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白色天幕第二章

原创作者:姬啾啾啾,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牧休君 晴一 牧休 皇子 天帝 神君 陆漓狐族 雪果 狐狸 鼻血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二十五岁的晴一在人间是一名国企翻译,至今初恋初吻健在,她有稳定的收入、体面的工作,长相也说得过去,可不知为什么,始终没有丘比特的光顾。
表面上云淡风轻不紧不慢,心里却整天在质问苍天,为什么?上苍是不是把她遗忘了,难道她注定此生就这样孤苦一生么?
就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夜晚,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白胡子神仙告诉她,她的前缘未了,情劫未渡,必须要回去,寻找一个叫做森基的人。
她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梦,却没想到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
她来到了天庭,成为陆漓狐族第七十八位公主,在这里多好啊,身份尊贵,也不用朝九晚五。
可她却是不幸的那一个。
自从出生后就无法熟稔地驾驭幻术,一个最基本的口诀都要学好几年才能勉强掌握,因此她直到现在也只能用些最基础的幻术得以自保,最要命的是,她无法幻化成人形,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都衣袂飘飘了,自己却还是一个小毛球。
狐狸的人形皆是极致俊美,她有时也会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想象着自己今后会是什么样子。

天幕有三城,凌霄城,甘雪城,玉尘城。
凌霄城乃三城之首,为天帝住所,统领五湖六合、四海八荒。
天帝膝下十七子,当属七皇子牧休尤为出色,亦是下一届天帝储君,除却七皇子为神君,其余皇子皆仅为仙君。
天庭第二城都甘雪城,便为牧休神君一人统治。
玉尘城则为其余皇子仙君、文臣武将统领地域。
当前天幕三大仙派,其首即为拓跋皇族,天帝皇子,贵族达官,姓氏皆为拓跋。
其次为海渊龙族,自北狄部落拓荒开始,层叠山峦夷为平地,苍茫大陆变迁为海,辽阔海洋填充为陆,如是反复千万余年,北狄部落在偏僻的海域里修仙升空,北至飞界深海,南至积雪冰川,皆为其统领区域。
最后是陆漓狐族,姓氏为姬,烙雪与泥沼内皆可生存,天赋秉异,血统最高莫过于九尾皇室。
传闻万年前神魔相战,狐族帝王姬宇成率万军踏蛮荒,空手斩断麒麟骨,长剑饮尽火蛇血,立下了汗马功劳,对天幕忠心耿耿始终如一。
从而万年来,陆漓狐族羽化登仙,尊列第三仙班。
晴一的出现,成为了狐族的一个污点,不受祝福的孩子,肯定是有罪恶的身世,她的母亲也因此遭受牵连,狐族女子美而多计,那个夜晚,父王最美的妃子将她逐出城门。
她无处可归,无所依靠,唯一能救她的,只有牧休,那个传说中的神君,他的心头灵气有增进修为的力量,只消七缕,便可让她成为上上仙。
生于皇室,却只消得一个下仙,实在是欺人太甚,既然苍天欠了她,她她她说什么也要争取回来!

雕花的窗子,雪白的呢绒,冷香浮动的屋内,一人一狐各自沉默,这气氛看上去说不出的微妙。
晴一还在激进地在心底默默感叹着造物者不公时,“嘭”一声响将它的思绪扯了回来,牧休大概也没料到敲了一下脑袋怎会有这么空灵的声音,他又敲了一下,仿佛面前的狐狸不过是中空的一层木头。
晴一捂着头,虽说不疼,但是能发出这种声音说明它的脑袋里面空空如也,这个认知深深伤害了它这条狐狸的自尊,悲哉悲哉,嘴里吱吱念叨着,是不是轮到它的时候造物者睡着了,才会忘了把脑子也放进去。
牧休君不禁莞尔,它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微笑,这这这这鼻血怕是真的要控制不住了,对面的人眼中含笑却又带着怜爱:“怎的回答个问题都能失魂,原来是蠢狐狸。”
说罢便果真不再追究之前的问题了,晴一心有余悸地顺了顺胸前的毛,不问就好,不问就好,说蠢就蠢吧,本仙也认了。
牧休君不再理会它,任由其咔咔地吃果子,爪子小了就是不方便,它的嘴里塞得满满的,整个脸上鼓鼓囊囊,再回头的时候,看见牧休君正在解腰封。
它色得连咀嚼的动作都忘却了,一双眼睛看着他把绣着银纹的带子自腰间取下,外袍大敞,雪白的中衣展露出来,只觉得鼻孔猛地一热。
牧休君见状忙过来打探情况,松软的中衣穿在身上飘飘轻盈,更衬得整个人细腰窄臀,仙风道骨果真是奇妙的东西,让它这样有定力而又学识渊博的妙龄少女都差点失去心智。
牧休君低头拨弄了一下那团物什,见它鼻血横流,眉头微皱,伸出手指来,指尖白光微微闪烁,晴一鼻孔里清凉阵阵,鼻血真是止住了。
“狐儿?”起初牧休君眼中尚有担忧,看见桌子上那一堆雪果的残骸后了然道,“雪果灵气过重,你吃太多身体难以承受也是自然。”
晴一痴痴盯着面前的俊颜硬是瞧了个够,只有它知道自己那样冲动的反应并不是因为雪果的灵力。
牧休君看着它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问道:“怎么,可还是有任何疑问?”
疑问倒是算不上,只是晴一有些神游太虚,牧休君似乎已经对它痴傻的模样见怪不怪,将它抱起来收入怀中,往床边走去。
暗香凝袖,晴一的脸紧紧贴着牧休君的胸膛,他的皮肤温热,紧致有弹性,用鼻头蹭蹭,再蹭蹭,瞬间觉得人生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牧休君将它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晴一惬意地蹬了蹬四只短短的腿,忽而被子被掀开,牧休君坐进来,用手摸了摸它肚皮上的绒毛。
嘎?
晴一的动作僵在原地,一张有着厚面皮的脸也开始情不自禁地涨热,牧休君看见它的脑袋乖顺地在他手心缩了缩,知晓它害羞了,不禁又勾起笑意来:“你是想睡地上?”
“不想不想,不想睡地上。”晴一这下子不僵了,赶紧拿头蹭了蹭他的手,乖乖地缩到被子里躺好了。
是夜,四角的琉璃灯盏已被熄灭,月光的清辉透过雕花木柩铺洒进来,牧休君睡容安静,黑发犹如水瀑倾泻,有个鬼鬼祟祟的脑袋一直盯着瞧。
“噗……”
“噗……”
“噗……”
是一阵又一阵流鼻血的声音。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