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不是西游之二斗战胜佛

原创作者:沐少尘,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和尚 战胜 猴子 金箍 花果山 齐天大圣 炼狱 洞中 五百年 老师傅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当年如来佛祖给了观音三个金箍,只有一个套在了那个猴子头上。

这话传到斗战胜佛耳朵里面的时候,斗战胜佛正躺在桌子上面吃香蕉。一口一口的吃,非常认真的吃,那个跪在桌子下面的和尚猜不到斗战胜佛的心思。跪在那里,低着头,生怕一个不小心再让这猴子暴躁如雷。

据说当年斗战胜佛还不是斗战胜佛的时候,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叫做齐天大圣。只不过后来因为要抢玉皇大帝的位置被佛道两家一起镇压,最后由如来佛祖压在了五指山下。这一压就是五百年。五百年里,五指山下的村庄夜夜都能听到山中鬼哭狼嚎,隐隐好像有个魔王在山下咆哮。可是等到白天过去,那里又只有一只很安静的小猴子。那猴子机灵的紧,又通人性,能站立,能行走,时间久了还会说上几句人语。村子里年幼的小孩子常常过来与它玩耍,它也不觉得寂寞。村民也觉得天降五指山必有灵宝,这猴子一定是受了灵宝感化才有了灵智,不然怎么总也不走出这山。

只不过,又过了几百年之后,忽然有一天地震,那震的好像天要塌下来。山下的村民都躲在屋子里面不敢出来。等到震动平息之后才匆匆忙忙跑出来看牛羊猪狗有没有被砸死砸伤的。忽然听到有人惊呼,村民以为是死了家畜。但顺着那人的手指看去才发现,哪里还有什么五指山,那里只有一片荒石平原。那会说人语的猴子,想必是死掉了。

和尚终于听到桌子上面又有响动,稍稍抬起来头向上一瞥,却看到斗战胜佛换了个姿势躺着,背过身去,顺手把香蕉皮一扔,又正好仍在那和尚的头皮上面。加上那和尚天生的黄皮子,远远看去就像个带了把儿的皮球。

可是他还是一动不敢动。

之间听说斗战胜佛是只猴子,所以才没有人。

可是这佛庙里面既没有人,也没有猴子。

当年斗战胜佛成为斗战胜佛的时候,佛祖许诺它三千沙弥,佛经万卷,乘骑百种。斗战胜佛却摇头不语,只是用手中的棒子轻轻敲了敲头上的金箍,将其拿了下来,还给了佛祖。佛祖大笑,接过来金箍收到须弥里面又许诺给斗战胜佛一处名山宝地,就让斗战胜佛离去了。

据和尚的老师傅说,当年斗战胜佛在这个地方落山成佛的时候,漫天乌云狂风大作,更有惊雷霹雳,好像有人在这里移山填海一般,村民们惊恐不已,都以为是天降灾祸。但等到第二日,却一切寻常,山林之间更是林青水秀,虎豹无踪。这附近的人们都说是佛祖显了大神通,平了这里的一方妖怪,日后这里必然风调雨顺。

但是好景不长,附近的人们开始发现山林里猴子越来越多,一开始还算有趣,可是越到后来就越加的肆无忌惮,经常有人家半夜时分被家中声音惊醒,点灯一看竟然是一群猴子在家里面偷拿吃砸。有人怒不可遏,抄起来手边的棍子就抡到了猴子身上。那猴子只叫了一声,死了。

按理说,看到同伴被打死,剩下的几只猴子就算不扑上来和人斗个你死我活,也该逃掉。那些猴子偏偏一动不动,只是看着那个人,又看看他手里的棍子,便不再理他继续翻出来吃的放到嘴里面。那人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吓的半死,闭着眼睛连连挥着手里的棍子,几只猴子就那么死了,死的时候连叫都没叫。

那人觉得这是诡异之极,连夜找到好友家里,匆忙之间敲开了门却不见人影。听到脚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就低头看去,却看到一只猴子冲着他龇牙咧嘴。那人早就吓得魂飞魄散,连忙逃走,就逃到了山里,在也没了音讯。

