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麦田与蔷薇花

原创作者:Unliable,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小麦 晓薇 毕晗 看着 王司令 胖子 自己 没有 一下 旁边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林小麦在路上开着车,在无边的黑夜中行驶着,大雨落在挡风玻璃上模糊了林小麦的视线,然后又被雨刷器刮开,突然从路旁窜出了一个穿黑衣服的人,林小麦一惊,赶忙踩下刹车,疯狂的把方向盘往相反的方向转去,可是没有用,林小麦的车还是撞了上去.
“砰”!
林小麦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背上早已被冷汗浸湿,又是这个梦!
“哐,哐,哐”宁静的早晨被一阵粗鲁的敲门声打破,林小麦已经数不清这是独自醒来的第几个早晨了,没有家人的关怀,没有做熟的饭菜。
太阳穴突突直跳,长期的失眠使他的头总是有些发胀,打开门眼前的女生穿着清爽的白T恤和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林小麦看了看她手中牵着的大黄狗,抬头看了看她几乎能喷出火的表情,脑子立马就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脱离了出来。
林小麦闪开身,把晓薇从门外让了进来,转身走进了厨房,对晓薇说到“你吃过了早饭没,要不要一起吃点”,晓薇把狗牵进了屋里,然后怒气冲冲的朝他走了过来“我告诉你林小麦”你别给我来这套,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你心里肯定门儿清,哎,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为什么总是让你家狗去糟蹋我种的草莓啊?”
林小麦手里做着饭,抬起头做出了一种特别无辜的表情,对她说“又不是我让它去的”晓薇气的用瞪圆的双眼瞪着林小麦说“你别跟我在这装无辜,从小你就特别会来这套,它要是再来糟蹋我种的草莓,我就把它送到张二伯家去,让张二伯炖了它吃狗肉 !”林小麦没有回头继续做着手中的事情,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说“你能舍得吗”晓薇气的一句话卡在了嗓子眼里,林小麦回头看了一下她气鼓鼓的表情,觉得这样的她特别可爱,伸手抚了一下她耳旁的碎发笑着说:“好了,不逗你了,我会好好的管管它的行了吧!”
林小麦看了看蹲在他旁边摇着尾巴在等着夸奖的大黄狗,林小麦无奈的摸着它的头说“狗剩啊,以后不要去晓薇姐姐家的草莓地里玩了,知道吗?”狗剩好像听懂了,有些不高兴的哼哼了两声。
林小麦站起身来,把做好的稀饭和一些小菜放到了桌子上,对晓薇说:“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吃点吗?”晓薇说:“不了,我在家里吃过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又大又红的草莓放到了桌子上,对他说:“呶,这是给你的。”林小麦把草莓放进嘴里,咬下去,瞬间酸甜的的味道就充满了整个口腔,林小麦又吃了口稀饭,米饭的醇香和草莓酸甜的味道混在一起,相互交织构成了他童年挥之不去的记忆......
林小麦放下手中的碗,双肘放在桌子上,认真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晓薇,问“薇薇,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晓薇愣了一下,好像没有想过他问这个问题,随即,她笑了,答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她的笑容就像冬日的阳光一样,暖进了林小麦的心里,“因为我喜欢你啊!”一句话就伏去了早上拢罩在我心头上的阴霾。
林小麦笑了,发自心底的笑了:薇薇,你一定要永远记着,你喜欢我啊!
林小麦和晓薇“积怨已深”,他还记得小时候看着晓微被一群人围着,她在中间带着骄傲的笑容展示着她的新衣服和新文具,引来旁边同学夸奖的话语和羡慕的眼神,这个时候林小麦就会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写作业,没有夸奖她的话语和羡慕的眼神,这个时候,晓薇就会特别大声的说“这都是我爸爸给我买的,我爸爸疼我了,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我买很多东西,哎,对了林小麦,我记得你爸爸也经常出门的啊,他有没有给你买过什么东西啊?”林小麦每次都对她这种幼稚的做法嗤之以鼻,回应她的只有沉默,这时候旁边就有同学说“林小麦的爸爸是警察,肯定很忙,没有时间给他买”薇薇听了这话似乎很生气,把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摔,站起来对那个同学说“他爸爸是警察怎么了?很厉害吗?那怎么没见他爸爸给他买过新衣服新文具啊?”
