烈马竟然一瞬间又换了颜色,不再是赤红无比,而变成通体雪白,在其四周隐隐有寒气环绕。鹰愁涧中的水汽遇之便结成寒冰。

此时,这马已经带我到了寒潭之上,我心中有所顿悟,却看寒潭四周立壁高耸,若是我不能背生双翼恐怕纵然这马再奇异,我也是没办法回去的。

心中正在忧愁,脱口而出:“马儿啊,你是否还有变化能送我归去?”

我心中本已经无望,没想到竟然听到一声长啸,似马似龙。却见鹰愁涧内,水雾齐卷,涧水倒流,狂风四起,阴云密布。那白马竟然腾空而起钻入云中,再探出头来已经是一条通体雪白的巨龙。

鹰愁涧,鹰愁涧,雄鹰也愁不过涧。

我醒过来的时候黄历又翻了一页,我忘记那上面写了些什么。因为它已经被那天的雨打湿了,看不清楚。

后来我又走了很多路,年纪大的时候还特意打了根拐杖,一开始那个拐杖比我高出来许多,到后来那个拐杖就只有我一半那么高了。

现在想来,如果没有那匹黑马的指引,我就不会看到那只会垦田的猪,想卷帘子的天神,会说话的猴子,还有那个走了很久的旅人。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