老师傅还说,这样的事在那时几乎天天都发生,那些逃到山里的人也都杳无音讯。并且每每有人消失,都会感到那山林颤抖,好像有人狂笑一般。

和尚跪还是跪在那里,斗战胜佛趟在桌子上。和尚想着老师傅的话,斗战胜佛又拿出来一颗桃子,不过这次他想了想,一个跟斗翻起来坐在了桌子上面,把桃子扔给了那个和尚。

你看我这洞府如何。

那和尚被桃子砸到,浑身一抖,正好把头上的香蕉皮抖了下去。手里握着桃子,随着斗战胜佛的目光看了一圈这把山腹掏空的洞府。

这洞府光徒四壁,昏昏昭昭,只有洞口那一人多高的洞能透进来光,也只有那里能出的去人。整个洞内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只猴子,现在又多了一个和尚。但这里再怎么说也是佛祖寺庙,就算是光徒四壁,既无僧众也无香火。可是怎么能竟然连一尊佛像都没有?但偏偏那和尚把这里看了一遍又一遍,哪怕是山洞顶上也没见到半个佛像。和尚不甘心,跪在地上转着身子又把这里看了又看,忽然见到斗战胜佛背后的墙上刻着三个大字。

这三个字龙飞凤舞,不似神仙洒脱,不像儒家中正,也没有魔道狂霸,更不是佛教那样平和。偏偏笔锋诡异,变化多端,仿若有无穷变化。

和尚见到那字,险些慌了心神,急忙低头,嘴上却说。

“此处别有洞天,与那西天极乐也不遑多让。”

斗战胜佛的目光落到了那和尚的身上。斗战神佛金睛火眼,能识破天下万物,神佛皆不可逼视。和尚被盯的只觉得被烈日炙烤,但是后背上却冷汗涔涔。

“你去过极乐?”

“没,没有。”

“那我带你去看看。”

还不等那和尚反应,斗战胜佛大袖一挥就把他卷到袖中。和尚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又落到实地上面。刚刚踩到地面还有些炫目,抬头一看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山腹洞中还有一山,但这山腹洞中本应昏昏昭昭不见阳光,那和尚抬头一看,却见青天白云,天盖为白玉所成,犹似光照,让这不见天日的地方亮如白昼。其山石不似外山之石,好似被无上神通挪移而来。山上有林,林间有猴,那猴在山中会行走跳跃,食草木,采山花,觅树果;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夜宿石崖之下,朝游峰洞之中。

这山上树木风貌,风景秀丽。山下溪河萦回,流光似带。南有春景秀丽,东有夏暑骤雨。西方黄叶铺地,秋高气爽。北方寒风呼啸,冬雪盈盈。一年四季竟然占了这山腹之山的四方,其山顶却无风无雨,无阴无晴,只有一高台宝座。之上立着一尊石像。那石像看不清面孔也分不清男女。每逢四季周旋,天气变换,林中百兽都伏拜于此。

这便是“洞中无岁月。”

真是极乐也。

“真是极乐也。”

斗战胜佛冷笑看着那和尚,却听到这样一句感慨,竟然不禁失神。好像回忆起来了什么。

当年破山而出,便随着那僧人向极乐奔走了十四年,期间步跨河川,脚踏山野。渴了就饮白露,饿了便吃野果。可谓极苦。那时候猴子心里可没有什么弘扬佛法的恢弘大志,佛法害的他被压了五百年,自己还要不知道走多少年,自己凭什么去弘扬它!猴子只想拿去头上的金箍,早点超脱快活。猴子在踏上取经之途的第一步起,就已经想好,等自己送了那僧人取了真经,就把头上那金箍拿下来,就回到花果山中快活五百年,再睡上五百年,最后再在这天下翻腾五百年。那被压的五百年太长了,翻不出山岭,遁不去地底。那些凡人看自己快活,却是鹏鸟困于朽木,不可与蝼蚁道也。