晓薇好像对林小麦爸爸是警察这个身份很是敏感,十几岁的年纪,虽然心智还不太成熟,但是已经对外界的是非言语有了辨别的能力,她很讨厌别人说她爸爸是坏人,她也很排斥别人说林小麦爸爸是警察,是大英雄,每次当她听到这些话语的时候都会大声的和那些人对抗,然后她就会做出一些让林小麦有些生气的事情,比如,在他旁边经过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的撞他一下;在林小麦上课回答问题的时候,她总是要回答出更好的答案,然后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还有现在,在别人说林小麦爸爸是警察的时候,她就会说出好多贬低林小麦的话来让他难堪。
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哦,是在那天之后。。。。。
林小麦记得那天早上他的爸爸起的很早就出去了,但是到了很晚都没有回来,林小麦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雨下的很大,小麦爸爸派出所里的同事慌慌张张地跑到家里来,偷偷的和小麦妈妈说了些什么,小麦妈妈就急急忙忙的和他出去了,连伞也没有顾上带,那天晚上家里没有一个人陪着林小麦,只剩他自己吓得不敢睡,坐在沙发上,对着老旧的电视机看着刺刺啦啦的电视剧。
第二天中午小麦妈妈回来了,她那憔悴的神情和哭肿的双眼林小麦这辈子都忘不了,她摸着他的头,用沙哑的声音对他说“小麦,妈妈以后就剩下你了,你一定要争气啊”林小麦猜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是不敢相信自己猜测,只是急切地问“那爸爸呢?”妈妈没有回答他,转身走进了卧室,林小麦望着她的背影,好像她的脊背,一夜之间变得佝偻了起来。。。。
从那天开始一切都变了,没有了那个穿着帅气警服等着他去欢快迎接的那个男人,他的妈妈好像一夜老了许多,笑容也变少了身体也变得羸弱。
从那一天开始,晓薇对林小麦的态度好像也有了变化,她不再从他的旁边经过,故意碰掉他的东西,不再带着高傲的眼神向同学们展示她的东西,她不再处处与林小麦针锋相对。
林小麦以为日子会就一直这样过下去了,上帝已经让给他失去了父亲,以后他应该会眷顾林小麦,会怜悯他们一家人,可林小麦还是把上帝想得太善良了。
妈妈在小麦爸爸走后身体就一直很羸弱,一直都咳嗽的很厉害,晚上听着她在被子里压抑的咳嗽声,林小麦都会装作听不到,然后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泣,终于有一天,黄玉娟的身体撑不住了,躺在床上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再后来的一天晚上,小麦妈妈拉着林小麦坐在床上说了好多好多话,每说完一段话,她都会止不住的咳嗽,可是林小麦什么都不能帮她承受,只能装作无忧无虑的样子,帮她轻轻拍着背,对她说“行啦,您不要再说那么多的话了,等你身体好了以后,我就坐您边儿上,听着您说,您想说多久就说多久,成不成?”黄玉娟笑了,轻抚着他的头发说“安安啊,你现在要是长大了该多好啊!”
只有林小麦自己知道,他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林小麦的心就像被生锈的铁丝一圈一圈紧紧的勒着,难受的要死,可是又怕黄玉娟担心,不敢表现出来。
第二天早上,林小麦睁眼看向旁边,旁边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着,黄玉娟早已不见了,他找遍了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黄玉娟的身影,林小麦的心里慌了,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拴在岸边的一只小船,可是绳子被割断了,自己只能越飘越远,了无依靠。
之后人们小麦爸爸的墓旁边找到了她,可是她的身体早已变得冰凉,林小麦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身理了理她枯黄的发丝,摸着她冰冷的脸。
在林小麦发现妈妈失踪的时候心里乱如团麻,可是发现她去世以后,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好似最好的结果就该如此。
林小麦站起来向从家里急急忙忙赶来的亲戚邻居们鞠了一躬,拖着踉跄的脚步就想回家,张大婶见了他这个样子,也禁不住心里一阵悲戚,伸手把他抱进怀里“好孩子,没事啊,想哭就哭出来吧,你妈没了还有婶子呢,以后你就把婶子当妈。”
林小麦没有哭,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他自从爸爸死后,心里就有一根弦紧紧的绷着,现在这根弦断了,他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料理完黄玉娟的后事以后,林小麦向学校请了半个月的假,在这段时间里,除了张大婶,没有人来看望过他。包括那些在他父母葬礼上哭的不能自已的亲戚朋友。
人就是这样,看到别人悲惨的境遇,可能会产生一时的同情,但是伤心过后自己就会躲的远远的,生怕这个悲惨的人会纠缠上自己,不管他们之前的关系多么的亲密,尽管在林小麦的爸爸生前都对这些所谓的亲戚有求必应。
林小麦在家里什么也没有干,也很少吃东西,他想了很多,想他爸爸妈妈生前的模样,想林建国死后黄玉娟的憔悴,想她走时平静的面庞。
这样的日子过了十天,在第十一天的时候,一阵很轻的,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敲门声打破了他这几天的平静,林小麦打开门看到晓薇就站在门口,用一种很小心的眼神看着他,看见林小麦开了门,就立即装出了一副强硬的样子,然后故意用一种质问的语气问他道“你这几天为什么没有去上课?”林小麦没有理她,转身走进了屋里,随后晓薇就追了进来,跟在他的身后继续问道“我在问你你为什么这几天没有去上课?”林小麦把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扭过头来看着她,说“你管的着吗?你不是看不得我好吗?你不是千方百计的想看我的笑话吗?现在你高兴了,我现在出了这么大个笑话,你开心了吧!”
晓薇肯定没有想到林小麦会以这样的态度对她,她显得明显慌了一下,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语气也比原先显得有些慌乱“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看你这几天没有去上课,有点担心你而已。”
林小麦也发现他这样对一个女生似乎有些过分,看着晓薇有些委屈的样子,语气不由得有些缓和“好了,你现在看到我没事,可以走了吧!”