“谢斗战胜佛。”

那和尚说完便又要拜,斗战胜佛却也不理,好似自顾自的说道。

“你说那金箍本应是三个,这是何意。”

“小僧不知,是我师傅知此处有灾,便让我来传话。命我来寻求消灾之法。”

斗战胜佛不语,只是望着洞中景色出神。后又茫然一笑。腾身跃起,不见踪影。

那和尚见到斗战胜佛不见踪影,在山林间寻找他的踪迹,但是偏偏这林间道路大多相似,又不知如何寻到出路,便大声呼喊。但只听到洞中悠悠传来一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声音,在林间带起来阴风阵阵,妖气横行。

“你如有胆,就吃了那仙桃,自然会看到出路。”

和尚不知那声音何意,低头却见刚刚手中的桃子已经退了颜色,与草木之色无二。青翠的好似碧玉,上还有流光婉转,这时候更是通透无比,可是那桃心却是黑玉一般。和尚心中不定,他见那黑色好像是由红转紫,由紫及黑,怕是毒果一颗。但旋即心下想到,若是佛要杀我,又何须如此麻烦,直接刚刚在袖里乾坤见便可要我性命,便狠心把那桃子吃了下去。

和尚只顾低着头吃桃,丝毫不见洞中变化。洞中世界刹那之间竟然白玉天盖变血污,青天白日换红雨,草木枯败,山陷河烂。之前原先的林间万物,俱都只剩皮骨,青面獠牙,呲牙狞笑。青山变成了平原,河水聚成了血池,山中那些狼虫虎豹猿猴獐鹿都只剩皮骨。仔细看去,那皮与骨也皆都不是它们原本的骨头,竟然是一片片人皮,一块块人骨拼接而成。那些拼接出来的妖兽,有的在血池里剥人皮毛,犁人血肉,抽人筋骨。有的在另一侧拣出骨头拼成兽型。一些跟在它们后面用抽出来的人筋把兽型串上,再让那些能动的骨头自己披上皮毛去血池里剥人皮毛,犁人血肉,抽人筋骨。

和尚这时才抬起了头,看到眼前一切,心差点没吓得停了去。眼前全是妖兽,披着人皮,挂着碎肉,白骨成林,血污成池。和尚两股战战,瑟瑟发抖。一时间吓得面无血色。

真是一片炼狱。

但这炼狱之中偏偏有一条笔直大陆直通人世,那和尚惊慌之下更是无从选择,只好低着头,闭着眼睛向前跑去。他害怕见到这些妖兽,迈步的时候就已经把眼睛闭上,心想只要跑过这一条道就能回到人世。

未曾想只要踏上那路,即使闭眼也见尸山血海。

人脑袋骷髅头堆积成了一座山在左边。

人尸体骸骨摆放的像一片树林在右侧。

人的毛发粘在一起成了毡毛毯被踩在脚下。

人皮撑开了晾在树枝上风干。

人肉拦在地上都变得色如泥浆。

人筋缠在树上晒干了晃亮如银。

一只只妖兽聚在道路两旁虎视眈眈,它们没有血肉爬不上这通向人世的路,却能伸出爪子要把跑在路上的人拖到炼狱里面。

一路上和尚双耳只听见鬼哭狼嚎,妖风呼啸。但是和尚分明听见,那些要把他拖进炼狱里面的妖兽里,还有不少人的叫声。那些声音充满毒怨,仿佛和尚能走在那路上就已经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恨不得生食其肉,就算自己魂飞魄散也要拖他下了那炼狱。

和尚一路摔了不知多少次,多少次只差一些就落到那炼狱之中,才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山洞口。

在他逃出生天之时,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到那山洞竟然变得与别处一模一样,唯独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洞口外有清风拂过,柳树枝条轻轻摆动,阳光略有西斜,把那颗树的影子扯到了洞口上面。刚刚那洞里面鬼哭狼嚎的声音一丝一毫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和尚心想,定是那斗战胜佛使得障眼法,想让自己赶紧离开,偏偏除灾之法还未求得,万万不能离去。就一点一点的挪到洞口,生怕一步走错掉进了那障眼法里面了去。

等他走到洞口再向里面看过去,洞中炼狱好似未存在过,那里仍然只有空洞洞的洞府,那洞府里正对着洞口的便是那张桌子,斗战胜佛正躺在上面,吃着葡萄,好像无意一瞥见到了洞口的和尚。目中略有惊异,眼珠转了一转,说道。

“你进来吧。”

和尚听到斗战胜佛的话,却不敢听从,他此时只要靠近洞口就觉得耳旁阴风呼啸,里面鬼哭狼嚎,好似里面妖虐横行。仿佛刚刚经历的炼狱并非障眼。此时站在那里,心中细细想来,不自觉的浑身颤抖。斗战胜佛见他这样,咧嘴怪异的一笑,翻身下到地上,走到了洞门边。一僧一佛就这样隔着一道虚无的门在人间在炼狱。

“你是僧,见佛为何不拜?”

和尚听后,心中大惊连忙跪拜不止,生怕动作慢了又让斗战胜佛不喜。斗战圣佛看着他一拜再拜,竟然放生大笑。斗战胜佛笑的时候,山上草木颤抖,鸟兽伏地,青松折干,溪水断流,这被掏空了的山好像经历了山崩地裂,乾坤颠倒。只看那些坠落的石头就能知道斗战胜佛有多么大的威力,但是偏偏斗战胜佛的力量好像仅仅是发泄在了这座山上。距离斗战胜佛不足一丈的和尚竟然毫发无损。

“你这等僧人,是怎么从我那炼狱里跑出来的!”斗战胜佛收了笑声。站在门里龇牙咧嘴,僧人跪在地上颤颤巍巍。

“小,小僧在那路上一直闭着眼,不敢看向四周,只顾低头狂奔。摔倒了就赶紧爬起来,要是被妖兽抓住了就心中默念《大般若心经》,如是这般才跑了出来。”

可是斗战胜佛闻言,面色大变,不知为何勃然大怒,其手上金光一闪金箍棒便出现。他在洞中挥棒,一通乱砸,霎时间紫金光芒闪烁,棍头气劲环绕,竟然是硬生生用力气砸碎了地面。斗战胜佛越砸越气势越盛,恍惚间好似当年那无法无天的猴子,他的面前不是光徒四壁的石洞,而是数不过来的天兵还有西方极乐的神佛。斗战胜佛棍中那气势滔天仿若有千万种怨恨要随他手中的金箍棒发泄出去,却无可奈何只能在这洞中挥舞。

和尚站在洞口也能感到其内狂风呼啸。斗战胜佛每一棍都有劈天裂地之势,连带着脚下的山都晃动,山上巨石滚落,砸折了草木,压死了鸟兽,落入河种。偏偏洞中那刻着贪嗔痴三字的石壁却完好无损。洞外与这山林无关之物业是毫发无损。

斗战胜佛像个野猴子一样砸了半天,才慢慢收了力气。颓然的坐在地上。

“你走吧。”

那山洞外有石门,重重的关上。

和尚站在这山洞外,感觉头晕目眩,刚刚他好像看到三个猴子被三个金箍钉在洞中石墙上。

那墙上还有几个残破的大字。

黄昏落日,和尚走在山下的路,见到山间巨石从水中腾起,翻滚回山上,其中鸟兽腾走,草木重生,竟然又恢复了最初的样子,他这一天见过太多的不可思议,已经有一些麻木了。等和尚下了山,回头望去却见一座高耸的佛像座在那里,原来斗战胜佛的佛像就是他的庙宇。夕阳照在那佛像面前使那佛像明亮至极,仿若是其光照众生。可是其身后天色渐渐暗去,又将那佛身掩在黑幕中。