晓薇只是站在他的身后,并没有走,林小麦转过身对上她略带水汽的眸子,晓薇抬起头来看着他,过了一会,才缓缓的说到“林小麦,以前是我不对,我们和好吧”
“我们和好吧”只是这样一句服软的话,便使林小麦的心变得和往昔有些不一样,他和薇薇的关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林小麦他们那个沿海的小城市,每一天的的日出和日落都显得格外的美丽。
林小麦家的狗把晓薇的草莓园糟蹋的一塌糊涂,晓薇为此不高兴了好几天,为了哄晓薇高兴,林小麦周末和晓薇约好了去海边玩,等林小麦到那里的时候晓薇已经到了,她穿着一件浅色的碎花小裙子,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林小麦停在了不远处,逆着早上的霞光看着晓薇背着手低着头在沙滩上踩沙玩,微风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林小麦就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她,脸上带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
他有些不忍心去打扰眼前的这幅美景。
这时,晓薇好像发现了什么认识的人,欢快的朝着远方打招呼,林小麦顺着她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少年正朝着晓薇的方向慢慢的走来,少年站在晓薇的面前,晓薇笑着用拳头轻锤了一下他的胸膛,少年装出了一副受伤的模样,晓薇抬起手轻拍了少年的肩膀,抬起头来和那个白衬衫少年说着什么,脸上的笑容明朗的让林小麦觉得有些刺眼。
林小麦慢慢的走向晓薇,晓薇发现了他的到来,迈步到他面前,噘着嘴,满脸不开心的看着林小麦说到“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老半天了”林小麦温柔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没有说话。
林小麦扭头看向刚才对晓薇刚刚说话的白衬衫少年,发现他正带着微笑看着他们两个,见林小麦正看他,伸出手向他说道“你好,我是毕晗,前两天刚转到这个学校,这两天有点事情没有到学校上课,只是报了个到,见了一下班主任和晓薇”林小麦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报了一下名字“你好,林小麦”
晓薇站在他们两个旁边,说到“好了,你们都认识了”然后转身冲林小麦说道“林小麦,毕晗可是我的发小,他刚来,在学校里你可要好好的帮助他。”
林小麦冲她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时,毕晗说到“好了,晓薇,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你们好好玩啊”说罢,他向林小麦笑了下,冲晓薇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
林小麦转过头,看着晓薇,晓薇还在看着毕晗离开的方向,她扁了扁嘴,看着有些不高兴。
林小麦有些生气了,故意把晓薇的身子扳过来,和她朝着毕晗离开相反的方向走,装作漠不关心的问她“你和那个叫毕晗的认识啊?”晓薇挽着林小麦的胳膊,低着头,用脚有一下无一下的踢着沙子“是啊,我们两个从小就认识了,他爸小时候还经常带他到我家玩呢,只不过后来他家搬到别的地方去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没想到他现在又搬回来了。”然后又感叹了一句:“哎~没想到啊”林小麦看她这个样子,顺嘴接到“没想到他现在长这么帅了吧!”
晓薇抬起头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林小麦“你怎么知道?”
林小麦闷声“哼”了一下,甩开她的手,加快了脚步往前走,晓薇在后边笑着拉住他“怎么了,生气啦!”林小麦扭过头不看她“我生什么气啊。”
晓薇还在旁边笑,林小麦瞅了她一眼“有什么可笑的?”
晓薇还在笑“哈哈......我没想到你这么爱生气.....”
林小麦有点不自然的转过了头,晓薇把他的脸扭过来“好了,不和你闹了,跟你说正经的,你知道咱们有一个保送T大的名额吗?你跟老师申请了吗?”
“申请也没用,这都是老师自己定的”
“如果你申请肯定有希望,你想啊,你学习那么好,老师们那么喜欢你,肯定有希望的......”
林小麦不想再和晓薇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就说到“你有时间操心这个还不如练一下你的三步上篮呢,下周五就该考体育了,你的三步上篮练得怎么样啊”
晓薇果然不再纠缠这个话题。沉默了一下,说“好了,我们换一个话题”
林小麦:“......”

大多数的男生都觉得教女生打篮球是件倍儿有面子的事,因为女生普遍觉得男生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样子格外的有魅力,教女生打篮球的时候会收获她无数仰慕的眼神。
林小麦也是这么觉得的,起码他以前是这么觉得的,但是自从开始教晓薇三步上篮之后,林小麦的世界观就被刷新了。
林小麦讲了无数次三步上篮的要领,又亲自示范了N多次以后,晓薇又一次把三步迈成了四步,林小麦几乎要绝望了。林小麦不带希望的看了看天空,为了运动方便,他没有带手机,林小麦现在后悔的要死,没准在他还没有绝望成这个地步的时候,就会有人给他打电话,他就可以有个理由来脱离苦海了。
晓薇兴致勃勃地拿着球跑到林小麦面前问他“怎么样,刚才姐那个上篮怎么样,是不是大有科比的风范!”林小麦接过晓薇手中的篮球投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得了吧,你可别埋汰人家科比了,你刚才投篮走那四步的时候怎么不多走三步呢,你再顺便吟个诗你就赶上曹植了”
晓薇不高兴了,把手中的球一下子狠砸到林小麦的脚上,“行啦,不愿意教拉倒,用得着这么损我吗?上回我让毕晗教我,人家也没这么损过我。”晓薇越说越觉得委屈,扭头就走了。
这回林小麦彻底不高兴了。
快要全省联考了,同学们都在紧张的学习,为了缓解一下同学们紧张的学习气氛,林小麦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和旁边的一班搞了场篮球友谊赛,林小麦的篮球一直打得不错,所以林小麦的班主任点名让他上场,等到林小麦上场后才发现毕晗也参赛了,林小麦高涨的战斗激情瞬间被浇灭了几分。但是依旧要以比赛为重,林小麦整理了下情绪,全身心投入进比赛中去。
经过一番激烈的比赛,林小麦班以20:18领先,还有最后的一分钟比赛就结束了,这一分钟尤其重要,只要守住了这一分钟,林小麦他们就胜利了。
这时候林小麦拿到了球,而且在子分线以外只要投进了这个三分球,二班就绝对没有机会赢了,林小麦看了一眼晓薇,他发现晓薇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毕晗,笑得异常灿烂,头顶的阳光萦绕在她的脸上,勾勒出一幅炫目动人的青春面孔。
林小麦紧绷着的弦在那一刻断了,手也跟着松了。手中的球被二班的对方断了去,林小麦一个没注意,被他狠狠撞了一下,扑在了旁边毕晗的身上,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林小麦脚扭到了,脚踝被划出了血,他看着自己的伤口,觉得应该很疼,但是他感觉不到,他的心脏都麻木了,感官也连带着没有了感觉。毕晗比林小麦伤的重些,他把手臂磕到了。
在旁边观赛的同学都急忙跑了过来,都在关心的询问林小麦的伤势。但是林小麦听不到他们说什么,林小麦只知道他们的影子落在了林小麦的身上,挡住了他头顶上的阳光,但是这么多影子里没有一个是属于晓薇的。
晓薇在他们倒下的那一瞬间跑向了毕晗。。。。。。。
林小麦觉得心里很难受,但是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受,他刻意的忽略了刚才晓薇看着毕晗时脸上带着的灿烂的笑容,是他自己撞了毕晗,毕晗是因为自己受伤的不是吗?毕晗比自己受的伤重不是吗?晓薇关心受伤的同学不是应该的吗?
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顺理成章,可是林小麦就是觉得难受,他觉得有人在他的身上浇了一桶冷水,冰凉刺骨。
林小麦从医务室里出来倚在墙边点着了颗烟,悠悠的吐出了一口烟圈,像林小麦这样的好学生抽烟是很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可是林小麦觉得他不干出点出格的事儿都对不起他这没娘疼,没爹亲的身世。
林小麦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晓薇又不是一个属于他的物件儿,他现在得到晓薇唯一的一句话就是“我喜欢你啊”一句我喜欢你就代表她是你的吗,当然不是。
还有,自从晓薇说喜欢你以后,你给了她什么回应了么?没有。
那你有什么资格计较这些?
林小麦找了一些理由给自己宽了宽心。把烟头扔脚下踩灭了回了教室。
林小麦回到教室,旁边的胖子坐到了他的对面,一副伤了心肝肺的脸“怎么着这是,伤的怎么样啊这是?没事吧?”说着就要用脚踢林小麦那只包着绷带的脚,林小麦用那只没有受伤的脚一下子把胖子的脚踢开“行啦,没什么大事儿,把您的尊脚收好,别碰我就没大事儿,万一让您碰一下骨折了呢!”
胖子瞬间耷拉成了晚娘脸“得,你胖爷我贱得慌,不碰您老人家了,行了吧!哎,林副官,我那天怎么跟您说的来着,您这几天有血光之灾,别随便瞎蹦跶,万一磕个头破血流多影响市容,再说您自个儿也疼不是”
“去你的,就是让你这张乌鸦嘴说的!”
胖子原名张小帅,就是张婶的儿子,俩人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什么都说。那阵班里盗墓笔记风盛行,张小帅仗着自己的体型,就给自己封了个胖爷的称号,以前是到处伸着那张胖脸给人家看手相,这一阵越发往神棍的方向发展了,开始拿几个钢蹦儿给人家算卦了,前几天硬是拉着林小麦给他算了一卦,算完以后还神经兮兮的嘱咐了林小麦半天这几天少出门,气的林小麦给他这一通揍啊!
“哎,对了,王司令刚才找你来着,让你去找他。”
“什么时候啊?”
“有小半天了吧”
“......”林小麦照着胖子头上就来了一下,“那你他妈跟我废半天话,不告诉我!”
王司令是林小麦他们对他们班主任的爱称,由于老王这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的一身正气,并且十分爱开班会,经常在思想道德上对他们进行长篇大论的教育,试图板正他们吃喝玩乐为主,努力学习为辅的扭曲三观,让他们这群祖国的小花朵早日长成社会的栋梁,所以同学们就把老王封了司令。而林小麦作为班长,王司令管理班级的一把手,就得了个副官的称号。
林小麦站在班主任门口喊报告的时候,王司令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拿着他们班的成绩单看,王司令随手拉了把凳子让林小麦坐下。林小麦有种预感,王司令找他一定是因为T大保送的事。
王司令放下手中的成绩单,用手托了托下滑的眼镜转过头来说:“林小麦,你对保送T大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果不其然!!!
一般这种保送名额不是给团支书就是给班长,林小麦虽然是班长,学习成绩虽然也是班里的前五,但是跟全班第一的学霸团支书一比,实力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所以林小麦觉得这个名额应该轮不着他,所以他就没有说话。
王司令接着说道“我打算把这个名额给你。”
林小麦有些吃惊,但是瞬间就平静了,王司令是知道他家里的情况的,他一定是考虑了林小麦家里的情况,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这件事从同学们的嘴里说出来和从老师的嘴里说出来,给林小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从同学们的嘴里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林小麦是开心的,因为这说明了在同学们的眼中,林小麦是优秀的,他们也承认林小麦是优秀的,其他的并没有太多的说明了什么,可是从王司令的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这说明林小麦的优秀已经惊动了党中央,关系到了他的前途问题,从此以后就可能就一下子飞黄腾达了。
林小麦一下子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了,他张了张嘴,还没有说话,王司令就发话了:“其实这个名额应该给团支书的,我找他谈过了,他不是很在乎这个,所以我才找的你,你别有什么顾虑。”
“老师,其实我并不想去。”
王司令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收到这样的一个答案,显得有些吃惊。林小麦有些不敢看王司令的眼睛。
他知道王司令对他的希望很高,他也知道去T大对他来说是很不错的一条路,如果就这么一路下去的话,以后他毕业后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他的以后会有很大的改观。但是林小麦就是不想去,T大离他的这个小城市真的太远了,如果真的去了T大,就意味着他就不能经常的回来了,他就必须离开张大婶和胖子了,而且,以晓薇的成绩,她肯定考不上T大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以后也就要不能经常看见晓薇了,林小麦不想去。
王司令不知道林小麦考虑了这么多,他对林小麦的家庭状况很清楚,所以理所当然的他是因为学费的问题才不想去的,对他说“学费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申请助学金贷款的,生活费方面老师也会帮你的,你不用担心那么多”
“我想靠自己的实力去上大学。”林小麦找了个很扯淡的理由。扯淡的连王司令都听出了他没有说实话,急的爆了粗口“放屁!”