在仔细看过去,佛像左眼下好像有一道泪痕,连到和尚的脚下。原来那佛像的左眼就是洞府的出入之处。

终于和尚回到庙里,见到了自己老师傅,才惶惶的坐下。刚要开口,却被老师傅制止了,只是推了一碗茶到和尚身前。

和尚喝了茶,看着老师傅,猜想师傅一定知道原委。老师傅点了点头。

“佛家有言三毒,贪、嗔、痴,猴子还是猴子的时候只有爱与恨,猴子做了齐天大圣才又得了贪嗔痴。你可知那金箍是做什么的?那金箍是剥除三毒之物,竟然三个全都用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那也不至于如此。”

“那你可知斗战胜佛从被镇压到成佛用了多久?五百一十四年。你可知道当年花果山是什么样子?如你初见。齐天大圣每向西行一步,就有一只猴子被犁骨剥皮。他每挥一棒就有一颗草木凋败。每食一果便有一山石垂坠。每渡一川就有一分海水倒灌。你最初所见的是五百年前的花果山,你而后所见的是其成佛之后的花果山。”

“可佛已收其三毒……”

“斗战胜佛,齐天大圣,终究是只猴子。它丢了贪嗔痴,只有爱与恨。爱盈恨满,竟成心魔。当年其落山成佛,便是心魔化妖。”

和尚好像懂了,和尚又好像没懂。自打从斗战胜佛那里回来之后,老师佛就不让他再做除了参悟佛法之外的事情了。到后来,和尚渐渐有些明白了,清楚了,把一丝一缕都看的透彻了。猴子只是猴子,猴子只爱他的花果山,那时候猴子爱憎分明,为了猴子猴孙们改了生死,上了天宫,进了火炉。那时候,齐天大圣何等的威风凛凛,花果妖山又有几人敢扰?就算在他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这五百年他还是那只敢爱敢恨的猴子,还是那个威风凛凛的齐天大圣,花果山里还是有一众妖王走兽,猴子们还是无忧无虑。可是等到齐天大圣戴上了金箍之后,一切就不同了。猴子有爱恨,齐天大圣得贪嗔痴。戴上了金箍之后五欲皆无,不是那只猴子,也不是齐天大圣。

十四年间,那金箍里的人再没有想过花果山,没有想过齐天大圣,只想着西天极乐,只想着尽早的从头上的金箍里逃出来。就是因为这样,花果山里的妖王走兽纷纷离去,那些猴子们只能生死由天,死生由人。老师傅说的对,齐天大圣每向西行一步,就有一只猴子被犁骨剥皮。他每挥一棒就有一颗草木凋败。每食一果便有一山石垂坠。每渡一川就有一分海水倒灌。可也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走在取经路上的不是齐天大圣,只是个金箍中的人罢了。

等到那金箍取下,那人成了斗战胜佛,除了贪嗔痴,只剩爱与恨。再回到花果山,原本满心欢快,却看到那样一番景象,恨海翻腾,心魔化妖。

于是后来,那妖佛屠尽了一座山,又杀光了一座城。在自己的洞府里面用深海明珠盖了天顶,用地府冥土覆了大地。又取来了各地山石硬生生的堆出来了一个花果山。和尚所初见的,便是当年猴子住的花果山。妖佛施了一道法,让被屠的生灵骸骨活动起来,让他们剥人皮毛,犁人血肉,抽人筋骨。这是复了仇,泄了恨。又对自己用了幻,让自己在那假的花果山里流连忘返。

“这凡间只有落草为寇,落地成妖。怪不得师傅要说落地成佛。原是如此。”

许多年后,老师傅圆寂。和尚还是那个和尚,寺庙的主持变成了他的师兄。

和尚总是会想起来很久很久之前,总是会听见同门的师兄弟说道,每到黄昏时分,那高山一般的佛像左眼在黄昏下好像会有泪留下。

应该是佛爱世人。

和尚心想。

许是妖爱花果。

许是爱盈恨满。

许是血海盈余。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