林小麦被骂的没脾气。
王司令对林小麦是没挑儿了,林小麦觉得他对不起王司令。
林小麦带着一肚子的心事回了教室,下午的几节课都没怎么听进去,放学后林小麦和胖子背着书包在校门口等晓薇,林小麦还在想王司令的话,王司令跟他说“林小麦,我不知道你具体是因为什么不想去,老师就想告诉你,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你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以后肯定是遇不到了,你也要考虑自己家庭准概况,老师说句不好听的,你有什么资格不去?你爸和你妈也在看着你呢,你忍心让他们去了另一个地方还让他们替你着急上火?“
林小麦远远地就看见了晓薇和毕晗一路说说笑笑地走了过来,心里就更堵得慌了,把书包往背上一抡,头也不回的就出了校门,旁边的胖子一下子就懵了。
“这是怎么了这是,晓薇来了,林副官怎么还走了呢?”
晓薇和毕晗走到胖子跟前看着林小麦的背影也觉得有点纳闷,“林小麦怎么了?怎么自己先走啦?他有急事儿啊?”
胖子也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啊,他看见你们一起走过来就自己先走了。”
晓薇也有点不高兴了:“他这几天怎么了这是,说生气就生气,夏天到了,他火气也跟着涨啊?”
毕晗看他们之间的氛围有点不对劲,轻碰了一下晓薇,问道“你朋友生气啦?”
晓薇气鼓鼓的对毕晗说“甭理他,惯的他这臭毛病!”
说完拉着毕晗就往校门走,路上有几块修路还没来得及清理的水泥砖,毕晗还没来得及提醒晓薇,晓薇就一脚踩了上去,身子往旁边歪了过去,眼看就要着地,毕晗眼疾手快地一下子拉住了晓薇的胳膊,借力一个转身把晓薇搂住了。
晓薇还没缓过神来,想像中的疼痛没有从身上传来,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就看到了一脸焦急的毕晗,晓薇赶忙推开了毕晗,整理了一下衣服,毕晗在旁边一脸关心的看着晓薇“你没事吧,脚没有扭到吧?”
晓薇抬头看着毕晗,夕阳的余光罩在毕晗的身上,他头顶上的碎发炫出了光晕,晓薇觉得她的心里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她赶忙别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脸上染了一大片红晕。
林小麦觉得把自己心里的不痛快发泄在晓薇他们身上有点不地道,就想等一下晓薇,可林小麦等了半天,他们也没有赶上来,林小麦刚一回头就看到了毕晗抱着晓薇的那一幕,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冲到了脑袋顶,脸色铁青地走到晓薇面前,看着晓薇红的快要滴出血的脸,心火更甚,没好气的跟晓薇说道“还回不回家?天都快黑了!”话毕,拉着晓薇转身就走。
晓薇还没缓过神来,就被林小麦拉走了。毕晗还在原地站着,看着自己刚刚抱过晓薇的那只胳膊,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胖子在旁边看着毕晗这个样子,走过来拍了下毕晗的肩膀,
“哥们儿,别在意啊,林副官就这臭脾气!”
毕晗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胖子扯出了一个笑容“没事。”
胖子心眼儿再不活泛也看出点儿苗头来了,不轻不重的提醒了他一下“我家林副官和晓薇这老夫老妻的,小打小闹的很正常,你也别放在心上。”
毕晗听了后没说话,一个人走了。
林小麦拉着晓薇走了好长一段路,晓薇在后边看着林小麦被汗微微浸湿的后背,显得有些怯懦,她不敢问林小麦“你怎么了?”但是林小麦捏的她的手真的是很疼,她快忍不住了,默默的停下了脚步,林小麦觉出晓薇停下来了,他也没说什么,也跟着停下来了,靠在墙边,点着了颗烟抽了起来,两个人都不说话。
大街上人来人往,很多人在他们身边经过,没有人停下来问他们发生了什么,林小麦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染上了一丝落寞,又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
他们这样站了很久,等到林小麦手中的烟抽完,晓薇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林小麦,咱们回家吗?”
有些人天生就习惯心事重重,鸡毛大的一丁点小事也要在心上挂着,就像林小麦。有的人心却有天地宽,就像晓薇。
晓薇的一句话就把林小麦从落寞中拉了出来,就算他是所有人生活中的过客又怎样,至少还有晓薇陪着他,林小麦扔了手中的烟头拉着晓薇回了家。
自从毕晗来了以后,林小麦就有种感觉,他觉得晓薇和他的关系就有点不一样了,但是具体有哪里不一样,林小麦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他一直觉得毕晗和晓薇的关系不一般,他知道,他对待她和晓薇的这份感情一直是懦弱的,他想让这份感情一直这么保持下去,所以一直有些过分的小心,小心得让他不敢回应晓薇的感情,爱情也会变质的,也会厌倦的,相比来看,还是友情的保质期长一些。
别人年少的感情是轰轰烈烈,不顾一切的,爱情不就是要不顾一切的吗,就算“天崩地裂”,仗着年轻还可以重新再来,有一蓑烟雨,何不任平生呢?
可是林小麦不敢,他已经失去的太多了,他的年少经不起轻狂,林小麦就像一匹没长成的小马,面前横亘着一条河,尽管河的对岸是他魂牵梦萦之处,他也不敢轻易的迈出脚步,跨过这条小河。
林小麦把晓薇送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他还没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就发现有个圆滚滚的人影在他家门前鬼鬼祟祟的,林小麦收敛了自己的脚步声,悄悄地走过去,一脚踢在那圆滚滚的人影的屁股上。
“哎吆喂,我的妈呀。”
那圆滚滚的身影喊出了声,往前趔趄了一下,胖子一脸怒气的扭过头来看着在他身后插着兜,脸上带着隐约笑意的林小麦,林小麦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怎么着,胖爷怎么不进去在这猫着呢?”
胖子也笑了,“这主人不在家,我们这客人怎么能随便进呢?”
林小麦就觉得有些呵呵了,”说的就跟你没我家钥匙似的。”
胖子也觉得自己说的这话有点亏心了,用一脸的肥肉堆起了一个了一个难看的笑,跟着林小麦进了屋。
林小麦把书包放下后,仰头就躺在了沙发上,看都没看胖子,
“胖爷,坐哪就不用我跟你这客人说了吧!”
胖子没答话,用腿碰了碰林小麦,林小麦没搭理他,胖子偷偷摸摸的从怀里掏出了几罐啤酒外带一瓶老白干来,放在了桌子上,见林小麦没理他,又碰了碰他,林小麦不耐烦了,扭头一睁眼就看见了胖子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有些惊着了:“我去,胖子你胆儿肥了啊,敢开始喝酒了是吧?回头你看我见了张婶不告诉他,你肯定得挨一顿胖揍。”
胖子看起来毫不在意:“说去吧,我又不喝!”
林小麦坐了起来“你不喝你买它干什么呀?话说回来了,你妈给你的零花钱又不多,你哪里来的多余的钱买酒啊?”
胖子一把搂上了林小麦的肩膀“这是哥们给你买的,快高考了压力大,你这几天情绪也有点儿不对,哥们儿想让你借酒浇一下愁。”
林小麦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两个大老爷们之间,说什么感动不敢动的就有点儿矫情了。
“至于那钱是我今天帮我吗洗衣服的时候,我妈落在口袋里的,让我给拿了。”
林小麦就知道他感动早了。
林小麦拉开啤酒馆的拉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酸涩的味道瞬间充满了整个口腔,林小麦觉的这种味道很舒服,好像他一直苦涩的心得到了依托。
“我这几天不是一直跟你乐乐呵呵的吗?我怎么就情绪不对了?”
胖子也打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行了,麦子,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吗?你别看你成天跟我们插科打诨,乐呵呵的,我知道,你那不是真的高兴,你就算脸上笑了,你心里也没笑,说真的,有几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还能笑得出来的,谁的心能有那么大?”
胖子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麦子,我真心觉得你活的太累了,心里装的事儿太多了,说句矫情的话,哥们都心疼你,你把什么都憋自己心里,跟哥们说出来又怎么了,心里不高兴哭一场又怎么了!那个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说的都是狗屁!”
林小麦没说话,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啤酒罐,这几年他自己一个人走过来已经习惯了附和别人的嬉笑怒骂,一个人了,高兴与不高兴的又怎样?高兴了,哈哈笑一场,不高兴了,痛快哭一场。然后呢?然后怎样?已经受伤了,何必再揭开自己结痂的伤疤给别人展示自己的伤口,然后换来别人摇着头叹息一声“真惨!”
最后变成祥林婶那样,那岂不是更惨!
自己的高兴与不高兴对于林小麦已经没有了什么意思,只是想抓住自己身边的人,让自己的漫漫苦路上有个依靠。
胖子拍了拍林小麦的肩膀,知道他心里不好受,转移了话题:“今天王司令找你有什么事儿啊?”
“你知道咱们班有一个保送T大的名额吗?王司令打算把它给了我”
胖子惊得一口酒呛在了嗓子眼儿里,狠拍了一下林小麦“不错呀哥们,前几天胖爷怎么算的掛来着,就算准了你时来运转啊!真对得起胖爷今天给你买的这几瓶酒!”
胖子把林小麦拍的差点没从沙发上滑下去,林小麦调整了一下位置,坐的离胖子远了点。
“可是我不想去。”
这次胖子却没有那么大反应,胖子知道他为什么不想去,他没有明说“安子,这事儿我没法劝你,得你自己思量,你得想清楚牵绊住你的是什么,那些人,那些事值不值得你被它牵绊住。你得分得清孰轻孰重啊!”
“行了,别总说我了,说说你吧,高考完了有什么打算?”
胖子苦笑了一下,脸上已经没有了那些平常的嘻嘻哈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落寞感“我有什么打算?我能有什么打算,就我这样能有什么打算?”胖子手中的啤酒馆已经空了,胖子的手轻轻的摩挲着上边捏出来的纹路。
“我高考完就不上了,我自己在饭馆里找了个活儿,要自己奋斗挣钱养家了!”
林小麦拍了拍胖子的肩,不知道说点什么。
胖子的身世说起来也觉得坎坷,胖子从小没有父亲,张婶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真的不容易,他把自己伪装成这幅心有天地宽的模样,只不过在欺骗自己,安慰他身边的人。
林小麦没有劝他继续上大学“不上了也好,张婶不容易,你也是时候把她一把了,以后那些不着四六的事儿就别碰了,把你那点儿算命的铜钱啥的,该扔就扔吧,反正也是假的。”
胖子笑着推了一下林小麦“去你的,别侮辱我的精神信仰!”
张婶中午蒸了些猪肉芹菜的包子,给林小麦送来了好些,林小麦觉得自己也吃不了这些,就拎了些给晓薇送去,林小麦走在路上,刚拐过了一个路口,林小麦扭头又就拐了回来——他透过玻璃窗看到晓薇和毕晗坐在街边的冷饮店里开心的聊着天,晓薇脸上明媚的笑像一把尖利的匕首,把林小麦的心刺的血淋林的。
这种冷饮店是林安轻易不敢踏进去的,这一瞬间,林小麦觉得自己就像一片广袤的麦田,看着好看,招人喜欢,实际上却低微到了泥土里;而晓薇就像高贵美丽的蔷薇花,一直都高高在上的生长在云端里。
林小麦回到了家里,看着对着他摇头摆尾的狗剩,随手把包子放在了狗剩的碗里,心里想着,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儿啊!
快高考了,同学们都比平时更加紧张的学习了,像晓薇这种从来不把考试放在眼里的人都开始找林小麦补课了。
晓薇拿了一大摞书放在了写字台上,林小麦有些被吓着了,
“你这是让我给你补多少啊?“
晓薇擦了擦额角的汗,抽出了一本数学练习册:“也没多少,就是把我不会的给我补补。”
林小麦这回是彻底被吓着了“你的意思是要我把从高一到高三的所有东西都给你讲一遍啊!你这是在难为我啊!”
晓薇瞪了他一眼,从旁边拿了个凳子坐在了林小麦的旁边,林小麦翻开了晓薇的练习册,上面的字被它的主人勾了又写,写了又勾的,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了,林小麦看了看题目,想下笔都没有地方下。
“你带草稿纸了吗?”
“应该带了,书里应该夹了几张”
林小麦也是对晓薇有点无奈了,做数学题带几张草稿纸能够吗?叹了口气抖了抖手中的练习册,还真的从里边掉出了几张折着的纸。
“这是草稿纸吧!”说着就要打开手中的纸。
晓薇瞥了一眼林小麦手中的纸 ,脸上瞬间就变了颜色,一把就把林小麦手中的纸抢了过来。
林小麦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晓薇把纸抢过去了,动作很快,但是林小麦还是看到了上面的字。
那上面满满的写着毕晗两个字。
他就像一直在做着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沉醉在其中不愿醒来。
现在却被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回了现实中。
林小麦觉得他以前做的事有些可笑,他就像一个蹩脚的小丑一样,在台上努力的投入角色演出,却怎么都换不来观众的一个笑容。
晓薇还以为林小麦没有看清楚纸上的字,对着林小麦堆起了一脸的笑“这张纸用过了,我再给你找一张。
林小麦手中拿纸的动作没有变,抬起头定定的看着晓薇,眼中没有笑意。
晓薇被他的这种眼神看得有点心虚,把手中的纸悄悄地揉成了一团。
晓薇的小动作全都落入了林小麦的眼里,林小麦的心里就像是附上了一层冰。
“晓薇,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
林小麦又问出了这个问题,可是这回晓薇却沉默了,她没有再说出“我喜欢你”
她避开林小麦的眼神,看着手中的纸团。
“这个问题你不是问过了吗?”
“可是我想再听一遍答案。”林小麦站起来,走近晓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都说过了......啊....”
林小麦用力的扳过晓薇的头,逼迫着她看着他。
“看着我的眼睛说!”
晓薇被林小麦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忍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林小麦从未用这么凌厉的眼神看过她。
林小麦步步紧逼“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晓薇,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
林小麦的眼中充满了渴望与......乞求,晓薇避开他的眼神,试图从林小麦的束缚中挣脱出去,“我不是对你一直这样吗!”
林小麦的表情一下子暗了下去,他松开手,重新做到凳子上,苦笑了一声。
“算了,你不想骗我就别骗我了。我今天有点累了,你先回家吧,自己回家好好复习。”
晓薇因为林小麦的态度转变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站在原地没有动。
“走啊!”林小麦突然吼了一声,晓薇缓过神来,慢慢的走过去收拾书桌上的书,林小麦突然按住了晓薇的手,逼迫着她坐在凳子上,看着晓薇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没有必要骗我这么长时间的,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是因为你愧疚,你是觉得我爸因为你爸而死了,我成了孤儿,你心里愧疚!你是可怜我!你是看我没人要,看我可怜,我告诉你,我什么都知道。你现在不用装下去了,你解脱了。”
“不是的,林小麦,你听我说.....”晓薇还是想急切的解释什么,可林小麦已经不想听下去了。
林小麦松开晓薇的手,“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当傻子当够了”
林小麦踢开凳子,走进了卧室,一眼都没有看坐在那里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晓薇。
林小麦走近卧室,抓起胖子拿来的那瓶老白干灌了下去,他知道,他和晓薇完了。
他自己辛辛苦苦走过的十万八千里路,被他亲手摧毁了。
其实他早就知道晓薇对他不是喜欢,从毕晗出现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感觉到了,从晓薇对着毕晗露出那种他从没见过的那种笑容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他只不过在自欺欺人而已。
就像小的时候刮奖,刮出“谢”字还不扔,总是觉得会有那么一点跟根本不会的侥幸,非要把”谢谢惠顾”刮得干干净净才舍得放手。
一直到连自己都欺骗不下去的时候才舍得放手。
这一瓶白酒烧的林小麦有些昏昏沉沉的,胃里也火烧火燎的疼,可是他不想动,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感,他把鞋踢到一边,蜷在床上睡了,连被子也没有盖。
在梦里,他又回到了那个夜晚,窗子外面风雨交加,妈妈被爸爸的同事匆匆叫走,他自己一个人蜷缩在沙发里,看着刺刺啦啦的老电视剧,屋子里灯火通明,但林小麦还是感到无边的黑暗包围了他。
忽然情景一转,他站在了父亲的葬礼上,站在一身白衣眼眶通红的母亲旁边,他远远地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晓薇,眼中充满了怯懦与怜悯。
旁边的人们说着话,“就是那个小姑娘的爸爸,早就看出来他不是什么好人,哎,真是祸害啊,听说他经营着一个贩毒团伙,被警察发现了,大晚上下着雨想逃,路上刹车失了灵,建国想救他,可是他却开车把他撞死了。”
林小麦听着这些,心中起伏不断,可只是平静的扫了晓薇一眼就转过了头去。
他望着灵堂上父亲的相片,胸中的火好似要烧出来。林小麦被胃中那火烧火燎的感觉烧醒了,坐起来 一扭头趴在床边就开始吐。
胖子进来的时候,林小麦正趴着吐得昏天黑地的,少年长个子时略显纤弱的身体在宽大的衣服里不住的颤抖,有一丝瑟瑟之意,看得胖子瞬间眼角就泛了泪。
他把林小麦扶着坐起来,靠在床边,看着林小麦惨白的脸,抹了一把眼角的泪,对林小麦说“你走吧,别在这个破地方呆了,不管你被什么牵绊住了,我都得把这牵绊给你断了。”
林小麦咳嗽了两声,因为虚弱而显得声音有些沙哑,“已经断了,”林小麦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苦笑了一声,“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这回是真的要走了。”
林小麦所谓的留恋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是自己不愿意醒来的一个梦罢了,如今这个梦被人一巴掌扇醒了,他也不用再自欺欺人的睡过去了。
林小麦牵着狗剩走到海边的时候,毕晗已经在哪里等着了,林小麦走过去坐在毕晗的旁边,毕晗递给林小麦一瓶水,“你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啊?”
林小麦把手中的狗绳递给毕晗,“帮我把狗剩给晓薇。”毕晗接过去,有点不知所云,“你自己给他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我给?”
林小麦喝了口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是你给吧。”
林小麦扭头看着旁边的毕晗,看着干净的侧脸,心里想着“真是个小白脸!
“你是不是喜欢晓薇?”
毕晗愣了一下,苦笑了一声,“喜欢又怎样?”
“喜欢就去追吧。”
毕晗惊讶的看着林小麦,林小麦笑了笑,“看我干什么,喜欢就去追吧,晓薇是个好姑娘,去追吧,别让自己留遗憾。”
毕晗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林小麦把狗剩叫到身边来,狗剩乖巧的卧在了林小麦的脚边。
毕晗问“你为什么叫它狗剩啊?”
林小麦抚摸着狗剩的头“因为贱名好养活。”
毕晗笑了“在狗身上还有这种说法啊!”林小麦没有说话。
他用尽了一切的方法想把身边的一切留住,可还是失去了他身边最重要的人。林小麦毕竟不是个任性的孩子了,他知道离开他是晓薇的选择,他不会心生怨恨,既然留不住,就放她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吧!
林小麦最后还是去了T大,走的悄无声息,甚至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班里少了一个人,
教室里,晓薇定定的看着林小麦已然空荡荡的座位,面无表情,毕晗走过来,坐在晓薇对面,看了看晓薇的目光落在的地方,低头苦笑了一下,抬起头来继续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怎么样,戏演完了,老板要不要给点出场费啊?”
晓薇朝他扯出了一个笑,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晓薇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泪,趴在桌子上放声的哭了起来,同学们都被这突来的哭声吓到了,下意识的望向了晓薇这边。
毕晗显得很平静,他没有惊讶,他面对着晓薇,手臂放在桌子上,双手摆弄着自己的袖扣,看着晓薇头顶上的碎发。
“其实你是喜欢林小麦的,对吧!”
晓薇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怎么可能对他那么在意。如果只是怜悯与愧疚,依她这个心有天地宽的性子,怎么可以坚持这么久。如果不是喜欢,她怎么会费劲心力的把林小麦推离自己,逼他去寻求自己的未来呢?
因为爱到了骨子里,所以才不能把他束缚在自己的身边。
林小麦有自己的路要走,他值得自己有更好的未来,他已经苦了这么久,晓薇怎么舍得让他继续这么苦下去,晓薇觉得,林小麦的未来是要高高在上的,林小麦在苦海中徘徊了这么久,他必须要涅槃的,晓薇是不会让她的喜欢,她的爱把林小麦束缚的
她也不会让林小麦这样的,晓薇知道,林小麦绝对值得更好的未来。
林小麦自己走过了十万八千里的崎岖路,最后却没能和晓薇在一起。可是不知道晓薇在背后为他挡住了一路的妖魔鬼怪。
我会学会独立,会狠心的抛弃你,逼你去寻求更好的未来,把痛苦和思念留给我自己,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